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1065、妈妈不在家

1065、妈妈不在家

    他犯难,怎么回答?

    直接说,我是你老子?

    不行,太深刻,陡然这么一说,孩子可能接受不了,再说,没有经过何招娣的同意,他可不敢说。

    “你的胳膊怎么了?”李和发现何舟的胳膊颜色不对,走过去拿起他的胳膊一看,发现破皮了,好在没有出血。

    “骑自行车摔的。”何舟指着一辆靠在墙角的自行车道。

    墙角的自行车是二八杠,横梁都比何舟高。

    李和哭笑不得的问,“疼吗?”

    “疼。”

    “那你为什么不哭?”

    何舟用着一副看二傻子的眼神看着李和,咬了咬嘴唇说,“妈妈不在家。”

    “你这孩子....”

    李和的眼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

    现在的孩子都跟谁学的啊!小小年纪就能意识到演技的重要性!

    这还是他儿子,亲儿子!

    瞧瞧别人家的孩子,在这个年龄已经是人生哲理、生活逗趣、暖心治愈萌宝了!

    没法子比啊!

    “我关门了。”何舟进了院子,两只手扳在门上,作势要关。

    “你妈妈真不在家?”李和问。

    “小舟,你和谁说话啊。”屋里又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是我。”李和回了话,待看到一个和招娣面相相似的女孩子过来,就问道,“你是来弟吧?”

    “二和哥,是你啊,我就说听着声音这么耳熟,我是来弟。”来弟把何舟拉到一边,让开了门,笑着道,“你进屋坐,你这中午在哪里喝的,一股酒味,我给你倒茶。”

    李和刮了下何舟嘟起来的小嘴,进了屋,还是老样子,唯一的变化就是小院的歪脖柿子树结果子了,瘦瘦的一棵树上挂的全是,压的树枝都都弯了腰。

    他接过来弟递过来的茶,笑着道,“谢谢,家里就你一个?”

    来弟道,“我姐这两天厂子忙,我给她看两天孩子,估计等会就回来了,不然俩孩子,我可照顾不来。”

    话音刚落,屋里又传来一阵啼哭声。

    “这是?”看着来弟怀里抱着的孩子,李和心里一凛。

    来弟一边晃一边道,“二和哥,你是不是以为我一辈子嫁不出去呢。”

    她背着李和掀起衣服,奶起孩子,李和一下子了然,笑着道,“没反应过来,你这就结婚了,孩子都这么大了,真没想到,你结婚,我们也没顾得上,真不好意思。”

    一辈子本来就不长,时间却又过得这么快!

    “二哥,你说这话干嘛,我前几天还和孩他爸说呢,你钱花了,一年到头就没端过咱们碗,多不好意思,就等年底你回来,看你给不给脸,我请你和三哥一起吃顿饭。”来弟一边哄着孩子一边道。

    “这倒是没多大必要,我拿你们当妹妹的,你们过得好,比什么都强。”李和一下子就听明白了。

    这是李梅和李隆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他投了份子钱。

    他们兄妹五个,大姐李梅,弟弟李隆,包括他自己,姐弟三人,已经独门立户,不管他人在哪里,除非跑到西伯利亚,不然这家里的人情往来都是少不了的。

    乡村人不比城里,重传统,重人情,要是还没出五服的,都是亲戚,是真正的亲戚多。

    农村也不是城里筒子楼,相互之间走动的多,今天你帮我了,今天你家有事,我一定要去还一份情面,一来二往,都沾亲带故了,情面债也越来越多。

    除传统的婚丧嫁娶外,另有新居封顶、搬场、白叟祝寿、升学宴、白叟逝世周年、买新车等等都要办酒。

    这些年,哪怕他不回来,李梅和李隆都是自觉的帮他给别人家随份子。

    只是,兄弟姐妹之间,这些年都不差钱,更是算不清谁欠谁的,所以李和倒是不曾和他们算过帮自己随了多少钱。

    来弟道,“二哥,你喝茶,要是烫的话,冰箱有可乐,你喝不?”

    何舟一听到可乐两个字,眼睛放光,李和本来想说不喝的,可是看到他这样子,还是忍不住自己起身打开冰箱,拿了瓶可乐出来,拧开盖子,递给了他。

    来弟道,“大姐平常都不准他多喝,怕牙都没了。”

    李和笑着道,“偶尔喝一两次没事。”

    李览和李怡又何尝不是如此,想吃啥喝啥不符合营养标准的东西,没法找何芳,还是求他老子,这也是李和获得存在感的一种方式。

    “没想到你今个来呢,本来我还想晚点去医院看看大爷的。”来弟把孩子放回了旁边摇篮车上。

    李和摆摆手道,“不用去,没多大事,你们忙你们的,过几天就能出院了。”

    “你中午在哪里喝的呢?”来弟接着问,“你是不是听说我爸来了?”

    “中午在我姑姑家,你应该不认识。”李和讪笑道,“我听你三哥说的,所以就来瞅瞅你爸,琢磨陪他喝两杯。”

    要不然他还真没法解释,一个已婚老男人到一个女人家能有什么事。

    来弟道,“李兆云,我怎么不认识了,在县里我还见过还几次呢。”

    “哦,你夫家现在是做什么的?你挺好的吧?要是敢欺侮你,你可得跟二哥说。”百无聊赖中,李和实在找不到什么话题。

    来弟道,“你认识,这媒还是段梅姐给我做的呢,孩子爸叫段厚松。”

    见李和没有反应过来,就笑着提醒道,“段梅嫂子他大侄。”

    “哦,我说这么熟悉呢。”李和这才想起来,这是段梅大哥的儿子,段梅嫁过来那会,还是个崽子呢,他一直都没怎么注意!

    只是没有想到居然娶了来弟!

    段梅这就平白的高了一个辈分,成了来弟的小姑姑!

    “他现在跟着梅姐学做生意呢,他要是敢讹我,我告诉没段梅姐去。”来弟一口一个姐,显然也不在乎辈分不辈分的。

    李和问,“挺好,现在也在县里呢?”

    来弟道,“都在,我家买的房子离梅姐家没二里地,你下次要是抽空,就从咱们哪里走。”

    “好,一定。”李和随口应承了一下。

    “妈妈!”听见大门口的动静,何舟抱着饮料,嗖的一下窜了出去,然后开始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