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872、咎由自取

872、咎由自取

    

    “这是你真实的想法?”李和突然也跟着站起来,眼神里在冒火,“我本来以为你会懂我的,他是你儿子不假,可同样是我儿子,将来自然会给他前途!

    我肯定不能亏待他!

    谁让你这样擅作主张了?

    能耐了,你啊!你这种行为是偷窃!

    付霞,你太让我寒心了!

    我很失望!非常的失望!”

    “他是你儿子不假,可是他是我生活的全部,而不是你生活的全部!”付霞很是倔强的道,“将来?

    谁能保证将来?

    我保证不了自己的将来,只能保证他的将来!

    我知道瞒不住你,你早晚会知道的,我不后悔,为了我儿子我一点都不后悔!”

    现在不抓紧机会,以后怎么可能还有机会?

    她不想她的孩子陷入清宫戏的争斗。!

    “难道我这么不值得你信任?”李和沉声道,“我对他的爱,和你对他的爱是一样的,我希望他好,我过得好。”

    他的骨肉,他谁都在意,没有他还在意的,这些可爱的孩子们都是证明他是活生生存在的。

    “我自己的母亲,兄弟,我的亲生母亲,亲生兄弟,我都不能信!”付霞再次擦了下眼泪道,“我即使相信你,以后能相信李览还是相信李怡?

    他们将来才是集团的大股东!

    你将来能说付尧能得到什么吗?

    他什么都得不到!”

    “只要我在,他肯定有。”李和叹口气道,“即使你真的不相信我,你想替孩子留点东西,你跟我说啊,我会给的,你了解我的,我这人向来不懂拒绝。”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付霞说的是对的,他是集团的大股东,而付霞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股东,将来的接班人不管是李览还是谁,都不能保证付尧有什么好处,更是不能保证付尧能够顺利接和霞集团里付霞的职位。

    付霞道,“不,我不要你为难,你即使是给,也是偷偷摸摸的,你也光明正大不起来,你心里清楚着的。”

    两个人的关系决定了不可能有光明正大。

    “你这样做,我不为难了?”李和来回踱步,背着手道,“现在我更为难,侵占公司资产是违法的,我是送你法办,还是这样放过你?

    要是法办,付尧没人照顾,我于心不忍。要是不办你,这许多人盯着看着,我难以服众。

    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付霞闭着眼睛不说话。

    “说啊!”李和怒不可遏,“你自己做错事算了!为什么还要拉着冯磊!”

    “对不起。”付霞终于忍不住扭过头,不敢再直视李和。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办?”

    “哥。”看着李和那张冷漠的脸,付霞的心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既然你不说,那我来说。”李和叹口气道,“要是还认我哥,听我的安排。”

    “你说什么都行,是不能拿走我儿子的东西!”付霞还是坚持着不妥协。

    “你是认真的?”李和脸色不虞。

    “我...”付霞低着头,强硬的道,“那是他的,你儿子的。”

    李和冷笑着道,“是他的没错,我认可,可是没有必要是你替他做主!做主的人应该是我!我心软的时候,你怎么样我都会原谅你,可是我心肠硬的时候我是天王老子!你明白吗?”

    “集团公司是我用几万块本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啊!”

    她依然不服气,她心里好似预感到了什么。

    “你没珍惜,也不热爱,要不然你不会舍得把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厂子给掏空。”李和继续道,“我现在给你两条路,由着你自己选。

    第一,你认为自己没错,你非要作死,你坚持自己的想法,我公事公办....”

    “哥,你怎么办都行,我没有怨言,可是孩子没有爸爸,不能再没有妈妈了啊!”付霞不等李和说完,开始抢话。

    “那是我考虑的问题,不需要你考虑,孩子我自然有妥善安置的地方。”李和冷冷的道,“你去里面反省几年,也许能多长点脑子,少做点傻事。

    出来以后,孩子照样是你的,不会不认你做妈妈。

    第二条选择是,我送你去国外,美国也好,欧洲也好,新加坡,澳洲,新西兰,我随便你选,你把之前黑的钱吐出来,安家费我给你发足,等付尧将来大学毕业,要是他有本事,有能力,我给他机会,给他平台,给他广阔天地,任由他施展抱负。”

    后面的话,其实他没说完,要是没本事,他也不建议养个二代出来。

    “你这么狠心吗?”付霞有点不敢相信李和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来。

    “我还抽你呢!”啪!李和一巴掌抽过去,“你还是执迷不悟!”

    他是气急!

    “你打我!”付霞瘫在地,哭的撕心裂肺。

    她没有想到李和会打她,她从来都没有想过。

    “你做事之前应该有承担后果的觉悟,现在不能怪我。”李和淡淡的道,“二选一,没有第三条路可选!不要再生什么妄想,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

    “哥!”付霞想来住他的衣袖,她自己都不晓得她想挽回什么。

    “话已经说到这了,听不听由你,你好好考虑一晚,明天给我回复。”李和一把甩开她。

    付霞还想说话,李和已经头也不回的出了院子,她只能望着他的背影,抱着脑袋坐在院子的地面。

    “没了,都没了。”

    喃喃自语,只感觉天昏地暗。

    李和到停车的地方,没有车,对董浩道,“你留在这里给我看着她,不要让她做什么傻事。”

    “你放心吧,有我在。”董浩点点头。

    李和拍拍董浩肩膀,然后了张兵的车。

    回到家,正赶晚饭。

    一个人自己灌自己,愣是喝的晕头转向。

    何芳看他精神头不对,笑着道,“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李和心不在焉。

    “是不是感冒了,现在流感季节,注意着点。”何芳摸了摸他的额头,嘀咕道,“正常啊。”

    “早跟你说了,没事。”李和不在意的笑笑。

    晚睡觉,他还是在想着付霞娘俩的事情,不管对于错,他都得这么做,不但付霞没有选择的余地,他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人心散了,这队伍不好带啊。

    暗暗的捏紧拳头,付尧,他的儿子,他只能以后再做补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