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1083、肺炎

1083、肺炎

    “嗯。”李和至今都没有从穆岩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他闷一口酒,夹了个花生米,“太过突然,人啊,太脆弱了。”

    “听你这么说,他家这老太太真了不起啊,自古以来,人生三大不幸就是:少年丧父、中年丧偶、老年丧子,她就占了两样。”刘海感叹道,“这老太太能熬过来,真是不简单。”

    李和道,“是,随便一个人占上一样都是不得了的事情,那承受的打击和痛苦是巨大的。老太太不容易,不是一般人。”

    老太太在三十来岁就印上了‘寡妇’的标签,在农村是需要体力劳动的,犁田耙地,收割,哪一项都需要付出沉重的体力劳动。

    家里没有男人可想而知,她付出的艰辛又多大,何况还拖着一个孩子,还要把孩子送到初中,高中。

    这和他家又是完全的不一样,李兆坤虽然不务正业,王玉兰一个人忙得也艰难,但是家里有男人和没有男人是不一样的,李兆坤嘴上会花哄人,能说会道,

    对王玉兰来说,离婚这方面,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这辈子不可能离婚的。

    她的精神上是有慰藉的,表面上是有一个完整的家的。

    刘海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老子和你老子差不多,也是全靠我老娘。”

    李和摇摇头,“你老子能吃苦,那么勤快的人,怎么能和我老子差不多?”

    刘海笑着道,“一辈子是个劳碌命,年轻会就不安分,一心想做大事业,我上大学那会开始跟人学做生意,落了一屁股亏空,这两年我刚帮着还完债,就又四处借钱想着养鞋子,你说,这不是穷折腾是什么?”

    “这是不服老啊。”李和抑郁的心情瞬间乐了。

    刘海道,“你说,我一个月就这么点死工资,老婆孩子还有一大家子,吃喝拉撒的,都归我管,你说我爸这边是帮啊还是不帮啊,愁死个人,还有我家那兄弟,不争气的,仗着我这芝麻大的点能耐,居然敢出去讹人了,一天天的啊,我这真是活的累啊。”

    “不是有句话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李和调侃道,“你们就没有什么油水?”

    刘海眼睛一斜,“骂我呢?我是那种人吗?我虽然没什么出息,可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你说,这人活一辈子,不就一张床,吃喝睡的事吗?

    是,我是为钱愁,可不贪钱啊,我现在只希望我老子那一大家子能安生呢,然后我这老婆孩子一小家子就能过好了。”

    “那就慢慢来。”李和没有把他的诉苦当回事,怎么说都是有级别的双职工家庭,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我就挺羡慕你小子的。”刘海笑着道,“不声不响的下海了,闷声发起大财,把咱们这些老同学都蒙在鼓里呢。”

    李和同他碰一杯道,“要不你也下海?”

    刘海摆摆手,“我都是快四十的人了,哪里还能有那劲头,再这么干,跟我老子就没区别了。”

    李和哈哈大笑,“晚上别回去了,在宾馆陪我聊一夜?”

    “不行,不行。”刘海头摇的拨浪鼓似得,“现在这点都够晚了,你嫂子还说不定怎么嘀咕呢,再夜不归宿,肯定落不着好,男人啊,结婚了,就什么都完了,找不到自己了,得全心全意的做家庭的奴隶,还不能有一点错处。”

    喝完酒,李和对着刘海的司机交代了几句,就和他告别了。

    回到酒店,浑身不舒服,干呕了一会,什么都没吐出来,齐华见状,给李和喝了一点葡萄糖,他才勉强睡下,第二天起床赶飞机的时候,整个人还都是昏沉沉的。

    冬雪无情。

    一下飞机,寒风灌进脖子,李和冷到骨子里了,一回到家,他整个人打摆子,不挺的瞎哆嗦。

    睡到后半夜,何芳一摸他额头,额头烫的吓人,要送医院,被他拒绝了,只吃了一片退烧药。

    早上,他起来后已经是十点钟,腰疼,肩膀疼,哪儿都疼。

    “怎么还热呢?”何芳再次摸上他的额头,吓了一跳,再不犹豫,强行拖着李和去了医院。

    医院门诊大厅、二楼挂号处人头攒动,十几个窗口都排了20多米长的队,一直到大厅门口。每个人都眼巴巴地等着队伍一点点前行。

    董浩在队尾排了半小时后,被前面的人告之:“我昨个夜里就排队了,今天挂的都是明天的号,明天才能来看”。

    全国各地的人遇到一些疑难杂症或者是大一点儿的病,都想到大城市的医院来看病,是以人满为患。

    “要不回去吧。”李和不愿意在这里多过纠缠,更不想利用关系去插队。

    “等下。”何芳咬咬牙,还是去找了人,托了关系。

    这样,李和才得以进了专家门诊,抽了血,做了ct。

    两个小时后,检查结果出来,肺部积液,肺炎。

    就这样,李老二住院了。

    “谁都别说。”李和对何芳道,“我就在这里躲两天清静。”

    他害怕本来不大的事情搞的众人皆知,让自己不得安静。

    “好。”何芳给他输液的胳膊上敷了块毛巾,笑着道,“你就好好休息,谁都不说,我也怕烦。”

    李和接着道,“孩子就别带过来了,虽然肺炎不传染,可医院毕竟不干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些不需要你说。”何芳给他嘴里塞了一瓣桔子,“你啊,就趁机好好休息一阶段,可能这阶段你太劳累了,少操心一些有的没的。”

    她能感觉到穆岩的去世对她男人的打击很大。

    “没有需要我操心的。”李和突然问,“何娟怎么了,昨个怎么在咱们家了?”

    何芳叹口气道,“十五六岁的毛丫头,居然敢谈对象了,他老子气的要死,凶了她几句,要离家出走,我给拉到这来住几天。”

    “何龙管不住?”不知不觉中,李和发现孩子们都大了。

    何芳道,“怎么管,一个女孩子家,又不能打,骂几句重的都是提溜着心骂,生怕别给骂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