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夫人们的香裙 > 第1705章 断了香火

第1705章 断了香火

    阮星竹有些不解:“为什么?”她之所以推迟报仇,除了还没找好扳倒杨巨源的决定性证据之外,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如今的他炙手可热,已经成为了四川一地的高层首脑人之一,如今的他正值人生最巅峰的时期,为什么会没有机会报仇?

    宋青书这才将自己这段时间默默关注慕容复的一些事情告诉了她,当然并没有和盘托出,只是让她知道了慕容复已经决定除掉杨巨源了。(最快更新)

    “活该他们狗咬狗!”阮星竹恨恨地说道,不管是杀了她丈夫的杨巨源,或者是贾似道走狗的慕容复,她都没什么好感。

    “不过让杨巨源这般死了,的确太便宜他了!”阮星竹忽然咬牙切齿道,一想到丈夫待这个弟弟恩重如山,结果对方不仅害死了他,居然还对她这个嫂子图谋不轨。

    “今天慕容复邀请杨巨源到郊外赴宴,依我看他是打算今天动手了。”宋青书说道,杨巨源如今也算得上炙手可热,平日里周围防卫也算严密,慕容复要宴请他什么地方不好,偏偏选在郊外,这不是刻意调开他的护卫力量又是什么。

    经他这么一分析,阮星竹也深表赞同:“看来慕容复按捺不住了,不能让杨巨源这狗贼这么容易就死了!不过如今慕容复权势极大,我们还是要避免和他正面冲突。”

    “放心吧,”宋青书笑了笑,“他不会傻到在宴会上动手的,那样传出去不明摆着他是凶手么?依我看多半会选在杨巨源去赴宴的路上或者宴会完毕回城的路上。”

    接下来两人便埋伏在了杨巨源赴宴的必经之路上,宋青书轻功高绝,就算是带着阮星竹,也没有丝毫惊动他随行的护卫。

    两人一直跟踪他到了城郊赴宴场所,一路上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两人对视一眼,明白杀局多半会设在归途上,便继续隐匿下来。

    几个时辰过后,酒足饭饱的杨巨源告别了众人,醉醺醺地上了轿子开始回城。(最快更新)

    “看来这次投靠贾似道真是赌对了,以前虽然也还不错,但哪有机会天天这样和整个四川官场最高级别官员觥筹交错啊。”杨巨源此时可谓是春风得意,认为自己能把杨家带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唯一遗憾的是阮星竹不知道哪儿去了,”杨巨源脸上闪过一丝阴霾,那日搞定吴曦过后,他心急火燎地跑回杨府,本来打算与渴望多年的嫂子共赴巫山,好好享用一番,结果回来却发现对方不翼而飞了!

    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如果让她把事情抖出去,那一切都完了。可惜他派出无数人手也没有查出对方的踪影,再加上这段时间对方也没有跳出来控诉他什么,他终于放下心来。

    “想来她是忌惮我如今的势力吧。”尝到权力的滋味,杨巨源可谓是欲罢不能,现在的他完全不怕对方乱说什么话,因为他有足够的底气掌控舆论,反而将对方打上一个淫妇的标签。

    “希望你能识时务,如今韩侂胄的倒台已成定局,到时候你依仗的阮家也会随时覆灭,如果来好好服侍我,我还能保你们阮家周全。”因为酒意上涌的缘故,想到某些激动之处,杨巨源只觉得小腹涌起了一团火热。

    正想到妙处,忽然外面传来的阵阵惨叫将他从幻想中惊醒过来,正想询问出了什么事,轿子就翻滚到了地上,他知道多半遇上了刺客,一身酒意瞬间吓醒,拔出腰刀破轿而出。

    出乎他意料,外面只有一个黑衣蒙面人,他本来还以为是阮星竹来刺杀他报仇的。

    “你到底是谁?”杨巨源紧紧握住腰刀,眼神余光扫到附近横七竖八的尸体,瞳孔瞬间收紧,对方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解决掉了他随行的护卫,显然是高手中的高手。

    那黑衣人也不答话,直接举剑便刺了过来,杨巨源急忙打起十二分精神与之周旋,他自己也有一身不俗的武艺,倒并不是太惧对方,寻思着只要支撑的时间越长,等会儿其他官员路过这里自己便会得救了。(最快更新)

    不过对方的剑法犹如跗骨之蛆,端的狠辣无比,没过多久他身上就多了几道血淋漓的伤痕,再加上他毕竟喝了酒,武功比起往日来大打折扣,一个疏忽手腕中剑,鲜血直涌哪里还拿捏得住腰刀?

    “三情剑法,你他妈的是沈小龙!”尽管失去了战斗力,杨巨源却忽然灵台清明,想到了什么便怒骂了起来。

    见被识破了身份,那黑衣人不再掩饰,扯下了面具,果然便是三情道人沈小龙:“姓杨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老子哪里得罪你了?”杨巨源又惊又怒,一边往后躲闪一边骂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到了九泉之下去向孙忠锐赔罪吧。”沈小龙冷哼一声,抬剑便要刺下去。

    杨巨源急忙大叫:“且慢,杀孙忠锐是慕容复的主意,和我无关啊。”

    沈小龙冷笑一声:“事到如今还敢栽赃嫁祸!我去仔细查过了,那次袭击孙忠锐的士兵全都是你麾下的亲兵,而且慕容复虽然名义上是你的长官,但你有杨家坐靠山,谁不忌你三分,他又怎么会指使得动你?多说无益,受死吧!”

    在这里已经耽搁不少时间了,担心等会儿有其他官员带着随从路过,沈小龙担心夜长梦多,直接一剑就往他喉咙刺了过去。

    眼看着即将替孙忠锐讨回公道,忽然一粒小石头斜地飞了过来打在他剑尖之上,沈小龙只觉得虎口一麻,差点拿捏不住手中长剑,不由骇然往旁边望去。

    不知什么时候一旁已经多了一个男一女,男的高大挺拔,女的婀娜多姿,看得出来年纪不大,只不过两人皆蒙着面纱看不清楚样貌。

    “你们是谁?”沈小龙惊惧不已。

    这对男女自然便是宋青书和阮星竹了,指了指吓得肝胆俱裂的杨巨源,宋青书沉声说道:“这个人我要了。”

    “你是那晚救走吴曦的人!”这时沈小龙终于从他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宋青书淡淡一笑:“既然认出了是我,那你应该清楚不是我的对手。”

    沈小龙脸色阴晴变化,显然正在进行着激烈的心理斗争,不过最终他拱了拱手,选择了离开,他虽然很想替孙忠锐报仇,但又不蠢,明知道不是对手还做无谓的牺牲。

    “等一下!”忽然身后传来的声音让他悚然一惊。

    “阁下还有何指教?”沈小龙浑身汗毛都快立了起来。

    注意到他握着剑的手都有些发白,宋青书哑然失笑:“不要紧张,只是想提醒一句,小心慕容复。”

    沈小龙一怔:“什么意思?”

    宋青书摇了摇头:“现在和你说再多你也未必会信,只能言尽于此,你只要记得这句话就好。”这个沈小龙是个忠义之士,不想他不明不白死在慕容复手中。

    沈小龙眉头紧皱,忽然想到刚刚杨巨源说的话,心中莫名蒙上了一层阴影,最终带着满腔疑惑离去。

    见他离去,一旁的杨巨源松了一口气,急忙爬起来向宋青书行礼:“多谢恩公相救,敢问恩公高姓大名?杨某必当厚报。”

    “恩公?”宋青书哑然失笑,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接一指点了他的昏睡穴,提起他离开了现场。

    等杨巨源醒了过来,愕然发现自己身处一荒郊野外,抬头一看,只见一块石碑上写“杨公讳震仲之墓”,不由得吓得肝胆距离。

    “这这这”前几天他亲自给大哥下葬,又岂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宋青书站在不远处,对阮星竹说道:“这个人就交给夫人处置了。”

    阮星竹眼圈有些发红,抿着嘴唇:“多谢公子!”

    此时两人取下了面巾,杨巨源终于看清了她的样貌,不禁惊怒交加:“贱人,是你!”

    阮星竹冷笑道:“上次我说过你做出如此有违人伦天理的事情,会遭到报应的你还不信,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吧?”

    杨巨源脸色数变,很快挤出一脸笑容:“嫂子,上次我是和你开玩笑呢,你千万不要当真。”

    “开玩笑?”阮星竹冷笑连连。

    “对呀,就是开玩笑,”杨巨源急忙解释道,“大哥待我恩重如山,我怎么会害他呢,不信你现在就可以开棺验尸,看他是自杀还是他杀。”

    “想借此拖延时间?”阮星竹哼了一声,“那之前你对我意欲不轨是为何?”

    “嫂子,那是我一时鬼迷了心窍,从你嫁入杨家那天见到你便惊为天人,不过你是我的嫂子,我只能将这份情感压抑在心里,后来大哥不幸离世,我以为我终于可以追求你了,所以才一时糊涂,那天我又喝了点酒,所以乱说了些胡话”事关性命,杨巨源此时脑筋比平时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好一个巧舌如簧,这些等你到九泉之下向震仲解释吧。”阮星竹上前提着他衣领,像拖死狗一般将他拖到了丈夫墓碑之前。

    杨巨源终于清楚今天无法幸免,便破口大骂起来:“刚刚那个男人是谁,是你的姘头吧,你这个骚娘们狐狸精,大哥刚死你就找了一个野男人。”

    一开始他还硬着破口大骂,到后来惨叫中则是夹杂着哀求:

    “不要杀我,杀了我杨家就绝后了,大哥就算在天有灵,也不会同意你这样做的。”

    “贱人!杨家断了香火,杨家列祖列宗都会诅咒你的!”

    远处的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