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九百六十九章 迷路

第九百六十九章 迷路

    风扇坏掉了,窗帘掉下来了,又或者椅子腿折了拜托提督处理当然没有问题,水电木工,苏顾全部都会一点,不管如何还是女仆长声望更可靠。

    “u505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的?”

    “我,我和大青花鱼吵架了。”

    “说给姐姐听听嗯嗯,原来是这样啊。放心吧,大青花鱼不会在意的,不过u505还是要好好道歉,让我教你怎么做。”

    “约克城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啊,那个,我想问列克星敦借轰炸机a2用一下,我对天发誓,我保证下午就还给列克星敦,说到做到,绝不反悔。”

    “我看约克城那么为难的表情,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没有想到居然那么简单。约克城想用a2尽管拿走吧,也不用赶时间下午还给我,什么时候用完再还给我好了。”

    “谢谢列克星敦。”

    “不用谢,谁叫约克城是我可爱的妹妹呢。”

    “列克星敦姐你是我亲姐姐。”

    “u96想吃吗?”

    “唔。”

    “来,坐在我的身边,我们一起吃。”

    列克星敦是天使,这是镇守府绝大部分人的共识,温柔、大方、贤淑值得依靠的姐姐,就算是日系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对于她成为秘舰说不出半点不是,最多抱怨一句,肯定是装出来的,虚伪。

    “十次,说好十次的,提督不会想反悔吧。不行。”

    在苏顾看来,列克星敦偶尔有一点小恶魔的时候。

    “加加还小。”

    “加加不用着急。”

    另外在许多知情人的眼中,列克星敦在某些方面实在不算是一个好姐姐,当然某个人自己太怂的原因也很大,否则可能竞争不过姐姐,拿不到一血,无论如何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一步田地。

    相比之下。

    在这个方面,瑞鹤是绝对的好妹妹,简直感动镇守府十大人物之一,没有塑料花姐妹,没有亲姐妹明算账,没有对不起,这一局我要赢,她为了姐姐每次抓住机会吹枕边风,到处奔波、坚持不懈给姐姐创造机会。

    故事就在烟火大会的前一天。

    “瑞鹤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瑞鹤拉着,苏顾来到两姐妹的房间。

    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瑞鹤推开衣柜,“哗”的一下,柜门一直到底:“白无垢、婚纱、修女、大正淑女、弓道服、浴衣还有海军制服,提督随便挑。”

    提督有提督服,舰娘自然也有属于她们的制服,和提督服差不多,同样是白色,只是头顶大盖帽的徽章不同,还有衣服的肩章和衣袖也不同,夏装也从裤子变成裙子。

    苏顾不解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瑞鹤说:“烟火大会,我希望你和姐姐”

    苏顾还没有开口,瑞鹤把衣柜重新拉上,扭扭捏捏脸红得几乎滴出血,片刻后咬咬牙:“我也不是让你现在婚姐姐我答应你,绝对不反悔,只要你答应,不管是什么play我都陪你玩。”

    “好吧,我同意你。”

    苏顾把双手放在瑞鹤肩膀上,作为正人君子,他不是因为瑞鹤的许诺心动,主要是考虑瑞鹤已经做到这一步,这种情况下断然拒绝,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他就是迫不得已。

    在历史上,和世界上其他国家往往把烟花作为节日庆典时的陪衬不同,日本绝大多数烟火大会,就是单纯的为了供人们观赏而举办,川秀这一个也差不多。

    虽然烟火升到天空,川秀大部分地方都可以看到,烟火大会的举办地点在阳桥,河坝两边是最佳的观赏地点。另外沿河的街道,聚集了上百的小吃摊、游戏摊、小工艺品摊,如果不逛一下,不配说参加了烟火大会。

    炎炎夏日的夜晚,晚风吹散暑气,桥灯映着湖水波光粼粼,阳桥边的街道人声鼎沸、灯火通明,热闹的气氛溢出来感染了路人。

    北宅对所谓的烟火大会没有半点兴趣,不如待在房间看漫画。皇家橡树也是宅女一个,16不喜欢热闹,侦探还没有看完在镇守府中,对烟火大会感兴趣的人,不算太多,当然不少。

    其他人只穿着常服,日系多是浴衣。

    苏顾又看到飞鹰的浴衣了,反差萌大赞。雪风穿着天蓝色的浴衣,头发扎成两个团子,雪风智乃?陆奥只是一个人的骚蹄子,因为在镇守府外,她的浴衣穿得整整齐齐。扶桑穿着素色的浴衣,好大。还有翔鹤,青色的浴衣扎着单带,脚上踩着木屐,腰间插团扇,长发绾起来

    在烟火大会开始之前,尽管游玩吧。

    注意事项早就交代过了。

    “我们先走了。”赤城摆摆手,她和加贺率先离开,她看中了一家小摊,鲷鱼烧看起来好棒的样子。事实上,她们跑过来的目的就不是为了烟火,就是为了一边逛一边吃一边喝,极乐。

    “辉夜姬,我们走。”吹雪也是小吃货,她早就吃上了,一只手苹果糖一只手棉花糖,

    “长门姐,我们也走了。”陆奥牵着姐姐长门的手,临行前看了瑞鹤一眼,瑞鹤的许诺“骚蹄子,想要我支持你成为婚舰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她记得清清楚楚。她绝对是难缠的角色,没有那么容易对付,必须事先打点好。

    小宅扯了扯苏顾的裤子,指着一家小摊:“提督提督,我想吃那个,章鱼烧。”

    苏顾还没有出声,瑞鹤用手肘捅了他一下,算是提醒。

    然而小宅是没有办法拒绝的,仰着头眼巴巴的样子让人情难自禁,苏顾小声说:“不急的。”

    瑞鹤说:“你记得就好。”

    “记得。”

    “章鱼烧,我也想吃。”瑞鹤说一句,她跟上苏顾,翔鹤紧紧跟着妹妹,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

    “你的章鱼烧,谢谢惠顾。”

    小宅很快得到一盒六个章鱼烧,她吃了一个,空想也吃了一个,拉菲还在排队,她正准备吃第二个时想到什么,用牙签戳了一个章鱼烧举起来,喊:“提督。”

    苏顾愣了一下,小宅果然是治愈系,他忙不迭弯下腰。第一次,第一次发现章鱼烧居然有那么好吃。

    “谢谢小宅。”苏顾吃完蹲到地上,把小宅抱在怀中,蹭了蹭小宅漂亮的粉色短发,好可爱的脸蛋,他亲了一口。

    “不要亲我啦。”小宅用袖子擦擦脸,“口水。”

    “捞金鱼,捞金鱼”空想这时看到旁边的小摊铺,穿着白褂的老人坐在水箱后面,水箱前面站在好几个大人,小朋友蹲在水箱边,她欢呼着,“提督,我们去捞金鱼吧。”

    “捞金鱼,金鱼佬。”马汉念叨着,突然笑起来。

    假摔小公主空想,苏顾也是没有办法拒绝的。

    付过钱,空想得到三个纸网和一个碗。

    “不行啊。”

    “又破了。”

    “啊!”

    捞金鱼的纸网,自然特别容易烂了,只是一个走神,纸网放水里忘了拿起来,再拿起来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动作稍微激烈一下,或者金鱼挣扎一下,又一个纸网泡汤,空想耗尽了纸网,没有一个收获,转过头来看着苏顾,可怜兮兮:“提督”

    苏顾又付了一次钱,这次干脆要多几个纸网。

    又失败两次,空想着急了,纸网破得更快。

    “我来,让我来,你这样不行的。”小宅嚷嚷起来。

    小宅失败了,许多人失败了,苏顾看不下去,他站出来:“还是让我来吧。”

    苏顾活动一下关节,他拿起纸网:“你们想要哪一条?”

    “这一条。”空想指着一条最大的金鱼。

    “没问题,就这条。”苏顾豪气之后,他摇摇头,“一般捞金鱼,不是从最大最喜欢的开始捞,这样不太容易捞到,要先从小的鱼开始捞。”

    苏顾拿起纸网,又开始卖弄起来:“在没有找到目标前,纸网不能碰水。斜四十五度角,这样的阻力最小首先将小鱼赶到角落,像是我这样,然后从金鱼的头部开始捞,当上半身进入网中时”

    苏顾拿着空空无也的纸网,他说:“稍微有点着急了。”

    当十个纸网耗尽,苏顾依然没有收获,带着大家走远,他摇摇头:“虽然说谁都要赚钱,这未免太贪心了一点,一碰到水,那一张纸就破了,那么薄的纸怎么捞?”

    苏顾说:“我们换一家,下一次玩先买几个试一试纸网的质量,太差就走了。”

    苏顾顺手把小宅抱起来,他抱怨道:“我们帮他做了那么多生意,最后也舍不得送我们一条,小气。”

    瑞鹤在旁边嗤笑。

    空想又看到了什么。

    苏顾陪着小luoli玩了钓水,还有糖果雕刻,这次他大发神威一次找一点面子,然后给她们买了面具,有狐狸、猫、修罗,这时瑞鹤终于忍不住把他拉到一边:“提督你不会忘记了吧。”

    “什么?”苏顾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的确确,他沉浸在幸福当中,“你不说,我真忘记了。”

    “笨蛋。”瑞鹤凶了苏顾一下,她说,“等等就这样你带着姐姐去买小吃,我带着小宅她们去玩游戏。”

    “接下来等你们买好小吃来,肯定找不到我们,因为我带着大家走了,这样你们就变成两个人了。”瑞鹤说,“剩下的就不需要我说了吧,你陪着姐姐逛街,然后看烟火。”

    “你这样真的有用吗?”苏顾说,“我没有问题,主要是你姐姐觉得还不够。”

    “所以说你要努力”瑞鹤说着,她的话突然一顿,“姐姐呢?”

    苏顾环顾四周,小luoli聚在小吃摊前面,唯独翔鹤不见了:“刚刚不是在旁边吗?”

    “刚刚是什么时候?”瑞鹤说,“姐姐是路痴,一不小心很容易迷路的。”

    瑞鹤蛮不讲理:“都怪你。”

    “好,怪我。”苏顾感觉有点委屈,他说,“我往找,应该走不到哪里去。”

    “你快去,把姐姐找来。找不到就不要来了找到了也不要来了。”姐姐翔鹤迷路了,瑞鹤其实并不怎么担心。姐姐是路痴没错,但不是没有常识笨蛋。作为舰娘不担心遇到坏人,哪有人会是拥有超人能力舰娘的对手。

    沿着原路返,苏顾还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翔鹤,远远看见她站在一颗大树下面,双手叠在小腹前,端庄的样子。

    苏顾还没有走过去,看见一个男人走到翔鹤的身边,看起来是搭讪的。只见翔鹤摇摇头,那个男人便走开了。他靠近去,可以看见翔鹤涨得通红的俏靥,鼻翼上细密的汗珠,说明她还是蛮着急的:“翔鹤,找到你了你怎么突然不见了?”

    翔鹤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走着走着就发现你们不见了,于是站在路边等你们。”

    苏顾说:“对,迷路了不要乱跑。”

    翔鹤突然有点害羞:“以前经常迷路,每次都像是这样等着瑞鹤找来。”

    现在找到人,不用继续担心,苏顾好笑起来,夸奖一句:“厉害。”

    翔鹤当时低下头,浴衣后领敞开,可以看到水灵灵的肌肤。

    苏顾没有继续调侃,他说道:“我们去吧。”

    “好。”

    苏顾走在前面,翔鹤跟在后面。

    一家又一家摊贩,出售各种各样的小吃还有工艺品,也有抱着商品一边走一边吆喝的小贩,歌舞表演的前面围着一圈圈观众,独自一人的可怜单身狗、手牵手的一家三口、女子高中生,还有依偎在一起的情侣,街道上面的行人可真不少。

    苏顾头,他突然又发现翔鹤不见了,仔细找一找,发现翔鹤站在人群中张望着。

    苏顾举起手挥了挥,大喊:“翔鹤!”

    翔鹤快步走到苏顾的身边,解释:“好多人”

    “毕竟一年一次的烟火大会,肯定很热闹,除开川秀市民外,还有外地过来旅游的游客。”苏顾没有多说什么,以免伤害翔鹤的自尊心。

    “人真的太多了。”苏顾又念叨了一句。

    翔鹤点点头,突然看到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面前。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