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1、浮云易老

1、浮云易老

    

    自小,她的记忆,家里是住别墅,遍地豪车,来客不断,甚至还有五六个保镖!

    老子娘,特别是老子较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是,初以后,她老子突然有一天说自己累了,彻底宅在了家里,再没见他老子去过班!

    而且,他老子说怕吵,断绝了所有的来客!

    自此,在她的认识里,变成了她老娘靠着做大学校长的那点工资含辛茹苦的养着一家人了!

    家里的别墅,还是那个别墅,只是门口的豪车要么已经送人,要么已经在门口生锈,最后没办法,当废铁给拖走了。手机端 m.

    这一切都源于她老子不争气!

    她家里的亲戚从大姑到两个小姑,再到一个小叔叔,一个舅舅,甚至堂姑,堂叔,表舅,个个都有钱,还特别的谦逊,哪里像她老子,骑个破自行车,还美名曰健身,一天到晚不是在电话里吹牛,动不动是几千万过亿的,是出门瞎打溜!

    哪怕是出去吃饭,永远都是别人请客,她从来没见他老子舍得掏过一毛钱!

    她自从懂事以后,不愿意随着她老子去蹭饭了!没那脸啊!

    她爷爷二流子这个名号放在她老子身,简直没一点毛病!

    即使是要出国留学,她也是犹豫了好久,因为她不想给老娘增加负担,她是看过她老娘的工资单的,一个月才一万块,还要养一大家子,她好不容易咬着牙和家里说了她要留学的事情,不出乎她的意料,她的老子娘最后还是迟疑了。

    很庆幸,她们家最有钱的小姑姑听说了这件事,亲自出面,给拿了钱,父母这才答应了。

    而她老子居然还大大咧咧的说家里不差钱!

    只是,到美国后,她才发现,她老子虽然没什么钱,牛皮吹的响,但是却有几个有钱的朋友的,一下飞机是豪车接机,五星级宾馆住宿。

    然后,她老子每个月给她的生活费不限量,用完尽管要,再然后都是以万为单位打生活费。

    她一度在想,父母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难道自己是隐藏的富二代,这么多年家里都是为了锻炼自己?

    学会打扮,开始化淡妆,认识了各种品牌,她才发现她老子居然用几千块的面霜擦脚,只因为她老娘嫌弃他有脚臭....

    好吧,只是有一天,他再次见识到他老子趿拉着拖鞋,光着膀子,为了一块钱跟人干仗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多想了。

    只能感叹父爱伟大,自己‘省吃俭用’,也不委屈她。

    总之,她努力学习哥哥,早日挣钱,好减轻家里的负担,她哥哥虽然还在大学,可是一年赛奖金能拿五六十万呢!

    从小到大,她大部分的零花钱都是从哥哥这里‘骗’来的!

    她老娘怕她大手大脚,一直对她严格要求,而她老子虽然宠她,可是老娘当家做主,加手不富裕,更没零花钱给她,他老子的口头禅是:谈什么都可以,是千万别谈钱,谈钱伤感情。

    而且,她还装的特别乖巧,好对得起这伟大的‘父爱’与‘母爱’,特别是她老子,白发越来越多,哪怕是剃了光头,也跟个白头翁一样,她也实在不忍心再顶撞。

    这一切李老二却是茫然不知。

    李兆坤老俩口的身体越来越差,王玉兰途还住院住了一个月,李和想接他们过来,可是没有一个愿意的。

    他无奈,只能多往老家去。

    何芳也表示支持,俩个孩子都慢慢长大了,都不在身边,她们俩也感觉孤独,愿意回乡凑凑热闹,特别是眼前春节,李览出国旅游了,李怡也没回来,她也实在不愿意过只有两个人的春节。

    李庄的这十年的变化是巨大的,家家基本都盖了二层楼,李家的那二层楼,在村里已经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毕竟总有后来居的,如像陈永强和李辉这种贼有钱的。

    李隆一家已经定居在省城,大大的宅子只有李兆坤老俩口,只有身体不好的时候,老俩口才愿意去省城住一阶段。

    “大孙子,今个春节回来吗?”王玉兰问的是段梅,连续两年的春节都没有看到李沛了,她很是想念。

    “年后才回来,”段梅现在俨然是一个城里人了,要不是看大伯子一家回来,她直接把老俩口接到省城过春节了,现在生意越来越忙,她可没那么多的时间,“也不知道他一天天的瞎搞什么。”

    李沛在新加坡大学毕业后,没有回家,径直去了香港,成了一名会计所合伙人,定居香港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王玉兰嘟囔道,“家里好好的福不享,出去折腾个什么劲。”

    “人家看不。”对于儿子,段梅不是没有埋怨,她实在想不到,自己俩口子辛苦一辈子,没日没夜挣来的家底,在儿子眼里怎么成了没有前途的‘作坊式’的家族企业了呢?

    她曾经问过儿子,怎么样才愿意回来,李沛说,放权给他,她同意,但是当儿子提出解雇她老娘家的亲戚的时候,她忍不住了,儿子怎么可以这么没有人情味呢?

    当然,她也理解,毕竟儿子一直在外地学,对家里的亲戚没有多少感情,她试图让儿子理解亲戚们的贡献,但是儿子说,亲戚们不走,账目不清不楚,他没法科学管理。

    娘俩第一次发生了争执,然后儿子这样负气出走,很少再回家。

    “李柯呢?”王玉兰接着问大孙女。

    “不回来了,”段梅赌气似的说,“人家的翅膀也赢了。”

    李柯大学毕业后虽然回了国,但是回家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因为一个要管,一个不要管,也是经常冲突,还是少见面的好。

    “大了,我们还是少管吧,”李和笑着道,“没了她们,我们还不过年了?”

    但是这个春节,李家冷清的可怜。

    桌子,李兆坤老俩口,李和俩口子,加李隆两口子,只有六个人。

    “喝个什么劲!”李兆坤气的直接把酒杯砸在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