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787【自投罗网】

787【自投罗网】

    跟当年褚玉璞半夜摸黑逃走一样,刘从云选择的登船地点也非码头,而是黄花园附近的一处荒滩。uctxt.com

    具体地址嘛,大概在后世的黄花园大桥附近。

    由于对岸几公里远就是刘家台粥场,所以黄花园这边没有饥民汇聚,只有一些当地农户存在。

    半夜三更,黑灯瞎火。

    刘从云和他的弟子们,既不敢点火把,也不敢提灯笼,甚至连月光都没有。

    “哎哟!”

    一个弟子抬脚踩空,直接从半坡滚下去,摔得七荤八素不说,箱子里的现大洋也撒得到处都是。

    “玉空,你咋个样了?”坡上的弟子低声呼喊。

    “脚杆摔断了,妈卖批,好痛!”坡下传来回答声,还伴着偶尔的呻吟。

    刘从云呵斥道:“不要说话,安静点!快下去两个人,把玉空抬起来走,等过了刘家台就安全了。”

    这年头老百姓没啥娱乐,特别是农民,天黑以后基本就是睡觉,连晚饭都会赶在太阳落山前吃,这样可以省下一些灯油钱。

    四野一片漆黑,刘从云好几次差点摔跤,裤脚被灌木枝钩得稀烂,划伤的脚踝皮肤火辣辣生疼。

    “到了,到了,就在前面。(uc书盟最快更新)”引路的弟子欣喜喊道。

    刘从云拄着拐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开始幻想离开重庆以后的美好生活。剑阁那边正在闹“教匪”,领头者正是刘从云以前的弟子,只要他赶过去,轻轻松松就能裹挟出十万信徒,说不定还可以趁机当有地盘的小军阀。

    刘从云打算先去川中行骗,狠狠大捞一票,然后带着钱粮直奔剑阁,霸占剑阁、青川、广元等川北受灾大县。一旦时机成熟,就率领信徒直取汉中,定要学一学汉末张鲁故事。

    作为一个超级神棍,《三国演义》属于必读书籍。

    当初刘从云自比诸葛亮,还在刘湘那里玩了一出“隆中对”。他建议刘湘先定四川,再平荆襄,即可与北洋政府、北伐势力三分天下。届时,可走汉水定鼎关中,顺流而下直取江南,刘皇叔当年未尽之志可成矣。

    奈何天不从人意,张作霖那个活曹操太不经打,居然被民国孙权常凯申给干翻了,让刘神仙的“隆中对”计划落空。

    刘从云心想:老子这回自己来当张鲁,就算哪天全国统一,也能靠实力捞个刘天师来做,世袭罔替,定不让张天师一脉专美于前。

    神棍做到刘从云这个级别,那也是有所追求的,已经脱离了低级趣味。()

    全川大旱,川北几乎沦为鬼蜮,刘从云却认为这是老天爷在给他机会。只要他带着钱粮去川北,饥民们定然踊跃入教,数十上百万信徒拿下汉中还是有可能的。

    就在刘从云想入非非之时,岸边的小江轮突然亮起灯火。

    数十根火把齐刷刷点燃,周赫煊和李根固坐在甲板上,笑盈盈看着那些准备登船的家伙。至于原本守在船上负责接应的信徒,早就被警备队员给绑起来了。

    “哦豁,有埋伏!”一个弟子大惊。

    刘从云二话不说就开溜,连身边的弟子都顾不上,跑路时还披散头发怕被人认出。

    “砰!”

    李根固猛地站起,朝天开了一枪。

    随着枪响,荒滩周围又亮起无数火把,影影幢幢至少埋伏了上千人。

    “不许动,快放下武器投降!”一个警备队员提着铁皮喇叭大声喊话。

    刘从云的弟子们有的停下,有的继续奔跑,还有的不信邪,居然举枪向警备队射击。

    警备队的回应是,机枪扫射!

    “哒哒哒哒哒……”

    子弹撞在荒滩鹅卵石上,不停地溅起火花。更有几个倒霉蛋被击中,捂着伤口哀嚎不已,躺地上滚来滚去哭爹叫娘。

    一颗子弹擦着刘从云的小腿飞过,吓得他连忙趴下,随即大喊:“李司令,不要打了,我是刘从云,我是你的师父啊!”

    不仅李根固是刘从云的徒弟,重庆现任市长李宏锟,前任市长潘文华,全都是刘从云的徒弟。

    李根固破口大骂:“你个大骗子,还有脸做老子的师父,今天老子就是要欺师灭祖!全都绑起来,哪个敢反抗,直接当场枪毙!”

    刘从云和他的弟子很快被五花大绑,押倒船上站了一甲板。

    “刘先生,好久不见啊。”周赫煊笑着打招呼。

    刘从云哭丧着脸,叹气道:“周先生,大家都是混口饭吃,何必跟我过不去嘛。”

    “我跟你过不去?”

    周赫煊脸上的笑容变成愤怒,一脚把刘从云踹翻,大骂道:“老子辛辛苦苦运来救灾粮,勉强能维持饥民的性命。你他妈倒好,骗人献财入教,把整个粥场弄得死了一千多人,比整个重庆饿死的人都多!”

    刘从云辩解说:“粥场那边是个误会,我又没让人去抢你的粮。”

    “误会个屁,”李根固突然插话,揪着刘从云的衣领连扇几耳光,满脸狰狞道,“老子警备队的兄弟被害死了八个,你一句误会就想了事?”

    刘从云连忙求饶道:“我愿意出抚恤金!李司令,周先生,只要两位今天放我一马,我给你们每人30万大洋,遇害的警备队兄弟,每家发给1万大洋。”

    三十万大洋是笔巨款,如果再加上一封委任书,足够老蒋策反小军阀临阵倒戈了。

    李根固咽了咽口水,显然有些心动,但他很快就镇定下来。这钱太烫手,拿不得,拿了后患无穷。

    周赫煊则是一脸冷笑,问道:“刘先生,你知道我这次捐了多少钱买赈灾粮吗?”

    “不会真的有一千多万吧?”刘从云也听说了一些消息,但他根本不信,认为那是周赫煊邀买名声的把戏。

    “你说呢。”周赫煊继续冷笑。

    见到周赫煊那副模样,刘从云顿时就信了,当即嘶声大呼:“你个傻儿哦,有一千多万,做啥子不可以?偏偏要给那些穷鬼买粮!难道你还想当圣人啊,你个背时货,印你妈十万张灵符,把老子给害惨了!疯子,你龟儿比老子还疯,这世上咋有你这种瘟猪哦,老子倒了祖宗十八代血霉才遇到你!”

    “话不投机半句多,咱俩没什么好说的,”周赫煊冷笑道,“等着被万人公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