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1146、散打冠军

1146、散打冠军

    “别,虽然人听着挺令人唏嘘的,感觉是个不错的,”卢波摆摆手,“可我现在真没那心思,事情多着呢。手机端 m.你不知道,这两年超级市场的竞争越来越大,沃尔玛、麦德龙、家乐福、tesco、卜蜂莲花、易买得、大润发、洋华堂这些外资超市一家接着一家进入国内,我们在超市这一块本来是弱势,要是再不心,会被他们吞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不是你死是我活啊。”

    “很多大超市的仓储配送是我们在做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因为行业门槛低,个人和资本蜂拥而入,”潘松笑着道,“其它地方我不清楚,但是浦江我是了解的,光是一家联华在浦江的点有700多家。”

    卢波道,“谁说不是呢,其实小城市还好,主要的麻烦是外资。他们都宣称自己是最低价,是价格领导者。当易初莲花购物心在浦东开张之时,我亲自去看的,店里店外挂着的都是‘天天低价’的牌子。

    在此之前,小日苯的八佰伴南方商城、法国的家乐福、德国的麦德龙均毫无例外地以低价竞争引起市场的震动。

    这种海外大型仓储购物心纷至沓来,使市场进入到一个恐龙竞争的时代,我要是有一个疏忽,是万劫不复,现在连消费者的负面新闻都不敢有,那些记者啊,盼着我这边出什么大新闻呢。”

    “哎,又被你岔开了,当是去我那窜门子的,让你嫂子把那老师喊着,你们认识认识,你也别摆个架子,以为谁都能稀罕你那点钱,”潘松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把心放开,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是我们生意人的态度。”

    “那听你的。”卢波实在是盛情难却。

    在家里住到第五天,老四和毕向东一起走了,李和亲自送到机场。

    “真走了,还真有点想念。”李和长出一口气,好像老四成家,他完成了一个大任务似得。

    何芳递给他一个馒头,“人家可不这么想,你没看,在这两天,两个人多拘谨,还不如离你远远的,躲个自在。”

    “我可不是不讲理的人,又不能吃了他们。”李和承认何芳说的是真的,他只能苦笑。

    “这个学期我会很忙,你多担待喽。”何芳一边说一边虎着脸盯着李怡吃饭。

    “今天外面风大,给他们穿厚点。”李和摸摸闺女的衣服,感觉有点单薄。

    “f-eng,风,”李怡纠正道,“不是hong,你错了。”

    “都你对。”他现在都不敢说话了,一说话,他闺女得挑毛病,这“hf”不分,并不是胡建人的专属,他李老二也不分。

    同时平翘舌、前鼻音后鼻音,nl都是不分。

    这么多年都习惯了,陡然让闺女给找错,浑身都有点不自在。

    “又皮痒了是吧?”吃鸡蛋,李怡把蛋黄丢了,让何芳很不高兴。

    “go and see!”李怡心不甘情不愿的捡起了蛋黄,塞进了嘴巴里。

    “什么意思?”李和还没闹明白,何芳已经提溜着李怡朝她屁股搂去。

    “走着瞧。”在妹妹的哭声,李览很淡定的咬了一口包子。

    “跟谁学的这是。”李和感觉好笑,见闺女真的落了眼泪,赶忙护在间,为她筑起了一道血肉长城,拦着何芳道,“差不多行了。”

    “你还笑?将来骑到你头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这么小年纪开始威胁人了,”何芳放下巴掌,“大了还得了。”

    “我闺女这是锻炼英语水平,咱们得鼓励,给她提供一个英语环境。”李和还是不以为意,觉得何芳有点小题大做,又回过头对闺女道,“记住了,应该是just wait and see!这才有点放狠话的样子,再不济也要说句you#039ll be sorry 吧。”

    何芳没好气的道,“你惯着吧。”

    说完楼给孩子找衣服去了。

    “赶紧吃饭,然后去学校。”拿起纸巾给她擦了把眼泪,筷子塞到她手里,“再磨蹭别说妈妈揍你,老子都要揍你了。”

    她冷哼一身,扭过头,不再搭理他老子。

    “嘿,”好心被当做驴肝肺,让李和有点委屈,“你老娘揍你的,你朝我耍脾气算什么能耐?

    有本事朝你老娘使去。

    你要是再这样,下次你老娘揍你,我可一点都不拦着了。”

    他李老虎不发威,都拿他当病猫。

    “?柿子要捡软的捏。”李览给他老子解惑,严肃而又认真。

    “怎么哪都有你的事,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看着儿子慢条斯理的样子,李和气不打一处来。

    李览无奈的耸耸肩,摊摊手,放下碗筷,回自己卧室收拾书包去了。

    “都是跟你学的。”何芳朝着李和的后背轻轻的捶了一下,儿子把他老子的一些习惯学了个十足,如这耸肩、摊手。

    李和道,“又不是坏习惯喽。”

    “小的时候挺活泼的,怎么越大越闷呢?”何芳不禁有了疑惑。

    “又怪我头?你是想说他随我老成?”李和道,“咱儿子可一点都不内向,只是和你没共同语言罢了,在学校里,我亲眼见他和同学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的。”

    何芳道,“随便你怎么说吧,还有,你可不能再鼓动他使用暴力了,前天他都把人家小朋友的鼻子打出血了,虽然是人家不对,可这样总归不好。”

    李和道,“那让儿子站着不还手好了,随便人家怎么打,出血也是无所谓的。。”

    在学校里,李览终于不像过往那么胆小,随着年龄增大,他敢于反抗了,而大多数反抗都以他的胜利而告终。

    他开始是跟着李老头、溥和尚、丁世平和张兵、董浩学习了不少武术套路,现在是跟着邱亮学习散打。

    邱亮瘦不拉几,个子不高,很不起眼,要不是董浩担保,李和是不会用这样的保镖的,他总一种错觉,他能一脚踹飞邱亮。

    但是,自从邱亮一脚揣断一颗老槐树后,李和再也没有轻视这位军队散打冠军,而且还主动把送他手里学散打。

    百度搜索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