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夫人们的香裙 > 第1717章 称孤道寡

第1717章 称孤道寡

    “神秘太妃?”宋青书自然知道那位主就是鼎鼎大名的李秋水了,武功深不可测,又常常不以真面目见人,当然觉得神秘了。(uc书盟最快更新)

    “西夏一品堂背后虽然隐隐有太妃的影子,但明面上还是将军赫连铁树在掌管,他还控制着一部分兵权,所以也是西夏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赵敏继续讲解道。

    宋青书点点头,和西夏一品堂打过这么多次交道,赫连铁树也算是老熟人了:“看来西夏政坛就是太子宁哥集团与凉王李乾顺集团的分庭抗礼了。”

    赵敏补充道:“还有个家族你到时候也要留意一下,说起这个家族来,在你们汉人那边应该鼎鼎大名。”

    “什么家族?”宋青书一怔。

    赵敏微微一笑:“江宁秦家!也就是秦桧的家族,当年秦桧倒台,秦家担心家族被清算,所以举家搬迁到了西夏,至于最后为什么选择的是西夏,个中缘由外人倒也不知晓。不过秦家倒也算有几分底蕴,到了西夏后靠着与木家政治联姻,再次走上了政治舞台。”

    “秦家,和木家联姻”听到这些关键词,宋青书脑海中瞬间就冒出来秦红棉,据上次木婉清所说,秦红棉未婚先孕,家族的压力再加上兄长的逼迫,才无奈之下嫁给了西夏一个大族,现在想来一切都对上了。()

    “秦家毕竟出国秦桧这样的大奸,到时候你到西夏小心点,别被他们给算计了。”赵敏提醒道。

    宋青书点点头,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虽然自己也不喜欢秦家,但有木婉清这层关系,想来双方应该不会处于敌对关系。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一下,我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有些无聊了,而且我外出这么久,有些想家了,前段时间出了事,我爹爹和大哥应该也很担心我。”赵敏忽然小声说道。

    听弦歌知雅意,宋青书马上反应过来:“你想回蒙古?”

    “嗯,我想回去看看爹爹”赵敏素来神采飞扬,但这次语气却相当不自信,紧张地望着他。

    宋青书暗暗皱眉,要知道如今辽国的局势靠着赵敏和苏荃两人才勉强稳定下来,如果她离开,苏荃一个人很难分饰两角。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如今知道的秘密实在太多太多,而且蒙古又属于敌国,如果离开的话,完全没法保证她不会泄露秘密,一旦透露一点口风,自己这些年在清、金、辽几国的布局就会毁于一旦

    对于其他人,宋青书倒有足够的控制,比如三尸脑神丹、生死符,又或者共同利益等等,但唯独对赵敏,他却没有任何制衡手段,难不曾给她种下生死符?

    他忽然悚然一惊,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相信感情了?如果连赵敏都要靠这些手段控制,那真是走向了称孤道寡的局面,这难道就是我想要的么,那样的话就算最后得到江山,又有什么意义?

    想清楚这一切,宋青书微笑着说道:“让你成天在这深宫中的确有些为难你了,而且算算时间你也是该回家看看了,若非我马上要去西夏分身乏术,一定和你一起回去探望岳父和大舅子的。(uc书盟最快更新)”

    “什么岳父、大舅子的,真是难听死了,要是我爹和大哥知道你对我做的事,他们会第一时间抽出弯刀砍死你的”赵敏扬了扬下巴哼道。

    看着她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上,宋青书忍不住低头亲了一口:“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难道他们还能不认账不成,要是他们敢不同意,我直接闯汝阳王府将你带走私奔。”

    “谁要和你私奔!”赵敏啐了一口,忽然神色一变,反应了过来,“这么说你同意我回蒙古了?”

    宋青书捏了捏她的脸蛋儿,赵敏肌肤非常细腻幼滑,再加上鹅蛋儿脸带着一点天生的婴儿肥,捏起来相当的舒服:“蒙古是你的家,我怎么会不同意呢?”

    平日里被这样捏脸赵敏都会下意识反击,少不得一番打闹,不过今天她却仿佛忘了这茬一样,只是怔怔地望着情郎:“你不怕我出卖你么?”

    宋青书坦言道:“一开始的确有点担心,不过马上想到如果连你都不能相信,那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能相信谁?”

    “你这是在赌?”赵敏幽幽叹了一口气。

    宋青书摇了摇头,微笑着看着她:“这并不是赌,因为我有必胜的把握。”

    赵敏神色却是很凝重:“我忽然有些后悔我的决定了,因为你心太软,又太容易亲信他人,并非一个合格的上位者,这样的性子恐怕将来很难一统天下。”

    宋青书顿时郁闷起来了:“我有这么差么?”

    这时候赵敏却话锋一转:“不过这性子虽然不是个合格的上位者,却是一个完美的情郎呀!”她之前一直绷着脸,这时忽然展露笑颜,就好似冰雪初融,又仿佛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看到她娇艳无匹的笑容,宋青书一时间不由有些看呆了。

    “呆子”赵敏点了点他的额头,她本就生得秀丽无俦,笑起来过后在红烛之下更加显得千娇百媚。

    宋青书看得食指大动,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往里间走去,羞得赵敏惊呼出声:“你想干嘛?”

    “想!”宋青书一本正经地点点头。

    “讨厌!”赵敏气得狠狠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宋青书倒吸一口凉气:“你是属狗的么?”

    “谁让你这么坏?”赵敏整个人缩在他怀中,光润白腻的肌肤上渗出一片娇红,便如是白玉上抹了一层胭脂。

    宋青书知道她平日里光芒四射落落大方,可床笫之事终究也是刚刚接触不久,还远没到贪欢的年纪,现如今难免还残留着一些少女的羞涩,不过越是知道如此他越是兴致高涨:“你马上就要回蒙古了,我们下次相见也不知道要隔多久,当然要抓紧时间咯。”

    想到即将到来的分别,赵敏一时间也生出无尽的愁丝,轻轻嗯了一声便不再反对了。

    因为即将分离,再加上存着给她留下一个难忘的夜晚,让她将来一个人的时候永远忘不了自己想着自己的心思,宋青书今晚比以外都格外卖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粉色帐幔之中传出了少女绵柔无力的娇嗔:“你等会儿还要去苏荃姐姐那边,不省着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