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1152、落叶归根

1152、落叶归根

    何芳和何龙开车走后,只剩下他和董浩了,俩人开始沿着马路找烧烤。

    在十年前,大街上除了车水马龙的喧闹场面以外,最惹眼的恐怕就是一处处烟雾缭绕的羊肉串烧烤摊了。

    但是,从去年开始,城市环境综合整治委员会办公室与工商行政管理局、市卫生局、市环境卫生管理局、市环境保护局等亲戚朋友联合发布了于取消露天烧烤及煎炸食品的通告,在城近八区的主要大街,这些摊点几乎绝迹。

    所以,俩人沿着医院转了一个大圈,也没找到烧烤。

    没辙,刚好一家快餐店还在营业,俩人要了大碗面,看到旁边的人在那喝啤酒,李和不禁舔了舔嘴唇。

    “老板,一箱子啤酒。”他扯着嗓子喊。

    自己都不记得上次喝酒是什么时候了。

    “老板。”董浩硬着头皮劝阻,要不然俩口子因为酒吵架,说不定还得把他给冤枉上,到时候他哭都没地方!

    为了李家的安定团结,他现在是忍着酒瘾和烟瘾,坚决不在李老二面前喝酒抽烟!

    “没事,”李和一筷子启开啤酒,先丢给他一瓶,“咱俩偷偷喝,谁也别说。”

    “那就少喝点?”董浩只能跟着狼狈为奸。

    “张兵在物业公司干的怎么样?”李和突然想起来这茬。

    张兵跟了他这么多年,他做的最终的安排就是给了他一个物业公司经理的位置。

    “挺好,前些天才去看过。”董浩同李和碰杯,一口闷完,笑着道,“手底下百十号人,人五人六的。”

    李和问,“你呢,有什么打算?”

    “我再跟着你几年。”董浩平常也幻想着像丁世平、兰世芳、张兵这些人一样风光,但是当李和突然询问自己意见的时候,他一时间又有点不知所措。

    “你现在有三高吧?”李和问。

    “不碍事,那是富贵病,轻松撂几个人没问题。”董浩并不愿意向年龄服输。

    李和道,“你跟着我也有几年了,我什么性格你清楚。”

    “是。”董浩想了想道,“我打算今年就把家里人接过来,你给我的那套房子装修的差不多了。”

    “既然愿意留在这里,我给你安排。”如果董浩的身体允许,李和愿意多留他几年,但是现在董浩还在吃药,万一一口气喘不上来,他心里也不好过,所以他想着给董浩提前安排。

    “那你这边...”董浩还是有自己的疑虑。

    “不,”李和打断,“宋谷和邱亮我比较看好,虽然比你和张兵差点火候,但是跟我一段时间,也就**不离十。”

    董浩道,“那从明天开始我就让邱亮跟着,我带他一阶,家里留着吴伟强和陈鹏飞就可以。”

    “你看着安排,我不反对。”

    “李老板,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应。”董浩很认真的站起身举杯。

    “说胡话呢。”李和笑笑,一饮而尽。

    俩人喝完一箱啤酒就回了医院。

    病房除了一张床,还有沙发躺椅,俩人就凑合着睡了一夜。

    太阳升的老高,透过窗户,照到李和的眼上,他这才不得不睁开眼。

    何芳递给她一瓶矿泉水,“昨晚喝酒了。”

    李和笑笑,没吭声。

    “一股酒味,想瞒谁呢?”何芳见他把水喝完,又递了个毛巾给他,“擦把脸就回家吧,好好睡一觉。”

    “没事,孩子都上学了?”站起身,伸了一股懒腰。

    何芳道,“我让邱亮送的。”

    “老婶,你好点没有?”李和问昏沉沉的老太太。

    “没大碍,你们搞这么多事。”老太太明显还对昨晚被强制送医院有怨言。

    “你女婿紧张你,还成错了,这么挑。”何芳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她,“吃一个。”

    “不是怕耽误你们事情嘛,”老太太叹口气道,“人老了,就给下人拖后腿,一点用都不中了。”

    李和道,“人吃五谷杂粮,哪里有那么顺顺当当,你啊,安心养病,别想那么多。”

    但是,任谁也没想到,老太太这样病一养,就下不来地了。

    元旦之后,大雪漫天飞舞。

    “咱们呼玛也下雪了吧?”老太太躺在床上问闺女。

    “早一个月就下了。”何芳一边给她喂粥,一边给她擦嘴。

    老太太犹豫了一下道,“闺女,阿娘求你个事。”

    何芳笑着道,“咱娘俩什么时候这么见外了?”

    “你跟你老弟商量一下,看谁送我回去吧。”老太太雾眼朦胧。

    “回去?”何芳忍住鼻子,“谁照顾你啊,听我的,你要是真想回去,咱们就等开春暖和一点,我陪你回老家住一两个月。”

    “我不能这么扔在外面啊,”老太太的眼泪水哗啦啦的下来了,“万一哪天不注意,眼睛就这么合着了,这是姑爷家啊。”

    死在姑娘家,会让人说闲话的。

    “你想的多了吧?”何芳把碗放下,给她擦眼泪,道,“娘,医生说了,你能好的。”

    “我也得回去看看你老子,活着没一起白头,不能死了还对不起他,听我的,送我回去吧。”老太太凝噎中带着恳切。

    “你先躺一会吧。”

    何芳出了屋子,把自己兄弟招呼过来。

    两家子坐在一起。

    吴春燕第一个道,“阿娘不能等到开春啊?这会回去,冷的很呢,路上也不好走。”

    何芳摇摇头,“老太太现在决心大的很,估计改不了。”

    何龙道,“那要不我送回去吧。”

    “那店里生意怎么办?”吴春燕反问,年底正是生意的旺季。

    李和本来想吭声,但是听了这句话,就什么都没说。

    何芳蜗蜗李和的手,示意他不要生气。

    “你眼里只有钱了是吧?”何龙冲着吴春燕瞪眼。

    吴春燕看看大姑子和大姑爷,记住上次教训,终于压住怒气,没再对着呛。

    “我也没说什么啊,你跟吃了火药似得。”

    何芳道,“那你们都忙吧,我明天买票我来送。”

    “我是儿子。”何龙一想到老娘的病情,眼泪水跟着出来了。

    “那就等孩子放假,一起去东北过年。”李和一锤定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