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1136、发扬风格

1136、发扬风格

    王竹君道,“我现在真没钱。”

    “怎么可能没钱呢。”不止王竹连不信,王家一家人都不信。

    卢波把她捧成什么样,他们这些人可是都看在眼里呢!

    她自己卡里的余额常年不低于一百万不说,何况还有卢波名下的五六张附属卡呢,跟着她每次出去,他们这些人可都是见识过的,每一张卡,随随便便都能刷个几万块钱出来!

    卢波要不是出于经常性资金周转的需要,资金放自己身上方便,恨不得把所有的钱往她口袋里塞呢!

    所以,她说她没钱,那才叫有鬼呢!

    她老娘跟着附和道,“是啊,怎么说都是你兄弟,有困难可不能不帮啊。”

    “我帮的少了?”王竹君反问,“要是没我,你们现在有资格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吗?”

    她没结婚之前,家里顶多就算是温饱,虽然是京城人,可正儿八经的是农村户口,一家子除了她,就没有一个人有个像样的工作,是她,一手把他们给拉扯起来的!

    现在,他们有房有车,他们不但没有感恩,反而在这里人五人六的数落她,让她很生气。

    王竹新道,“姐,现在火烧眉毛,可不是赌气的时候,你真想你弟弟我跳楼啊。”

    “我说了,我没钱,”王竹君满不在乎的道,“爱信不信。”

    王竹连随口问道,“那你的钱呢?”

    王竹君道,“没带出来。”

    “这是空着手出来的?”王竹连的老婆惊诧。

    王竹君冷哼道,“该我的,一毛钱别想少,夫妻财产,谁都别想独吞。”

    “你要和他打官司?”王竹新反应了过来。

    王竹君道,“运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权利有什么不对吗?”

    “对....”王竹连讪笑道,“可是打官司你这不占理啊....”

    他自己都替妹子不好意思。

    “也不看看我们是什么家庭,打官司可是要花钱的。”大嫂子毫不掩饰自己面上的讥诮,“卢瘸子可不是善茬。”

    “是啊,姐,咱们再找他好好商量商量,他也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王竹新赶忙跟着道,“多多少少意思就行了,何必这么死磕,打官司哪里是那么容易打的,拖个一年半载都是常事。”

    “你们怕他,我可不怕他。”王竹君把背包换了个肩膀,“我可不能就这么窝窝囊囊了。”

    一家人面面相觑。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他有钱有势,咱们能落着好吗?”王竹连叹口气道,“你跟竹新现在这事还没了呢,再起争端出来,不就不好了嘛。”

    哪怕嘴里不肯承认,但是心里,他们这一家人还是挺怕卢波的,不仅仅是因为依靠着他,主要还是因为他们见识过卢波的手段,没有手段的人是活不到今天的。

    他们以往仗着亲戚的身份还能和卢波笑笑呵呵,可是如今破了脸皮,卢波在他们生意上使了手段,他们感觉到了压力,要是再生事端,真让他恼羞成怒,还能不能死的更惨一点?

    是,离婚财产是看着挺诱惑,可是得有本事弄到手才行!

    原本就是镜花水月!

    人啊,还是现实一点最好。

    “是啊,卢波也就看着性格好,骨子里可是老轱辘了,”她老娘皱着眉头道,“你这还有孩子呢,以后还不都是孩子的?得往后面长远看。”

    “这事你们不用管了。”王竹君转身就走。

    门被摔的嘭嗵一声。

    得不到家里人的理解和支持,让她心里更加的难受。

    她原本是想回来寻求安慰和理解,可是现在,一切的一切让她感觉心寒。

    在小区门口站了一会,没有人追出来。

    她更加的堵着了。

    “竹君回来了啊。”

    “这么热,别站着啊...”

    有人不断的和她打招呼。

    “哎,没事,你们忙。”她勉强把脸上的笑容堆起来,努力不让人看出异常,突然间感觉自己很累。

    她提着包,踩着高跟鞋,漫无目的的走着,走过一个又一个路口,她很想不顾形象的把高跟鞋给甩掉,她从来没有走过这多路,平常要么是自己开车,要么是车接车送,哪里受过这种哭。

    想到伤心处,潸然泪下。

    她想不明白,怎么会步入这样的境地!

    旁边是一个电话亭,她从包里扣除几个硬币,擦擦眼泪,拨起来了号码。

    “小文。”她清清嗓子,努力使自己保持以往的女强人风范。

    “你是?哦,君姐。”电话里是一个清脆的女孩子的声音,“你可急死我了,打你一天电话都没打通?”

    “找我什么事?”虽然对方看不见她的表情,可是她还是抿嘴保持微笑。

    “君姐,你不知道?”电话里的女孩子明显很诧异。

    “你说。”

    女孩子明显犹豫了一下,然后道,“台里做了人事调整,要砍掉一部分收视率不佳的节目。”

    王竹君傲气的道,“早就该这么做了,我以前就和台长反应过,只是他们不理会而已,应该把资源倾斜到金牌栏目,不应该再浪费时间和精力在那种垃圾节目上。”

    “可是...”女孩子一时间不晓得怎么说话。

    “可是什么?”她强势惯了,对于她的这个助理,向来没有什么好耐心,“有话快说。”

    “咱们的《东方访谈》被砍掉了。”下了很大的决心,小文终于说了出来。

    “什么?”她拿电话的手有点不稳,“你再说一遍。”

    小文道,“咱们的节目被砍掉了,台里的意思是要实行差异化竞争,论思想性和艺术性,咱们都不如中央台,台里的意思是想上文娱类的节目。”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王竹君气愤的道,“我们一直是金牌节目,收视率一直是很高的,光是广告费一年就有一个亿!”

    小文小心翼翼的问,“君姐,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有话直接说。”她很气愤。

    “这个明显是针对你来的。”

    “台里是怎么安排我的?”王竹君深吸一口气,现在不是较劲的时候。

    “台里希望你发扬风格,给新人机会,展现新气象。”

    ps:推荐一本,《厨艺大师》。今天在松原扶余,只有一更,明天恢复正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