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1070、午夜故事

1070、午夜故事

    “春玲!”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喊,不过是潘广才喊的居多。

    路面开始泥泞起来,两个人开始还选择往草皮上找路,后来发现这样走的太累,干脆不管不顾,烂泥地里走了,甩的浑身都是泥巴。

    “你说这丫头能往哪里跑?”走了不下三里地,李和有点泄气,看着不远处隐隐约约的几束手电灯光,他晓得这搜寻的范围越来越大了,可是还是没有这丫头的影子。

    “在这歇会。”大榕树底下,潘广才寻了处干净的地面掏出烟,递给李和一根,然后拉起衣服点起来了烟。

    “累死我了。”李和靠在大榕树上,也点着了烟。榕树的叶子很繁茂,减了本来就不大的雨势,他们脚底下这一块都是干燥的。

    潘广才道,“你是不晓得现在这孩子,别看年纪小,可主意多,心气大,一点都不能说,更不能受什么委屈,性子跟火药桶似得,一点就炸,那个黄圩大队吴本秋的小儿子,中考大概不如意,吴本秋大早上的说了他几句,孩子有骨气,回过头就扎河里了,自己把自己给闷死了。

    那天还是借的驼子的船给撒网捞上来的,那上来后,整个人泡肿了,他老娘那哭的啊,当时我在场,在旁边看着都发慌。

    那次我跟着吓得不轻,就现在我家那王八犊子,明明把老子气的要死,老子还得笑脸相迎,奶奶个熊,就这还得不到他好脸,好像老子欠他万儿八千似得,他成了老子,我变成了龟孙子!”

    “别和叛逆期的孩子较劲。”得益于和老五的相亲相爱相杀,李和对这方面特别的有经验,这个时期的孩子的所有认知仅仅基于他的叛逆,“这个时候,你说的越多,他跟你对抗的越厉害,反正怎么说都是你的错,他不撞上南墙就不能回头。”

    潘广才叹口气道,“你说咱们那会咋就没那么多毛病呢?现在孩子吃的饱饭,就有力气叫板了,总归是有由头的,我总想起那老话啊,吃饱了撑的。”

    “你啊,孩子大了就懂事了,你看看我家老五以前多淘气,说变就变得。”李和安慰完,起身道,“咱们再往前面走走。”

    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又继续往前面走了一里多地,出现飘忽不定的灯光,一会往下,一会往下,忽明忽暗,接着又传来一声尖叫和喊骂。

    “放开我!松手!”明显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里面还带着哭腔。

    “好像是春玲那丫头。”潘广才惊呼,然后不顾脚下湿滑,往声音的方向跑过去。

    “还真是。”李和也是紧跟着,他也感觉这声音耳熟,不过接着又传来一阵更让他耳熟的声音。

    “快点起来,再赖在地上,老子真不管你了。”

    听见这声音,潘广才一下子收住了脚步,疑惑的看向李和,“好像是你老子。”

    “嗯。”李和头皮发麻,他老子不至于混账到这个地步吧!

    老牛吃嫩草!

    霸王硬上弓!

    见色起意!

    一时间他的脑子意乱如麻。

    “哎呦喂,我这脚崴了。”潘广才没敢继续往前面走,论感情,他和李家处的最好。

    “我先去看看。”李和把手电筒放平,光线笔直的朝着越来越近的两团黑影照过去。

    “谁他娘的在这乱照。”李兆坤用手挡着眼睛,气骂。

    “你们这是什么情况。”李和看的清楚了,一个是桑春玲,一个李兆坤。

    看着眼前的两人,一个瘫坐在泥地里嚎哭,一个在那站着拉着对方的胳膊,虽然两个人都是衣衫不整,浑身泥巴,倒是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的迹象。

    李兆坤见是李和,就松下桑春玲的胳膊,问,“你怎么来了?”

    “我不放心,来接你。”李和心说,辛苦来得早,不然你是我老子都不行,照样大义灭亲!看了一眼在地上打滚的小姑娘,道,“春玲,起来,地上都是泥,你这邋遢的。”

    “要你管!”桑春玲在那声嘶力竭的吼。

    李兆坤点着一根烟,骂骂咧咧的道,“这熊玩意,啊,一个人往河里跑,要不是老子,今天非淹死在里面,马上雨下大了,河里发水,捞都没得捞。”

    他把外套脱下来,扭下的水,哗啦啦的响,气急败坏的道,“差点还把老子拖下水!”

    “这丫头这么疯啊。”潘广才离老远就听见了李兆坤说的话,此刻明白是误会一场,终于敢露头了。

    “你们滚开啊!”桑春玲被三个大男人围在中间,一时气愤不过,抓起地上的泥巴就乱砸。

    “你这丫头.....”李和想躲没躲开,脸都被泥汁给糊上了,用衣服擦把下脸,对潘广才道,“一人拉只胳膊。”

    “你们放开我!”陡然被两个大男人架在半空中,桑春玲的脚想撑地借力都没机会。

    但是,她依然没有放弃抵抗,两只脚在半空中乱蹬,气急之下,李兆坤把自己的腰带给解下来,扣在她的脚上。

    这下,她除了脑袋能乱晃,再也没有能动弹的地方了。

    但是,对李和两个人来说,依然有点吃力,本来一个人走就够费力了!

    行到半路,看到不远处河坡底下的农田也有手电筒的灯光,潘广才一下子来劲了,他大喊道,“喂,这呢!找见春玲了!”

    这会三更半夜的,河坡下边的除了桑家人,也没旁人了!

    “放下来歇歇,等他们过来。”

    李和看到河坡下的人朝着这边过来,哪管三七二十一,径直放开了春玲的胳膊,仍由她一屁股甩坐在地上,泥地,顶多摔疼下,摔不死人。

    “哎呦。”春玲被猝不及防的一下子吓着了,不过坐在地上以后,还是第一时间解开了腿上的腰带,还没来得及跑,就被人从面揪住了衣领,回头一看,正是满脸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的李和。

    “你先消停,等你老子娘来了,你爱怎么作我都不管!”这一下子,李和几乎是用吼的。

    “你骂我!”她没有被吓唬住,反而哭的更凶了!

    ps:小哥哥...小姐姐./..厚颜求个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