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碎星物语 > 第五章 故旧之女(周一滿五百加更)

第五章 故旧之女(周一滿五百加更)

    更重要的是,哪怕酆都鬼君自己发动亡灵天灾,轰向这群饿鬼,温去病也不觉得会有太大效果,这丫头此刻的豁命所为,根本只是在拚死拖时间而已。

    一瞬间,温去病甚至想要开声,喊她不要再拼命,这种时候直接溜了才是明智选择,而自己一早便失去了逃走的权利,身在镇压枢纽位置上,别说逃跑,只要稍微一动,苍白天刑立破,千亿饿鬼脱出,自己绝对首当其冲,根本就没有得跑。

    ……阿月,妳真是太傻了!

    看着妃月泪远去的身影,温去病心头暗叹,却陡然一阵心惊肉跳,强烈的危险预感险些刺得自己维持不住封印,猛一侧目,一头大如山岳的饿鬼,不知怎么做的,竟然直接出现在自己身后,张开大嘴,就朝自己吞噬过来。

    “少爷!”

    带着重重鬼影冲到远处,已经和千万饿鬼撞上的妃月泪,回头看见这一幕,惊恐悲叫,想要回头救援,却被重重饿鬼阻断出路。

    温去病站在那里,看着漆黑不见底的巨口合闭噬来,心头的感受实在是非常奇怪,自己这一辈子,出生入死无数,遇到的死局不少,但这么直直站着不动,任由死亡降临的经验,却委实不多。

    ……还有什么抵抗的办法呢?好像想不出来,抵御是不可能的,根本就再没有余力,其余所有逃躲的办法,就算能逃了眼前这一下,跟着也会被脱困的千亿饿鬼直接给吞了,除非自己能够立地成就永恒,升华本质,和这些饿鬼拉开差距,否则根本已经无路可逃。

    ……祈祷援兵?但……仙儿已经不在了,阿月也无能为力,还有谁能送来希望,成为自己的援兵?

    ……祈祷小妲会回心转意,看在昔日情分上,回头来救自己一把?这个美好奢望,显然是诸多可能性里最低的一个,姑且不论她会不会回头,就算她真这么做了,自己也希望她不要来。

    这根本已不是她能处理的难题,就算来了,也不过是多一个陪葬的,自己有过万里沙海的经验,真心不想再与她搂着死在一块儿。当初有幸一起活过那一劫,无论是否已经分道扬镳,希望妳以后能够好好的走自己的路,不要在和我一起走上死路了……

    其他的,还有谁?那些天意难测的永恒者?还是小白终于出来?但……

    短短的一刹那,时间仿佛彻底静止,周围一切都像是停顿下来,就连饿鬼闭合的巨口都定住,唯有脑中的意念,仍以高速在飙行,转眼就是无数念头飙过。

    蓦地,好像有什么声音,在远处响起,虽然离得很远、很远,可确实自己听到了那一下……仿佛震动天地的雷音……

    不光是温去病一个人听到,诸天之内,凡是万古存在,都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什么声音,感受到……某种震动,不知来处,不知何音,却一鸣震动诸天!

    万鬼大会堂中,鬼韬也感受到这样的震动,先是愣了半秒,一下回过神来,看向身边,才发现旁边已经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它略带困惑地确认一声,“陛下?”

    轻声提问,在大会堂中回荡,却没有得到回应,霸皇的魁梧身影早已无踪……

    同一时刻,鬼市上空,熊熊九阴怨火焚烧,魔障黑影挣脱不得,只能惨烈嚎叫,却忽然……一道惊雷乍响,惊破九霄,一支强而有力的手臂,来自天外,无惧九阴怨火烧灼血肉,长驱探入,直接抓住了风雨战刀的刀柄。

    刹那间,风雨战刀像是从沉睡中惊醒,漆黑的刀身,陡然大放光明,绽出不逊于九阴怨火的光亮,横扫八方,却是神兵觉醒,催发到极致,要将酆都鬼君留下的禁制破除、驱出。

    永恒者施下的手段,岂同泛泛?鬼君留下的力量遭遇外力压迫,立刻暴冲而出,九阴怨火化为滔天焰云,反卷而回,沿着风雨战刀、沿着那条壮硕的手臂,直直烧了过去。

    血肉,遭受九阴怨火焚烧,迅速漆黑,怨火过处,皮焦肉烂,手臂却如铁铸,没有一丝动摇,反而飞起一脚,将因为风雨战刀被拔走,甫才脱困的心魔地藏,径直踹飞出去,狼狈跌回鬼市。

    “哼!”

    一声不屑的冷哼,握着刀的手臂抽回,就此消失在空中,仿佛从不曾出现过。

    跟着冥府上空,苍穹忽然裂开,一道熊熊火光,斩破长空,将整片漆黑的天空,染成一片凄艳火色,就这么燃起火焰的瀑布,崩天倾下,直冲落四绝阵的缺口。

    正在世界缺口附近,不住吞噬阵壁,试图往内挤去的千万饿鬼,被这股大力一冲击,纷纷都被打飞出去,不管是大如马车,还是巨若山岳,没有哪个饿鬼能够在这股冲击下稳住,就算是堪比星体的那个,都在这股巨力冲击下,飞空远坠,直直摔向天的那一头。

    雷火之涛、辟地开天,一路砍飞所有的饿鬼,势如破竹,直直劈入四绝天地内!

    饿鬼的漆黑大口噬下,温去病眼中所见,尽是一片黑色,仿佛自己未来,注定是一条绝路,却乍然亮光一闪,只见倾天火云,劈破苍穹而来,速度好快,连眨眼都不及,巨大的火焰奔流,就滔滔涌至眼前。

    无尽的黑暗,瞬息被照亮,前、后、左、右,眼中所见的每一处,尽是无比灿烂的火焰奔流,炫目到让人无法正视,滚滚火焰如同洪峰冲来,身后那个已阖上半张嘴的饿鬼,被这滔天火流拍个正着,直接就给打了出去,远坠天空尽头。

    一击打飞了饿鬼,火焰洪流跟着拔地而起,化为无数火焰刀气,如骤雨、如泄洪,向四面八方狂轰出去,刀气纵横瑰丽,无方无定,疯狂的轰击,不但将温去病周边一片完全净空,吞噬过来的饿鬼通通打飞出去,甚至抢先妃月泪,狂轰在它的进路,把它原本要对上的饿鬼全给轰开,将它也救回。

    也直到完成这些,一直被覆盖在火焰中的那道身影,才渐渐显露出来。

    那……不是一个人,至少,不会有谁把这当成一个人!

    魁梧有若山岳,百米高的身形,仿佛是创世巨灵,威武诸天莫能当,手中所持霸刀,看起来甚至没有刀形,整个像是一条参天火柱,冲破苍穹。

    这道巨大威武的身影,整个被烈火包覆,却不是寻常的火焰,来自鬼君的九阴怨火,散着碧绿、靛紫、漆黑的光芒,笼罩其身,不断烧灼,已经烧去了其大半身的血肉,至少在温去病眼中,这根本就是一个全身冒火的骷髅架子,尤其是那颗不住喷火的骷髅头,惨白的骨骼,烈焰燎烧,整个就是从炼狱深处踏出的最凶厉鬼。

    没有谁会觉得,这么一头凶恶东西亲善可靠,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家伙,雄霸天地,在最危急的关头悍然出手,救下了温去病、妃月泪,更保住这数十米方圆的安全,饶是变异后的太初饿鬼无物不噬,一时间也无法侵入这片火焰刀壁。

    如此神威,就是和永恒者相较,也毫不逊色!

    温去病一时愣然,不知道这么凶猛的一个家伙,究竟是打哪里冒出来的?直到从那片火焰刀罡中,感受到那股异常熟悉的感觉,才让他想到答案。

    霸气!

    乍看之下,是九阴怨火凶猛无双,才将饿鬼一扫而空,但只要细心感查,就会发现,火焰刀气为表,内里真正的威力,却是那股同样睥睨一切,扫天荡地的无双霸气!

    ……霸皇!他怎么会来这里的?

    温去病脑中轰然一声,错愕得无以复加,作梦都想不到在这关键时刻,会是霸皇来援,这就好像上次在鬼市布道之时,自己被两大万古夹杀,关键时刻,也是霸皇出刀救援,给了自己成事的机会,还有愿力动摇的那回,也是霸皇抢先一刀斩因果,助己脱险,连同这次,已经足足三回了。

    而这次更不同之前,不只是顺手帮个一刀那么简单,风雨战刀一早就被酆都鬼君下了恶毒诅咒,专门针对万古,甚至可以说是特意用来针对霸皇的,连心魔地藏那么强的修为,九重巅峰,更在如今霸皇之上,都被折磨得死去活来,霸皇此时取刀,九阴怨火顺势焚心,无穷怨毒,玷染神魂,不复清明,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小。

    却不知到……霸皇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温去病只感到极度的迷惘,愣愣地看着那具火焰骷髅,空洞的双眼窟窿中,似乎一无所有,但其中怨火焚烧,看来满是狰狞恶意,活像要诅咒整个世界,以无尽怨恨拉扯万千生灵同坠。

    与这双眼睛对视,即使温去病也压抑不住地感到一阵寒意,却见这双怨火之眼移开,遥遥望向妃月泪。

    同样被烈火包围周遭的妃月泪,被这双恐怖视线盯着,更是不济,心神为之剧震,险些连牙关都打起颤来,明明刚刚被这双眼睛的主人救命,却只觉得对方随时都会一刀斩来,轻而易举将自己抹杀。

    正自惊恐,妃月泪只听见火骷髅开了口,因为没有血肉,发出的声音非常怪异难听,像是来自骨骼的碰撞。

    “妳很走运!我与妳父一见如故,相交莫逆,不能眼睁睁看故交之女殒灭在我面前,所以破例救妳一回!这种事,不会有下次,妳要珍惜自己小命啊!”

    骤闻这句解释,妃月泪、温去病都是神情漠然,心里只有一句话:说这种话出来,你自己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