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1054、历史时刻

1054、历史时刻

    何芳和李燕带着彭月到附近散步,李和把李阔喊住了,“站着,跟你说几句。”

    “哦。”李阔乖乖的坐下。

    “结婚有什么想法没有?”李和问。

    李阔迷糊的道,“结婚就是结婚,两个人过日子,这能有什么想法,就好好过呗。你放心吧,我们俩肯定好好的,这次我是认真想好的。”

    “好好过?”李和奚落道,“怎么好好过,说句难听话,我给你一辆车,你这点工资不要说保养,油费都不够。”

    他说的一点都不客气,李阔立马就变了颜色,只是期期艾艾的道,“这以后时间长着呢,慢慢来呗。”

    “兄弟啊,这以后过日子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一样都少不得钱。”李和倒是不好再打击他,只是道,“我听他们说了,你在超市做的还算认真,没有早退,也没有请假,不错,算是长大了。”

    李阔道,“你说过的,工作得有工作的样,我哪里敢给你丢人。”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看你怎么选了。”李和抿了一口茶,笑着道,“第一呢,我借钱给你,你两口子选址,自己开个小超市,反正你现在有了超市工作经验,这个行当已经熟悉了,不如继续在这一行扎根。

    第二呢,就是继续在上班,不过,我会让卢波给你个提拔,不用个几年时间,应该能独挡一面,工资也不会太低。”

    见李阔没有反应,就接着道,“怎么,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考虑好了来和我说,或者你俩口子去商量商量去。”

    “不用了,哥,我想好了。”李阔下定决心道,“我想自己单干。”

    “这么大胆子了?”

    “不是有你给我兜底嘛,我怕什么。”李阔不傻,他哥是世界首富,他怕什么,亏了,大不了从头再来!

    “行。”李和给他竖个大拇指,“我借你500万,不能大意,要认真做,这钱你肯定要还我的,明白没有?”

    “明白,其实我早就有了自己开超市的念头,我不开大超市,就捡个地铁站或者居民区附近的好位置,有个百十平就行。”李和定了定神道,“所以,根本就用不了500万,哥,你借我100万就行。”

    “随便你,那就这么定吧。”李和算是首肯了。

    当晚,李阔便兴冲冲的向彭月道尽尾后,彭月自然喜不自胜。

    在距离香港回归还有20天的时候,场倒计时牌前人山人海,到处是“迎接香港回归,共创美好未来”的彩色大字标语。

    连饭店果盘中的竹签,也系上了印有“迎接香港回归”的精致小彩旗,都洋溢着一种洗雪19世纪民族和国家耻辱,充满信心迎接未来的喜悦。

    人民日报公布赴港出席香港回归政权交接伙式中国政府代表团名单。

    为迎接7月1日香港回归的到来,中再集团旗下所有公司同许多社会团体一样举行了报告会、座谈会、知识竞赛、爱国主义专题演讲会、文艺表演、诗书画摄影作品展览等多种形式的庆祝活动,都是李和亲自主持,光是知识竞赛的第一名就有十万的奖金。

    李和拿到了出席交接仪式的请柬,请柬是由中英两国政府共同发出的,设计是对等的:一面是中文,上方左边是中国国徽,右边是英国国徽;一面是英文,上方左边是英国国徽,右边是中国国徽。

    6月30日,他随同中国内地观礼团经深圳到香港,使用的是一次性的出席香港回归庆典专用的外交护照,经港英当局签发的。

    再过几个小时,港英当局就没有这个权力了。

    午夜,他同从世界各地前来参加中、英香港政权交接仪式的嘉宾一样,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大厦,翘首等待那庄严时刻的到来。

    23时59分53秒,英国国旗落地,一段被鸦片和炮火熏黑的历史结束了。

    在1997年6月30日的最后1秒钟过去的时候,中国国歌奏起。

    “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接管军营,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祝你们一路平安。”

    陆海空三军驻港部队正式接管防务。

    李和揉揉眼睛,再一次的见证了历史。

    从现场出来,雨变得小起来,但是依然下个不停,香港回家,伟人走了。

    “李先生?”陈立华站在旁边要替李和撑伞。

    “不用。”李和感觉从来没有这么畅快过,站在雨中,任由雨水淋在身上,“我们从浏阳进的烟花到了没有?”

    陈立华道,“已经到了。”

    “在维多利亚港连放三天三夜。”这一次,李和光烟花的费用就花了1000多万。

    “是。”陈立华没有不应允的。

    回到酒店,他还没有来得及洗个澡,郭冬云就推门进来了。

    她径直打开冰箱,拿了两罐啤酒,丢给李和一瓶,笑着道,“你今天很高兴?”

    李和道,“当然高兴,有事?”

    “泰铢快守不住了。”郭冬云突然道,“五月份,泰国政府动用了3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150亿美元的国际贷款试图挽救这场危机,但这笔数字相对数量庞大的游资而言,无异于杯水车薪。

    索罗斯已经下令旗下基金组织出售美国国债以筹集资金,扩大资金规模,再度向泰铢发起了猛烈进攻。

    我们是不是可以出手了?”

    “我再考虑一下。”李和很是犹豫,他知道索罗斯会来香港,如果此时让索罗斯直接在泰国折戟,是否还有胆量来香港?

    要是不来香港,又怎么发挥他李老二在香港金融中的作用?

    郭冬云急切的道,“如果泰铢大贬,其他货币也会随之崩溃,这股飓风会瞬间席卷印尼、菲律宾、缅甸、马来西亚等国家。”

    “你父亲他们做好准备好了?”李和灌了口啤酒。

    郭冬云道,“随时可以调动出之前承诺的资金。”

    李和沉默了一会,笑着道,“那就等等吧,看看港币的走势。”

    “等到什么时候?”郭冬云很是着急,但是出于对李和的信任,她又很矛盾。

    “一周!”李和肯定的道,“一旦有人放空港币,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