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夫人们的香裙 > 第1719章 驿站风波

第1719章 驿站风波

    宋青书一怔,没料到是这样的回答,心中不停犯嘀咕,她到底是不知道我的身份还是故意在耍小性子?

    不过不管是哪种,如今得到明确拒绝,众目睽睽之下自然不方便再去找耶律南仙,只能骑着马没精打采地走在前面,心想得找个机会好好收拾她。()

    只可惜接下来几天的时间,耶律南仙一直深居简出,根本不给自己接近她的机会,弄到后来宋青书越来越相信对方是故意的了。

    送亲队伍的速度并不算快,走了几天也才走一百多里,这天天色渐暗,望着远处隐约可见的驿站,宋青书寻思今天怎么着也得去见一见耶律南仙,哪怕夜闯她的闺房!

    因为天色渐晚,送亲队伍决定在驿站这里休息,耶律南仙依然不从马车里下来,直接让人将马车开到后院,然后严禁其他人靠近院子。

    似乎注意到宋青书的尴尬,那礼部官员凑过来说道:“将军莫要见怪,郡主多半心情不好。”他其实也对这位护驾将军很好奇,以前在上京城都没见过,完全是空降过来的,所有人都在猜测他的背景底细,到底是何德何能放才让宫中的贵人直接指派。

    经过这些天相处,宋青书知道这礼部官员叫萧讹都斡,名字有些拗口,不过他也习惯了,辽国这些人的名字就是这样。(最快更新)

    “萧大人说笑了,我又岂敢怪罪郡主呢?”宋青书此时对容貌做了伪装,倒也不虞被人发现真实身份。

    进驿站的时候宋青书忽然心中一动,扭头往一旁望去,只见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童,约莫**岁年纪,却是生得容色娇艳,眼波盈盈。

    “当真是个美人胚子!”宋青书不由惊叹不已,要知道这个世界不比后世,大多数普通百姓都有些营养不良,再加上结婚生子普遍很早,所以一般来说小孩都是又瘦又很少见到这般粉妆玉砌的小姑娘,宋青书仔细思索以往见过的小女孩,貌似只有苗若兰才能和这女童媲美。

    不过苗若兰是那种纯真无邪的美丽,这个女童明明年纪这么看着却有几分大姑娘的貌美,实在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没想到山野村庄居然有这样的绝色。”萧讹都斡也注意到了那女童,忍不住感叹道。

    听出他语气中的轻佻淫邪,宋青书听得一阵无语,心想这个年代的人当真是无所顾忌啊,对这样的小萝莉都能生出邪念,不过一想到这个世界很多女人十三四岁便成亲生子了,于是也就见惯不怪了。()

    “看她这样子应该是此处驿站头子的女儿,不如等会儿我去跟他提一声,让她晚上来服侍将军,将军把她带回去当个姬妾,他们这一家人也算是飞黄腾达了。”萧讹都斡凑到他身边刻意压低声音道,他有心拉拢这个身份神秘的将军,所以便打算借花献佛,反正又不是自己女儿,不心疼。

    远处那女童本来正低着头扫地,忽然眼中寒光一闪,只可惜角度不对,宋青书等两人也并没有注意到。

    “呃,不用了。”此时宋青书对他的提议一阵无语,要知道从后世闻名世界过来的他,实在不适应这个世界一些习以为常的东西。

    担心萧讹都斡自己对那小姑娘下手,宋青书接着补充了一句:“如今我们要务在身,还是不要节外生枝,而且郡主这两天心情正不好,如果让她知道了怪罪下来,我们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耶律南仙如今的状态,萧讹都斡打了个冷战,急忙说道:“多谢将军提醒,走,我请将军喝一杯去。”

    和萧讹都斡喝了一顿酒过后,夜已经深了,宋青书佯装酒醉回到了房中,然后等了一会儿估摸着大多数人已经睡了,便悄悄往后院摸去,如今耶律南仙一副生人勿进的架势,他只能出此下策了,不过他自忖武功高强,倒也不虞被随行的护卫发现什么。

    一路来到后院,他不由得眉头一皱,这边实在太安静了些,看了一圈根本没看到护卫在什么地方,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布了暗哨,但仔细查探了一圈,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这时候耶律南仙屋中传来打斗之声,宋青书心中咯噔一下:坏了!

    急忙往那边跑了过去,还没赶到便远远看见耶律南仙手持一柄长剑,整个人如仙子一般在屋中腾挪转闪,而几个人正在合力围攻她。

    宋青书眼尖,认出其中一人貌似是这驿站的头领,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多半有杀手先到一步杀了此地真正的驿站守卫,然后伪装成他们。

    至于送亲队伍的护卫不见动静多半就是中了**之类的,之前饮食之类的都有专人监测过,如果用见血封喉的毒药肯定瞒不过他们,想来用的就是没有杀伤力但是效果奇好的**之类的。

    注意到耶律南仙对战那几个杀手并不落下风,宋青书便没有立即出现帮忙,打算先在一旁看看这些杀手的武功来历。

    耶律南仙手中长剑犹如一轮清冷的月光,整个人进退有据飘飘若仙,那几人根本近不了她的身,看得宋青书暗暗点头:“她的日月神剑修得愈发精纯了,在年轻一代中的确算是翘楚人物。”他都没意识到自己点评这口气完全就是一个老前辈的姿态,完全忘了其实自己也算是个年轻人。

    那几人见久攻不下,互相对视一眼,暗暗点头然后不约而同弃剑使拳,往耶律南仙身上攻去。

    “七伤拳!”宋青书认出了那套拳法,不由得惊讶无比。要知道自从当年金毛狮王谢逊大闹崆峒派过后,崆峒派就变得相当低调,江湖中基本上很少出现他们的身影,甚至很多人都忘了江湖中还有这样一个大派。

    七伤拳最出名的是伤人先伤己,一练七伤,七者皆伤,牺牲这么大,威力自然也非同小可,几人七伤拳一出,耶律南仙便有些局促起来,不得不冲到了院子中,利用轻功在宽阔的环境中与其周旋,上下翻飞间那修长的双腿让一旁的宋青书大饱眼福。

    可惜那几个杀手显然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七伤拳劲力四射,后院中不少大树一触即断,连院中放着的几块石头也被击空的拳劲打得石屑横飞,耶律南仙花容微变,知道自己只要被击中一次就会重伤,神色不禁也变得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