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1979 > 1044、双赢

1044、双赢

    所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李和这一次感觉自己是做对了,他拯救了许多人和他们身后的家庭。

    而他自己更是不亏钱,甚至可以接机持有一些优质企业的股票,成为最大的流通股股东!

    真正买到好企业的股票,就是买公司的股份,不是买进赌桌上的筹码,股票代表公司的资产和业务,就像地契代表土地一样。

    比如他趁机吸进的福耀、深发、招商、交通,他持有个十年二十年,想赔都不可能,好企业发展是阻挡不了的。

    而且,他这一次不光在国内发力,他已经要求他旗下的国内外公司在国际上大做投资,新投资的有马来西亚银行、大众银行、丰隆银行等,而像凯马特、沃尔玛、克罗格、巴斯夫等他更是大举增加持股比例!

    现在,光是抛开现金,光是纸面上的财富,他自己都不晓得有多少。

    单单孙软银旗下公司的市值,就能够维护住他世界首富的头衔了。

    张兵从老家回来,带来大包小包的榆林特此,“这是米脂的小米,这个袋子是绥德黑粉油旋、这个是家里枣树上的大枣....”

    说着就给李览塞了一大把。

    “哎呀,让你费心了。”何老太太高兴的接过,也没推辞。

    张兵道,“婶子,都是不值钱东西,我们可没少吃你的。”

    然后帮着老太太给送进了厨房。

    待他从厨房出来,董浩调侃道,“再不回来,我以为你就打算在家挖煤了呢。”

    “嘿,你别说,小煤窑到处都是,只要有本事,就能干,我可没那个本事。”张兵坐在沙发上,伸展了下身子道,“现在煤价涨的厉害,一准发财。”

    “现在不是不准私人开小煤窑吗?”跟着李和时间长了,耳濡目染,董浩对许多行业和政策也是有点了解。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张兵叹口气道,“私人开采煤矿虽然不被允许,但是可以挂靠,以村集体的名义建矿。

    名义上是集体开矿,实际上则是私人投资。

    都是缺德玩意,现在条件虽然比以前好了,可是四季都是漫天黄沙,地底下都被掏空了!种啥都不活!”

    董浩道,“小煤窑没安全措施,这要是出了事,可不是闹着玩的的,这些小老板的胆子可真大。”

    张兵道,“这你可没有我清楚,我听我媳妇说,我家门口煤矿去年就发生过一起事故,死了七八个人,最后竟然无法找到责任人。”

    董浩愣了愣道,“怎么可能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张兵得意的道,“这你就不懂了吧?煤矿经过层层转包,一个转个一个,有可能过了七八道手,捋到底一看,这个煤矿的权属实际上属于乡镇!

    你让领导们自己为难自己?还怎么查?”

    李和丢给他一根烟。

    “你看到平松没有?”

    平松要扩大泛海集团的煤炭规模,第一站去的就是榆林。

    提起陕北榆林,不少人或许还停留在四季刮风的黄土高坡、高亢嘹亮的陕北民歌和头戴白巾的放羊郎的印象中。

    殊不知,这里的财富规模与数量能令晋西的“煤老板”都相形见绌。

    这个地方4万多平方公里范围内,几乎无处没有煤,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的科威特”。

    张兵道,“要不是陪着平总,我早就回来了,当地政府、煤炭企业都走访了一圈,都想要资金,可是一正儿八经谈合作,那脸就挂老长。”

    “估计有得他受了。”李和决定不插手,随即又问,“家里人都安排好了?”

    张兵笑着道,“哎,都安排了。”

    李和问,“住哪里?你那不是还没有装修吗?”

    张兵道,“我先给安排到旅店了,晚点我就在金鱼池附近租个房子,其它就简单了,学校齐华也给我安排妥当了,就连我户口都办好了。”

    “租房子?”李和想了想道,“你们之前住的于德华家的房子不是还在那空着吗?搬进去住吧。”

    “这不好吧。”张兵有点不好意思。

    董浩笑着道,“这有什么,李老板会跟你计较这点?”

    “那谢谢了。”张兵自是高兴,于家这样的房子自然是有钱都没地方租。

    当天,张兵就带着一家子搬家了于家的老宅。

    自从于老头过世,于老太太去了香港,这处老宅就成了李家的别院,李览和李怡喜欢跑过来玩,不过一直住在这里的却是董浩同王兵。

    张兵的面包车停在巷子里,刚从车上下来,就有人不断的打招呼。

    “你都认识啊?”张兵的老婆是个个子高,脚底板大,腰板细长,身材饱满的女人,浑身瓷实,发亮。

    “废话!”张兵得意的道,“你以为老子这么多年是白混的啊!你打听打听,这附近有几个是不认识老子的!”

    又转过头对一儿一女道,“别傻站着,赶紧走,回去烧好吃的,吃好了,老子带你们泡澡去。”

    两个孩子大丫头十五六岁,小男孩只有**岁的样子,穿的不错,相貌也好,还是第一次进城,而且还是这样的大城市,稀奇中又不免多了拘谨。

    “我说,你不是说你那个什么老板给了房子吗?还住人家的房子干嘛?”哪怕是已经到了于家的门口,张兵的老婆还是不怎么乐意。

    “你这娘们轴啊!”张兵一边开门一边道,“老子说过了,咱自己房子还是毛坯,知道什么是毛坯吗?没水没电,四面还是光秃的水泥,怎么能住人?”

    ‘咱自己房子’这几个字他特意咬了重音。

    他老婆道,“我说姓张的,土窑子你才离了几天?就开始嫌弃这嫌弃那了。”

    进了院子,张兵又接着把堂屋和各个厢房给打开,然后道,“瞧瞧,有免费不花钱的地方,还有这么大的院子,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告诉你,就是这城里人想住这地方都不一定有机会!”

    “这样的好屋子,俄们住不糟蹋了?”他老婆看见儿子拿着棍子在那乱捯饬,过去就给了一巴掌,“当自己家呢,搞坏了,就把你了赔钱!”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