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碎星物语 > 三十八章 我是什么

三十八章 我是什么

    当时,面对回归的霸皇,鬼韬一行心里也七上八下,全然没把握霸皇会有什么反应,万一直接拂袖而去,或是因为人身,干脆选择成为人皇,那先前的辛苦谋划不就都成笑话?

    然而,霸皇却二话不说,允鬼韬所请,实践万古之前的约定,成为鬼族首领,统帅鬼族征战诸天,与鬼韬一同回到邪魂岭。

    不管哪里都有不懂看人脸色,还摸不清自己斤两的蠢蛋,邪魂岭上也不例外,一名受邀来前来观礼的鬼族万古,看见仍为人身的霸皇,起了心思,直接指使手下大能提出质疑,表示霸皇如今既为人身,又岂能统领万鬼?

    结果,却直接换来了霸皇的当头一刀,不给任何强人情面,也没有谁来得及拦阻,一刀就将那名夸夸其谈的大能当场杀掉。

    “从今日起,老子就是鬼族,还有谁说不是,我就让他连鬼也做不成!这句话,替我通传万界,谁都给我记好了。”

    霸皇直接明快的表态,彻底解决了身份问题,自此之后,再没谁敢继续在这问题上做纠缠,就算心里仍有疙瘩,也不会蠢到当面提出来。

    “……这世界……我并无意统治,也无心高高在上,只是想自由而行,一路破除所有束缚,在战斗中追求巅峰极限的感受,却不知为何,就成霸道了……”

    男子仰望殿堂高顶,笑得却颇为寂寥,跟着表情复又冷峻下来,“鬼市那边,现在又是什么状况?”

    “……现在的情况……有些意外。”

    鬼韬闻言也感到很是苦恼,它自衿布局、谋略,也擅长应变,但眼前鬼市的这局面也未免变得太多。

    如果光是地藏金龙有什么动作,它早已预备好多道后手,足够见招拆招,甚至围绕着鬼市斗争所牵涉的各方势力,也全都在它的掌握中。

    但鬼君传承却在这个节点出世,黑日重现,引发各方觊觎,这些变化又完全不在预料之内,也超过原本的估算太多,而地藏金龙趁机出手,把得了鬼君传承的“天命之子”摆上台,直接把局面搅得更乱,而那个赤魃又开始不知道搞些什么,透过巨骨帮,正在疯狂收钱、收会员,所做的事情自己完全看不懂,根本无法判断。

    倘使这些变化的发生,中间有些间隔,那还好一点,尚有补救的空间和余地,可是,打温去病失踪在鬼市后,这串变化连接发生,一个紧接着一个,短短两天多的时间,鬼市这局棋,棋面何止生变,简直是自己稍转了一下目光,回头就发现给被换了一张棋盘过来……瞪着这片没有一枚棋子在原位的局,鬼韬也只能瞠目结舌,不知接下来要如何落子。

    更糟糕的是,鬼族的事情,一旦牵涉到钱,事情就很难控制,鬼韬刚刚接到通知,巨骨帮铺开的那个收鬼网络,伸展飞快,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出了鬼市,发向整个鬼界,就连邪魂岭上都已经有不少鬼物受到“感染”,交了平等费,正急着往下拉鬼冲数目。

    鬼韬至今仍看不透那个网络之中究竟有什么奥妙,只是下意识地感到不妥,经过考虑,它果断道:“鬼市的那个赤魃,我怀疑问题很大,很有可能已被取代,十有**是温去病假扮,不是原来那个。”

    霸皇笑道:“合理的推测,但你并没有证据。”

    “我们做事,又要什么证据?说它是,就算不是也得是,何况它真的是。”鬼韬拱手道:“陛下,我们应该立刻行动,进入鬼市,把祸秧斩除,再迟恐怕局面生变,不受控制。”

    “哦?难道你以为局面现在还在你的控制下吗?”霸皇大笑道:“你的判断不错,我也相信赤魃就是那小子,而现在这些小动作,后头也会有大影响,所以……不准出兵!”

    鬼韬错愕道:“陛下?”

    霸皇淡然道:“温去病正在做的事情,我……或者说这个男人的记忆,有点印象。”说着,霸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我可能猜得到他在干什么,就是猜不中也没关系……不过,牵涉到那个人的计划,真的有那么容易成功,而不会反噬其主吗……无论如何,酆都鬼君的传承,都是值得一战的好对手,但眼下还没成熟,且多等他一下。”

    鬼韬闻言瞪大眼睛,张口欲言,却发不出声音来,自家主上都说出最后那句话了,基本是不可能再改变主意了,这时候再不长眼劝阻,恐怕不止是白费功夫,还有不小风险,只能另外想切入点。

    “陛下,如果事情失控,妖族那边恐怕不能接受……”

    “哼!我还需要在意老妖婆的感受吗?”

    “陛下,您这……”

    鬼韬表情一下变得非常尴尬,天上地下,敢称那一位为“老妖婆”的,恐怕就只有自家主上,也估计只有霸皇这么叫,那一位才会无可奈何,不作任何反应。

    “罢了!”

    霸皇手一挥,大会堂左侧的壁面投映出影像,却是一个寂静而漆黑的峡谷,被一道冰瀑当中贯穿,长度超过千米的瀑布,黑水当中闪烁着冰蓝色的晶光,都是一块块拳头大的冰块,顺流而下。

    冰瀑的底部,一道俏生生的女子身影,若隐若现,冰发雪肤,双眸紧闭,清丽如仙的娇容,没有一丝邪气,却也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让人不敢亲近,仿佛只要多看上一眼,就会有寒气传过来,将人立地冻结。

    白色的长裙,随风飘飘,即便浸在黑水中,仍没有沾染一点污渍,依旧是玉洁冰清,仔细一看,女子周身笼罩着一股力量,将这能把寻常天阶者削肉蚀骨的黑水拒诸于外,毫发无损。

    这名女子,赫然正是失踪多时的司马冰心,自封神台之战后,已有数年时间未现于世,而若过往熟人看到她此刻模样,必大为吃惊,因为她如今表现出来的力量,较诸得人道助益,进境一日千里的司徒小书犹胜一筹,甚至……已经成就大能。

    端坐在黑水瀑布之底,司马冰心像是陷入沉睡,又仿佛已经失去生命,只剩下一具躯壳,没有灵魂,但一身力量却仍在持续运作,每一刻都在增强,全没有因为失去意识而有什么影响。

    “……妖皇不是催得紧吗?这丫头都成这副鬼样了,她要就直接扔给她,看看她怎么用这把钥匙,去开太古妖都!”

    霸皇满不在意地说着,鬼韬却只得苦笑,自家主上可以这么说,也确实敢这么干,但这样的结果,等若逼妖皇立刻翻脸,这却不是己方能承担的损失。

    “陛下,妖皇的意思,是希望我们能想办法让她苏醒,只有她醒了,才能发挥作用。”

    “万古易过,老妖婆还是那么天真!”霸皇哂道:“这小丫头如果真的醒了,还会如她所愿的那样去开启太古妖都的封印,取出继承物,甘心成为道标?”

    鬼韬无言以对,这一点自己也想不通,不知道妖皇究竟有什么把握能促成此事,又或者,事到临头,连永恒者也会急病乱投医,根本是死马当活马医,想着赌一把,或者是指望车到山前必有路吗?

    当初,若不是这小丫头在登天时情绪失控,迷乱了意识,还真轮不到自己趁虚而入,冷手执了个热煎堆……

    “司马冰心是妖皇重点栽培的棋子,当初特别透过太一,把她拉到五藏妖界去,刻意进行栽培,这不过是个开始,测试成功后,后续还有很多计划准备着,谁想要动这颗棋,那可真是等于要动妖皇的老命了……”

    鬼韬不由苦笑,如果事情有得选择,自己也不想惹上妖皇,凭空多得罪一名至高无上的永恒者,特别在这件事上,妖皇断然不可能退让,但当时情势紧急,不由选择,事涉太古妖都,必须要把这意外形成的关键钥匙抢到手才可以。

    “太古妖都,是我们盯上很久的一个目标地,因为陷落在时光冻结之处,万古者也窥探不得,也就丧失了价值,渐渐从诸天的关注中黯淡消失,最初还是魔主发现其中有异,后来在合作中,与我方商议联合开发……”

    鬼韬道:“这个秘密始界之中知道的也不多,但当初碎星团在太古妖都的一战,委实打得激烈,不愧封神之名,吞海大圣、万象天魔、赤眼鬼公,三名万古殒落其中,当真是震动诸天。”

    当时战得天昏地暗的碎星者,绝对想不到,比起自己在妖都之内经历的残酷战争,妖都之外的那场战斗才真是恐怖,妖族、魔族各有万古到来,还特意请了一个出工不出力的鬼族万古帮场子,与燕无双、司徒无视开战,从头到尾压着两个人打,却在胜负即将底定的关键一刻,妖都内的碎星团开动封神结界,镇压妖都之内的一切妖魔,,同时也让妖都之外的这三族万古一道殒落,震惊万界。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