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碎星物语 > 第十章 七怨魁儡针

第十章 七怨魁儡针

    指甲贯脑,瞬息化为长针,由赤魃两侧的太阳穴刺入,手法既快且准,瞬间爆发出的力量,更是天阶四重的大能之力,奔涌如浪,事发突然,被冰冻的赤魃根本全无反抗之力,被长针贯脑,双目翻白,一下没了声息。

    现身出来的那个女鬼,体型纤瘦,血发垂腰,容颜甚美,却给着人一种极其冰冷邪恶的印象,像是一颗没有温度的血红宝石,耀眼而神秘,而她望向赤魃的眼中,却充满了恨意,即使已经彻底制住了它,仍未满意。

    “……哼,今天就要让你付出代价!”

    冷哼声中,女鬼十指翻飞,连续刺向赤魃,眨眼间就贯穿了它十多处穴位,僵尸的不破坚躯,在这尖针猛刺下,仿佛豆腐般脆弱,一戳就破,而在十多根尖针制住要害,将体内阳火与力量的运行全数截断后,它就像个失控的魁儡般,两眼无神地跌坐在地,动也不动一下。

    女鬼见状,眼里更是充满了不屑,“就凭这副孬样,也敢说自己是鬼君的继承者?鬼君传人会是这种碎料吗?”

    跟着手腕一翻,一根细如发丝的冰蓝色长针,在女鬼的手中显现,她脸上原本冰冷无波的神色也多了一丝慎重,随着蓝光一闪,发针直接刺入赤魃的天灵盖,跟着赤魃全身剧烈抽搐起来,体内的阳火彻底失控,眼、耳都冒出细微火焰。

    女鬼对此却全不在乎,只是慢慢捻弄发针,连通之前刺下的十多根冰针,让在赤魃体内各处设下禁制相连贯,彻底将赤魃化成一具傀儡。

    秘术.七怨傀儡针!

    在七怨魁儡针的操控下,赤魃双眼混浊若死鱼,不断发出连串的痛楚呓语,却没有半句清楚的语句,女鬼注视状况,确认魁儡针已经完全奏效,跟着低声问道:“赤魃,不死泉究竟是什么?是你编造出来的谎言吗?”

    赤魃用呆板的声音,缓缓回答道:“不死泉,是万古王骨旁的泉水,受到天地法则浸润,服食使用,可以长生不死,青春永驻,返死还生,再入轮回,甚至身成万古,直指永恒……”

    “居然真的有这么回事?”女鬼沉吟道:“万古王骨?那又是什么玩意?”

    如此特异的名词,让冰冷的女鬼耸然动容,但听到最后两句,却整个表情都扭曲起来,觉得此物的逼格实在是高得过火,这也未免太不可思议。如此神物,几乎可以再造一个永恒者,当初的鬼君竟然没有使用?还是说,当初鬼君实际上是依靠此物成道,鬼龙皇不过是个幌子?

    女鬼继续操控魁儡针,想要榨干赤魃的所知,手指一捻,却不意傀儡针蓦地变得异常烫手,却是一股阳火沿针而上,将它轻烫了一下,神魂更为之晃荡,出现了短暂的晕眩。

    头晕只是一瞬,女鬼刹时眼现煞气,将阳火的影响排除,“三阳火倒是还有些门道,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反抗,真是自讨苦吃。”

    指上加劲,傀儡针上力量催迫,压下阳火,透入赤魃体内,赤魃肢体随着不住颤抖,仿佛触电一般弹动,女鬼出声喝道:“万古王骨究竟是怎么回事?鬼君留下的秘宝真的落到你手上了?你藏在在哪里?”

    连串的问题一口气抛出,赤魃却在颤抖之余,发出模糊不清的语句,“一……二、三……”

    女鬼闻言不禁错愕道:“一二三?又是什么玩意儿?”

    “一……二……三……”赤魃翻着白眼,慢慢地数数,忽然身体一弹,连珠炮似的吼叫出来:“四五六七八,我是妳爸爸!”

    劈哩啪啦一连串,让冰冷女鬼刹时呆愣,直到整个意会过来,这才怒火中烧,喝道:“小辈,还敢胡说八道,找死!”

    素手伸展,夹住赤魃顶上的发针,跟着全力透发,要彻底掌握赤魃的身体,再不顾忌造成额外伤损的可能,指尖再度碰到发针,却要比刚才更火烫得多,同时阵阵晕眩直冲神魂,女鬼面色一沉,大能之力毫无保留地灌入,要将这股阳火完全压下。

    两力对撞,女鬼依靠境界压人,取得上风,却在心中暗自犯着嘀咕,阳火对鬼物确实有着先天克制,同阶对阵当真无往不利,但又不是太阳真火,没理由能够跨大境界来克,赤魃明明尚未迈过那道坎,为何三重天阶的阳火会如此厉害?

    一面思索,一面顶着脑中的真真晕眩,女鬼将力量输入,插入赤魃体内的十多根傀儡针一起发动,将发动起来的阳火寸寸截断,彻底被镇压下去,再无半点阻碍。

    “行了!不怕你再能翻上天去。”

    女鬼额上微见黑汗,刚才的虚耗已经远远超乎预期,这是全然没有道理的事,赤魃明明白白还是天阶三重,为何会如此难以搞定,女鬼隐约感到其中有一丝不祥,却已经骑虎难下,必须要把情报弄清楚,只能指上发劲,一口气催劲下去。

    “赤魃,鬼君的秘宝究竟……”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问话还没问没完,赤魃突然长声惨呼,两眼一翻,放了一个奇臭无比的长屁,伴随着阳火喷发,霎时间整个室内都是火光,高温炽烈,蒸腾着腐尸、烂肉的强烈气味,中鬼欲呕。

    女鬼的脸色,也一下变得惨绿,连忙伸手摀住口鼻,下意识地满地飞舞,试图驱散这股臭气,脑中更禁不住阵阵晕眩,怒火中烧,暗骂赤魃这死鬼真是诸多麻烦,在阳火支持下,连一个屁都这么威力惊人,简直是天杀的东西,要不是不能下手,真想把他碎尸万段。

    不过,还来不及等它回头想出些不伤性命的法门狠狠整治,一报心头之恨,连续颤抖与放屁中的赤魃,就开始融化,一身本该坚如金铁的骨肉迅速糜烂,前后还没有半分钟,就化成一滩稀烂的血水,流满地上。

    女鬼见状一时目瞪口呆,看着那一地的血水,更是手足无措,不能理解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七怨魁儡针,确实是鬼界的歹毒禁术,鬼鬼闻之色变,若是使用过度,会打散鬼物魂魄,使其永不超生,但自己一直把力道控制得很好,而以自己对此术的熟悉,基本不可能出错,怎么会搞出这种结果来?

    赤魃是不能死的!

    虽然无论是因为其之前的作为,还是刚刚的抵抗,自己都很乐意把它亲手解决,可无论从公主的意愿,还是主公的利益出发,赤魃都不能死在当下,现在它就这么突然惨死,连情报都没有拷问出来,自己回去又要如何交代?

    女鬼一时愣在当场,只觉得脑中阵阵晕眩,却想不出事情接下来该怎么处理,自己又怎么会落到这个窘境里?正自心头慌乱,忽然一只手从旁边伸了过来,递来一杯水,跟着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

    “很辛苦吧?不如先喝口水,喘口气吧。”

    脑中晕眩不止,女鬼本能地接过水杯,放到口边,正要一口饮下,一阵强烈危机警兆涌上心头,女鬼陡然清醒过来。

    ……不对!

    ……这是谁的手?这屋里怎么会还有别人?是谁递过来的茶水?我怎么会想也不想,就接过来就要喝了?

    一连串的疑问泛起,女鬼猛地抬头,想要从刚刚那种迷蒙感中挣脱出来,但一下抬起头来,却发现刚才看到的东西全都不见了,根本没有什么手臂,也没有什么茶杯,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境、幻觉。

    ……怎么会这样?

    ……不过,还好……

    女鬼惊魂甫定,方自松了一口气,却又身躯一震,猛然发现这间斗室之内,巨棺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张茶几,一个茶壶,两个斟满的茶杯,一盏孤灯……还有,一个男人!

    明明应该已经化为一滩血水的赤魃,不知为何,又已经坐在那里,笑得自信从容,像是刚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举起茶杯,朝着自己微笑道:“寒夜客来,不如说个鬼故事来听听吧。”

    似乎并不是什么危险的场景,女鬼却陡然遍体生寒,脑内仍然眩晕不止,只有最后一丝灵识,晓得自己已经落入圈套,不是单纯力量反抗能够挣脱的,若不能尽快离开,后果将非常恐怖。

    猛地一咬牙,女鬼转头飞驰,头也不回地发劲狂冲,要不顾一切先脱离这个斗室再说,跟着就一下撞破门扇,飙到外头。

    本来以为,这个门口应该很不好闯过,恐怕会有很多阻拦与禁制,哪知道这一扇门竟如脆如薄纸,自己轻而易举就穿了过去。

    在穿破门的一瞬间,并没听到门的碎裂声,眼前的景象也根本不是外界,而是熟悉的一口巨棺,一个茶几,一盏孤灯,一个男人微笑举杯……

    明明应该要穿出门去的,竟然又一次回到里面,似幻非幻,是实非实,女鬼完全落入了温去病的法界术式中,一如先前那两名已经被其吞噬的鬼尊。

    然而,无论境界与力量,女鬼都比那两名鬼尊强得太多,马上就明白自己究竟是遇到了什么情况。

    ……这恐怕是一种特殊的法界,并且搭配法界开发出了一套专有术式,两者相合,才能布下这种恐怖的陷阱,赤魃没可能到了这个境界,肯定是另有际遇,或是其中有什么问题。

    ……从自己踏进这房间里的时候,就已经落入术中,赤魃假装急色,任自己施为制住,起了大意之心,跟着透过魁儡针的数次反击,撞击自己神魂,就是为了把自己拉入这个术里,而自己却因为自视太高,根本没有察觉,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

    ……关键是刚刚递来的那杯茶,自己不应该接的,从接过的那一刻起,双方就建立了因果联系,神魂被拘,落入了绝对的被动,这个术式已经在某些层次触及因果的范围,着实恐怖,唯一庆幸的是,自己反应过来,并没有喝下那杯茶,也没有接受那边喝茶的邀约,否则宾主关系一旦建立,就真是深堕此术之中,再无法挣脱了。

    瞬间想明白这些,却禁不住神魂内晕眩感渐重,因果联系建立,陷入术法之中,境界的优势已经被彻底抵消,女鬼只能不顾一切,高速飙向棺中的赤魃,想要拚最后一搏,一击拚上剩余的残力,却打不出理想中应有的狠恶势道,心中暗叫不妙,而眼看将要击中赤魃,那边的身影却陡然一幻,茶几消失,孤灯不见,存在那里的只有棺木一口。

    而躺在棺中的……是个女子,赤红血发,那面孔是……自己!

    女鬼见状心头一震,莫名惊怖,神魂摇晃,一下强烈晕眩涌来,目光陡然变得呆滞,就这么彻底神魂失守,呆坐在温去病的面前。

    “……大能不愧是大能,费了我这么多手脚,还只能短暂制着。”

    温去病微笑道:“这么点时间,作不了什么就会醒过来,所以这时间……该怎么利用好呢?”

    话声方落,温去病眉头皱起,却是听见外头传来“叩叩叩”的敲门声,而自己神思透出,竟看不透门外。

    ……这减压……压力好大啊!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