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夫人们的香裙 > 第1754章 暗流涌动

第1754章 暗流涌动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此时的太子府中,太子宁哥将手中名贵的宋钧窑的瓷杯狠狠地砸在地上,在房中焦躁地来回走着,仿佛一只暴怒的狮子。

    “你真的确定成安郡主换人了?”宁哥回头望着跪在一旁的手下,眼神仿佛要吃人一般。

    “是……是的,宫中的眼线传出消息,皇上以拜见太妃的名义让成安郡主进了内宫,然后出来的时候换了个宫女交还给了辽国使团;而且使馆那边的探子也传回了消息,郡主的确已经换人了。”那手下冷汗涔涔直冒,可又不得不答。

    宁哥毕竟当了这么多年太子,经营十数载,在宫中安插几个眼线又不是难事。

    得到确认,宁哥只觉得胸中一团火在烧,仿佛随时要爆炸一般:“辽国使团的人就这样算了?他们那个什么送嫁将军不是挺横的么,也坐视这样荒唐的事情发生?”

    那手下回答道:“据探子回报,辽国使团的人一开始也提出了异议,不过被王公公一番劝说,他们便默认了此事。”

    “这样的事情也能默认?”宁哥气急反笑。

    “你先下去吧。”此时旁边一中年人对那手下挥了挥手,然后开口道,“陛下他毕竟是皇帝,这个国家是他说了算,辽国人想求和,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自然不敢逆着他的意思。”

    宁哥脸色阴晴变化,接着对那中年人叹了一口气:“秦大人,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这中年人原来便是秦红棉的族兄,秦家的族长秦喜,秦家当年在南宋呆不下去了,居家搬迁到了西夏,为了站稳脚跟,秦喜等族人以宗族存亡的大义逼迫秦红棉嫁给了木遇乞。因为和木家走得近,所以和太子关系也较为密切。

    “可是他未免也欺人太甚,”宁哥脸色狰狞,音调忽然提高道,“先前诬陷我两位舅父谋反,将其冤杀,然后废了我母亲皇后之位,如今居然连我的新婚妻子也抢走了,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秦喜沉声说道:“想来是陛下年事已高身体却依然硬朗,眼见太子羽翼已丰,担心你威胁到他的皇位,所以索性先下手为强。”秦家来自临安,在这种斗争上面有着丰富的经验,所以一下子便看出了关键所在。

    宁哥脸色沉了下来:“本来他让我提前完婚,我还以为他想缓和我们父子关系,现在看来,是我太天真了。”

    秦喜摇了摇头:“皇上重启大婚一事,多半是存了缓和关系的心思,只不过出了个意外,他没想到成安郡主如此国色天香,今日接见她不由得起了邪念。”

    他的话仿佛火上浇油,这世上最大的仇恨莫过于杀夫之仇夺妻之恨,再想到耶律南仙那完美的容颜,宁哥双拳紧握,指甲都快掐进肉里了。

    秦喜接着说道:“由这件事可以确定太子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以及皇上准备如何处置你,但凡他对你有一丝父子之情,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宁哥终于爆发了:“他不仁休怪我不义!”

    见他这般说,秦喜脸上闪过一丝喜色,急忙说道:“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不如趁我们还有一搏之力,行那改天换日之事,不然时间拖得越久,我们手里掌握的力量就越少,会被皇上一步步瓦解。”

    宁哥脸上露出意动之色,不过他还有着起码的理智:“皇上手握兵权,以我现在的力量,想要偷天换日,恐怕只是痴心妄想。”

    “硬碰硬的话,自然是没有任何胜算的,”秦喜不慌不忙地说道,“可如果出其不意,比如今晚调集所有力量直接杀进皇宫来个斩首行动,皇上根本来不及调集他麾下庞大的军队。”

    “今晚?”宁哥顿时心跳加速,不过他还是摇头道,“就算他来不及调动军队,可是宫中守卫森严,还有一品堂的众多高手,我们依然无异于以卵击石。”

    “这个太子不用担心,”秦喜解释道,“木家之前控制了国内半数军队,多少将领是他们的门生故吏,此番两位大将军无故被杀,他们同情之余,也充满了惶恐,毕竟身上打着木氏的印记,担心皇帝秋后算账,所以我去联系了不少木家旧部,他们愿意同太子赌一把,今晚皇宫正好是他们当值,能在特定的时间打开宫门放我们进去。”

    “真的么?”宁哥大喜,心中终于燃起了希望的火焰,“可是一品堂的高手众多,这是一股足以左右局势的力量。”

    “这个殿下也不必担心,”秦喜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一品堂幕后的掌权者是太妃,这个我们没法收买,但剩下的几个首领的也就那几个,段延庆一直想着回大理复位,之前皇帝一直把他当成奴才使用,并没有替他复位的心思,段延庆对此心知肚明,所以我找上他以此为条件,他就和我一拍即合。”

    “至于李延宗,他也有大抱负大野心,也很快被我说动,至于银川公主么,她一个人独木难支,到时候也影响不了大局。”

    听完他的介绍,宁哥激动地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秦大人,你还真是诸葛再世,卧龙重生啊,我在这里向你保证,一旦我登基当了皇帝,秦大人就是我的丞相!”

    “多谢殿下……不对,多谢陛下!”秦喜急忙行礼跪拜。

    “哈哈哈,爱卿平身!”得意忘形的宁哥没有注意到此时秦喜低头那一瞬间眼睛里闪过的精光。

    且说皇宫之中,耶律南仙望着昏迷在床上做“美梦”的李元昊,心中止不住的厌恶:“宋大哥,我不想在这房间和他呆一晚,我们能不能出去其他地方?”

    宋青书虽然觉得离开此地有些不妥,一旦发生什么突发情况很难补救,比如忽然有谁进来找李元昊之类的,不过他也不想耶律南仙受委屈,而且要完成这次的计划,她的心情也是相当重要的,最终还是同意下来。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他模仿李元昊的声音通知外面的侍卫,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进来,否则格杀勿论。

    接着他带着耶律南仙离开房间,一路来到御花园附近,因为已经是晚上,正片御花园基本没人,倒是个约会的好地方。

    宋青书寻思着趁这个机会去探听一下李秋水的虚实,毕竟她貌似也在谋划李元昊。

    忽然他心中一动,搂着耶律南仙藏身到一块假山后面,耶律南仙忽然被他搂住,见情郎把自己拖入到这种隐秘地方,一时间不由得心跳加速:“宋郎不会想在这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