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大宋将门 > 第1153章 绝命书

第1153章 绝命书

    “爹,快想想办法吧!”

    文及甫急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身为议政会议领班,他手上的权柄可不小,地位甚至在六部尚书之上,和诸位相公是平级的,寻常的事情当然不会让他如此失态。可就在刚刚,禁军出动,一口气抓了17个议政卿。

    其中有15个是理学出身,还有2个是文家的子弟兵。

    文及甫当然不愿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下被抓走。他想拦着,可问题是秦王世子亲自带队,这小子简直就是混世魔王,毫不讲道理。比起他爹当年还要霸道,更不讲情谊脸面。

    “世子,你可别忘了,我是你二弟的岳父,咱们可是亲家!”文及甫红着眼睛道:“你就如此不给老夫面子吗?”

    “面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的!”狗牙儿凑到耳边,不屑道:“文大人,多亏了咱们还是亲家,不然我早就抓你了!”

    文及甫把老脸一沉,怒火冲天。

    小兔崽子,你爹欺负我们父子也就算了,怎么你也敢欺负我们,还有没有规矩了?

    “世子要是觉得我该抓,那就下手吧!”

    狗牙儿轻蔑一瞥,“姓文的,少在这里装蒜!我要是没记错,当年铜价大战的时候,你就是元凶之一……结果办了汝南王府,办了大相国寺,靠着你爹的庇护,你脱身了,这么多年过去,别以为就没事了!送你一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你!”

    文及甫被怼得老脸煞白,嘴角动了好半天,愣是说不出一个字,心里只剩下害怕了。

    他虽然没有老文的敏捷,但也不傻。

    很明显,这次王宁安再也没有顾忌了。

    比如佛印,比如邵庸,当年都帮着王宁安做过事情,所以这两位觉得凭着老交情,他们只要不做过分的事情,没人能把他们怎么样。

    可结果呢,就给抓起来了!

    再说文家。

    虽然几次争斗,但是双方都没真正撕破脸皮,可狗牙儿把当年的事情翻出来,连一点情面都不讲了。

    这是要算总账啊!

    文及甫能不怕吗?

    他也顾不得丢人,从议政会议出来,留下一大堆慌乱的议政卿,直接跑回家里,求助老爹。

    “爹啊,我的两条腿都软了,我,我真是怕啊!”

    文彦博长叹了一声,“你怕,我更怕啊!”他把空酒瓶子扔在一边,痛苦纠结道:“错了,为父还是错了!”

    罕见的,老文主动认错,莫非老爹也要认输了?

    文及甫只觉得天旋地转,仿佛从万丈高楼摔下去,顿时失去了主心骨。

    “爹!”

    文彦博无可奈何,越发颓丧。

    “儿啊,为父也不瞒着你……王宁安不想背叛朝廷,我知道,可我总觉得谁不想成为九五至尊?就算王宁安不松口,他手下那么多人,还有他的儿子,为父只要把势头造起来,他也只能顺从。为父就能坐收渔利,稳稳当当,成为定策功臣,重回政事堂,享受无上风光。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为父就是不甘心!”

    老文说的都是掏心窝子的话,他算计的不可谓不精明,时机也恰到好处。

    可惜的是他没有料到,当请愿团发动起来,政事堂的诸公,王宁安的弟子,居然没一个人出来迎合,这也就罢了,为什么出手摧毁请愿团的竟然是秦王世子!

    臭小子,你难道不知道,你爹当了皇帝,你受益最大!

    这世上的人怎么了?

    难道不要利益了吗?

    文彦博是百思不解,但是他很清楚,从龙功臣的梦碎了,连王宁安的儿子都不认同,谁还敢继续拥立王宁安了?

    就差了一招棋啊!

    老文是又绝望,又悔恨。

    其实要让王宁安来说,文彦博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他太小觑天下英雄了。

    诚然,大多数人都是追逐自己的利益,都是盼着利益最大化,为此不惜用尽手段权谋,没什么不敢干的……但假如所有人都是这样,这天下还能称之为天下吗?还能有盛世繁华吗?

    所谓看山是山这是第一境界,看山不是山只是第二层境界,上面还有一个看山还是山呢!

    固然史册人物,不尽完美,但也绝不是一无是处。

    至少王宁安,还有政事堂的诸公,包括千千万万的学者,新政学会的成员……大家都在思考着,自身的利益当然要顾及,但是天下长治久安,永远富强昌盛,更是大家的追求。

    永远自私自利的老文,是不会相信有正能量的,所以他很凄惨,比他更惨的是理学!

    先是抓了15人,接着以这些人作为突破口,还有邵庸的供状,一共牵连到了7多人,可以说,在京的理学议政卿,几乎一扫而光。

    杨时也没有跑掉,直接被抓了。

    “你们怎么能胡来?我们是议政卿,背负百姓重托,随便抓我们,不怕万民之怒吗?”

    面对杨时的咆哮,蔡京只是淡然一笑,“现在想起百姓了,你们和叛贼勾结,给他们送枪送饷,助长叛贼势力,弄得海外贸易断绝,我大宋粮价飞涨,人心惶惶。那时候,你们怎么不想想,自己肩上的责任!”

    “你!你胡说!”杨时明显语气慌乱了,他当然亏心,理学在海外有着庞大的势力,没有他们煽动,各个殖民地不会一起闹事,更不会想到抵制大宋的货币,切断贸易这种损招。

    杨时觉得有天竺在前面撑着,朝廷顾及不到他们,可结果呢,天竺迅速被摆平,接着他们又把希望放在请愿团上面。

    借着拥立王宁安,转移焦点,最好引起君臣冲突,他们又能坐山观虎斗。

    只是想不到,所谓的妙计,一招不如一招。

    这回人家直接拿人了!

    也太大胆了!

    杨时觉得自己还算是人物,朝廷这么干,置议政会议于何地、难道就没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吗?

    他还真想多了,经过短暂的混乱之后,各地的大员,有份量的学者,几乎同时发声,他们把矛头对准了金融集团,对准了请愿团!

    本来这二者分开的话,还不好对付,但是谁让他们勾结到了一起,妄图制造更大的压力!这就是取死有道了。

    ……

    文相公正给儿子分析情况,他的话可谓是鞭辟入里。

    “假如只是请愿团,拥立王宁安登基,他还真不好下手,轻了不是,重了不是,往自己身上割肉,这是最难的。可现在金融势力搅进来,反而给了他充足的借口。”

    文及甫惊讶道:“爹,他们是想把金融势力的罪过,栽给请愿团?”

    “仅仅如此就好了!假如为父坐在王宁安的位置,恐怕还会把请愿团的罪,安到金融势力上面,双方全都变得人不人鬼不鬼,朝廷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这回你爹可是真糊涂了!走了一步最错的棋啊!”

    文彦博指天骂地,后悔不跌。

    王宁安清理金融势力,遇到了很大阻力,也有不少人同情他们,舆论上还有很强烈的声音,不然也没法推出张方平,狂喷王宁安了。

    同样的,请愿团也很有民间基础,许多人都单纯觉得,秦王做了这么多事情,对天下有恩,支持他当皇帝,没什么不好。

    无论是单纯整顿金融,还是单纯处理请愿团,都会遇到麻烦。

    按理说两个麻烦一起来,岂不是一加一大于二吗?让王宁安更头疼吗?

    可实际上呢?

    恰恰相反!

    这两个是正负1凑到了一起,直接自我消耗了。

    请愿团勾结金融势力,勾结叛军,那就证明他们不是为了拥立秦王,不是真心为了天下苍生好,而是为了扰乱大宋江山,既然初衷就不对,他们的主张也就一钱不值,甚至受到了支持王宁安的商民百姓的唾弃。

    请愿团从各方热衷的宠儿,一夜之间,变成了没人要的野孩子,金主不出钱,普通成员纷纷作鸟兽散,起来的多快,倒下去的就多快!

    至于金融势力结合请愿团,则是表明他们要造反谋逆,夺取赵宋江山,居心叵测,更加该死!

    一句话,这二者的合作,非但没有造成强大的声势,反而给了王宁安铲除他们的绝好理由。

    两京的抓捕行动,是秦王世子和蔡京负责,其他各省的行动,都由专门的人员操持,调动人马,强力出击,果断扑灭。

    动作干净利落,仅仅不到半月,从南到北,请愿团消失了不说,还有13多名和金融有关系的人员,包括银行的高层,背后的股东,都给塞进了大狱。

    在众多人物当中,重中之重,还是张方平!

    这位张相公先是替金融势力抨击王宁安,接着又转身成了请愿团的头儿,两件事情他都掺和了,连续错了两次,也真是够倒霉的!

    “张相公,你一个人扛不下这么大的罪责,还有谁是你的同伙,立刻招供!”狗牙儿直接问道:“是不是还有文彦博?我已经查到了,你几次去拜会老文,你们都谈了什么?”

    张方平这些日子是彻底废了,心气全无,认命了。

    “我们谈了请愿团的事情,他让我上书,替秦王讨要九锡。”

    “只有这些?天竺的叛乱,殖民地闹事,就没有文彦博的黑手?”狗牙儿大声叱问,逼着张方平回答。

    而此刻的文府,已经是大门紧闭,人人自危。

    文彦博含着老泪,给小彘写下绝笔:“老夫自知罪孽深重,只求速死,但一人有罪,不必迁祸家人……还请贤婿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