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正文 2、假二代

正文 2、假二代

    年轻会走南闯北,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崽子们一个个落地,然后慢慢长大,虽然不怎么亲近,可看着依然欢喜,接着一个个又那么出息,他与有荣焉,只是嘴不怎么说而已,不愿意让儿子和闺女感觉他在得意。请百度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他这辈子不晓得什么是寂寞,也根本不明白什么叫孤独,但是,现在他彻底体会到了。

    以前,儿媳妇还没进门,还没有孙子孙女,只有三个闺女两个儿子,可是一桌子怎么也有七个人,他老子娘要是愿意和他们一起过春节,说不准还有九个人呢。

    现在,他儿媳妇、女婿齐全,孙子、孙女都有,却只有六个人!

    他焉能不怒!

    “谁没个事啊,”王玉兰一反常态的开导李兆坤,“再说孩子们都大了,哪里能一天到晚围着你转,你可消停一点吧,让孩子们省点心。”

    “是啊,爸,多体谅一点孩子们,趁着年轻多闯荡是好事。”何芳笑着道,“一直拴在身边,也不会有什么出息。”

    与其是说给李兆坤听的,不如说是自我安慰。

    李兆坤不再言语,喝酒都老没劲,总之,这顿年夜会所有人都不是那么痛快。

    饭桌刚撤下来,陆续有人来拜年。

    李福成老俩口在几年前陆续过世,李兆坤变成了李家辈分和年龄最大者,他这里是大家拜年的第一站。

    “大伯,你没喝点?”李冬接过李兆坤递过来的烟,然后笑着问。

    李兆坤道,“喝了,年龄大了,不能糟喝了,喝的难受。”

    年轻会喝酒,口袋没钱,喝的有一顿没一顿,到处找酒喝,管他真酒假酒,有灌肚子的行,后来条件好了,他才喝的欢快,只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他自己会有喝不下酒的一天。

    李冬笑着道,“我也劝我爸戒酒了,再喝哪里受得了。”

    李兆坤哼哼道,“戒酒?”

    那是不存在的。

    陈永强和李辉等人进来,同李兆坤寒暄几句要拉李和去打牌。

    李和道,“还当自己是二十来岁浪荡小伙呢?哪里还能这么熬夜,赶紧都洗洗睡吧,都是抱孙子的人了,别再拿自己不当回事。”

    李辉道,“奶奶个熊,我自己都没觉得,翻过年是53。”

    他孙子都2岁了。

    “你以为呢?”陈胖子嘿嘿笑道,“不过,不玩时间长,打到十二点结束。”

    李和道,“那去拉刘老四过来,台面放个一万块,输完拉倒。”

    他还是同意了,不好坏了他们的兴致。

    老规矩,还是往村委会跑,村委会是新盖的,其老年活动室最宽敞,成为老头老太太们的麻将室,李和他们已经在这个年龄,自然是有资格用的。

    活动室已经被一群年轻人给占住了,陈永强要进去撵人,被李和拦住了。

    “算了,大过年的,孩子们高兴让孩子们玩。”

    他的儿子在里面,儿子玩的开心,他也跟着开心。

    “这帮完犊子一点到晚会打牌。”大壮表现的很生气,因为他的儿子刘佳伟也在里面。

    “叔,你们要玩,进来,空子大着呢。”何舟看到门外有人,赶忙招呼,不过还不忘牌桌,把二块钱硬币往间一推,“再闷一个。”

    “你们玩,我在旁边钓鱼,”李和很高兴儿子这么懂礼貌,他从一沓钱里面抽出一百块钱,放到何舟的面前,“我跟何舟一门,给你们赢钱机会。”

    “老叔,你推牌九给我们压吧?”何舟看到李和手里的一叠钱,立马眼睛亮了。

    他个人和李和差不多,脸面方方正正,高高鼻梁,大大眼睛,很是耐看。

    陈永强笑着道,“给你压?你压的起吗,你们那几十块钱?你跟你李叔一门,赢了钱,让他分你点。”

    “我在这一门。”刘大壮把一沓钞票往桌一方,儿子刘佳伟被赶到一边。

    刘老四和李辉各自在另外的两个孩子边压了一门。

    “老叔,你来。”何舟主动让开位置,让李和玩。

    李和笑着道,“没你们年轻人手脚快,我出钱,你出人,你说扔钱我我边扔,闷死他们。”

    “老叔,你瞧好了。”何舟兴奋的很。

    刘大壮发完牌,敲敲桌子道,“说话。”

    何舟把自己手里的三张牌死死的按住,犹豫了一下,问李和,“老叔,咱闷多少?”

    “吓死他们。”李和随手点了一千块扔拍桌间。

    他是故意的。

    让儿子明白,他财大气粗。

    “跟。”刘大壮让儿子扔钱。

    “乖乖,不怕,跟。”刘老四气定神闲的让旁边的小伙子给点了一千块钱。

    “我也不认熊,钱。”这里的几个人,陈永强的家底最薄,但是光说现金也有千万的身家,他不差钱。

    李和继续扔,其他人继续跟。

    他再扔,大家照样跟。

    有了几个大土豪的加入,场面立马不一样了。

    一把牌没开,桌面有了三万多块钱,凌乱的满错子都是,旁边围观的人都看待了,这才叫豪赌啊!

    “老叔,要不要看看牌?”何舟的手有点抖。

    “看吧,”李和朝着何舟手里缓缓展开的牌瞄了一眼,不等何舟装作惊讶的样子,淡淡的道,“pass。”

    “老叔...”

    何舟哭丧着脸。

    “这种破牌还想诈唬谁啊?”刘大壮继续扔了一沓钱。

    李和笑着道,“送你一个词:止损。你这几个叔叔,你看看谁是胆子小的,能被你吓唬住?”

    “嗯。”何舟想想也是,他看牌了,别家没看牌,要是闷到底开牌,单张10基本不可能赢。

    “读大学了?”李和装作漫不经心的问。

    “大二了。”何舟目不转睛的看着桌子越堆越高的钱,陈永强和刘老四对了。

    “那挺好。”

    何舟道,“凑合呗。”

    李和问,“不喜欢军校的环境?”

    “军校毕竟和部队不一样,我还是想去当兵的,早知道不和我妈说了。”

    何舟郁闷的很,他在高有了规划,考大学后,在大学直接入伍,反正他读书早,年龄小,哪怕到部队当两年兵,回来继续读大学都不算晚,谁知道这个计划和老娘说了之后,遭到了他老娘的强烈反对。

    他知道他老娘的性格,他拗不过老娘,无奈之下,做出妥协,去读了军校,算是折,反正一样是大学,他老娘也说不出好歹。

    李和笑笑,没多说。

    刘老四和陈永强终于决出胜负,刘佳伟兴高采烈的搂走了所有钱。

    “何舟,何舟...”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进来。

    “不好,我妈来了。”何舟叹气。

    “一天到晚除了打牌,你还会干嘛?”何招娣陡然看到李和的时候,也是愣了愣,但是还是继续训斥何舟道,“回家,还当自己孩子呢。”

    “大过年的,孩子玩个牌怎么了。”李辉一直在旁边看着,并没有打牌。

    “都18了,哪里还能天天玩,家里事情那么多,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看着儿子耷拉着脑袋出来,她才笑着对李辉等人道,“你们继续玩,我先回去,过几天喊你们吃饭。”

    黑夜里,除了各家门前的门灯,看不到一点亮光,雪还在下,何舟不紧不慢的走在雪地里,嘴里不时的哼着歌。

    “为何你忙忙碌碌又一年,

    口袋没有半毛钱,

    力气只剩一点点,

    今天还是得待家里....”

    他太佩服他老娘了,简直把他那从未谋面的死鬼老爹“穷养儿富养女”理念贯彻到底,搞到现在他都有点怀疑他不是他老娘亲生的了!

    “我是个假富二代...”他再次长叹一口气,他从没见过他老子,但是他这辈子都活在他老子的阴影下,她老娘所有的教育理念都是来自他老子,从小到大,他听见她老娘说的最多的是,你爸爸说,“我的亲爹啊...”

    ps: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大家的支持是老帽继续的动力。

    月头不努力,月底徒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