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大宋将门 > 第1150章 拿下张方平

第1150章 拿下张方平

    文彦博进京两个月的时间,积极活动,从上到下,迅速拉拢起一大堆人,他们整天聚集在文府,高谈阔论,畅所欲言。

    所有的话题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如何拥立王宁安登基!

    历来篡位夺权都充满了刀光剑影,血腥杀戮。熟读经史的一群人,竟然在商量着和平转移皇位,恢复上古禅让制。

    莫非是他们脑子抽了?还是书生病犯了?

    还真不是!

    文相公经过深思熟虑,发现的确有希望兵不血刃,完成朝代更迭。

    首先,还就是王宁安的势力和威望,足够庞大。

    哪怕赵曙很努力对外作战,开疆拓土,但是在普通人心中,尤其是三十岁以上的中坚力量,更加推崇秦王、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是受益于王宁安的兴学令,从穷苦的农家子弟,一跃成为体面富足的成功人士。

    这些人存在于各个行业,各个领域,很多人还是手握权力,能影响舆论。

    从商人到官吏,从学者到士兵,从城市到乡村,从大宋到海外……王宁安的支持者广泛存在,势力无与伦比。

    文彦博要做的只是把这些支持秦王的力量串联起来,并且引导他们支持秦王登基,实现和平篡位。

    这条路也不是没人走过,比如大名鼎鼎的王莽!

    他先是以外戚的身份,执掌大权,辅佐幼帝登基,称为安汉公,接着给自己加宰衡的位置,列宰相之上,随后又被推为假皇帝,假的干久了就接受禅让,成了真皇帝!

    王莽用了八年时间,从安汉公变为新朝皇帝,他篡夺大汉江山,居然没有引起多大的动荡,绝对堪称奇迹,而且当时王莽的名声也极好,简直是活着的圣人。

    至于后世那么多骂王莽的话,也是在王莽登基,推行改制失败,身死国灭之后,才出现的。

    后世有人调侃,说王莽是穿越者,其实还有那么一丝道理的。

    而且越是研究,就越觉得有可能。

    比如王莽辅佐皇帝的时候,自己担任太傅,亲信孔光为太师、王舜为太保、甄丰为少傅,位居三公上。遇到军国大事,皆是由安汉公、四辅平决。

    怎么样,像不像王宁安在政事堂搞得那一套?

    还有,王莽登基之后,针对当时朝廷昏庸,官吏贪墨无度,土地兼并严重,老百姓流离失所,民生凋敝的状况。

    王莽果断推行新制,将天下田改名“王田”,而王田不得买卖,其后屡次改变币制,更改官制与官名,把盐、铁、酒、铸钱及山林川泽收归朝廷所有……这些措施,就是王莽的改革,看着有点眼熟没?

    没错,和王宁安干的事情,几乎一般不二!

    两个穿越者,不谋而合啊!

    王莽推行王田,王宁安做的是均田,而且也不能随意买卖。几次调整币制,从铜本位,到金本位,再到信用本位。

    改革官职,设立殖民部,参谋部,审计司,皇家银行,议政会议……同时也把矿山森林,收归朝廷所有……

    稍微梳理一下,就连老文都惊讶了。

    读了一辈子书,骂了一辈子王莽,结果到头来才发现,最大的王莽就在身边!

    更要命的是这孙子居然把王莽没干成的事情给干成了!

    我的老天啊!

    老文是没法淡定了,或许是冥冥之中,真的有天命吧!

    过去几次被王宁安坑得太狠了,有怨气,有不平,老文从心里讲,是不愿意给王宁安摇旗呐喊的,更不愿给他当臣子。

    可面对这么多的“巧合”,老文也按捺不住了。

    人能和人斗,但是不能和天斗,老夫还是顺天应人吧!

    既然发现了王宁安和王莽是如此相似,那么如何篡位夺权,也就显而易见了。

    王莽当过安汉公,接着出任宰衡,执掌朝政大权。

    王宁安以军功起家,封爵西凉王,接着担任首相。

    再度出山,晋位秦王,继续担任首相。

    可以说,前两步已经迈出来了。

    接下来就是如何成为“假皇帝”。

    老文思索了一下,还是按照王莽的策略来。

    在掌握大权之后,谶纬禅让之说盛行,各种符命祥瑞纷至沓来,不断有人借各种名目对王莽劝进。符命、图书,层出不穷,如”求贤让位”、”汉历中衰,当更受命”、”天告帝符,献者封侯”等等。

    对于献符命的人,王莽都给予丰厚赏赐,有名哀章之人,更献上金匮策书至汉高祖庙,大意言莽为真命天子,经过一轮一轮的造势,终于时机成熟,王莽逼迫王政君交出传国玉玺,成为了新朝皇帝。

    有榜样在,照方抓药就行了。

    只不过王莽篡位,用的是谶纬迷信这一套,显然在大宋是行不通的,毕竟多年的教化下来,大宋百姓的文化程度是历代之冠,一些鬼把戏骗不了人,只能成为笑料。

    老文思索之后,决定还是主打有德者居之的旗号。

    王宁安做了这么多事情,有那么多功绩,全都是实打实,摆在那里。他的根基可比王莽深多了,宣传起来也容易。

    动员报纸,发动学者,写文章,大加赞美,把王宁安捧成活着的圣贤。

    光是这样还不够,老文觉得应该充分发动民心,制造众望所归的态势。

    而最能发动民心的就是议政会议。

    他和儿子文及甫商量之后,立刻动作起来。

    先召集一些亲近的议政卿,共同商量措施,大家伙凑在一起,互相交流之后,还真别说,他们拿出了很靠谱儿的办法。

    议政卿来自各地各行业,那就索性回去,召集各省的有志之士,一同上万言书,到街上宣扬,请求秦王顺应民意,登基称帝,要求赵宋皇室,顺天应人,把龙椅交出来。

    他们经过商讨,决定将自己的团体命名为“请愿团”。

    要在各行省组建分团,同时,商人,市民,学者,学生,报界,军界,僧人……全都要出来,共同情愿,拥戴秦王登基!

    还真别说,老文的名望太大,世上的投机分子也太多了。

    当请愿团的旗号打出去,立刻得到了响应。

    不到十天的时间,光是西京,就出现了100多个请愿团,最大的有一万多人,小的也有上百人,天天在街上,衙门口,各个酒坊茶肆,招摇呐喊,热闹非凡。

    而且请愿团就像瘟疫似的,快速蔓延。

    开封的张方平见文彦博又抢了先手,顿时暴跳如雷。

    老夫才是替秦王摇旗呐喊的第一人,以后排凌烟阁的时候,你文宽夫可不能爬到我的上头去!

    不用说,张方平也立刻动作起来。

    洛阳那边,官场还算平静,没跟着起哄,可开封不行,这里聚集了太多落魄官僚,他们过去都恨王宁安入骨,但现在一见风向如此,他们也顾不上恨了,一个个跳出来,拿着家财,雇佣人手,实在找不到,就把家人也拉出来,满世界乱窜,争先恐后,生怕赶不上热闹。

    最初老百姓对秦王还是有好感的,看到那么多的请愿团,也觉得没什么不妥,还有店家给他们提供茶水,让他们免费休息。

    但是天天这么闹,店家不干了,我们还要做生意,你们那么多人,把街道都给封了,这算什么事?

    还有,你们见人就拉,逼着加入请愿团,逼着交份子钱,干什么?还没当上从龙功臣,就这么一副德行,要是让你们得势,那还得了?

    渐渐的,大家伙从欢迎,到厌恶,民心悄然变化,老文还沉浸在喜悦之中,并没有察觉。

    但是,身为首相,王宁安每天要得到多少的密报。

    自从老文搞出了请愿团的把戏,王宁安的脸都绿了!

    他甚至都怀疑,这个文彦博才是真正的穿越者,你老不要脸的,怎么把拥戴袁世凯的那一套用到了我的身上?

    幸好有人暗中把文彦博每天看的书送到王宁安的面前!

    《汉书王莽传》

    好你个文宽夫!

    竟然拿老子和王莽比?你想让老子落一个千刀万剐的下场不成?

    这回就算老子想饶你,也没有理由了!

    王宁安脸色阴沉,立刻下令,政事堂的几个人,包括王韶在内,全都赶来了。

    “请愿团胡作非为,扰乱朝局,谋朝篡位,居心叵测,你们要立刻分兵下手,将各地请愿团的头目全都抓起来,同时将请愿团背后的人,也一并拿下,绝不留情!”

    王宁安下令之后,几个弟子立刻点头,只是章惇略微迟疑了一下。

    “子厚,莫非你和请愿团还有勾结?”

    章惇吓得连忙摆手,“师父,绝对没有,弟子只是刚刚得到了一封信。”

    “信?”

    “天竺来的,是师弟送来的。”章惇如实道:“师弟告诉我,他已经找到了一些人资助天竺叛军的确切证据,铁证如山,师弟准备动手了。”

    章惇一边说着,一边察言观色,“师父,弟子以为,是不是让师弟先发动?”

    王宁安沉吟了一下,脸更黑了!

    兔崽子,你们动作,居然告诉了章惇,没有告诉我这个当爹的!

    你们怎么想的?

    莫非以为请愿团,还有文宽夫,真是你爹的意思?

    小兔崽子,等着尝尝家法吧!

    王宁安怒火中烧,简直要气炸了……不过他依旧冷静,压住了怒火,勉强一笑,“好啊,那就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

    开封,中原书院。

    张方平连续第五天,登坛讲课,这一次来的人员多达5万人,可以说盛况空前,这一次的主题是“逼退赵宋,拥立新君”。

    张方平踌躇满志,正在他要登坛的时候,突然从人群的外面,响起了马蹄声音,上万禁军,突然神兵天降,就把所有人给包围起来……

    狗牙儿一脸凝重,骑在白马上,从队伍中冲出,“张方平,你勾结叛贼,罪大恶极,还不束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