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碎星物语 > 二五章 万古团战

二五章 万古团战

    听见阎罗阴蛟的怒吼,各方鬼界巨头都意识到情况不对。近道之所这么高逼格的东西,它们固然都没有机缘接触过,但绝大多数的鬼界巨头,都有各自的灵穴,平日占地为王,也都晓得占有灵穴,两相结合时的必然现象。

    ……阎罗阴蛟,状况不对。不,是冥府的情况不对,冥皇留下了什么后手?

    如果是因为自身法则遭到冥府的法则排斥,不能结合,势必会有强烈的大道震动反弹,考虑到近道之所的高规格,反震力量之强烈,就算将阎罗阴蛟弹飞九天,都不足为奇。

    ……但现在根本是什么动静也没有!没有道之波纹,没有任何能量变化,什么也没有!

    这完全不是尝试与近道之所结合的正常反应,鬼族万古愕然之余,其他念头也都开始冒出来。

    ……怪不得,冥府这么一大块肥肉,却只有鬼界万古来抢,其他永恒者都没有一点动作。哪怕关注点此刻正在九重天上,祂们也有余力关注到九地之下的冥府,不说分出麾下的万古前来,至少几件天神兵就还在冥土,却根本什么动作也没有,非常古怪,看来……是早知道其中有问题,白让阎罗阴蛟这傻鸟一头栽进坑去。

    ……冥皇身殒之前,到底留了什么后手?作了什么事,能让外人占不了冥府?照说这是不可能的,近道之所可没那么容易动手脚,但冥皇以永恒者之尊,执掌冥府数万劫,甚至还摸到了超脱的门槛,发生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

    冥府明明就在这里,为何阎罗阴蛟占领不下?重新占夺冥府的关键又在哪里?如果能抢先一步把握其中关键,那冥府新主的位置……

    情势一时紧绷,半空中陡闻传来一声龙啸,却是七邪覆所幻化成的魔龙,一改之前的沉默,在确认阎罗阴蛟踢了铁板后,立刻飞身腾动,直直袭向半空的小白。

    同时,阎罗阴蛟也放弃尝试占夺冥府,怒吼声中腾身飞起,配合七邪魔龙的攻势,共同逼向小白,这个冥府唯一幸存的万古。

    “姓白的臭贼!把冥皇给你的东西交出来!冥府之钥肯定在你身上!”

    怒吼之声,响彻云霄,鬼界各方万古闻言,登时恍然大悟,想起刚才冥皇殒灭之前的景象,赫然抛了一朵不起眼的小白花,凌空飘落,而唯一挺身为其护道的小白还站在空中,珍而重之地将此物接过,里头果然有鬼!

    同时,这些万古巨头也想到另一个要命的事!

    已经结合时光长河的万古存在,不会彻底死亡,无论死多少次,万古易过,都会从时光长河中归来,但如果挑战突破永恒却失败,则法身有很大可能被扭转形态,成为一件天神兵、天神器,事实上,诸天万界绝大多数的天神兵,都是这么变过来的。

    冥皇万古以降都被等同永恒者,刚刚殒灭之前的表现,也都与永恒者无异,大家因此根本没往那边想,但……本质上来说,冥皇应该还是万古,一举挑战永恒超脱,却还是遇到天道桎梏,身殒道消后,法身化为天神兵的可能性很高,况且,即便是永恒者,好像也曾有传说,永恒者殒灭后,会成就了一件不得了的天神兵!

    想起了这点,各方凝望小白的目光,登时就不同了,变得无比热切。

    冥皇撞上天道桎梏,彻底殒灭,连灰也不剩下,更无从觅其法身遗蜕,但是在他整个崩解消失前,最后剩下来的东西,却是直接交到小白手上的。

    ……永恒者临死前吃饱没事干,专门抛朵花给你玩情怀?

    ……真当我们全是瞎子呢!

    ……无论留下的是冥皇之钥,还是了不得的天神兵,只要干掉他,就可以入手!

    “哈,明明是你自己找不到东西,还想来赖我?”

    小白闻言却高声大笑,玄天剑上下翻飞,阻住阎罗阴蛟、七邪魔龙的联手进攻。眼下并非必争一线的关键时刻,他仅是将玄天剑当作寻常神兵来使,没有发动时光异能更没有以变动之道模拟配合,消耗本身寿元,却仍显得游刃有余,剑光挥洒,在一蛟、一龙夹击下,半逃半挡,从容游斗。

    “阿蛟你那么客气,每次来冥府都会特别留几件东西给我,有时抛饵不成,还险些连自己都被吃掉,如此盛意拳拳,姓白的早就想回报,只是碍于上头老板不许。现在我老板不在了,你有机会占下冥府,我开心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来挡你好事呢?”

    小白放声大笑道:“冥府就在那里,位置都特意帮你空出来了,你还不快去占?请啊请啊!”

    “姓白的!你这个狗种!”阎罗阴蛟咆吼出声,“我灭了你!”

    眼看魔主不愿直接出手相助,自己联手七邪魔龙也无法对小白形成有效攻击,阎罗阴蛟把心一横,周身忽然响起了水声,滔滔不绝的洪潮,声势浩大,席卷天地。

    阎罗阴蛟偏甲木一脉,擅长使毒,却没有水系神通,这下忽然发动滔天水势,各方观战者都感到困惑不解,不知道这又是什么门道,唯独小白好像察觉了什么,一直戏谑的表情,瞬时一正,目光极其谨慎。

    滔滔洪水,莫名涌来,情形与温去病发动鬼君旗,黑水漫天的场面有些相似,但阎罗阴蛟所发动的这股力量,潮水又浑又浊,还发着一股腐臭气息,内中更有无数嘶喊叫呐,回响不休。

    “我要发达!我要发财!”

    “放我出去!我要去不死会!”

    “我要成功!我要成为鬼中鬼、人上人!”

    “还我钱来!我不玩了还不行吗?那是我的养老钱,还给我!”

    “要钱没有,死路一条!”

    “赤魃死了,轮到我发财了!”

    诸般错乱的嘶吼,代表着愿力潮中极度复杂的万鬼意念,如今的阎罗阴蛟,手握多层次销售组织,雄霸近半个鬼界,也堪称一方雄主,汇集的无边愿力一下发动起来,浩浩荡荡,化作无穷大力加身。

    蛟龙真身,获得万鬼愿力加持,开始变形,隐约形成龙首人身,华服着体,帝冠垂冕,威仪镇世,统御八方,力量一下从天阶八重,跃上阎罗阴蛟从未触及到的九重境界!

    阎罗阴蛟力量暴升,但眼神却一下变得狂乱,冒着血丝,嘴角也喷出许多白沫,如癫似疯,虽是万古之身,却也承受不住这万鬼愿力的混乱意念,被其中杂乱的意念,冲击了本身神魂。

    “姓白的!还我钱来!”

    阎罗阴蛟狂吼一声,一爪轰出,整个天空都被这股失控的大力划过,立刻破出道道空间裂缝。

    小白却不闪不避,哈哈一笑,一剑划开,阴分阳晓,两仪浑成,竟将这九重天阶的雄浑一爪之力卸开,转攻旁边的七邪魔龙,将之轰退老远,再趁阎罗阴蛟未及回气,当头一剑斩去。

    阎罗阴蛟挥爪架住这一剑,身躯为之一晃,雄浑毒力迫发过去,甫一沾身,就被小白爆发的雄力给迫开,不由大惊失色,连混乱的神识都被震得一醒,“天阶九重?你、你居然是天阶九重!”

    “……嘿嘿,可不是像你这样不顾后果,靠万鬼愿力提升上来的,你我斗了多少年了,你竟然连这点都没发现,可见你有多废物!就凭你这点本事也敢觊觎冥皇权柄,真是笑死我了!”小白冷笑道:“不过今天你终于能让我拿出真正实力来对待,算是你这辈子最大成就啦!看来赤魃那小子搞出来的销售组织,真是你们这些废物的救星啊!”

    “住口!”

    阎罗阴蛟狂怒挥爪,力量一浪又一浪,叠上高峰,虽然万鬼愿力冲击之下,精神愈发狂乱,威势却是不住递增,让小白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笑不出来,一半是因为阎罗阴蛟几乎要拚个玉石俱焚的疯狂攻势,另一半……

    青玉巨掌、滔滔血河,分别在小白两侧出现,配合着阎罗阴蛟的强绝攻势,三方夹击。

    ……冥府这块大肥肉当前,无论什么过往恩怨都可以先放下,这个鬼王实力超群,虽然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但明显不是冥土上任何万古能够单独拿下,既然如此,就先联手拿下!

    万血河、鬼岩城、阎罗阴蛟,鬼界三大巨头联手夹攻,形成一个坚固的铁三角,将小白困守在内。

    ……还不只是这三名。

    战围之中,陆续出现诸多异象,有白骨巨爪,有鬼火骷髅,有腐尸霸足,有无影怨魂,有怨音鬼泣……十多种不同的异象,分别来自十多位鬼界万古巨头,在小白周遭此起彼落出现。

    眨眼间,情况已经演变为小白以一鬼之力,力抗十余名鬼族万古的联合杀阵,完全是堪比昔日诸天围剿霸皇的豪华阵容,如果不是因为这些鬼族万古彼此间力量有落差,未能充分配合,又要相互提防,不能真正齐心,恐怕瞬间就要他身殒道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