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811章 谁先眨眼(感谢“亂~”的盟主打赏)

第1811章 谁先眨眼(感谢“亂~”的盟主打赏)

    

    盛夏的南昌城热的让人不想出门,可总有些人得顶着烈日在外谋生。!

    宁王府坐落在南昌城里,里面居住着宁王朱权一家,也居住着伺候他一家子的各种仆役丫鬟。

    这里每日所需的物资很多,每天都有人赶着牛车,或是挑着担子来送货。

    “把东西送进去,不许乱看,否则挖了你们的眼睛!”

    王府负责采买的管事在后门处吆喝着,然后那些人赶着牛车进去。双方在错身时,送货的人伸出右手,手心向下握拳,然后管事张开手,冷冷的看着那手心张开,然后被捏成一团的宝钞落入他的手。

    “遮遮掩掩的干什么?咱是挣个辛苦钱,谁敢多嘴?”

    管事不屑的把宝钞展开看了一眼,然后皱眉道:“下个月的再多一成。”

    “赵管事,这钱没法多了呀!再多亏本了!”

    “是啊!赵管事,好歹让咱们糊个口,养个家……”

    那些送货的人马开始了抱怨,按照他们的逻辑,我给你好处了,你必须得照顾我。加价?小心咱们玉石俱焚。

    赵管事冷笑道:“咱不白拿你们的钱,下个月开始,府要的东西多两成,谁不想做的,出来说话。”

    几个送货的人眼睛一亮,顿时马屁接二连三,后门处热闹非凡。

    王府原先是南昌的布政司衙门所在地,朱权被朱棣从大宁转封南昌,连王府都没有,只是利用了南昌原先衙门的地方略作修缮。

    王府唯一有些样子的是那一片精舍,花草树木点缀其,看着颇为精致。

    从端礼门进去,一路前行,很快能看到几蓬竹子,绕过去是一间小宫殿。

    说是宫殿,也只是外面的装饰罢了,里面依旧没有宫殿的规制。

    “殿下,兴和伯快到南昌了。”

    玉磐清脆的声音响起,禀告的男子躬身告退。

    屋子不算大,后面摆放了一个大书架,面堆满了书。

    屋子的间有一小几,一蒲团,一个年男子正坐在蒲团。他把手的玉锤放下,睁眼吁气……

    男子的眼睛细长,脸颊微瘦,一身道袍,看着仙风道骨,气质不凡。

    小几摆放着一摞纸,男子随手整理了一下,说道:“他来的好快!”

    “殿下,皇帝这是心急了。”

    男子是宁王朱权,他点点头道:“是,皇帝太过年轻,他的心腹也年轻,两个年轻人想干什么?要拿了本王吗?”

    先前说话的男子坐在靠右侧的地方,他的身前摆放着一张琴,闻言他抚须说道:“殿下,方醒只带了一个千户所,外加一个百户所的人马,这不像是来拿人的。”

    朱权闭眼睛,深深的从嘴里呼出一口气,嘴角微微翘起,说道:“那竖子以为本王是朱济熿那个蠢货吗?”

    “江训,你去问问,看看他这一路可有异常。”

    “是,殿下。”

    那男子起身,整理一下道袍之后,施施然的出了精舍。

    没过多久,男子回来了,他躬身说道:“殿下,方醒一路并无停留。”

    朱权点点头,摸摸挂在身侧木架子的玉磐说道:“晋王一系如今被吊在那里,朱济熺是彻底废掉了,只能看朱美圭的。可皇帝的意思却有些让人费解,太祖高皇帝的子孙可不多了!”

    江训心领神会的道:“谁说不是呢!少一个是不孝啊!如今看皇帝的意思,是想要把晋藩给削了。”

    朱权双手撑在小几,一下站了起来。

    “本王了奏章,是想让晋藩得以延续,可……目前看来,皇帝的意思有些暧昧,罢了,见了方醒再说!”

    ……

    南昌实际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内陆城市,根本无需考虑外敌,所以开国日久,这里的军事戒备越发的松散了。

    天气热,守门的军士也懒洋洋的,都躲在城门洞里打盹。

    “大人,马蹄声!”

    小旗官靠在边打盹,被惊了一下,然后迷迷糊糊的拔刀冲过来,问道:“哪里?哪里?”

    “大人……”

    十余骑已经出现在了视线,小旗官一个激灵,急忙吩咐道:“叫人戒备。”

    不管是来人是什么身份,装个样子也好糊弄过去。

    至于敌人,这年头南方哪来的敌人?

    小旗官踢打着懒洋洋的手下,然后带着人迎了出去。

    十余骑风尘仆仆,快到城门前时勒马道:“兴和伯奉旨领军前来,马到,令南昌府准备食宿!”

    小旗官一愣,晃晃还有些晕乎的脑袋道:“大人,谁?”

    “兴和伯!”

    ……

    没多久,马蹄声轰隆,大队骑兵随即出现了。

    已经得到消息的布政使司只是派了个左参政来迎接,这是因为朱瞻基的旨意早传到了这里。

    藩王的事,皇帝的家务事,咱们少掺和!

    当方醒沉着脸下马后,左参议迎来,堆笑道:“兴和伯一路辛苦,下官岳固,我们王大人手头有要紧事无法前来,托了下官向兴和伯请罪。”

    说是请罪,可武不相关,布政使司是一方巨头,哪里会来给方醒请罪。而且旨意是给宁王的,没布政使司啥事,他要是主动凑来,方醒还得怀疑这人是不是有所图谋。

    方醒点点头道:“无需如此,只是我部的食宿可准备好了吗?”

    岳固说道:“都准备好了,不怕兴和伯您笑话,咱们这边早得了消息,我们王大人早早准备好了食宿,等着您率军前来。”

    瞬间方醒对江西左布政使王岳多了些印象。

    ——稳!

    一路进城,方醒令吴跃带人去宿营地,他自己带着黑刺的人则是去了王府。

    仙风道骨!

    当方醒第一眼看到朱权时,不禁觉得这位朱棣帅多了。

    旨意很简单,是说皇帝派了方醒来慰问、看望宁王。

    呵呵!    司马昭之心啊!

    朱权接旨,然后问道:“本王才了奏章,想换个封地,陛下却让你来了,可是答应了?”

    朱权不想在南昌呆着,从朱棣时期起他想去富庶之地,如说苏州钱塘那些地方。

    可从朱棣到朱高炽,他的要求从未被满足过。

    方醒淡淡的道:“殿下,方某出来时,陛下并未有交代。”

    他不会在藩王的面前称臣,哪怕朱权眯眼盯着他也是无用。

    江训沉声道:“兴和伯,这里是南昌!”

    这话是在提醒方醒,这里是朱权的封地南昌,他需要保持尊敬。

    方醒微笑道:“是南昌,大明的南昌!”

    他只是在微笑,却和朱权在对视着。

    该死的!这家伙是修炼了什么功法?

    方醒发现朱权的眼睛像是一汪清泉,却又隐含着凌厉。并且这人居然能支撑那么久都不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