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夫人们的香裙 > 第1699章 完全体

第1699章 完全体

    一群人纷纷色变,跃到空中再下降这里很多人都做得到,可是像对方这么慢慢地下降却没有一个做得到,更别提刚才那道神秘的气波了,震得冲锋的数十人纷纷倒退而回,这份功力未免太恐怖了些。uctxt.com

    众人定睛看去,只见对方是一个青衫年轻人,只可惜相貌普通,貌似没人认识他。

    来的人自然便是宋青书了,他与任盈盈看到蜀王府火光遍天,知道这边出了事情,一路飞驰而来,正好赶上一群人往仪琳冲杀过去,便不得不出手了。

    当然他并没有露出原本的面目,毕竟如今金蛇营名义上正在对抗清军南下,若是传出自己在四川出现的消息,难免会引起外交风波。

    之前向仪琳、田伯光表露身份无所谓,他们毕竟身份低微,在江湖中也没什么话语权,可如今场中这么多南宋官方的人物,还有左冷禅这样的一派掌门,自然不能掉以轻心。

    “阁下是谁?”慕容复和左冷禅心思太多,一时半会儿摸不清对方底细有些惊疑不定,反倒是沈小龙直接上前问道。

    宋青书淡淡地答道:“山野草民,不值一提。”

    “不知为何要阻拦我们诛杀叛国逆贼?”沈小龙追问道。

    “叛国逆贼?”宋青书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叛国逆贼是谁,只看到你们对一个善良的小尼姑也要下杀手。”

    左冷禅这时终于开口了:“这小尼姑自甘堕落,与叛国逆贼和采花淫贼同流合污,自然是死有余辜。”

    宋青书依旧不动声色:“四川这边发生的事情有诸多蹊跷,还需要仔细查探,又岂能随随便便就下定论。”心中却有些奇怪,他记得左冷禅之前受了不轻的内伤啊,怎么恢复得这么快,看他的精气神,貌似更胜从前了。

    左冷禅顿时怒了:“吴曦叛国,田伯光采花,天下皆知,这位小尼姑和他们混在一起,也是在场所有人亲眼见到的,还需要什么查探?”

    “谁说天下皆知?”宋青书轻笑一声,“我就不知道。(最快更新)”

    听到他这番话,左冷禅怒极反笑:“感情你是来消遣本座的?”

    “是又如何?”宋青书毫不在意的回答差点没让他气晕过去。

    这时慕容复也开口了:“这位先生可要想清楚了,你一时意气很容易和全天下为敌。”

    宋青书摇了摇头:“我并非一时意气,你们也代表不了全天下。”

    杨巨源也适时加入声讨队伍:“阁下莫要仗着武功高强就小觑天下英雄,这里这么多人,你能挡得住几个?”

    “有一点说对了,我还真就仗着武功高强了。”宋青书一句话差点没把他噎死。

    看了他一眼,从他的外形和装束,宋青书很容易就猜道:“你就是杨巨源?”

    杨巨源心中一惊:“阁下认识我?”

    宋青书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听过你的名字。”

    杨巨源却是心中暗喜:“前辈可是和我们杨家有何渊源?”如果对方真和杨家有关系,多了这么一个顶尖高手做靠山,再加上杨家的势力,将来在四川地界岂不是横着走?

    “的确有点渊源,”宋青书想了想该如何措辞,“某种程度上我和你大哥算是同道中人吧。”

    杨巨源自然不可能听得懂同道中人的含义,但却听明白了对方是和大哥有关系,不由心中一沉,这可有些不妙。

    左冷禅此时却按捺不住心中怒意,沉声道:“既然阁下对自己武功这么有自信,那左某就来领教一下。”对方刚才表现出来的功力和轻功虽然有些震撼,却也没有到达无法触及的层次,再加上他对自己的寒冰真气以及丰富的武学经验非常有自信,并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他。(uc书盟最快更新)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到最后还是要用拳头说话,所以一开始那么多废话干嘛。”

    左冷禅哼了一声直接拔出一柄铁剑冲了过去,他有些忌惮对方刚刚表现出来的内力,倒也不敢一来就以内力相搏。

    他已将嵩山剑法练至化境,此番剑花挽出,七分实三分虚,暗藏十三种厉害后招,进可攻退可守,周围众高手见了都暗暗点头,心想左冷禅不愧是闻名天下的五岳盟主,这剑法上的造诣实在宗师级别。

    宋青书暗暗摇头,修为到了他这种境界,世上大多数的剑法都是破绽百出,对方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所以冒然进攻,如果自己真想的话,一招便可以重创他。

    不过如果那样展示出来,未免太过惊世骇俗,左冷禅在这世上已经是顶级高手,若是一招败北,哪怕自己戴着面具,也很容易被猜到身份。

    当然如果让他慢慢和他过招他也没这个耐心,于是伸出手指一弹将他的剑尖弹开,剑尖失了准度,之后的所有剑招都失去了意义。

    左冷禅只觉得虎口一麻,差点拿捏不住手中长剑,不由心中大骇,不过他反应也是迅速,直接另外一只手使出大嵩阳掌往对方攻了过去,同时还夹杂着寒冰真气蓄势待发。

    两人转眼间便交手数招,左冷禅瞅准一个机会倒退而回,胸膛急剧起伏着。

    “好!”周围的一众吃瓜群众只看到左冷禅一会儿耍剑一会儿挥掌,场中尽是他的身影,对面那人仿佛怒海中一叶扁舟一般随时都有可能沉没,所以一个个替左冷禅叫好起来。

    只有慕容复和一旁的沈小龙暗暗皱眉,他们这样的高手自然看得出刚刚表面上是左冷禅占尽上风,实际上却是他使出了浑身解数方才凶险无比地渡过一劫。

    “武林中什么时候又多了这样一个超级高手?”慕容复心里有些沉重,早些年的时候他与乔峰齐名,北乔峰南慕容何等威风,可连续败给乔峰、宋青书还有后来的吴曦,让他大受打击,本来寻思着除开这些少数逆天一般存在的人物外,自己依然能位列顶尖高手之列,谁知道这会儿又冒出一个深不可测的神秘高手。

    一旁的沈小龙也是眉头紧皱,之前他没有参与攻击仪琳的队伍,这时却主动上前道:“阁下武功虽高,但这次我们是为国锄奸,就算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

    说完也挥动长剑攻了过去,宋青书见他剑法飘逸,不由赞叹一声:“好剑法!”

    慕容复知道单单一个沈小龙绝非这神秘人对手,担心被他各个击破,于是也马上加进了战团:“只要能诛杀叛国贼,慕容复也不在乎什么江湖名声了!”

    宋青书不无讥讽地回应道:“阁下倒是每次都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慕容复老脸一红,也不分辨,只是尽情施展着慕容氏家传武学,甚至还夹杂着降龙十八掌攻了过去。

    左冷禅刚刚与他交过手,深知他的可怕,一咬牙也加入了战团,希望借着三大高手之力以多打少拿下对方。

    四人很快战作一团,不过很快慕容复等人就响起了阵阵惊呼:

    “你怎么往我身上攻过来?”

    “被他借力打力了。”

    “这不是你们慕容家斗转星移的功夫么。”

    “不是斗转星移,倒像是明教的乾坤大挪移。”

    “不对,我看他指法,倒像少林的七十二绝技。”

    宋青书如今的修为,早就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哪怕不显露本来武功,施展出这些年对手的一些功夫,虽然不知道具体心法,但也能模拟个七八分相似,打得对面三人叫苦不迭。

    不过这些人都是当世顶尖高手,更何况三人联手?要知道慕容复加上一个游坦之就能让萧峰自忖不敌,如今得到降龙十八掌的慕容复可是比当初的他更胜一筹,宗师级别的左冷禅武功不在游坦之之下,如果加上临敌经验武功招式,那就是远胜了,更何况现在还多了一个武功高强的三情道人?

    宋青书暗暗皱眉,本来要胜过他们三人倒也不难,但如果不露本门功夫要胜过他们就不那么容易了。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个憨厚的声音:“师父,这人是谁?”

    听到这个声音,左冷禅却是大喜,急忙叫道:“这人是叛国逆贼的同伙,快杀了他。”

    宋青书一惊,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眉宇间忠厚老实的年轻男子出现在院子门口,赫然便是曾有过一面之缘的石破天!

    他曾经参加过金蛇大会,当时好像就是代表着嵩山派,听说是路上被左冷禅所救,再传授武功,所以他口称左冷禅为师父。

    宋青书却是清楚,以左冷禅的武功又哪里配做石破天的师父?想必是石破天生性淳朴,被姓左的用一些手段给收买了人心。

    不过也不能说左冷禅一点用都没有,石破天的罗汉伏魔功已经练到了前无古人的地步,再加上机缘巧合阴阳合一,内功可谓当世罕见,但他除了内功之外,其他的武功却是粗鄙不堪,而左冷禅恰恰就能教他高明的剑法以及拳脚功夫,催生了一个当世顶尖的超级高手。

    “咦,他的气息有些古怪。”宋青书却敏锐地察觉到石破天此时与当初金蛇营见到的大不相同,仿佛隐藏着他都有些忌惮的力量。

    “师父,徒儿不喜欢杀人,要不我先制服他让师父发落吧。”石破天苦恼地揉了揉头发,话音刚落,人却已经出现在宋青书面前,一拳蕴含着排山倒海般的力量往他打来,拳风所过处,一旁的左冷禅、慕容复还有三情道人,一个个脸皮甚至都被吹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