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884、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884、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她乐意看见李和这种吃瘪的表情。

    “难怪。”李和嘟哝了一句,所有的疑惑终于有了解释,为什么她对郭家了如指掌,为什么一提到郭家她就傲气十足,为什么她敢在东南亚这么有底气,做什么事都是游刃有余,论拼爹,没几个人赶得上啊!

    华人在东南亚是政治上的二等公民,很少有像他信这样的华裔政治家族,但是对郭家这种超级大富豪来说,虽还是以商人定义自己,很少参与政治,也不爱抛头露面参与社会活动,但始终与政商各界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与各国总理谈笑风生,手里不可能没有政治底牌的,拿钱捧谁,花钱整谁,也只在他们的一念之间。

    郭冬云问,“很意外?”

    李和点点头,“当然意外,不过也是理所当然,也只有郭先生家才能教养出这种大家闺秀。”

    这一句话夸了父女两个人,但是两个人的表情各有不同,女儿是一脸嘚瑟,老子是一脸苦涩。

    “李先生谬赞了。”郭糖王笑的很不自在,然后很快的转移话题道,“李先生,你这么笃定东南亚一定会发生金融危机?游资会来?”

    “千里之堤,以蝼蚁之血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我跟郭小姐讨论过,其它国家我是暂时不清楚,但是泰国的迹象就非常的明显,泰国称得上是新兴市场的模范生。

    然而,高增长背景下,泰国在实体和金融领域已经呈现出极高的脆弱性,比如很多征兆已经显现出来,汇率长期盯住美元,同时资本账户开放;经常账户持续逆差;外债,尤其是短债水平过高;银行体系过度借债;资产泡沫触发风险....”对于这些问题,李和没有多少隐瞒。

    郭糖王沉默了一下,想了想道,“泰国在80年代末很快经历了制造业升级,以电子产品为代表的制造业出口能力大大提高,依我看目前的形势,起码不至于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李和摇头道,“泰国经常账户自60年代起即基本维持逆差,80年代后逆差进一步扩大,90年代也并未有所改观,所以出口的迅速增长并未带来逆差改善。

    而且,一旦汇率盯住美元,出口竞争力受损,状况会更加的难。

    东盟是一体,泰国一旦陷入波动,马来西亚,越南,新加坡,印尼,甚至是香港,都不能独善其身。”

    他对泰国没有丝毫的同情心,西方一直在呼吁,引导,鼓励各国推行金融改革开放政策,所谓改革,就是要它们放弃循序渐进原则,所谓开放就是放弃本国政府资本管控。

    而这些国家真的信了,包括媒体也积极迎合西方世界论调,进行了一系列的所谓改革。

    都做到这种地步了,这些国家还嫌自由化不够快,还在作死的道路上策马狂奔。

    像中国这种敢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死磕的国家不多,老子自己的货币和汇率政策,金融改革,经济发展,老子自己说了算!容不得你说三道四!

    只求一个稳!

    哪怕用入wto做威胁都没用,坚持到底不妥协。

    所以由于中国独立自主的资本管制政策,抵挡了历次金融危机,即使是香港,最后也是中央政府出手保下来的。

    唯一顶住了索罗斯的进攻而没有经济崩溃的就只有回归后的香港。

    “李先生,喝茶。”郭糖王举起来了茶杯。

    “请。”李和也笑着抿了一口茶。

    郭糖王突然叹口气道,“你这么一说,我又突然想起来,泰国前些年提出的一个措施,直接允许本国和外国商业银行从国外吸收存款和贷款,泰国离岸金融市场建立,推动泰国的国际资本流动总量从1989年的l000亿泰铢迅速增加到1994年的15000亿泰铢,4年时间增长了10倍以上。

    这一激进的开放举措,也更加使得银行业快速积累大量外债。加之外债多以美元标价,危险性更盛。”

    “郭先生分析的是。”这一组数据信手拈来,令李和大为钦佩!

    何况还是如此高龄!

    有些人成功,绝对不是随随便便的!

    “墨西哥的教训尚在眼前啊。”郭糖王好像突然明白了过来什么,“李先生,你知道,我在东南亚产业众多,不知道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郭先生见识和手段比我高多了,自然不需要多问我。”李和实话实说。

    “如果是你处在我这个位置呢?”郭糖王不放弃。

    李和笑笑,看来不说是不行了,因此道,“广积粮,缓称王。”

    “李先生这是鼓励我和国际游资对着干?”郭糖王笑着道,“老头子年龄大了,不一定有这个能耐,我只是个商人而已。”

    “你我联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李和说的霸气侧漏,不留余地,郭糖王听得动容。

    “你我联手?”郭糖王想不到李和会说这种话,因为李和在东南亚的产业规模偏小,根本不用插手这件事,甚至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到时候趁着市道不景气还可以捡漏,大举收购。

    “郭先生,你只要筹措一个头寸,剩下不足我来补。”李和随即笑着道,“我相信郭小姐的能力,毕竟她是唯一一个成功阻击过索罗斯的人,在英镑一战上,不仅赚钱了,还获得了英国政府的友谊。”

    “好!”郭糖王只说了这一个字,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只是道,“如果李先生不介意,我将举办一个私人晚宴,希望你参加,这些都是我信得过的老朋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客随主便。”李和晓得这老头子是起了拉帮结派的心思,老头子对他还是不信任,总要想办法拉点人过来,壮大自己实力,好不让他独大。

    随后,他就随着郭冬云去客房休息,把自己喝的醉醺醺的,躺在泳池里,好不惬意,偶尔抬头,还能看见从远处不时过来的轰隆隆的直升机和私人小型飞机,看来郭家是有私人飞机跑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