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1057、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1057、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极地集团成立以后,方向把全部的重心放在了以喷码机为主的机械设备上,雄心勃勃的要成为世界一流标识解决方案供应商。

    他把极地集团旗下的极地印务公司全权交给了吴波。

    由于印刷行业企业呈现出明显的地域性特征,吴波接手以后,以长三角和环渤海地区为中心,设置分厂,扩展业务空间,从事混合经营,基本覆盖了印刷出版、食品饮料、日化、烟草等行业。

    吴波自然而然也成为了印刷行业的领军人物。

    李和组建中再集团,极地集团归于旗下,结构重组,他毫不吝啬的给予了方向、吴波这些高层股权,吴波眼下自然是小有身家,这也是赵青另起炉灶的信心保障。

    “怎么,不欢迎?”赵青挑挑眉毛,接过阿姨送过来的茶,道了一声谢。

    “哪里敢啊。”李和朝着李柯挥挥手,不准她在这里碍事,“找你奶去,就说家里来客了,晚上准备丰盛一点。”

    看着蹦蹦跳跳跑出去的李柯,赵青笑着问,“这是你弟弟家的?”

    “是的。”李和坐下,把果盘推过去,“吃个香蕉还是?”

    “谢谢了,可真不能再吃了,饭点还没过去多长时间呢。”赵青朝着屋里屋外打量了一遍道,“我让出租车司机带到路口,要不是我让吴波和丁世平打电话,都进不来,你这搞的跟过去的皇帝似得,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啊。”

    李和叹口气道,“我是真心让那帮子记者逼的,要不这样做,我这永无宁日,家里人估计连大门口都出不去。”

    他说的是认真的,这些记者都一心想搞个大新闻,他烦不胜烦。

    “也就你这样的大资本家才能住得起这么奢侈的别墅了。”赵青笑着道,“我本以为你在西山的别墅就够豪华了呢。”

    王玉兰回来了,看到赵青,乐呵呵的打了声招呼,嘱咐道,“丫头,你们是同学是吧?晚上千万别走,我现在就去买菜。”

    “阿姨,别麻烦。”赵青站起身拦着王玉兰道,“今天肯定不行,孩子正托着爸妈照看呢,一时半会可以,时间长了,可不晓得还会怎么闹腾呢。”

    李和问,“你爸妈还有孩子都来香港了?”

    赵青道,“我爸今年刚退休,身体一直都不好,刚好趁着他没事,想着香港的条件好一点,就带出来到医院检查一下,顺便再散散心。”

    王玉兰关心的问,“哎呦,那没多大事吧?这人一上年龄,是毛病多。”

    赵青道,“体检报告要明天才能出来,现在还不清楚呢。”

    王玉兰接着问,“怎么没一起带过来?赶紧打个电话,一起过来,热闹。”

    李和笑着道,“我看行。”

    赵青连忙摆摆手,“我可不是客气的人,只是我爸身体真不好,走两步路都喘气,本来想带着他到处玩玩,结果现在哪里都没去成,只能在宾馆呆着。”

    “那就不假客气了。”李和表示理解,待王玉兰出了客厅,接着问,“你是不是找我有事?”

    赵青叹口气道,“我家吴波拧巴的很,面皮又薄,这事估计只能我来说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们是同学,这都处了多少年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李和假装不知道,“你尽管说吧,能帮忙的我一定尽力帮。”

    赵青看了看李和,然后笑着道,“我们俩结婚也这么多年了,孩子眼看要幼儿园了,其实不怕你笑话,因为工作问题,我一直留在粤东,而且要照顾父母,实在分不开身,俩人基本是处于两地分居的状态,按照现在流行词来说,简直是‘空中飞人’,总是坐飞机来来去去。

    孩子呢,看到爸爸都不会喊,你说算什么事。”

    “为难你了。”李和了解两个人的情况,赵青从美国回来以后,通过蒋爱国的关系,进了一家研究所,但是对她来说,她实在不是太适合那个环境,半年之后,还是离职了,继而在吴波的支持下南下,在一所大学任教职,并且还是和父母住在一起,“是该一家团聚了,这样对孩子的成长有好处。”

    “可是,他吧,总觉得对不起你。”赵青顿了顿道,“要是没你,他现在还不晓得在哪里混呢。”

    “说这话干嘛,是金子哪里都能发光,我还得谢谢他帮了我这么多年呢。”李和说的是诚心实意,其实要不是他拦着,吴波肯定已经是在美国了,现在说不定已经开洋荤、喝洋酒了。

    总之,这小子上辈子比他混的好。

    这是事实。

    “我就想,他来这边,只要一家人能团聚,不管做什么,只要饿不死就行。”

    “你放心吧,这个我会劝他,有责任感的男人还是要以家庭为重。”李和打了包票。

    “那谢谢。”

    赵青又闲聊了几句,起身告辞。

    李和喊司机吴师傅,让他把赵青送回酒店,赵青没有推辞。

    赵青走后,李和看看时间,没法再睡了,要不然晚上肯定睡不着。

    他到海滩上溜达,李柯就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后面。

    “你现在的成绩很好,我非常放心,替你高兴,而且普通话有进步,但是还是要认真学,再接再励”李和叮嘱道。

    “我就知道。”李柯嘟着小嘴,并没有因为得到夸赞而高兴。

    “知道什么?”李和不解。

    李柯道,“下句才是重点。”

    “谁说的?”李和笑问。

    “不是吗?只要遇到‘但是’,只听后面部分就可以了。”她说的很认真。

    李和哑然失笑,突然又到处望了望,问,“你那俩哥呢?”

    他到现在都没看李沛和杨淮。

    “跟付叔叔去看大明星了。”

    “喇叭全?”

    “是啊。”

    “你不去?”李和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李沛这俩半大小子屋里贴满了各种明星海报,而李柯的屋里却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李柯昂着小脑袋,一本正经的道,“层次越低的人,越喜欢花时间在娱乐八卦上,我才不做长舌妇呢。”

    李和被惊得目瞪口呆,外焦里嫩,小小年纪就自带毒舌体质!

    老李家没有这个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