uc书盟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818章 逼你造反

第1818章 逼你造反

    

    方醒大步进来,目光扫过室内,拱手道:“殿下想知道京城何事?”

    虽然江训已经在极力的掩饰了,可依旧被方醒察觉到了一些激愤。

    而朱权依旧是云淡风轻,等坐下后,他问道:“本王听闻建庶人被放出来了,这是何意?”

    方醒的膝盖无法跪坐,所以盘腿。他双手撑在膝,说道:“陛下有担当,不以过往恩怨为念,让建庶人重归于民。”

    方醒抬头,看着云淡风轻的朱权说道:“殿下以为是建庶人快活,还是自己快活?”

    朱权瞟了方醒一眼,指指小几的书说道:“天地悠悠无所归,唯有道才是吾辈的归属。百年之后,尘归尘,土归土,不管帝王将相,还是平民百姓,谁能躲得过这归属?”

    方醒的身体微微后仰,含笑道:“是,尘归尘,土归土,帝王将相百般筹谋,在光阴之前依旧是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朱权点头道:“想不到你倒是有些悟性,可愿随本王修道?体验天人交感。”

    方醒呵呵一笑,说道:“前人种树,后人却不一定能乘凉。若是种下一株毒树,后人每日在这树下熏陶,那是害人害己,遗祸子孙,殿下以为然否?”

    朱权抬眼,缓缓对了方醒那双含笑的眼睛。

    没有电光闪烁,没有针锋相对,有的只是平淡。

    方醒的右手微微一动,摸到了腰间的那一管眼药水,心暗道:哥今天来之前准备好了,来啊!对视吧!

    他微笑着,渐渐的笑不起来了。

    一个人如果不是在有意的状态下,那么可以很长时间不眨眼。

    可当你刻意去不眨眼时,保证时间会让你失望。

    方醒的眼睛开始发酸,像是有东西在刺激着眼球,几乎下意识的想眨眼。

    朱权的眼睛依旧稳定的输出着云淡风轻,见到方醒在转动眼球,微微摇头,说道:“你想要什么?”

    方醒闻言忘记了眨眼,沉声道:“护卫!”

    朱权摇摇头,轻蔑的道:“失了护卫,本王算是什么?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凭你也配让本王如此吗?”

    方醒同样摇摇头,讥笑道:“殿下暗指陛下,方某权当说的是自己,可……可殿下以为自己是谁?”

    江训在边面色一变,正准备呵斥,方醒却森然道:“本伯为国征战至今,灭国有三,部族无数,殿下当年为国守边,可有这般功绩吗?”

    当年朱权受封大宁,多次和朱棣等人合兵出塞征战,可若论战绩,他却不过方醒。

    朱权缓缓摇头,骄傲支撑着他完成了这个动作。

    他不屑于狡辩!

    方醒腰背挺拔,问道:“殿下博览群书,堪称博学,可曾有一书让百姓受益吗?”

    朱权堪称是博学,可他最耗时的却是道家。

    朱权轻蔑的说道:“你不过是鱼目混珠,怎配与本王谈论学问!”

    方醒微笑道:“你自以为是的学问,在方某看来只是闲极无聊罢了,殿下,你的时间不多了,方某的耐心同样不多。是各自相安,还是剑拔弩张,方某将会等待殿下的决断,告辞了!”

    方醒起身而去,江训忍不住说道:“殿下,这是逼迫,咱们必须要决断了!”

    朱权淡淡的道:“再如何,京城的那个竖子也不敢杀本王,何须急切?来,和本王合奏一曲。”

    琴声、鼓声缓缓而出,悠扬出尘。

    走在王府里的方醒听到乐声,不禁赞道:“果真是琴棋书画,无所不能,若是能以此为乐,自然无碍!”

    陪他出去的杨麟冷笑道:“殿下学究天人,兴和伯乐什么?”

    方醒大步前行,突然大笑道:“世人皆愚,妄图盗天机!”

    杨麟跟随朱权日久,自然知晓这话的含义,他把方醒送出王府,回来请见朱权。

    “殿下,那方醒在暗示您想造反。”

    朱权双手不停,琴声淙淙。他微微垂眸,杨麟躬身告退。

    一曲罢,朱权闭眼道:“逼迫太盛!”

    江训沉声道:“殿下,决断吧!臣马去安排人手,夜间突袭。先拿下方醒麾下,再通过程云控制前卫,这南昌是您的了!然后咱们马袭金陵,只要拿下了宝船,咱们是进可攻,退可守……”

    他的话被朱权轻轻摇头止住了。

    “我们是弱者。”

    朱权说道:“我们虚弱,不敢反抗……”

    “是,殿下。”

    江训明白了朱权的意思,随即去找到了杨麟。

    “最近除去盯着方醒的人,少动,但要做好准备。”

    ……

    “各处都弄清楚,准备动手!”

    方醒回到营地召集人议事。

    “城外的道观查清楚了吗?”

    吴跃说道:“伯爷,不好查,那里守卫森严,必然是有见不得人的东西。”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对于朱权的学问方醒是佩服的,可如今他却阻碍了大势。

    “大势面前,什么都是螳臂当车!”

    “盯住陈庆年和程云,二人再次碰面时,马拿下!”

    方醒杀气腾腾的道:“本伯要一步步的逼迫下去,看他究竟反不反!”

    ……

    宁王府外松内紧已经两天了,连出入的人都少了许多。

    这日午,程云去请见了朱权,然后出了王府,直奔南昌前卫。

    “你来做什么?”

    在方醒突然对城的三家商户动手之后,陈庆年一直在紧张之,生怕下一个是自己。

    程云拱手道:“大哥,府有交代,近些时日,不,那人在城一天,前卫得做好准备。”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陈庆年面色煞白,指着程云喝道:“滚出去!滚!给老子滚!”

    外面进来两个军士,陈庆年骂道:“滚出去!”

    两个军士是陈庆年的心腹,自然知道两人的关系,缩缩脖子出去,顺手关了门。

    程云依旧在微笑着,说出的话却让陈庆年浑身颤抖。

    “大哥,方醒暂时不动你,那是因为要用你来麻痹殿下,你真以为自己能脱身?”

    陈庆年浑身发软瘫坐在椅子,指着程云骂道:“当初你说放贷挣钱多,老子听了你的鬼话,然后被你胁迫……你这个畜生,当年你落魄,老子看你是读书人,把妹妹嫁给了你,如今你却恩将仇报……老天爷,来记雷劈死这个畜生吧!”

    程云冷冷的道:“看看你如今像是个泼妇,殿下若是早知道你这般软弱,该直接把你换掉!坐稳了,告诉你,殿下是当今陛下的叔祖,谁敢动他?”

    陈庆年已经失去了分寸,他恶狠狠的道:“现在怎么办?程云,要是老子被拿了,马会把你供出来!”

    程云矜持的道:“殿下安,方醒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动咱们……”

    “大人,有人闯营……”

    室内两人瞬间变色。

    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