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寻找走丢的舰娘 > 第九百六十七章 累了

第九百六十七章 累了

    演习结束,一路交谈着,大家陆陆续续从码头离开,其中胡德必须房间重新洗澡换一身干净衣服。

    “大老虎,我的大老虎”

    咖啡厅里,肯特今天难得没有穿上女仆装,在咖啡厅作女仆为大家服务,她趴在圆桌上面逗着自己的宠物凶猛的大老虎,其实说是大号橘猫更准确一点。

    亚特兰大绝对不折不扣的黑心资本家,剥削起人来绝不留情,哪怕是自己的几个妹妹也绝无例外。

    好在有广大劳动人民的大救星苏顾,黑心提督要求大家每天远征不能停,到镇守府卸下物资,刻不容缓立刻出发早已经是过去式,有他为大家争取休息时间。

    当然,事实上大家想要休息只要招呼一声就好了,绝对不会遇到为难。

    “哇呜。”凶猛的大老虎摇头晃脑大吼一声,毛茸茸的爪子抱住肯特的食指张嘴就咬。自然是玩耍那一种,它可是很乖巧的。尽管如此,还是不能塞进衣服里面,否则一旦露馅后果自负。

    “好可爱的大老虎。”cv16在肯特的对面坐下,夸赞道。

    “不行,我的”肯特当时露出惊慌的表情,泪汪汪的眼睛就要噙出泪水。

    “我不会抢你的啦”冷艳的cv16露出受伤的表情,自己应该没有对肯特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吧,到底是哪来不对?

    这边角落里,密苏里拉了一张藤椅上,翘起二郎腿,大腿叠起来,小腿紧紧并拢在一起,分外性感的样子,招招手叫来兔女郎装的普林斯顿,点了一杯冰可乐,强调要两根吸管:“说真的,维内托这个成长到底是什么原理?”

    成为导弹巡洋舰,一直是密苏里的梦想,到那时绝对天下第一。

    “以前猜测心结,一个舰娘只要解开心结就可以成长”苏顾摇摇头,猜测终究是猜测,一直到现在没有办法验证。

    果然还是在游戏中,一个舰娘改造比较容易,只需要练度、核心和资源。练度不用说,资源获得途径太多,核心必须通过战役获得,对于新人提督来说相当拮据,老咸鱼提督哪一个手上没有成百上千?

    “心结吗?”

    密苏里自言自语:“历史上战列舰密苏里号一路顺风,基本没有遭遇挫折,没有宿命的敌人。非要说的话,由于大和号被舰载机群击沉,导致最强大的战列舰之间的海上对决永远消失了”

    “然后由此推论,现在的我要正面击败深海大和才可以成长?”密苏里望向苏顾,可爱地歪起头,“可是上次不就打过了,还是说要一对一获胜?”

    苏顾说:“我可不许你们一对一单挑,万一出现意外怎么办?”

    密苏里抓住苏顾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掌,深情说:“提督放心,就算不能成长也没关系,我不会和她一对一的。原因最喜欢的老公还在镇守府等着我、担心我,我发誓要陪他一辈子,不允许有一点意外。如果注定要分开,我也要做活到后面那一个,孤独交给我吧。”

    苏顾扯扯嘴角:“我会活得好好的。”

    密苏里点头说:“必须的。”

    “如果是身为舰娘的我我的心结。”密苏里又想一想,“作为新锐战列舰在大海上苏醒,不管身材、相貌还是智慧没有任何短板。加入战斗组,身边是威严的教官,亲密的战友、伙伴,从来没有遇到烂人。从未被人欺负,更是好运遇到现在的老公,每天沉浸在幸福当中,根本没有一点心结呀。”

    关岛坐在旁边,她点点头,难怪列克星敦把密苏里列为头号大敌,这手段啧啧啧,可了不得。

    “我说姐,你真的够了。”威斯康星说,“狗粮不好吃。”

    “恶心。”兴登堡不客气说,当时挨了密苏里一脚,现在抱着膝盖。

    “不要羡慕。”密苏里说,“我最亲爱的妹妹,还有小狗狗,把老公分给你们一点也可以的。”

    兴登堡拍案而起:“你说谁是小狗狗?”

    密苏里说:“谁承认谁就是咯。”

    威斯康星撇了眼苏顾,再看密苏里:“如果妹妹加入,我的姐姐,你真的不怕失去最喜欢的老公吗?”

    密苏里说:“只要你有那个本事”

    苏顾听着,他才不掺和其中。

    一番交锋,少女妹妹终究不如少妇姐姐,最后举手投降。密苏里靠在椅背上,仰望着天花板,注意力却没有集中在上面,突然想到什么,她笑起来问道:“提督还记得吗?”

    苏顾说:“没头没尾的你让我记得什么?”

    “黎塞留成长后变成肥黎,她成长的那一天,我们不是一起讨论了大家的契机吗?”

    苏顾想起来:“对。”

    密苏里说:“当时讨论维内托成长的契机,一定是见过两个妹妹,罗马还有帝国,气不过妹妹们身材比自己好,决心打死两个小碧池,我没有你们两个妹妹”

    “好像是吧。”

    “罗马昨天走,维内托今天就成长了,是不是刚刚好?”密苏里说,“她成长的契机,还真给我们说对了。”

    “那个只是开玩笑。”

    密苏里眨眨眼睛问:“妹妹罗马出现,感到委屈,把妹妹狠狠教训一遍,算不算解开心结?”

    “不算吧。”苏顾说,“如果维内托遇到什么事,从此想通了,不再计较自己又矮又平,这才算是解开心结吧。”

    密苏里一下泄气了。

    苏顾说:“我觉得嘛,维内托这次成长,更像是遭遇困难、挫折,不甘心然后爆种”

    “可惜最后爆种失败。”密苏里望向维内托,“虽然成长,完全没有任何改变,有点可怜。”

    “嘁!”兴登堡说,“成长后变得那么强大,一跃成为镇守府第一,还可怜?”

    密苏里看了兴登堡一眼,她说道:“你没办法理解那一种痛的。”

    兴登堡反问:“你又能理解?”

    “虽然我没有遇到那种糟心事,多多少少还是能感受到一点,只是没有那么深刻。”密苏里说,“威斯康星的体会应该更深一点。”

    “姐”威斯康星喊了一声,揉揉额头。

    苏顾顺着密苏里的视线看到维内托,维内托独自一个人坐在窗户边,端着咖啡杯,神态落寞,他心揪了一下。

    下午,苏顾看见维内托站在灯塔边的高台,他走过去。

    一直等到苏顾走到自己身边停下,维内托早就发现了他,不等他出声,喊:“提督。”

    “嗯。”

    维内托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苏顾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我发现你好像不开心的样子。”

    “不开心,为什么会不开心?”维内托说,“刚刚成长,变成镇守府最强的战列舰,开心得很。”

    苏顾问:“你确定?”

    维内托说:“提督是不是听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传言,担心我,跑过来想要安慰我?”

    可能会遭遇三百八十一炮,苏顾下定决心开口:“成长了,居然还是这样,维内托一定很难受吧。难受了不要憋着,一定要发泄出来。想要哭就哭吧,我是提督,在我的面前,可以的。”

    维内托意外没有生气,她说道:“提督总算有了一点提督的样子。”

    苏顾问:“我什么时候没有?”

    “提督真不用担心,我没什么好难受的,反正,反正已经习惯了。”维内托浅笑。

    苏顾张张嘴,喉咙咕隆一下,最后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海风吹过来,维内托把散乱的银发理到耳后:“其实要说一点难受没有,肯定是骗人的。”

    苏顾说:“我听着。”

    维内托说:“有点不好意思,可能有一点矫情。”

    “没事。”

    维内托转过头,看着苏顾的侧脸,重新过头,片刻后缓缓开口。

    “大家今天肯定在讨论,我是如何成长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成长了,原因无非那么几个吧妹妹罗马居然有那么好的身材,不公平,我也想要。偶然听到有人在编排我,夜晚想着我一定要成长,等我变成身材高挑的御姐,我看你们谁敢再多嘴。”

    “说真的,姐姐小孩子身材,妹妹的身材居然那么好,教训是一定要教训的。不过教训是教训了,其实除开嫉妒,我还是很高兴的,为了妹妹有那么一个身材。嗯嗯,听过帝国的身材更好。”

    “要说为什么?因为她们很好,她们不会重蹈我的覆辙,像是我一样被大家笑话、黑,可以尽情穿自己喜欢的衣服,小孩子模样穿大人的衣服会很怪吧,可以穿高跟鞋,可以穿漂亮的晚礼服,和自己喜欢的人跳华尔兹、探戈、拉丁,不是永远只能坐在场外喝咖啡。”

    “作为堂堂战列舰,并不是小宅和小萝那样的幼年战列舰,只有一米三总是被人当做是小孩子,我也不想的。”

    “镇守府总共有三大政治正确,一个是黑胡德,黑她塞猫、眼神不好、瞬间爆炸,一个是黑南达科他,黑她小胖子、小黑妹,还有一个就是黑我”维内托又摇摇头,“不对,现在还多了一个前卫,前卫背锅。”

    “小孩子早点睡觉,九点前必须睡觉,不能熬夜。”

    “呐呐,维内托,这是你的儿童节礼物。”

    “怎么总是喝咖啡?这是你的牛奶,多喝牛奶有利长高。”

    “维内托的舰装那么高,爬不上去的话,让我扶你上去吧。”

    “小心,维内托小心不要从舰装上面掉下来摔倒。”

    “木瓜、猪脚、花生维内托多吃一点,多吃一点有利于长大。”

    “揉揉,揉一下效果会很好哦。”

    “海伦娜、科罗拉多,你们收敛一点,维内托来了,小心三八一炮轰飞你们。”

    迎着海风,维内托抿了抿嘴唇。

    “我一直在想文件、公务没问题的,几个小家伙,还有安德烈亚和卡约,一直是我在照顾,性格也还算好吧,还有一手拿手的厨艺,如果,如果我不是这副小孩子的身材,一定会是列克星敦、声望、威尔士亲王那样的大姐姐吧,被大家憧憬、依靠。”

    “想要长高一点,变成大人,可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就连,就连成长也不行。”维内托背着双手,低着头,脚尖摩挲着地面,“刚刚还在想,成长后还是这样,还不如不成长。至少有一个念想,只要成长,我也可以的。”

    “通过一个成长,从二线战列舰一跃成为镇守府最强,还有什么不满足?就是不满足,不高兴,如果可以,我愿意用一点火力换一点身高,一点装甲换一点胸围。”

    “提督你呀,老是喜欢说什么负能量,是金子永远都会发光,是石头永远不会发光。我啊,就是那一块石头,现实可真是残酷,毫不客气地击碎一个人的梦,告诉你你,维内托,你不可以。”

    “对了,今天成长,还是这一副样子,没有改变,应该又有人在说,可怜的小维内托吧”

    “真想要揍她们一顿,可是累了,真的累了,维内托不想打人,不想用三八一炮轰谁的脑袋,只想安静的安静的看,安静地喝喝咖啡。”

    维内托深呼吸一下:“三八一,我可从来没有拿三八一炮把谁轰飞,也没有把热咖啡往谁的身上、脸上泼去,就算是卡米契亚,有时候太皮了会教训她一下,也就是敲敲脑袋、打打屁股,想一想,其实我的脾气真的不错吧。”

    “我知道大家不是真正有什么恶意,只是为了好玩、玩梗。大家开心,我也陪着大家玩,谁敢在我的面前说,我就狠狠瞪她一眼,她就举手投降说我错了可是,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维内托的口气很平淡,越是如此越让人不适,苏顾深深低下头,他说道:“维内托,对不起,我发誓以后再也不”

    维内托打断了苏顾的话:“没关系,想黑就黑吧,因为黑也是一种喜欢、人气,只要不过分就好了,一天,一天只允许黑一次。”

    “好吧。”

    维内托说:“你居然答应了”

    “维内托。”苏顾突然喊了一声。

    “嗯?”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苏顾双手分别抓住维内托的肩膀,把她扳向自己,半蹲下去,“我想说,维内托也不要妄自菲薄,身材并不重要,合法luoli超棒的。”

    维内托呆了一下,头微微向后仰去,然后给了苏顾一记头槌:“变态luoli控。”

    夕阳西下,有人路过灯塔,只见苏顾和维内托两个人并排站在一起眺望着远方,不敢打扰这安静又温柔的一幕。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