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814章 眨眼,动手

第1814章 眨眼,动手

    

    “你想说什么?”

    方醒斜睨着陈庆年,似笑非笑的再次问道。

    陈庆年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他哽咽道:“伯爷,下官的妹夫有些本事,被王府的看收了进去,平日里在外面晃荡,专门和那些读书人混在一起……”

    方醒微微一笑,在陈庆年心一松时,方醒摇头道:“你放贷是在此前,陈庆年,侥幸要不得啊!来人!”

    “伯爷!”

    陈庆年回身惶然摆手,再次回首时,他马老实了。

    “……下官的妹夫程云……和外面的不少商人也有交往,下官……对王府的来往……放松了,对,下官放松了警觉。”

    方醒低头看着鱼粥,然后加了辣椒面进去搅动着,他缓缓的道:“本伯想杀了你。”

    “伯爷饶命,下官这条狗命不值钱,下官愿意为伯爷效犬马之劳,下官的家财……”

    “戴罪立功吧!”

    方醒饿了,他挥挥手,说道:“去吧,原来什么样,现在什么样,若是你想去报信也行。”

    “多谢伯爷!多谢伯爷!”

    陈庆年的眼神闪烁着,他在猜测着方醒的用意,心暗自得意。

    方醒厌恶的挥挥手,等他出去后,方醒慢条斯理的喝了粥。

    粥喝完,小刀来禀告道:“老爷,南昌前卫指挥同知潘小安乔装求见。”

    方醒点点头,稍后小刀带着一个百姓打扮的男子进来。

    “下官潘小安,见过伯爷。”

    潘小安看着一脸正气,行礼也是一丝不苟。

    方醒打量着他,点头道:“你很好,知道正邪,知道来禀告本伯。”

    吴跃部才进营,马有自称是潘小安的人的来求见,把陈庆年的那些勾当都说了个通透。

    “伯爷,下官只是见不惯那等人,但南昌这边形势复杂,下官不敢妄动,直至伯爷您来了,下官才敢冒险来报。”

    “好,你的事本伯会在奏章里报去。”

    方醒和煦的道:“你回去盯着陈庆年,若是有不轨,马来报。”

    等潘小安走后,方醒起身出去,在空地踱步。

    “方五还没回来?”

    “没有,老爷,小的以为布政使司知道的更多一些,何不如找他们问问呢?”

    “你却没看透这里面的弯弯绕。”

    方醒抬头看着营外多了几个小摊,说道:“除非是察觉到宁王有反意,否则王岳他们根本不会管皇室的事,那是个漩涡,一般人不会往凑。”

    “算是有确凿的证据指明宁王不安分,可皇帝一旦不想动手,或是想安抚藩王,谁报去的谁倒霉!”

    辛老七迟疑了一下,说道:“老爷,当今陛下不会吧?”

    “他不会。”

    这一点方醒很肯定,他微笑道:“可我怎么能让他面临这等选择?所以先稳住陈庆年再说,等我把这边料理清楚了,到时候再报去。”

    等方五回来之后,弄了个地形图。

    “老爷,王府里简陋,边应该住了不少护卫,小的旁敲侧击的打探过,那些护卫经常操练,声音不小,还有是王府出入的人平时不多,只是每个月都有一批人进去,出来时红光满面的,看着很得意。”

    方醒看看地形图,说道:“皇帝当年手软了一下,不过陛下肯定会慢慢把藩王的护卫全部削掉,宁王乃是宗室长辈,肯定会有这个觉悟。”

    这是方醒此行的最低目标——削掉宁王的护卫!

    随后的两天方醒在营地里待着,时不时的弄些美食出来,引得营的将士们围在边流口水。

    “这是什么?”

    方醒在大锅前面奋力的搅动着大铲子,大锅里有花生米、鸡丁、莴笋丁、干豆腐丁……

    大锅里煎熬着这些东西,那红油翻滚间,香味四播。

    “这道菜没辣椒没法吃,还得要加糖,甜咸混合,下饭的利器!”

    方醒用大铲子弄了一块莴笋丁尝了,然后又加了点盐搅拌,把大铲子丢在里面,说道:“好了,自己分去!”

    “多谢伯爷!”

    一阵欢呼声,厨子顶来了,他挥舞着大铲子,喝骂着那些没规矩的军士,结果红油乱飞,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

    “他很悠闲,像是来南昌游玩一般。”

    朱权在院落里散步,脚步轻盈。

    “是的殿下,方醒不是睡觉是做饭,有时候还会和麾下说话,一说是半天,也不知道他图个什么。”

    江训说着这时笑了笑,朱权却摇头道:“平日里不亲近将士,战时谁会为你效命?哎!”

    朱权回身,江训知道他这是想起了当年被朱棣夺走麾下铁骑的痛事。

    “殿下,这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您看……臣去试试?”

    朱权没有回答,径直走进了精舍,少顷里面传来了琴声。

    琴声激昂!

    ……

    江训随即去找到了护卫统领杨麟。

    “那人留在南昌城里,大家都坐立不安,你这边出人去试试。”

    杨麟在擦刀,闻言他没有抬头,说道:“那只是最后采用的手段……现在要用?会不会太急了些?”

    江训恼怒的道:“那人凶名在外,你别看他现在没动,可一旦动了,咱们怕是都措手不及。”

    杨麟把长刀放在眼前看了看,满意的道:“好。”

    ……

    每天早聚宝山卫的操练都是雷打不动,南昌城的百姓也很好,喜欢围拢在外面观看。

    跑操之后,阵列是他们最喜欢看的一项,所以当队列开始轮转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欢呼。

    等解散后,外面那些闲人依旧不肯散去,有几个大胆的凑近去看,被巡查的军士驱赶了出去。

    方醒看到了这一幕,这时黑刺的百户官颜飞疾步过来,说道:“伯爷,刚才有人带着衣衫不整的女子想靠近后面,被咱们的人发现了,女子被丢下,那个男子逃了。”

    “抓住他!”

    方醒双手抱胸,觉得这等手段真的是太龌龊了,但却非常有用。

    一旦聚宝山卫爆出强暴民女的消息,不说宁王府出面干涉,布政使司马会报,全城的人都会视聚宝山卫为仇敌。

    “伯爷,武川去了!”

    方醒吩咐道:“要活口……罢了,希望武川不要杀红了眼。”

    武川在次被方醒开导过之后慢慢的好转了,于是马获得了升职,现在是小旗官。

    ……

    武川带着麾下在南昌城狂奔着。

    前方那个男子熟悉路,所以每当武川眼看着要追他的时候,他总是能突然转弯,拐进另一个小巷,重新拉开双方的距离。

    当他再次钻进一个小巷时,前方有一对年轻夫妇正在缓步而行。

    明媚的阳光下,这对大抵是刚成亲,还有些羞涩的小夫妻直接被这人从间穿过,夫妻各自往一边摔倒。

    “啊……”

    小夫妻正在痛呼时,一个大汉冲了进来,同样是从他们的间冲了过去。

    “玲儿闪开!”

    年轻人看到后面还有人来,舍命扑过去,把自己的妻子抱在怀里,然后瑟瑟发抖的看着前方的武川。

    武川拔刀,然后扔了出去!

    小夫妻看到那长刀旋转着飞了出去,然后正好是刀背撞击在前方逃跑的男子臀部。

    男子摔倒,没有停步的武川马追了去,然后……

    然后他借着冲势腾空而起,落地时正好踩在了男子的小腿。

    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