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873、各奔前程{二合一章节,今天三更完成}

873、各奔前程{二合一章节,今天三更完成}

    

    一夜未眠。  .  .

    不出李和意料的是,付霞选择了第二条路,不过选择去的地方令李和意外,居然是新加坡。

    她给出的原因很简单,新加坡同种的华人多,看着熟悉,要是去欧美,人高马大的洋鬼子她看着犯怵。

    他让董浩陪着她去办理了签证,然后他亲自开车把她送回香河处理公司事宜,该赔的要赔偿,该退的要退,一切按照规矩来。

    两天来,从始至终两个人都没有说几句话,一个人是心里有气,另一个人是心里有怨。    他抱着付尧,摸摸脑袋,柔声道,“等爸爸有时间会去看你,好不好?好好学习,天天向,努力做一个有用的人。”

    “对不起。”付霞看着这一幕,终于肯低下脑袋,眼前她的事业没了,地位没了,来的快,去的快,她不想再失去李和。

    李和闭着眼睛,细声道,“以后做事多动脑子,你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不能再由着自己性子来。哪怕是为孩子着想,也要做个榜样。”

    仍然没有再看她一眼。

    “我走了那公司的事情....”辛辛苦苦建立的产业,付霞还是不放心,“我想推荐冯磊,这孩子真不错,次的事情是我逼他的,他也是没办法,你要不给他个机会?”

    李和冷笑道,“你能逼他,其他人也能逼他,这不是犯错的借口。”

    他不会再借机给任何人机会。

    “厂子里的老员工都是我一手提拔出来的是没错,可是他们工作都很认真,业务能力很强,我不想他们因为我的事情而受牵连...我想...”付霞退而求其次,想多做点什么。

    她虽然不承认自己有错,可是眼前的结果是已经出来,她自己是无法挽救,她不想再让别人跟着倒霉。

    李和不耐烦的道,“不需要我说一百遍吧?那是我需要考虑的问题,不需要你付董事长操心,你当前的主要任务是照顾孩子。

    还有,既然你要去新加坡,新加坡有我不少朋友,你也不用拘着自己和孩子,有事情打我电话。”

    “谢谢。”她还是能感受到李和的关怀,心里不禁一暖。

    “哎,我也说声对不起,次不该动手,我向你道歉。”李和也不忍再数落她。

    “没事,你是男人,男人得有男人的样子。”付霞笑了,“我反而觉得这样挺有男人味。”

    “少扯犊子。”李和忍不住笑了,“我以后有机会去新加坡会去看你们娘俩,都好好照顾自己,钱呢,我已经给你汇进新加坡星展银行的户头,到机场以后,接应你的人会把卡给你,密码是付尧的生日号码。”

    “难为你还记得。”付霞一阵欣慰。

    “我儿子的我能记不住嘛。”李和揉着付尧的小脑瓜子是舍不得放下,“小尧,你说是不是啊,乖儿子。”

    他每一个孩子的生日,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这是出自一个做父亲的本能。

    “哥。”

    “嗯?”李和好的抬起头。

    付霞抿着嘴唇道,“我想提一个要求。”

    李和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说吧,只要我能做到。”

    “我能不能经常回来看看?”付霞问的小心翼翼。

    “当然能,又不是流放,我让你出去的目的,是想给你换个环境,开阔一下心境,不是让你这样继续执拗下去,这样对孩子成长有好处,你想回来,我还能拦着你不成,你父母兄弟都在,回来看看正常。”李和失笑。

    付霞签证下来了,她出发之后,一个人都没有通知,连李和都没有说,一只手拖着行李箱,一只手牵着付尧,眼泪婆娑的走了。

    她喜欢这里,她热爱这里,这里有她难舍难分的人事。

    她真的做错什么了吗?

    她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这不止是她的儿子,也是他的儿子。

    坐在飞机的座位,她始终想不通,想不通那不想了,可是她还是止不住想哭,她已经努力的在控制自己的呜咽声,泪水还是止不住的下来了,把脑袋扭到窗口,不让别人看见。

    付尧给她擦泪水,她一把的抱住他,喃喃道,“好儿子,好儿子,是妈妈对不起你。”

    李和抬起头望着蓝蓝的天,好像真能看见娘俩的飞机似得。

    “走了好,走了好。”

    他想不到付霞会一声不响的走,连个招呼都没有打,也许她的心里还有怨气吧。

    董浩道,“房子钥匙她给了常静。”

    “挺好,留个宅子,以后真想回来,也是个窝,也是个挂念。”李和点起一根烟,长舒一口气。

    董浩道,“午法院刚刚宣判完毕,李舒白认罪,五年。小顾是一年。”

    “大奎呢?派人看着,不要乱说话,也不能在里面太舒服,不然他以为是在里面养老呢。”李和想起他还是牙痒痒。

    “你的意思是?”董浩怕意会错误。

    “你以为我想杀了他?”李和摇头,“不,留着他,让他体验一下众生也好,再说也根本轮不到咱们动手,他毕竟是年龄了,有个伤风感冒,救治不及时,也许是一命呜呼。能不能撑住五年,还不一定呢。”

    董浩继续问,“那李家声怎么办?江保健已经来电话问了。”

    李和笑着道,“他老子在里面受罪,他做儿子的怎么可以出来享福?而且还是用的我的钱享福?没门的事情。父子俩既然有福同享,有难当然要同当。”

    董浩道,“我明白。”

    李和道,“那去办吧。”

    感觉一切都雨过天晴,再好不过。

    董浩刚转回头,发现身后站着一个高个子的年轻人,他又回过头对李和道,“冯磊来了。”

    “你去忙吧。”李和冲董浩摆摆手,然后拍拍公园里的长椅,对冯磊道,“愣着干嘛,来坐,你这胡子拉碴的,还讲究不讲究卫生了?”

    冯磊木讷的站在李和跟前,紧张的跟个小姑娘似得绞着手指,好半会才道,“对不起,李哥,我有负你的期望!”

    “什么辜负不辜负的,说这些太假,你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了解你这性子。”李和并不以为意,冯磊的本质不坏,只是在道德与忠诚之间,他选择了忠诚。

    付霞对他有提拔赏识之恩,他选择忠于付霞。

    “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冯磊一副要哭的样子,“这样子我心里会好受点。”

    李和道,“别这么啰嗦,不然真惹我烦。你知道的,我要是真怪你,你不会站在这里,你会同李老头一样是狱友,在里面还能一块做个伴,是不是?”

    “是。”冯磊的脑袋更低了。

    李和无奈的道,“你再这样子,直接走人。”

    “哥,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一定悔改。”冯磊带着哭腔,要不是李和瞪了一眼,他差点当着公园这么多人的面前跪下,“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会努力报答你的。”

    李和摇头,“冯磊,我记得你来我这的时候,你还是个半大孩子,那会挺喜欢你,真的,你是个不错的孩子,千万不要妄自菲薄。

    公司呢,也有公司的规矩,我要是继续留你,别人会怎么想?

    是不是没规矩,没王法了?

    是不是以后大家都可以学你?

    你心里其实也明白,我让你回来,你又能怎么样?

    你现在还是大家眼的叛徒,跟谁处都不会开心,说不定还受气,你能做的开心吗?

    所以,不管是从你的角度,还是我这边来说,你都没法再和我共事。

    你是聪明人,这些年手里也没有少挣钱,是个有前途的。你自己单干吧,不会在我这里差,好好干行,你毕竟还是你们家的顶梁柱。”

    “谢谢。”冯磊并不是那种不晓得天高地厚的,李和这样做已经是很维护他了,要不然他现在肯定是在局子里待着,他老娘一定会哭瞎眼,老婆儿子也会无人照应。

    他能明确感受到,李和客气的表面是一颗疏离的心,这些他都懂。回不去了,再也没法回到以前了,这件事已经在双方心里留下了阴影。

    如果是以前那种交情,他要出来单干,李和肯定会和他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尽量帮衬,但是现在,一句暖心的话都没有,全是场面话了。

    “这年头不存在谁离了谁不能活,你对皮革行业这么熟悉,一定能出头,离了张屠户还能吃带毛猪?我看好你。”李和笑笑,态度很坚决,冯磊他是不会再用了。

    “哥,对不起。”冯磊朝着李和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抹着眼泪,三步一回头,寄希望于李和能再把他喊回去。

    可是这注定要是失望,李和只是笑着冲他挥手告别。

    常静一直被蒙在鼓里,儿子突然回家说要单干,不在李和这里做了,把她给吓了一跳。

    “你霞姨自己走自己的,跟你不相干,人家挣到钱了,当然有能力出去潇洒,你这才哪跟哪,要撂挑子?这可不行,回去,你自己单干怎么行,你不是这块料。”

    “妈,我没撂挑子,是李哥支持我出来单干的,他说我长大了,总要出来见识一番风雨,你说,我总不能一辈子依靠别人吧,这多不好意思。”冯磊笑得很勉强,“我是不是做生意的料,我自己清楚。你瞧好吧。”

    “是啊,总不能依赖人家。”常静叹口气,不再管。

    她还是不放心,径直的去了李家。

    初冬的太阳,暖洋洋的,李和坐在门口,拾掇李览给他抓背。

    李览瞅瞅自己指甲里的黑灰,满脸的不乐意,但是又不得不屈从于他老子的淫威。

    常静过来笑着道,“小览真是懂事了,这一季窜个子挺快,都没有注意。”

    “是啊。”李和把衣服放下来,对着李览道,“去看看妹妹在干嘛,别又祸害。”

    看着儿子奔跑的身影,他感觉很欣慰,这娃娃是长高了,本来作为跳级生是班里最矮的,但是这一年猛一长个,已经不是最矮的那个了,毕竟有小姑娘们垫底呢,男孩子的发育是小姑娘们要早点。

    “二和,冯磊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常静问的很不好意思。

    李和笑着道,“没有,这孩子挺好,你不用多心。我的意思是付霞走了,他一个人留在那里也孤单,老丈人、小舅子什么的,他也指望不,还不如回来。”

    “哎,我是这么一问。”常静道,“哪怕不在你这里了,以后有什么错处,你还得指点着,该骂骂,一点都不用客气。”

    “一定。”李和应付了一句,“你放心吧。”

    常静道,“我去看看,听说你家老太太回来了。”

    老太太此刻正抱着李怡,在大槐树底下和一众邻居口沫横飞。

    何老太太半夜做了一个梦,说她男人托梦给她说家里屋子漏水了,一时间心思重重,一晚都没睡好觉,第二天要急吼吼的回老家。

    何芳姐弟俩都说她迷信,但是还是拧不过老太太,最后没办法,何龙陪着她回了一趟老家,终于在东北落雪之前回来了。

    “你们不知道啊,他给我托梦的时候,我还在那迷糊呢,咱们城里的房子是筒子楼,面还有人家呢,怎么可能漏水?

    要说是乡下房子吧,咱们乡下老屋早不在的,只有干活用的一个窝棚,那能算屋子吗?

    不过我还得回去,不然不踏实。

    回家一看,筒子楼除了灰尘,一滴水都没。

    我还在想呢,老头子不能瞎说吧?

    我儿子还笑话我呢,说我迷信。

    我家一个亲戚提醒我说,你去你家坟地看了嘛。”老太太一边说还不忘一边给李怡剥板栗,“这可提醒对了,我一去看,可不是嘛!

    我家坟地是挨着人家稻地的,这家子是个小气吧啦的老抠,为了多沾点地,用铁锹把田都削到我家老头子坟头了,水灌进去了,你们看吧,我这跟人家好吵!

    你们说,这气不气人?

    他怎么给我占过来的,怎么给我回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