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夫人们的香裙 > 第1744章 虚幻梦境

第1744章 虚幻梦境

    一进入被子,一股温热迎面而来,还夹杂着一股似麝非麝似兰非兰的幽香,让宋青书有了片刻的失神。

    秦红棉显然也是意识到有些不妥,下意识将身子往床边缩了缩,生怕两人有什么肌肤接触。

    不过很快两人顾不上这些了,因为进来的那人脚步声越来越近,伴随着无比粗重的呼吸,秦红棉急忙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

    “咦,现在不应该是辗转难眠么?”那人注意到秦红棉此时安静的状态,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难道是药效还没发挥?”

    秦红棉身子一下子有些僵硬起来,显然心中被愤怒和惶恐充满着,一旁的宋青书感觉到她的紧张,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传音入密道:“不要害怕,有我在呢。”

    听到他的话,秦红棉整个人忽然放松下来,她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若是段郎对我也如此体贴该多好……

    不过她很快将这种不该有的情绪驱逐脑外,自己实在是可笑,都这么多年了还在想那个负心汉。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在床边停下,然后传来一声咽口水的声音,在寂静的房中显得格外明显:“美人儿,我来了。”

    感受着对方似乎蹲了下来,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秦红棉脾气本来就火爆,此时再也按捺不住,直接扬起手便往对方脸上扇区。

    “咦?”对方惊咦一声,不过他反应也快,一把就抓住了对方的手腕,“既然还清醒着啊,这样正好,不然什么都不知道玩起来也无趣。”

    看清了对方的样貌,秦红棉整个人身子一颤,有了片刻的失神,就是这一瞬间功夫,对方已经伸出双手,按住了她的脉门,让她一身武艺根本发挥不出来。

    紧接着对方一个翻身,沉重的身体直接将她压到了床上,一张臭嘴更是往她脸上直凑。

    秦红棉拼命想反抗,可惜被对方身体重量压着,再加上脉门被制,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反倒因为身体的扭动更加刺激对方的情-欲。

    “啧啧,这么水润饱满的身子,木遇乞那厮真是暴殄天物。”那人嘿嘿一笑,正打算更进一步时,忽然眼前一黑,然后整个人便摔倒在了地上。

    “夫人没事吧?”宋青书过去将秦红棉扶了起来。

    “没……没事,”秦红棉心有余悸地坐了起来,身子轻轻靠在床头,忽然想起什么,扭头往旁边地上望去,“他……他不会死了吧?”

    宋青书一怔:“没有,只是将他打晕了。而且这样的下流胚子死不足惜,夫人为何反倒会担心他?”他还以为对方是段正淳,可是仔细观察了几眼,虽然长得挺高大的,但离段正淳的玉树临风还有很大差距,而且年纪也比段正淳老得多,再加上那特有的地中海发型,妥妥是个西夏本地人。秦红棉为何会这么紧张,不会是……她的姘头吧?

    注意到对方古怪的眼神,秦红棉脸色一红,知道他想岔了,怒视了他一眼:“你想到哪儿去了,我之所以担心,是因为他的身份!”

    “身份?”感受到对方的怒气,宋青书暗暗咂舌,果然是个活泼脾气,这样一个小辣椒轻易招惹不得,幸好婉妹性子要比她软很多。

    “他是西夏现任皇帝,李元昊。”秦红棉一边整理有些凌乱的衣裳,一边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这下我们可麻烦了。”

    “李元昊?”宋青书一怔,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个半夜来偷香窃玉的淫-贼居然会是坐拥后宫佳丽无数的皇帝。

    等等,难道李元昊除掉木氏兄弟,就是为了得到秦红棉?这玩笑也开大发了吧。

    “我被木遇乞从大理接回来后,有一次跟随他进宫拜访了皇帝皇后,那时就注意到他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不过我也没多想,还以为是我多心了,没想到……”秦红棉咬着嘴唇,眼神中全是怒火,不过却夹杂着更多的犹豫与软弱,若是平日里遇到这样的事情,她直接手起刀落将对方一刀杀了,可如今对方是一国之主,是当今的皇上。

    不同于宋青书这样来自后世的人,在这个世界的人天然对皇权有一种敬畏,哪怕她是江湖上的修罗刀,可是面对皇帝的侵犯,她也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直接杀了他?开什么玩笑;放过他,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可是又太憋屈。

    想来想去,她都想不出该怎么办,最后声音都弱了几分:“要不我们将他放了吧……”

    “放?”宋青书笑了笑,“放了之后让他来秋后算账么?”

    “不放难道杀了他?那可是会引来滔天祸事的。”秦红棉有些花容失色。

    宋青书暗暗摇头,这些江湖中人平日里再好勇斗狠,在真正的斗争面前也会变得软弱得可怜:“自然也不能杀,让我先想一下。”

    原本他是想索性一了百了,趁这个机会杀了李元昊取而代之,反正易容代替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干了,不过终究还是打消了这个诱人的念头,因为这次和以往不同,以前或多或少在那个国家有些资源,可如今自己在西夏毫无根基,而且对西夏宫廷里的情况毫不熟悉,对李元昊的行为习惯更是不熟,冒然冒充他多半会被人识破。

    被识破事小,如果因此连带着被人怀疑清国、金国、辽国那边的情况,那才是真的得不偿失了。

    “可是放了他的话,今天的事情就瞒不住了。”秦红棉也是一脸为难。

    宋青书安慰道:“放心吧,我有办法,不过等会儿夫人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千万不要激动,也不要声张。”

    秦红棉不明所以,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她很好奇对方究竟会有什么办法。

    紧接着在对方震惊的眼中将李元昊弄醒。

    李元昊揉了揉眼睛,还没怎么回过神来,入眼处就是两圈深邃的黑洞,耳边传来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你进入了房间,掀开了木夫人的被子,将她狠狠地压在了身下,她试图反抗,但女人的力气哪里比得上男人,她越反抗越让你兴奋,特别是她那饱-满丰腴的触感……”

    一旁的秦红棉柳眉一竖,正欲发作,不过注意到两人此时的状态有些反常,便疑惑地按捺下去,决定先看看情况再说。

    可是听到宋青书嘴里吐出来的那些语句,简直个比青楼的淫-词艳曲还要撩人,没过多久便听得面红耳赤。

    宋青书一番描述将李元昊刚刚晕倒后的事情全部虚构了出来,而且虚构得活色生香,李元昊很快就沉迷其中,抱着一个凳子在那里疯狂输出了。

    “感谢白老师,感谢系统,感谢九一……感谢那个年代所有为了广大单身狗的幸福做出伟大贡献的文人骚客……”正因为有前世海量的见闻,所以宋青书随便几句话,就能让这个世界的人沉迷其中,哪怕他是个皇帝。

    如今的李元昊已经被成功催眠了,陷入了那些文字营造的一个幻境当中,这样的事情宋青书也不是第一次干了,之前在金国、辽国,其实都牛刀小试过,海陵王完颜亮就是最大的苦主。

    没过多久,随着一声低吼,李元昊终于好了,宋青书摇了摇头,李元昊也算一代雄主,可惜岁月不饶人,还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点了他的昏睡穴,宋青书对秦红棉说道:“现在好了,他以为已经得到你了,到时候夫人记得不要说漏嘴就行,就假装今晚发生的事就如同我刚刚描绘的那样。”

    秦红棉脸色一下子就红了,因为刚刚在他的描述中,李元昊把自己翻来覆去玩了个遍,个中细节一联想起来就受不了。

    这小子年纪轻轻,怎么这般……秦红棉忽然觉得自己那个纯洁天真的女儿跟了他,以后不是被他玩弄得死死的?

    “夫人听清楚了么?”见她抿嘴不语,宋青书忍不住追问道。

    “嗯,知道了。”秦红棉虽然心中有些微怒,不过也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大,一个不小心便是抄家灭族的大祸,虽然觉得有点恶心,但也只能配合。

    “为了防止他明早醒来出现什么意外,今晚我在这儿陪夫人吧。”宋青书正色说道,要知道移魂大-法不是万能的,第二天李元昊醒来时是最危险的时候,如果被他发现什么破绽,保不齐会想起今晚真正发什么的事情。

    听到他说今晚陪自己,秦红棉心中一跳,不过很快明白是自己想岔了,点了点头:“谢谢你。”

    “举手之劳。”宋青书微微一笑,然后过去将李元昊提起来扔到了屏风后面,接着又去检查门窗有没有锁好。

    “对了,你刚刚那是……那是什么武功?”秦红棉忽然想起刚才神乎其技的表现,忍不住好奇起来。

    “那是九阴真经中的移魂大-法,可以某种程度上控制人的心智。”宋青书答道。

    “移魂大-法?”秦红棉身为江湖中人,自然听过这种武功的一些传说,“听说中了这门武功的人,会对施术人言听计从?”

    “没那么夸张,其实还是有很多限制的。”宋青书解释道。

    秦红棉脸色忽然一变:“那如果你对我施展,岂不是想要对我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