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碎星物语 > 第六章 万劫重会

第六章 万劫重会

    霸皇说,自己是因为和凯里相交莫逆的缘故,这才特别跑来救它的女儿……这句话不知道别人听了会怎么想,凯里自己信不信,但妃月泪听了第一个就不信,连温去病都不相信。

    犹记当初鬼市布道大会的那场乱战,霸皇一看到凯里出手,直接就跳出来拔刀砍,这就是他所谓的一见如故?

    虽然说,照霸皇一向看人的标准,肯定是一刀先砍下去,砍不死的才会被他当人看,可看他和凯里之间的状况,怎么都不像是那种情形。

    ……去你的!而且上次你不但出刀砍了凯里,还砍了它女儿耶!

    ……如果你对凯里真有几分尊重,那一刀你怎么砍得下去?这摆明是以大欺小的行为,以你的傲气,怎么干得出来?

    有些时候,解释就是掩饰,这话确实不是空穴来风,如果没有这句解释,霸皇出手的理由,还挺让人感到费解,可多了这一下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的解释,听到的人都心里有数,晓得霸皇究竟为什么会下场参战、为什么会改变初衷,取回他原本无意去取回的霸刀!

    特别是……他很明显的,根本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温去病闻言更是五味杂陈,连自己也说不上究竟是什么味道,只觉人生就是一笔荒唐的烂帐。

    曾经誓言要除之后快的龙仙儿,如今已经死了,却让自己心痛到不想呼吸,恨不得以身相随;曾经誓言要生死与共的褒丽妲,现在却已经反目破脸,旧情不存,自己或许还有些纠结,对面下手杀自己,毁掉自己在意的一切却肯定快意;而在自己最危险的当口,却是被当成大敌的霸皇一再相救,这真不知……这到底是种怎样的因缘?

    不过,就算有霸皇跳出来当大靠山,眼前的情况,也还远远算不上高枕无忧,事实上……这么短短的功夫,情势的天平,又已经慢慢倾向危机了。

    霸皇确实英勇无双,取回风雨战刀,人刀结合的他,一刀斩出,力量确实堪比永恒者,所以才能打得这些变异后的饿鬼东倒西歪,每次靠近,都会再一次被打飞出去,凭着这份能耐,永恒以下第一人的称号,实在当之无愧。

    但即便如此,他也同样无法对饿鬼造成有效伤害,即便含带九阴怨火的刀罡,霸绝天地,寻常万古对上,一个不慎都要身死道消,但每一刀斩过,饿鬼虽然都会在火焰中支离破碎,可转眼又拒绝了伤害,恢复完好,不过是被他像拍球一样打飞出去,然后又弹回来,如此反覆不休。

    况且,哪怕出力等同永恒者的霸皇,本质上却还是离永恒有不小差距,无法像那几名永恒者一样,本命真灵位于莫名高处,同样与诸天万界隔离开来,哪怕太初饿鬼也吞噬不到,一早就立于不败之地,只是和饿鬼相互奈何不了,无计可施,而亲身在此的霸皇,就非是饿鬼碰触不到的对象了。

    霸皇不住将吞噬过来的饿鬼轰飞,却也将饿鬼的注意力,全数都吸引过来,正不断吞噬世界的壁的恶鬼都放弃了目标,一齐涌来,同时饿鬼也不再是单方面挨打,没有情绪的它们,张开大口,疯狂吞噬,不管是九阴怨火,还是霸气刀罡,全都被一口吞掉,在被霸皇不住打飞远去的同时,也有更多的饿鬼,前仆后继而来,压缩霸皇的反击圈。

    为了抗衡这些巨大的饿鬼,霸皇法天相地,化身为百米高的巨人,温去病推测另一个可能,就是因为风雨战刀上的鬼君怨火,太过凶猛,即便霸皇也无法迅速将之化纳或驱除,这才不得不变巨体型,用以承受。

    百米高的体型,看似巨硕如山,宛如神话中的创始之灵,可比起那些变异过的饿鬼,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尤其是对比那些星体般大的特异种,山岳巨人也要相形见绌,若非饿鬼的长处在于吞噬,本身的攻防并不算强,就算是巨灵也不够几口吞的。

    霸皇挥动战刀,仿佛化身火之神、战之神,初时固然所向披靡,饿鬼莫能靠近,可是当汇聚过来的饿鬼数量越来越多,眼前的这一波还没被打飞出去,后一波又涌上来,就算是霸皇,也开始吃不消,刀焰纵横间,停顿与破绽变得多了,终于……饿鬼咬上了他的身躯。

    独步诸天,镇世无双的霸气战甲,在饿鬼吞噬一切的大嘴下,毫无意义,直接一口就是洞穿,跟着顺势咬下一块躯体。

    此时,霸皇的战斗智能也显现出来,特别选用这种形象现身,并非为了和饿鬼比大或者承受怨火,赫然藏着妙处,纵然饿鬼噬体,身躯其他部位的火焰,也能迅速朝这边涌来,填补空缺,比单纯的血肉之躯占有极大优势。

    除此之外,这具怨火之躯更绝不简单,连着几次,饿鬼虽然成功咬破霸皇身躯,但一股九阴怨火,随即从被咬开的地方暴冲而出,将饿鬼直接弹飞出去,似乎霸皇体内正在发生连续爆炸,产生的能量规模惊人,身体稍有破口,爆炸力与九阴怨火就会从中释放出来,反成大杀器。

    寓攻于守,霸皇的应对战术,让温去病也不禁叹服,眼前这男人竟能将每一项不利因素,都活用起来当成杀敌利器,纵使无奈受创,也绝不让敌人讨到便宜,纵使处于极度逆境,可打起逆风仗,一样是得心应手,完全没有半点受窘的氛围,战神之名,当之无愧!

    不过,再怎么打得漂亮,也无法填补两方本质的差距,霸皇再怎么利用劣势造成反击,也无法对饿鬼造成实质影响,而随着打飞出去的饿鬼回来的速度加快,霸皇的劣势仍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多的饿鬼围上,他的刀势也渐渐挥洒不开,防御圈越缩越小,哪怕他眼中的斗志有增无减,越战越勇,似乎还在谋策些什么,准备给这些饿鬼一个惊喜,可基本还是可以得出结论,他也只是在拖时间了。

    无论霸皇还有什么底牌,最多不过一次性把这些饿鬼打飞出去,一直也消灭不了,那接下来情势终究会回到这一步……

    唇亡齿寒,温去病、妃月泪都暗叫不妙,但虽然有心相助,可压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做点什么?

    『……不要妄动!守住你们的位置,我们每一个……都有自己应该守住的位置!』

    严厉而不失威严的声音,直传入温去病、妃月泪神魂,两人闻言都是心头一震,想不到霸皇在这么紧张的战况中,不但没有让半个饿鬼突破封锁过来,还能分神顾到周边,把握到自己的心态,向这边传音……

    妃月泪更多看向温去病一眼,如果说温去病的位置,是要守稳阵位,拼死维持住苍白天刑,不让更多的饿鬼被释放出来,那自己所该死守的位置,就是绝不让半只饿鬼去靠近他,这是责任,也是……霸皇的委托!

    暗暗握紧了手,妃月泪下定决心,如果等下再有饿鬼突围而来,自己就是拚着神形俱灭,也要成为第二道防线,为少爷争取到时间,争得一秒是一秒……

    与此同时,一个无穷深处,漆黑得不见一点光亮,连永恒者要看不到的绝地,一道身影从黑暗中隐约浮现。

    “……很久不见了,前辈……”

    小白静静站着,看着眼前那一尊看似石像,又已经歪七扭八,完全不像人形的东西。

    “当初我就知道,早晚会再回来拜见,大家后会有期,不过……真没想到竟然会隔得那么久啊……”

    时隔万古,当年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前任鬼王为了阻止太初饿鬼现世,在那场浩劫中,与自己并肩奋战到最后一刻,本以为要双双牺牲,它却焚烧神魂,拖住饿鬼,还将因为分裂半身,气力虚弱的自己送走,此恩此德,自己从未忘却。

    ……当时,惨烈的嘶吼,至今还常常回荡在自己耳边,成为万古以来,自己始终放不下的梦魇。

    ……前任鬼王殒灭时,也是鬼中万古,时隔数不清的悠久岁月,更早亡故的霸皇都已经重生归来,但这一位……却迟迟没有一点要从时光长河中回归、苏醒的征兆,看来,万古重生……果真不是那么轻易的事情,难怪道标重生法虽然有很多问题,却让人乐此不疲。

    “……抱歉啊,前辈,本来应该多和您待些时间的,大家叙叙旧,聊聊天,回忆下过往,虽然你不能说,但是我可以说给你听的,这些年冥府虽然还是那副样子,却也有不少事情,前不久祂也走了,我真的想找个人说说话的……不过很抱歉,我今天很忙啊,再不出去,很多人都要死了……”

    小白苦笑,“将来要是有机会,死后在那个世界重……靠,这里本来就是死后的世界,我俩都是鬼,这句是废话了,前辈,下回再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