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1062、农民企业家

1062、农民企业家

    

    何芳笑着道,“爸,放口袋吧,戴着这个也确实不怎么好看,回头我给你重新选一个。 ”

    “那给你,给你。”李兆坤不耐烦的从脖子取下项链。

    被人扯断脖子,图个骚包,划算不划算,他自然会掂量。

    听说李兆坤来了,李阔两口子也抱着孩子来了,李兆坤对着孩子瞅了两眼,很违心的夸赞了两句,不是自己亲孙子,他并不怎么稀罕,但是还是很大气的给了一千块钱。

    “大伯,这个有点多了。”彭月要拒绝。

    “自己家人,什么多的少的,没这个说法,”作为老李家新任掌门人,李兆坤还是挺场面,“拿着,啰嗦下去我不高兴了,拿我当外人呢。”

    “谢谢大伯。”彭月这才接了。

    李兆坤又看看李燕,吧嗒吧嗒嘴道,“你这丫头也得抓紧了,别一天到晚鼻子眼睛朝,看谁都不顺,差不多行。”

    “知道了,你放心吧,早晚让你喝我的喜酒。”虽然知道这个大伯不靠谱,但是他的话,李燕还是得恭恭敬敬的听。

    李兆坤道,“我是瞎操心,让你老子娘省点心才是真的。”

    说话有腔有调,一板一眼,越来有大家族族长的风范。

    饭桌,他第一次听说小闺女做生意的事情。

    “别什么基地,地基的,不是给人拍照吗?”他很是喝高了,不屑的道,“让你读这么长的书,最后跟王老鼠混一个样式?”

    他又想起了他的好基友王老鼠,王老鼠当年是脖子挂个大价钱买进的海鸥,走街串巷给人拍照的,他还跟着后面混了一段日子,不是对着人头,咔嚓咔嚓嘛,把人拍清楚可以了,在他看来,干这一行,是个人能干!

    他的老闺女可是花老鼻子钱读了书的,要是专门给人拍照,这读的书和读书的钱都是白瞎了!

    老五对他老子早形成免疫了,当做没听见,大口大口的吃着菜,还笑嘻嘻的帮着李览夹了块鸡腿,“来,老侄,好好吃,吃的壮壮的,高高的,以后长成帅小伙。”

    “谢谢老姑。”李览不挑食,也没洁癖,谁夹菜给他,他都碗接着,然后道声谢。

    “这个香。”李兆坤往李览碗里放了块大肥肉。

    李和瞧见何芳的眼神,只能把李览碗里的大肥肉趁着李兆坤不注意偷偷的夹回了自己碗里,反正他不嫌弃他老子脏。

    老五的事情,李兆坤再次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要不行呢,跟着回家,家里现在条件好了,什么不能做。”

    他要是早知道老闺女回来是给人拍照的,他都不能答应让闺女回来!

    何芳道,“摄影拍照的讲究可大着呢,可不是瞎拍,要是没点本事,可吃不了这碗饭,再说,这个做的好了,一年不少挣。”

    “家里又不靠她挣那三瓜两枣。”李兆坤说这话很有底气,他现在不差钱,他李百万的名号早在县里叫开了。

    为了避免听老子在耳前聒噪,老五坚决不在他的面前晃,除了吃饭的时候,其它时间她要么在外面,要么在楼。

    “女大不留。”李兆坤绉绉的来了这么一句,李和在旁边没忍住笑。

    何芳提议趁着人齐全,大家周日一起出游。

    李兆坤提出要爬长城,没人反对,加何龙和李阔一家子,装着满满的两张车的人。

    李兆坤冲着拿相机的老闺女喊,“拍好看点。”

    靠在墙垛,摆出自认为很酷的姿势。

    “放心吧,丑不了你。”老五信心满满。

    长城的人很多,可谓是人挤人,好不容易从长城下来,众人却是满头大汗。

    李兆坤气喘吁吁的道,“这是找罪啊,一堆破石头破墙有什么好看的啊!”

    “现在回去了。”李和也感觉没什么意思,已经下定决心,以后没事不会往人堆里扎,管他是什么风景名胜,他都不会给自己找不自在。

    “先找个地方吃饭,”李兆坤摸摸肚子,“饿的要死。”

    第一个钻进了车里。

    李和开车,车子跑了半个小时,在一个繁华的街区停下。

    找了一家较大的饭店,李兆坤坐下,菜单往间一推,大声的道,“今天我请客,你们看着办,别跟我客气。”

    “大伯,那我真不客气了,”李阔笑嘻嘻的拿过来菜单,“红烧肘子,臭鳜鱼,大龙虾,这,剩下你们看着点。”

    他一口气点了三份。

    “小姐,”老五没看菜单,只是对服务员道,“双头鲍鱼一人来一份。”

    她点起菜来更是不客气。

    服务员道,“抱歉,我们只有三头鲍鱼。”

    “那三头鲍吧。”李和尽力忍住不让自己笑,双头鲍鱼是稀缺,头数越少,鲍鱼越重,有钱难买双头鲍,但是三头鲍也不便宜啊!他老子今天注定是要出血的,“快点。”

    有老五和李和这俩亲闺女和亲儿子带头,其他人更没有客气的了,大虾必须是澳洲的,牛肉要阿根廷的,不求最好,只求最贵。

    李兆坤面不改色,那意思很明显,有本事吃穷老子!

    但是,轮到结账的时候,心里不爽了。

    这帮人都是猪啊,吃了他一万多!

    他打死都想不到,居然要这么多钱,从香港到内地,他李兆坤什么样的大饭店没去过,只是从来是别人请客,他没花过一毛钱!

    一种叫什么十三的破红酒,居然要四千多!他亲闺女点的!败家的死丫头!

    不过,这些愤恨他只能闷在心里,不显在脸,还是非常镇定的从包里掏出来了钱,很庆幸多带了钱出门,要不然他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李兆坤道,“给开个发票。”

    不回去吹个十天半个月,都对不起这一万块钱!

    一顿饭一万块,他相信,整个县他也是蝎子粑粑独一份了!

    “先生,请拿好。”服务员把发票递过去,根据发票抬头,据此认为这是来自皖北偏远乡下的土暴发户,报纸所谓的农民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