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后篇 第三章 表演

后篇 第三章 表演

    夕阳西下,海风吹起水泥地面一地的落叶在空中打着转儿,尽管中午下午时分天气还有点炎热,这个秋天的傍晚已经有了一丝凉意,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好好穿上外套吧。

    吃过丰盛的晚餐,苏顾到处转了转走到咖啡厅,这里永远那么热闹,打牌的打牌,下将棋的下将棋,许多人围成一圈玩着什么,好像是国王游戏吧,国王命令三号和五号亲吻,三号鸟海脸蛋红红,五号铃谷没有一点害羞……

    走呀走,苏顾在咖啡厅的角落看见兔子普林斯顿正在表演魔术,观众是许多小萝莉。卡米契亚难得没有骚扰妹妹阿维埃尔,她盯着表演目不转睛,库欣抱着一杯果汁小口小口啄着,拉菲抱着大桶的爆米花……

    黑色魔术帽放在桌面,卡米契亚往魔术帽里面看,只见里面黑漆漆的,又伸手摸一把,空空无也,什么东西也没有。

    小萝莉就喜欢凑热闹,卡米契亚检查过魔术帽,其他人也非要检查一下,好不容易结束。

    “你们检查了,没有问题吧。”普林斯顿笑眯眯看着大家。

    “没问题。”

    “那我开始了。”普林斯顿说着把手伸进魔术帽里面,问,“你们喜欢什么?”

    金发双马尾的撒切尔是小小吃货,她说道:“汉堡包。”

    “没有汉堡包,下次,下次吧。”普林斯顿心想着,下一次一定要准备一点糖果,从软糖到巧克力,“你们想看兔子、刺猬还是鸽子?”

    “不要鸽子。”卡米契亚说,“兔子,兔子好了?”

    普林斯顿伸手在魔术帽里面,佯装摸索的样子,卡米契亚凑近了想去看,拉菲跟着也凑近了,普林斯顿忍不住说:“坐回去,你们这样看着我还怎么表演?”

    拉菲说:“不给我们看,肯定是假的,用什么障眼法。”

    普林斯顿说:“魔术本来就是假的,我又不是造物主,神说要有光就有光。”

    拉菲无奈说:“好吧。”

    “兔子、兔子、兔子,白色的兔子……”直到小萝莉坐回沙发,看不到魔术帽里面的情况,普林斯顿念叨着很快从魔术帽里面抓着耳朵把一只兔子提出来,但是黑色的小兔子,她摇摇头,“稍微出了一点问题,颜色有点不对。”

    拉菲说:“兔子姐姐好逊。”

    普林斯顿很想给拉菲的额头拍一下,忍住忍住,这是节目效果啦,只见她把黑色的小兔子放回魔术帽,再拿出来时变成了小白兔:“抱歉抱歉,刚刚搞错了,现在没问题了。”

    苏顾在沙发边坐下,顺手把库欣抱在怀中,这个活力的小萝莉真的好可爱,看普林斯顿表演,一只只兔子、刺猬、鸽子把桌面全部放满了,甚至还有一只绿鬃蜥,紧接着全部放回魔术帽里面又消失不见。实在不知道普林斯顿从哪里拿出那么多东西,又藏到哪里去,反正身上绝对藏不下。

    苏顾说:“其实我也会表演魔术。”

    拉菲说:“蝴蝶牌我也会,那么简单的魔术。”

    “不是蝴蝶牌。”苏顾摆摆手,“很厉害的魔术哦。”

    普林斯顿收起道具,把魔术帽往头上一戴,在沙发上面坐下,她起哄:“大家鼓掌,欢迎提督给我们表演魔术。”

    啪啪啪——

    热烈的掌声响起来,苏顾蹭了蹭库欣的脸蛋,把她放下来,站起来说道:“既然你们那么热情,好啊,等我找点道具过来,让你们大开眼界。”

    苏顾跑去咖啡厅的吧台,只见科罗拉多、内华达、俄克拉荷马等等人坐了一排,每个人手中一杯酒,朱诺师出黎塞留,她调酒的水平一点不差,找来许多道具,有卷尺、手电筒,还有一整盒的抽纸。

    “我先说了,表演的途中插嘴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当然你们可以喝彩,我表演的时候谁也不许说话。”

    岚顿时紧紧抿着嘴巴,表现相当夸张。

    “知道了。”其他人说。

    苏顾提醒:“尤其是拉菲你,不能说话。”

    “知道啦。”

    苏顾把手电煞有介事拿起来,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摆弄一下:“大家注意看,屏住呼吸……”

    “现在,大家睁大眼睛,不要眨眼,一、二、三,见证奇迹的时候……”苏顾大拇指一推手电的开关,没有爆炸,没有音乐,也没有“你别看它是一个手电筒,其实是一个吹风机”,理所当然,一道光伸出来,“亮了,你们看它亮了。”

    苏顾拿着手电往岚的脸上照,小萝莉现在躲开头,又往克拉克斯顿的脸上照,一本正经夸张说:“简直就是奇迹,是不是很神奇?”

    小萝莉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提督在搞什么名堂。

    苏顾把手电放下,又从桌面拿起卷尺,把卷尺拉长,然后一放手卷尺又缩回去,再来一次,一次两次三次,最后一次他把卷尺拉出来,装模作样朝着卷尺吹一口气,手指不动声色推动卷尺的开关,然后这次放开手,卷尺没有缩回去,当时往大家的脸上扫过,打一个响亮的响指。

    普林斯顿率先反应过来,看着苏顾得意洋洋的表情,捧腹大笑,哪里是魔术,分明是在搞怪。

    苏顾又放下卷尺,把抽纸放在桌面,手指指抽纸,示意大家注意看,他扯出一张抽纸,又扯出一张抽纸,连续扯出十几张抽纸,捋了捋头发,满脸骄傲的表情:“我的表情怎么样?”

    卡米契亚捧腹大笑,拉菲拍着桌子笑,许多没有幽默细胞的小萝莉还懵懵懂懂,只有岚喃喃自语:“好厉害。”

    普林斯顿瞥了岚一眼,这个小姑娘真的没有救了,再看苏顾:“提督是笨蛋吧,根本不会变魔术。”

    苏顾把从抽纸抽出的一张张手纸收集起来,朝着普林斯顿笑一下,意味深长的笑容:“我当然不如你了,手一挥转个身……”

    普林斯顿脸上一瞬间泛起红晕。

    兔子普林斯顿,听大家说以前是有许多雀斑的姑娘,讨论游戏立绘没有意义,反正苏顾见到她真人时,已经改造或者说是成长了,变得青春靓丽活力四射。

    为了哄小萝莉开心,苏顾经常向她讨教魔术,事到如今魔术的水平还是那样,原理当然是知道了,可是手速跟不上,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但是把姑娘拐到手了,发戒指好像是在两年前吧。

    普林斯顿最厉害的魔术,苏顾夜晚在她的房间留宿,只见她穿得整整齐齐,转一个身变成女仆,转一个深变成美女荷官,变成兔女郎,兔耳朵高高翘起来,毛茸茸的尾巴真可爱,最后一个转身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比如说转一个身衣服全部脱光光,实在架不住死乞白赖……

    “皇家橡树。”

    “皇家橡树。”

    反击推皇家橡树,如果想睡觉回房间里面好好睡。

    皇家橡树总算醒过来:“反击……”

    反击说:“回去睡吧。”

    “我知道了。”

    苏顾刚好路过,皇家橡树醒是醒了,还没有精神,此时趴在桌面,原本的整齐的刘海变得凌乱,绸缎般的黑发在桌面如云一般散开,睡眼惺忪,脸上有点红晕,嘴角含着几缕散乱的发丝,白衬衣胸口的扣子解开两颗,露出大片触目惊心的白腻皮肤,呼之欲出的北半球,幽谷,还有黑色蕾丝。

    “在这里睡很冷的……”苏顾看皇家橡树一身单薄的衣服,老婆大人,老婆是用来疼爱,他连忙摘下外套给她披上,在她的脸上摸了一下,然后帮她把胸前的扣子扣好。

    “提督?”皇家橡树看见苏顾。

    “没事没事。”苏顾顿了顿撇开视线,“皇家橡树,我送你回去吧。”

    皇家橡树摇摇晃晃站起来,上面披着苏顾的外套,双手交叉抱着肩膀,下面是黑色的性感包臀裙,搭配好一双黑丝长腿,看起来娇弱的样子,激发一个人的犯罪**。

    苏顾又看了皇家橡树一眼,感觉内心有什么蠢蠢欲动……

    姑娘,跑走,不要继续待在这里,我怕控制不住自己。

    就这么把你按倒在桌子上,看你在桌面扭来扭去,紧紧地按住,咬你的耳朵,吹气,小声说“皇家橡树好漂亮”“皇家橡树我好喜欢你”“我开动了”,听你的唔咽声。

    推倒在咖啡厅外面走廊的墙壁上面,在咖啡厅里面其他人聊天的声音中,听你的哭声,解开你白衬衣的扣子,把手伸进去,大白兔。

    把你摁在楼道的镜子上面,镜子倒映的脸上,洁白的贝齿紧紧咬着嘴唇,楼上传来脚步声,有人来了,越来越近了。

    拖到一楼漆黑的楼道里面,不管怎么挣扎,没有得偿所愿的话,绝对不会松手。

    扶到房间里面,放到床上,一瞬间解开皮带,然后饿虎扑羊一样扑上去。

    按在浴室里面,打开花洒,水洒出来打湿衣服,隐隐约约的内衣的轮廓和颜色全部露出来,打湿头发,发帖贴在脸上,一定分外诱惑。

    侵犯你。

    侵犯你。

    侵犯你。

    我的小羊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