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夫人们的香裙 > 第1738章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第1738章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认识婉妹几年了,和她一直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宋青书暗暗感叹,这秦红棉还真够冷的,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秦红棉哼了一声:“是么,我怎么没有听她提起过。”

    宋青书呼吸一窒,心想你成天像坨冰块儿一样,对女儿又凶,她不亲近你很正常,这些体己话更不会对你说了。

    秦红棉忽然冷笑起来:“你别告诉我你叫段誉吧?”

    “在下姓宋,名青书。”宋青书也是忍不住翻白眼,她这个当母亲的实在不称职,这还是哪年的事情,信息库居然一直没更新。

    “宋青书?”秦红棉轻咦了一声,“这名字怎么有些耳熟。”

    宋青书苦笑道:“在下身份敏感,这次过来不方便让西夏人知晓,只不过向夫人提亲,为显诚意不敢隐瞒,还望夫人保密。”

    秦红棉哼了一声:“怎么,你很出名么?”

    被她一直刁难,宋青书也有点不耐烦了,淡淡答道:“略有薄名。”

    秦红棉皱了皱眉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她隐约记得自己貌似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可是她常年幽居在空谷,对外面的消息并不那么灵通,所以一直想不起来:“身份敏感,不让西夏人知道?那你还来提什么亲?知不知道婉儿她爹是西夏天都大王?”

    宋青书一脸似笑非笑:“木遇乞真是她爹么?”

    “你什么意思?”秦红绵勃然色变。

    “夫人知道是什么意思。”宋青书并不认可她的所作所为,要么就直接跟着段正淳,要么嫁给木遇乞后就好好相夫教子,如今这样朝三暮四算什么。

    不过这和他没太大的关系,也不好直斥其非,宋青书拿出一对碧绿透明的翡翠鸳鸯、一块上等和田玉、一颗硕大的夜明珠:“这是在下送给夫人的见面礼。”这些礼物全是从辽国国库选出来的,每个都算得上价值连城的宝物。

    谁知道秦红棉正在气头上,看都没看就直接将这些东西往地上砸去:“谁稀罕你这些东西。”

    眼看这些价值连城的宝物即将摔成碎片,宋青书伸手一拂,一股柔劲提前将它们包住,不至于撞到坚硬的地板上,接着手腕一翻,几件宝物重新出现在了他手中。

    他并没有将它们放下来,而是用真气控制它们在手心起起伏伏,仿佛被定在了虚空中一样,他倒不是故意炫技,而是正在头疼中:显然秦红棉因为早年情伤,对男人极度排斥,自己成了那条被殃及的池鱼。

    都怪段正淳那厮,到处留情,弄出一大堆烂摊子!

    不过宋青书很快想到自己和他比起来简直不遑多让,再加上红颜知己中还有几个对方的女儿,倒也不好意思再骂他了。

    “咦?”宋青书在这边胡思乱想之际,秦红棉却是身子一颤,显然对方突然显露的匪夷所思的功夫让她有些震惊。

    “这是江湖失传的擒龙功?”秦红棉声音有些发颤,显然身为江湖中人,对各种神功绝技有一种天然的敬畏感。

    “我自创的一门技巧,和擒龙功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宋青书忽然心中一动,“夫人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教你啊。”

    自己还真是笨啊,秦红棉前男友是大理王爷,现任老公是西夏王爷,都是各自国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她自己又出身豪门秦家,什么样的宝物没见过,自己居然拿那些俗物去讨好她,简直是莫名其妙。

    “好啊好啊,”秦红棉兴奋地往前走了两步,不过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止住身形,不自然地轻咳一声,显然为刚刚下意识流露出来的小女儿姿态感到深深的羞愧,“这样的绝技都是各门各派的不传之秘,我又岂能让公子为难。”

    “不为难,不为难。”宋青书笑得格外开心,终于找到一条讨好她的捷径,“你是婉妹的母亲,都是自家人,又有什么见外的。”

    秦红棉张了张嘴,总觉得这样将女儿“卖了”似乎有些不妥,但身为江湖中人,她实在难以抗拒武功的诱惑,而且在她心中还存着学了这样一门神功,就可以找段正淳另外几个情人算账了,特别是曼陀山庄那个贱人,麾下势力庞大武功又高,害得她每次都铩羽而归。

    见她还有些犹豫,宋青书明白趁热打铁的道理,直接开始像她讲解擒龙功的原理。

    既然对方开始讲述行功口诀,秦红棉也没功夫纠结其他杂念,开始仔细熟记起来。

    “夫人记住了么?”宋青书此时一改之前的拘束,很悠闲地自己找椅子坐了下来,同时还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再怎么说自己现在也是传功,不摆师父的架子就已经很好了,还紧张个什么劲。

    “嗯,记住了。”秦红棉点了点头,口诀并不多么深奥,再加上宋青书讲得深入浅出,没多久她便牢记于心。

    看着她不停地试练着,宋青书暗暗点头,这秦红棉习武资质虽然算不得多高,但也远超一般江湖中人,之所以如今武功一般般,主要还是缺乏名师指点,所学的都是些不入流的武功而已。

    想到当年段正淳以一套五罗轻烟掌就能获取她的芳心,宋青书就一阵腹诽,要知道段正淳武功在整个江湖上顶多二三流,而五罗轻烟掌又是他所会的武功里不咋地的那种,应该说除了段家的一阳指,他会的武功就没几样上得了台面。

    秦红棉修炼了一会儿过后,忍不住擦了擦额头的细汗:“为什么我练了这么久还是没法成功移动物品呢。”

    宋青书苦笑一声:“夫人你太心急了,这门功夫技巧虽然重要,但内力更重要,夫人功力有些不够,所以练起来事倍功半。”

    不过他也担心秦红棉失了兴趣,那接下来自己就麻烦了,于是他马上补充道:“不过我可以让夫人先体验一下擒龙功的感觉,夫人将这种气感记住,之后日夜练习,应该就能事半功倍了。”

    “怎么体验?”秦红棉一怔。

    “夫人首先请放开身心。”宋青书起身走了过去。

    谁知道秦红棉本能地往后面一闪,一脸警惕地望着他:“你想干什么?”

    宋青书一怔,注意到她戒备的神情这才反应过来对方误会了,不由苦笑不已:“夫人多虑了,我只是想替夫人输入一缕真气,助夫人第一次施展擒龙功成功,这样记住了那种感觉,方便日后练习。”

    “这……”按照秦红棉本来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同意陌生男子触碰自己的身体的,不过实在有些按捺不住诱惑,当然主要还是为了学来对付曼陀山庄那个贱人,另一方面她想到这个男人和女儿的关系,怎么说也算是她的晚辈了,也不能说是陌生男子。

    “既然夫人没异议,那我就开始了。”宋青书知道她还在犹豫,于是快刀斩乱麻替她决定。

    走到她身后,伸出手指点在她背后魄户穴上,一股内力往她体内输了进去,秦红棉已经很久没和男子保持这么近的距离了,感受到后面男人阳刚炙热的气息,她不禁心头一跳,不知为何整个人都有些慌张起来。

    “夫人请收敛心神,引导这股气息流经刚刚教你的各个经脉之中。”此时身后传来了男人沉稳的声音。

    秦红棉这才惊醒过来,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开始按照刚才的口诀运功。刚刚一直不成功就是因为内力不够,如今她只觉得浑身内力充盈,状态前所未有的好过,按照刚刚的穴道路线将内力运到了手心,顿时感觉到有一股吸力传来,还没反应过来,三尺开外的茶杯已经被吸到了手中。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秦红棉欣喜地转过身,这一刻她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当年段正淳手把手教她五罗轻烟掌的时光,当时自己也是好不容易练成,那一刻的喜悦简直和如今一模一样。

    “段郎~”秦红棉眼神中闪过一丝迷离,下意识想要扑到身后男子的怀中。

    宋青书只觉得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传来,然后就感觉到对方往自己怀中扑来,这一刻说实话他脑海里是懵逼的,实在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本来按理说以他的武功,就算面对一个武功比秦红棉高十倍的人,也不至于躲不过,可是这次实在是事出突然,而且他根本没料到秦红绵会有这样的举动,一时间脑海里转了太多念头,还没想出个名堂,一个温软丰腴的身躯便挟着一缕香风投入到他怀中。

    “看来她还真是因爱成疾,这十几年来一直对段正淳的思念浓浓地化不开,导致有时候精神会有些恍惚?”感受到怀中的娇-躯,宋青书整个人变得像个纯情小男生一般,一双手简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如果是其他女人,他自然没有这种纠结,可一想到秦红棉和木婉清的关系,他就头大不已。

    就在此时,门口忽然传来一个震惊无比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宋青书抬头望去,只见一明眸善睐的冷艳少女站在门口一脸不可置信地望向这边,不是木婉清又是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