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878、人情难还{不投票良心不会痛吗?】

878、人情难还{不投票良心不会痛吗?】

    

    “说笑了。 ”汤老头很是尴尬的看了一眼正在给李柯剪指甲的李兆坤。

    “坐吧。”李和看到汤老头放在桌子的酒已经清楚了,两大瓶的华玉泉,除了李兆坤情有独钟,还真没人爱喝,不是说这酒有多贵,而是在香港很难买,还得托人从内地带过来。

    显然,汤老头带过来是为了讨李兆坤欢喜的。

    看来平常送酒的效果应该不错,要不然也不会第一时间得知他回来的消息。

    汤老头坐下后,拘谨的道,“次那事还得谢谢你,这孩子光长岁数不长脑子,操不完的心。”

    他一辈子自力更生,很少求人,但是眼前却已经求过李和办事,头顶锅而卖,人情大似债,钱容易还,人情最难还!

    人情债之所以难还,是因为没有市场价。

    李和无所谓的道,“多大个事,不用放心里,你儿子回来了吧?”

    他现在才想起来这事,汤老头要是不提,他也都忘得差不多了。

    “没呢,你是不了解这齐友功,人手段黑,手没少人命,所以我想着让他在内地多待阶段避避风头。”汤老头也没有提什么要求。

    “哦,你瞧,这事我办的。”李和不好意思的拍拍脑袋,随手拨通家里的座机,待接通于德华的电话,道,“老于,你看看什么时候安排那个汤立回来,春节了在外面一个人待着也不好,家里有老有少。”

    “我这去安排。”于德华笑着应了,他要的是李和的话,要不然他和汤家不沾亲不带故,没必要去和齐友功死磕,所以他的人情也只是半套,全套的人情还是需要李和来送。

    “那麻烦了。”李和挂掉电话。

    “真是太谢谢你。”汤老头一直都是在侧着耳朵听,此刻自然是高兴的很,而且对李和钦佩有加,自己这么为难的事情,人家是轻飘飘的一句话。

    李和道,“多大个事,也怪我,没什么记性,要不然早解决了。”

    汤老头急忙摆手道,“别这样说,千万别,再这样说,我得找个地缝钻,这我都不晓得怎么还你这情谊了。”

    王玉兰已经端菜来,李和帮着收拾桌子,笑着对汤老头道,“那好好喝酒,喝多了咱们一起找地缝钻。”

    “论喝酒,只有你找地缝的份。”论喝酒,汤老头不服输。

    加李兆坤,三个人不费力气的喝完了两瓶白酒。

    喝完酒,李和也没去午睡,带着阿旺晒阳光浴去了。

    左脚激起的沙粒飞进了右边的鞋子,右脚激起的沙子飞进了左边的鞋子,夹在鞋和袜子间硌脚,他一生气,直接甩开鞋子,在沙滩光着脚走。

    大概酒激起性子,索性一脱光,一猛子扎进海里。

    丁世平在旁边已经脱干净衣服,做好了随时救援的准备,要是醉酒溺水,这乐子大了。

    “李先生还是这么好的兴致。”沈道如不晓得什么时候站在了丁世平的旁边。

    “沈先生。”丁世平朝他点点头。

    李和看到沈道如,也没有在水里多待,迅速的游岸,看到朝着他扑过来的阿旺,还踹了一脚,“你怎么过来的?”

    “本来没事的,刚刚在听说有昆剧演员邓宛霞的演出,我买了两张,顺路给你送过来。”沈道如也是投李和所好。

    “是她啊,唱的挺好。”李和接过票,看了看时间,不无遗憾的摇摇头道,“可惜了,赶不,过两天走。”

    沈道如笑着道,“那也是没事,年底我们会弄一个企业汇演,到时候我可以专门请她过来。”

    “到时候再说。”李和用毛巾把身的水随意擦了擦,然后问,“我的那些藏品收回来几件了?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沈道如道,“这些事都是老于和陈立华在办,具体我也听说一点,有些是容易打听的,有些是不容易打听的,有些人是国外买家,都是在马来亚、印尼、新加坡,不好去找,还有一部分虽然在香港,但是不一定卖面子,都是真正的收藏家,那些卖肯卖面子的,都直接安排人送过来,分不收。”

    “不卖面子的我不怕,怕太卖面子,还人情压力大啊。”李和想了想道,“不肯卖面子,无非是钱的问题,给我加钱吧。”

    沈道如笑着道,“这些藏家,非富即贵,也是不差钱的,原价翻好几倍,人家都不一定乐意,毕竟有钱难买心头好。”

    李和冷笑道,“那是要和我作对了?”

    “这样恐怕很容易得罪人。”沈道如理解了李和的意思。

    李和不在意的道,“我最不怕得罪人,做生意怎么可以怕得罪人,老好人不要做生意,和气生财也是有前提的,那是你我好,我不好的话,那还要和气干嘛?”

    这是他李老二这些年的新体悟,从本质来说,他本来不是什么真君子。

    “明白,我会传达下去。”沈道如晓得李和这是真心想搞事情,想占他李老二的便宜很容易,但是想白占便宜,那有点难。随即要问道,“这次去马来亚,要不我陪同?那边我熟悉,这些年没少去。”

    李和问,“远大在那边有业务?”

    沈道如点点头,“我们跟金狮集团旗下的百盛集团在吉隆坡有地产合作项目,这还是郭小姐介绍的。”

    “金狮?”李和也觉得挺耳熟,但是具体是干嘛的,他倒是不清楚。

    沈道如解释道,“这是马来亚排名前十的大财团,属于钟氏家族,旗下有百家集团子公司,光市公司有五六家,百盛集团是其一家,在东南亚和香港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些年也开始在内地投资,像亨迪制药是与鄂北黄石抗生素总厂一起成立的,奥拓的发动机也是他们与北方工业总公司江陵厂合资生产的,东风金狮轮胎也是与东风轮胎厂合资组建的,已经在出口,还有金龙泉啤酒集团,也是他们投资的。”

    他对这些都是熟稔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