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夫人们的香裙 > 第1672章 阮夫人的后手

第1672章 阮夫人的后手

    阮夫人演技精湛,当着人的面自吹自擂居然没有露出一丝破绽。uctxt.com

    宋青书也没有上帝视角,当然也察觉不到什么异常,只是顺口调笑道:“怎么,和人家聊了几次天,就帮着她说话啦?你把她夸得这么好,就不怕我对她动什么心思?”

    “你堂堂的宋大公子真对她有什么心思,我又岂能拦得住?”阮夫人一脸幽怨的语气说着,心中却是恼怒不已,听他这话的意思,也不知道平日里这两人私底下怎么编排自己呢。

    宋青书知道盈盈平日里的性子,听她这样说还当她真的恼了,暗骂自己这口花花的毛病,实在是没事找事。

    “盈盈,我和你开玩笑呢,”宋青书决定拿出无赖的招数,一把将她搂入怀中爱怜起来,“那个阮夫人虽然不错,但又哪里比得上你呢。”

    阮夫人蓦地被他抱住,感觉到他一双禄山之爪在自己身上游走,不禁又羞又恼:这混蛋果然和传言中的一样好色,看他这急色的模样,平日里也不知道怎么折腾那位娇滴滴的任大小姐呢。

    这段时间与任盈盈聊天,虽然居心不良,但是日常交往中倒是对这位任大小姐的谈吐气质极为欣赏,特别是她因为重伤过后眉宇间多了一丝苍白与虚弱,更是让人不由自主心生怜惜

    “呸呸呸,想什么呢,现在是我在被他占便宜”感受到对方的手有往她衣裙中深入的趋势,阮夫人终于清醒过来。

    身为王牌密探,特别是利用易容术难免会出现美人计的场景,阮夫人对这种局面早有心理准备,之前她能通过巧妙安排再加上临场应变,让目标想入非非却又占不了自己便宜,可这次目标不同,宋青书武功太高,要抱她的时候她根本反应不过来,再加上他们本来就在船上是如胶似漆的夫妻,若是一点身体接触都拒绝,很容易引起对方怀疑的。

    本来这种注定了吃亏的任务她是不会接的,不过这次她也知道事态危急,韩侂胄如今的形势已经坏得不能再坏了,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她才决定冒险下场,查出对方究竟和四川吴曦的叛变有没有联系。uctxt.com

    当然她只是准备让其占占手足之欲罢了,自然不可能真的让他占大便宜,察觉到对方的手往衣襟伸去,阮夫人灵机一动,便找到了应对之法,一把按住他的手,一边问道:“今天的琴练得怎么样了?”

    她又不是聋子,这几天来宋青书日日在船上练琴,她便旁敲侧击问了任盈盈这件事,因为这不涉及到什么秘密,任盈盈倒也没有隐瞒,回答说丈夫想与自己琴箫合奏,她便留了心。

    听到妻子的询问,宋青书苦着脸:“应该还可以吧。”

    阮夫人正好有个借口逃离他的魔爪,哪里会就此放弃,急忙说道:“弹给我听听,我看一下你今天进展如何?”

    任盈盈是一位称职的好老师,平日里教导宋青书时,该严厉的时候绝不和他嬉皮笑脸,宋青书见她脸色严肃,倒也不敢再有什么妄动,尽管有些不情愿,还是放开了怀中佳人,坐到琴前开始弹奏起来。

    阮夫人一边听一边点头,时不时还给他一些指点,纠正他指法上的小细节,她身为最王牌的密探,琴棋书画这些都是基本的技能,指点任盈盈、赵敏这种琴中高手未必够,但指点宋青书这种半吊子却是绰绰有余。

    因为之前被任盈盈识破的前车之鉴,阮夫人也不敢一来就开始打听口风,免得引起对方警觉,还是先和他混熟了,再慢慢找机会。

    就这样一个弹琴,一个在旁指点,时间很快就过去,夜幕缓缓降临了。宋青书看了眼天色,便有些急不可耐的又跑来抱她。

    “还没用晚膳哩”阮夫人娇嗔不已,心中却是在暗骂,这人真是个喂不饱的小狼狗一般,这几天天天折腾任盈盈到半夜,为何现在还有这么高的**?他身子是铁打的么?

    她之所以选择今天动手,一来是熟悉任盈盈已经差不多了,二来也是探听到前几天两人经常折腾到后半夜,估摸着这么多天了,铁打的汉子估计也快累坏了,所以挑一个他最“虚弱”的时候来,这样自己也会少很多危险。uctxt.com

    哪料到人算不如天算,对方这身体完全和常人不一样!

    “那位要是有他这么好的身体”阮夫人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男人的样子,不由得心中一荡,暗暗啐了一口,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宋青书却是一把搂住她,亲吻着她的耳朵,声音有些干涩地说道:“先吃你,再吃晚饭。”

    阮夫人听得心中直跳,她已经习惯了养尊处优,偶尔虽然也有些顽皮,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一副雍容得体的姿态,再加上以她如今的地位,其他男人面对她都得客客气气,连四川那位名义上的夫君也是如此,哪里体验过这般热情似火荷尔蒙爆棚的紧逼?

    再加上宋青书不管从那方面都是个俊朗不凡的美男子,再加上他名动天下的身份,以致她恍惚间居然心神有些荡漾起来。

    不过阮夫人终究是个成熟的女人,是王牌密探,她理智很快将心中那点涟漪驱散得干干净净,急忙找到一个理由:“可是我饿了”声音极为楚楚可怜,又很心机地摸了摸太阳穴,仿佛随时会晕倒的样子。

    宋青书一拍脑袋:“看我这记性,忘了你现在身子骨弱,是该多补补。”急忙出门吩咐船上仆人准备饭菜,他们虽然是客,但出手大方,再加上是主母的贵宾,所以厨房里的人也好生招待着。

    很快饭菜端了进来,阮夫人甚至很缜密的夹菜时都夹任盈盈平时最爱吃的那几样,这些情报这几天聊家常的时候都查探得一清二楚,可怜任盈盈哪知道她的打算,以为这些不算什么秘密,就不经意间透露了太多平时的生活习惯。

    其实阮夫人如今脑中的弦也一直紧绷着,要知道人的名树的影,宋青书在江湖上名声实在太响,坊间那些戏文更是将他描述得像神仙一般,所以她一直以最高的准备等级在应对,甚至连呼吸频率都学得和任盈盈一模一样,就是担心面对宋青书这样的高手,被他从气息中听出破绽。

    见宋青书直到现在都没发现异常,阮夫人终于试图开始旁敲侧击一些情报:“对了青书,我们要一直跟这个阮夫人到什么时候?”

    宋青书想了想:“你的身体经不住路上奔波,她们这船既然是入川的,我们倒可以一直与其同行,到宜宾时由长江入岷江,最后直接到成都。”

    “果然是去成都的。”阮夫人心中一凛,其实根据目前得到的情报,她已经基本排除了对方是冲着她来的,他俩应该和那些暗中要对付自己的不是一路人。

    但她却没有丝毫放松,因为比起路上的袭击,她怀疑这两人身上有更大的阴谋,而且还与四川吴曦的叛变息息相关。

    “我们到了成都后是直接去找令狐冲么?”阮夫人又小心翼翼抛出一个问题。

    “当然是去找他了,你不也想见他么?”宋青书取笑道。

    阮夫人心中咯噔一下,难道任盈盈还与令狐冲藕断丝连?可之前两人的亲昵做不得假啊,那为什么提到令狐冲却是这番语气,这三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阮夫人筷子一放,有些不悦地说道,她决定赌一把,她更相信女人的直觉,从这几天和任盈盈的相处来看,她看得出对方眼中弥漫的那种幸福感,这是最做不得假的,也许她和令狐冲曾经有一些往事,但那都是过去式了,也许宋青书心中对这件事总有根刺,所以才忍不住旧事重提。

    宋青书一怔,有些奇怪道:“盈盈你今天怎么了,平日里我不都是这么和你开玩笑的么?”

    阮夫人暗叫糟糕,难道自己猜错了,这三人关系太诡异了,莫不是宋青书让任盈盈施展美人计,这才引得吴曦背叛了韩相

    这一瞬间她脑海里已经脑补了数场狗血大戏,足以拍成几部电视剧了。

    “没什么,也许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心情有些烦躁吧。”阮夫人下意识摸摸额头,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她知道这三人之间的关系太过要害,自己没有足够的情报分析,冒然出言刺探很容易露出马脚,决定先缓一缓。

    “盈盈你怎么了?我给你把把脉。”听到她身体不舒服,宋青书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阮夫人却急忙将手缩了回去:“没什么,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她虽然能容貌气味声音甚至呼吸都能伪装成和任盈盈一模一样,但毕竟不是神仙,又哪能做到脉象内息一模一样,对于宋青书这样的高手来说,说不定能在这方面察觉到异常,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小心为上。

    “还是看一看更保险。”宋青书沉声说道,“上次你施展燃血**,后遗症本就麻烦,任何不舒服都不能掉以轻心。”

    “原来是施展了燃血**。”阮夫人暗暗心惊,这段时间接触,她也看出任盈盈如今身子骨有些虚弱,完全不像魔教威风凛凛的圣姑,反倒更像一个弱不禁风的千金小姐。

    “也不知道什么事情逼得她要施展燃血**?”身为王牌密探,她当然知道燃血**是什么东西,不过现在却不是好奇这些事情的时候,最关键的是要阻止对方来检查自己身体。

    “真的不用,我只是只是天葵来了。”阮夫人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一副少女的娇羞,也不知道她面具是怎么做的,甚至还能在脸上浮现一丝迷人的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