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夫人们的香裙 > 第1729章 美丽娇小的俘虏

第1729章 美丽娇小的俘虏

    看着这个有脾气的小侍女,宋青书倒觉得有些稀奇:“你可以到隔壁我的房间里睡。()”

    小侍女撇了撇嘴:“我才不睡臭男人的被窝呢,而且人家一个清清白白的少女,半夜跑到一个男人房中去睡,传出去我还怎么见人?”

    宋青书:“”

    小侍女继续哼了一声:“而且一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平日里结下了很多仇人,万一有人半夜来找你寻仇,结果我正好倒霉睡在那里,岂不是成了你的替死鬼?”

    “小丫头当真是伶牙俐齿,”宋青书也是很无奈,“你又不到外面又不到隔壁,总不会就想呆在屋里吧,到时候我和你们家郡主亲热你不知道什么叫非礼勿视非礼勿闻么?”

    小侍女脸上微微闪过一丝红色:“我毕竟是郡主的贴身丫头,这样的事也要慢慢习惯起来。”

    宋青书一怔,这才想到这个世界的风俗,像她这样的通房丫头的确不用避讳什么的,而且那些大宅门里妻妾争宠,有时候主人身体不方便,也会让贴身丫头来服侍丈夫,用来留住他的身心的

    想到这里宋青书不禁心中一荡,仔细打量起了眼前这个侍女,虽然没有倾国倾城之姿,但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特别是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彰显出诱人的少女青春气息。

    都说资本主义有值得学习的地方,我看封建社会也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嘛宋青书神色古怪地想到。

    “你看什么?”上官小仙被他的眼神看得心头一跳,有些心虚地退后一步。

    宋青书哑然失笑,现在的他早已非吴下阿蒙,又岂会真对她这样一个小侍女动什么念头:“既然你想呆就呆在这儿吧。”

    看着他往里屋走去的背影,上官小仙举了举小拳头,什么叫我想呆,这里明明就是我住的地方!

    且说宋青书进了里屋之后,忽然觉得眼前一亮,因为此时的耶律南仙居然身着一身鲜红华丽的嫁衣坐在床上,整个人愈发显得鲜艳妩媚。(最快更新)

    屋中烛光落在她静谧美丽的脸上,纯净如雪的脸上还隐隐落着长长睫毛微颤着的影子,清澈如石上清泉似的眼眸静静地望着她:“你又和小仙斗嘴了?”她在里屋隐隐约约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

    宋青书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个小侍女还挺有性格的。”

    耶律南仙神色中露出一丝宠溺:“都怪我把她娇惯坏了,其实我心中并没有把她当成丫鬟,更多的把她当成妹妹一样。”

    “有你这样一个姐姐是她的福气,”宋青书走到她身边坐下,低头在她耳边说道,“我们不聊她了,聊聊我们的事吧。”

    耶律南仙满脸羞红,娇嗔道:“我们有什么事?”

    透过凤冠上垂下的珠帘望着她完美的侧脸,晶莹剔透的肌肤、粉嫩红润的嘴唇,宋青书说道:“你这身衣服应该是大林牙院为你准备的嫁衣吧。”他身为送嫁将军,自然认出了这套嫁衣是用来到了西夏后和太子成婚时的礼服。

    “不错,”耶律南仙点点头,“不过在我心中丈夫只有一个人,我也只会为了他一个人而穿。”她一边说一边望着身边的情郎,微微颤抖的睫毛下,晕着光的眸子又长又媚。

    “南仙”宋青书忍不住握住了她的小手,这世上最动听的莫过于少女深情的告白,他有时候忍不住感叹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能这般幸运。

    “宋宋郎。()”耶律南仙一开始还有几分不习惯,不过终究还是喊了出来。

    宋青书一手揽着她柔若柳枝的腰肢,一手托着她光洁如玉的下巴,低头凑了过去,耶律南仙缓缓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微颤着透出无端的灵秀之美。

    少女的气息总是这般香甜迷人,宋青书心中赞叹不已。

    耶律南仙早已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是被动地回应着,忽然觉得身上一凉,微微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身上的嫁衣早已被解开,她羞涩之余又充满了佩服:宋郎的功夫当真是深不可测,我都没察觉到他是怎么脱的

    宋青书要是知道她此时的注意力居然在这上面,肯定要笑骂她当真是个武痴少女,连这种情形都还在思考武功的事情。

    当然,宋青书此时的注意力也不可能想其他,而是全被少女并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的的双腿所吸引,因为生长在大草原,又从小习武的缘故,这双腿不仅匀称修长,而且充满着健美与青春的气息,宋青书一直都很欣赏耶律南仙身材的高挑匀称,早就推测她衣裙之下是多么完美的身体,只可惜上次扬州太过混乱,只能算是囫囵吞枣根本没有来得及仔细欣赏,这次他自然不会再次错过了。

    间桐慎二那句这腿可以玩一年,实在太过经典,宋青书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其他词语能更贴切形容此时的感觉。

    “啧啧啧,送嫁将军居然监守自盗,若是西夏太子知道自己的太子妃早被其他男人玩过不知道多少遍了,你说他会是什么反应?”这时忽然响起一个戏谑的声音。

    两人这下可被吓得够呛,急忙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秀丽娇美的小姑娘坐在窗户上,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一双小腿则是悠闲地在那里摇曳着。

    “天山童姥!”宋青书暗暗自责,刚刚注意力全在耶律南仙身上,以至于敌人到了这么近的距离都没有发现,当然这也有天山童姥武功太高的缘故,若是一般高手,就算他注意力不集中,也能很快发现的。

    耶律南仙则是扯过被子挡在胸前,眼神中尽是羞愤,三番四次被这人撞破,心情实在好不到哪里去。

    “先别急着动手,我有话说。”看到宋青书作势欲起,天山童姥急忙说道,同时露出了凝重的神色,一双摇曳的小腿也收回到了窗户上,随时都准备蓄势待发。

    宋青书可懒得听她说什么,身形一闪便已经攻到了她面前,毕竟自己和耶律南仙的关系事关重大,若是泄露出去麻烦可就大了。

    “臭小子你听不懂话么?”天山童姥怒骂一声,不过很快就没有精力分心说话了,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对方神鬼莫测的攻击。

    宋青书这次直接一出手就是剑气,因为他知道其他拳脚功夫很容易被对方的天山折梅手克制,所以直接祭出了最强的攻击手段,再配合着他绝世的轻功,整个人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完全是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地攻击对方。

    天山童姥心中惊涛骇浪,有了昨晚的经验,对方的剑气虽然难对付,但也不是没法抗拒,本以为双方差距并没有多大,可如今对方双脚能移动了,她才意识到自己错得有多么离谱,他的身法实在太恐怖了!上一刻明明在前面,后一刻一下次出现在身后或者头顶,哪怕她用尽目力,也没看到他是如何移动的,感觉对方仿佛在瞬移一般。

    若非她有着九十年的修为与经验,恐怕甫一照面便会败北,不过饶是如此,她也清楚自己支持不了多久,急忙往墙角靠去,她打定主意,只要借助墙壁遮挡,那么身后、侧面的攻击就没有了,只用集中精力面对正面已经头顶的攻击即可,压力瞬间小了几倍。

    好不容易退到了墙角,天山童姥唇角微微上扬,将对方攻势化解了几倍,她已经准备找机会反击了。

    谁知道对方身形忽然消失,天山童姥不慌不忙往上攻去,因为她缩在两面墙相交的墙角,对方只剩下头顶一个攻击方位。

    只不过她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因为她抬头后发现对方并没有出现在自己头顶!

    “他到哪儿去了?”天山童姥瞬间有了一种汗毛直竖的感觉,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忽然背后的墙壁忽然碎裂开来,一缕一阳指指力直接封住了她身上大穴。

    “怎么可能!”事到如今她又岂会不明白刚刚对方消失后是直接出现在了屋子外面,然后隔着墙壁点中了自己穴道。

    因为本能地以为侧面和后方安全,所以她一点防备都没有做,导致对方一击即中。

    可是他依然想不通,这附近是两堵厚实的墙壁,连窗户都在远处,他是怎么瞬间出现在外面的?

    宋青书重新出现在屋里,望着目瞪口呆的天山童姥,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终于抓住你了。”其实若非天山童姥自作聪明躲在墙角,完全放弃了身后与侧面的防守,以她的武功自己哪怕全力出手,也要费一番功夫才能拿下。

    “你这是什么功夫,为什么能瞬移到屋外?”天山童姥依然还是有些恍惚,不过她毕竟见多识广,很快便意识到这是一门绝顶高深的武功,而并非是自己见鬼了。

    “这一招叫咫尺天涯。”宋青书淡淡答道,这也是他能横行天下最大的底气,因为这世上的高手武功再高,也不过是画中人而他,早已跳到了画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