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1122、老夫老妻

1122、老夫老妻

    何芳噗呲笑道,“怎么,说好话你就不乐意听了?这么贱呢,非得像平常那样骂你几句,你才开心是不是?”

    “不是,”李和摆摆手,“就感觉跟平常不一样,这不是你说话的风格,结婚眼看快十年了,我还能不了解你?你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肉麻的话?也就没结婚前,你哄着我一点,至于结婚后”

    想起婚前婚后的差距,他总有上档的感觉。

    “后悔了?”何芳问。

    “后悔是不可能后悔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后悔的。”李和信誓旦旦的保证道,“这辈子娶到你是运气,烧了八辈子的高香,没有遗憾了。”

    何芳道,“真正的遗憾,不是后悔,而是不能后悔。”

    “你今天说话古里古怪的。”李和有点吃不准这娘们话里话外的意思。

    “没有,只是可能年龄大了,突然有点感悟,”何芳叹口气道,“不知不觉,你快四十,我都四十多了,这日子都不晓得怎么就过得这么快。”

    “不,老婆,你现在可一点都不老。”李和松了一口气,笑着道,“各个年龄断的女人,都有各个的好与坏,女人18像樱桃,不但好吃,还人人爱吃,但那玩意太贵。

    女人28像苹果,不但养颜还好吃,更是物美价廉,就看你爱不爱吃。

    女人38像甘蔗,虽然外表干巴,但你使劲还是可以炸出甜水来,便宜实惠。女人要是过了40”

    “那就是豆腐渣了?”何芳接话。

    “我可没这么说。”李和急忙否认。

    “那是什么意思?”

    李和调侃道,“过了四十就是西红柿了,连蔬菜都不算了。”

    “就知道从你嘴里出不来好话。”何芳笑着打了李和一巴掌,然后问,“这么说,你还是喜欢水果了?”

    李和戏谑的看了她一眼,问“听真话?”

    何芳道,“当然是听真话了。”

    李和重重的咳嗽了一下,非常认真的道,“对于那种长的高大帅气又有钱,找花姑娘这种事情基本上是看他们乐意不乐意;像我这种不高大不帅但是很富,就看我肯砸多少钱。

    但是,你晓得我的,花钱寻找刺激这种事情,我是向来不屑一顾的。”

    何芳问,“在你眼里,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低俗物质了?”

    “时代在进步,男人在寻找成功的捷径,女人要追求美好生活,都是个人理想,跟人品没多大关系,实际上,过去、现在、未来,都是这样。”李和把罐子里的啤酒喝完,“所以,富人不但占据了物质资源,在交配权上也有优先地位。”

    “你这话说的真恶心。”何芳没好气的道,“照你这么说,那种经济条件不好的,是不是都得打光棍?”

    李和道,“进入新世纪,许多男人会越来难以找到自己的伴侣,并且这种差距有可能还会进一步扩大。

    未来吸引异性,男人得成为全能复合型人才,会做饭,会修电脑,是最基本的技能。

    像那种不高不帅也不富,如果干净、有内涵,找老婆的希望还是有的;假如

    你矮穷挫,如果是又穷又挨又哆嗦的,且没品没内涵,那也没关系,就看女孩子瞎到什么程度了。”

    “没你这么会埋汰人的!”何芳笑的腰都弯了。

    “我是实话实说。”李和揽着她的肩膀道,“我说将来社会竞争会越发激烈可不是开玩笑的,包括娶老婆都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不会比高考简单多少。”

    “让你这么一说,我将来还得留一手。”何芳若有所思。

    李和疑问的问,“留一手什么?”

    何芳道,“闺女我是一点都不担心能让人给忽悠了,咱那傻儿子啊,将来要是遇到那种有心机的,不是得吃亏啊。”

    “男孩子能吃什么亏?”李和瘪瘪嘴。

    “你还是大男人主义。”何芳道,“男人怎么就不能吃亏?咱儿子那性格你又不是不清楚,有时候一根筋,万一砸哪个女人手里,我们还能拆了不成?”

    “想的太多了吧?孩子才多大?”李和笑着道,“没你这么埋汰自己儿子的,他是执着,可不是一根筋,再说,咱儿子内秀于心,藏拙其外,可没你说的那么傻。”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何芳又开了两罐啤酒,自己一罐,又给了李和一罐,“咱们干杯。”

    “那就陪你喝点。”李和没再拦着她喝酒。

    何芳又把烟点着,夹着烟背着手放李和嘴里道,“先赏你一口。”

    “谢了。”李和不客气的猛抽了一口。

    “我是当知青那会学会抽烟的。”何芳苦笑道,“白天做活,精疲力尽的晚上,熬那漫漫长夜,想找本看都难,黑灯瞎火,蚊子嗡嗡响,有种不见天日的感觉,那会大部分人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么废了,城的希望破灭之后,精神气废掉,女的自暴自弃,也就找个本地的人嫁了,我呢,不甘心,可是没辙,就跟他们男同志学会了抽烟喝酒,一抽就抽了三四年,直到认识你之后才戒掉的。”

    “没听你说过这些,以为你初中就开始抽了呢。”李和甚少听见何芳说她以前的事情。

    何芳笑着道,“又不是光荣的事情,有什么值得说的,就是烟叶子卷着,抽的可带劲了。

    后来恢复高考,这是我唯一逃出那里的机会,所以我拼死也要考出来,所幸成功了,以为会用光所有运气,没想到还能遇见你。”

    “老夫老妻,说这些干嘛?”即使他李老二的脸皮厚如城墙,听见这种挠心的话,也不禁羞红。

    突然朝着他的脸亲了一口,“真的,我挺感谢你的,谢谢你一直的包容。”

    “有什么好谢的。”李和有点手足无措。

    “你包容我,包容我的家人,你承担了不该你承担的责任。”何芳叹口气道,“龙子俩口子那么胡闹,你从来都没抱怨过。”

    “你弟弟就是我弟弟。”李和大义凛然的道,“帮他们是应当应分的。”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