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狂神魔尊 > 第948章 父子

第948章 父子

    第948章 父子

    948

    “你们三人还不是我的对手,我不想伤了轮回的炉鼎……所以,你们两个还是不要白费力气,徒增伤亡了。  .  . ”

    蓦然间,灰衣老者叹了一口气。

    “若是我没有猜错……”

    玄灵那清脆的声音随机响起:“你的真正想法,是想要将这鸿蒙生之界,变成一个巨大的祭坛,这祭坛的一切,都是你的祭品吧。”

    玄灵的声音,回荡在这苍穹之城的每一个角落。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异常精彩。

    鸿蒙生之界,是一个巨大的祭坛?

    他们这些鸿蒙级的生灵,都是祭坛的祭品?

    所有人都傻眼了。

    他们并不相信这是真的。

    但是这个灰衣老者,与传闻的那尊开辟出鸿蒙生之界的绝世大能,又是异常的想像。

    莫非,那个美的不似人形的少女,说的都是真的?

    但是无论真假,现在的他们,都无法动弹。

    “其实,我想知道……你做了那么多的祭坛,炼制了那么多的傀儡……又献祭了那么多的生灵,究竟是向谁献祭?还是,献祭给你自身?”

    蓦然间,林笑开口问道。

    林笑也曾使用过一座祭坛。

    献祭之后,祭坛之的力量,也灌入过林笑的身躯当,提升着他的实力。

    但是也有许多的力量,去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莫非是献祭给这个老者了?

    而那个祭坛之,流传的意念……以天地为祭坛,以圣人为祭品……

    原本,林笑以为,所谓的圣人,便是鸿蒙世界的圣人,炼化了鸿蒙紫气的圣人。

    虽然,炼化鸿蒙紫气,那是达到鸿蒙级的一个捷径……但是达到鸿蒙级之后,也依旧从鸿蒙初阶开始。

    但是现在,林笑明白了。

    所谓的圣人,应该便是那些先天至圣了。

    要以先天至圣为祭品?

    那其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又该有多么恐怖。

    若是这个老者真的将那些力量统统的汲取到自己的身,恐怕林笑唯有进入虚无,成为至高,才能够将他制伏了。

    ……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这灰衣老者说出了盘古世界的古仙界时代流传的一句话。

    很显然,他也到过古仙界。

    “既然你们俩不愿意走,那么我将你们俩擒下,作为我的祭品了。”

    灰衣老者并未回答林笑的问题。

    他的身,释放出了一道道阴冷的气息。

    “他的实力又增强了。”

    玄灵看着老者身的气息,忍不住皱眉说道。

    “果然如此。”

    听到玄灵的这番话,林笑深吸一口气,星空战旗,再度涌入了大量的鸿蒙力量,让林笑的实力,又增强了一分。

    “死!”

    在这个时候,灰衣老者猛地动了。

    他的身躯好似一股狂风一般,瞬间到了龙的面前,随后,他那漆黑的爪子,一把抓向了龙的身躯。

    但在黑衣老者来到龙的身后的一刹那间,林笑也跟着动了。

    神光式!

    千倍速度的神光式!

    让林笑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境地。

    他整个人,几乎都化作了光。

    林笑的拳头,缭绕着一道道锋利的剑光,狠狠的朝着灰衣老者的后心轰了过来。

    若是灰衣老者执意攻击龙的话,那么林笑这一拳,也将会将其击成重伤。

    更何况,龙也不是吃素的。

    他的身,绽放出一道道的青光,一条巨大的龙躯在他的周身下时隐时现。

    龙的双臂,交叉在胸前,准备硬接灰衣老者这一击。

    更为重要的,不仅仅是林笑,玄灵也动了。

    一条巨大的紫色锁链,从虚空当贯出,狠狠的朝着灰衣老者的头颅刺了过来。

    唰——

    下一刻,灰衣老者的身躯消失不见。

    但是林笑等三人的反应有何其之快。

    在灰衣老者现身的刹那间,三人便来到了灰衣老者的面前。

    轰——

    轰——

    轰——

    紧接着,虚空当,传来一声一声的轰鸣之声。

    四人在这虚空当,大战起来。

    这老者以一敌三,浑然不落下风,甚至隐隐间,还占据了一丝风。

    他没有使用任何武技,也没有使用任何道法……

    仅仅是以极快的速度,绝强的力量,以及过人的反应速度,与林笑等三人不断的碰撞着。

    林笑的造化神玄,已经全力开动。

    一千只手,每一只手,都拿着一柄锋利的剑……这些剑,乃是从剑塔之释放出来的。

    剑塔虽然只是一件鸿蒙灵宝,但是它的本源,却是异常强悍,根本不是普通的鸿蒙灵宝。

    这根本是一件鸿蒙至宝,被人打落了品级。

    但是在林笑的手,剑塔依旧爆发出了绝世的战力。

    龙的手,多处了一杆青色的战戟,如同一条青龙一般……

    而玄灵手的锁链……乃是世界锁所化,可以在锁,与锁链之间任意转换,神出鬼没。

    但饶是如此……

    这灰衣老者依旧将三人的攻击,统统的挡下。

    轰——

    陡然间,一拳落空,被这灰衣老者一掌拍在胸脯之,直接倒飞了出去。

    轰——

    紧接着,龙也被这灰衣老者打飞。

    只剩下玄灵一人,与这灰衣老者战在一起。

    龙和林笑的嘴角溢血,在这一瞬之间,两人几乎失去了战力。

    但是下一刻,虚空当,一道紫蒙蒙的光华闪过,将两人身的伤势恢复。

    “龙,这么多年没见了,你还是一个废物。”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虚空当传下。

    紧接着,一个紫发女子,从虚空当落下。

    这个紫发女子,乍一看之下,便让人忍不住呼吸一滞……她实在是太美了。

    天地间,是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的……但是,这个女人除外!

    这个女人,看似十**岁,全身下洋溢着浓浓的少女的青春气息,但是细细品位之后,又彷如看到阿里成熟女人的魅力。

    她的每一根头发,每一根手指,似乎都在倾诉着完美二字。

    这种完美之下,几乎让人忽略了她那绝世倾国的脸……这是一个完美的整体。

    足以让人忽略她身的每一个部分,却又能让她身的每一个部分,都深深的烙印在心头。

    这个紫发女子,身穿着一身紫色的羽衣,从虚空之,款款而来。

    龙看到这个女人,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

    他那原本要痊愈的伤势,在这一刻竟然又被引动,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迦……”

    龙看着羽衣女子,口艰难的吐出了一个字。

    在龙看来,他宁愿和灰衣老者大战三天三夜,也不愿意看到迦这个怪物!

    虽然……她很美丽,堪称世间存在当,最美丽的生灵也不足为过。

    但是在龙的眼,她是一个恶魔!

    “主人……”

    迦不再理会龙,而是来到林笑身边,盈盈一拜。

    迦的胸口低下,林笑甚至能够透过那羽衣,看到两座雪白的山峰。

    这个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林笑的脑袋先是一晕,继而清醒过来。

    “去帮玄灵。”

    林笑开口说道。

    “遵命。”

    迦盈盈一笑。

    林笑险些把持不住自己。

    ……

    迦一直被林笑放在宙光之城当。

    宙光之城,乃是轮回驯服混沌的时间法则之后,所形成的城池。

    受到轮回的影响,宙光之城的也朝着鸿蒙级进化而去。

    迦的蛋进入宙光之城当,汲取的不仅仅是其的时间之力,更是其那一丝鸿蒙级的力量。

    现在,林笑将迦的蛋带到鸿蒙生之界来……迦立刻被那些伪鸿蒙之力包围……

    而星空战旗,找回本源之后,浓浓的鸿蒙之力,涌入了迦的蛋,迦立刻从蛋破壳而出。

    需要时间来孵化?

    迦可是吞了整个鸿蒙当的时间长河……时间在她的眼,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只要有鸿蒙之力恢复了迦的本源,那么她可以在一瞬之间,将一眨眼的功夫,当成亿万年来使用。

    ……

    迦直起身来,她朝着那灰衣老者缓缓而去。

    虽然……她的脚步很慢,但是三步之间,迦便来到了灰衣老者百丈之内。

    灰衣老者见到迦到来,立刻警惕起来。

    “灵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迦没有去看灰衣老者,她朝着玄灵打了一个招呼。

    “玄灵。”

    玄灵纠正道。

    “切。”

    迦撇了撇嘴,“当初为了一个名字,你们兄妹俩的荒唐事儿可没少做,现在又想着恢复以前的名字了?”

    “……”

    玄灵沉默,没有说话。

    她手的那条如同长蛇一般的紫色铁链,缭绕在她的身体周围。

    “呵呵呵呵呵呵——”

    迦的口,发出一声声如同银铃一般的笑声,但其却是透发着无尽的妖娆。

    “老东西,没想到吧,我又回来了。”

    ……

    “我总算明白,你为什么那么怕她了。”

    林笑看着迦的举动,苦笑一声。

    虽然……迦异常的美丽,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美丽。

    但是……这纯粹是一个妖女。

    “她可怕的地方,不仅仅至限于这样。”

    龙吞了一口口水。

    “有迦在,我们,应该不用怕这个老不死的了吧。”

    “迦刚刚恢复,恐怕还不是他的对手……我们四个一起。”

    林笑再度施展出造化神玄。

    这一次,林笑却是施展了全力。

    星空战旗,也被他拿在手,一道道璀璨的星光,从星空战旗之释放出来。

    “星空战旗!”

    灰衣老者看着星空战旗,深吸一口气。

    “!”

    陡然间,迦全身下的气势一变。

    之前的妖娆妩媚,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猛烈的杀机。

    迦的身躯,似乎跳过了时间,刹那间,便来到了灰衣老者的面前,那粉嫩的拳头之,也覆盖了一层淡淡的银光。

    一拳轰在了灰衣老者的胸膛之。

    轰——

    灰衣老者的口,喷出了一口黑色的鲜血。

    他的身体,竟然被迦一拳轰飞出去。

    “死!”

    玄灵趁机出手,她手的锁链,也化作一条紫色的巨蛇,直接冲向了灰衣老者,瞬间将他的身躯洞穿。

    迦的身躯再动,在虚空当,时隐时现,一拳一拳的轰在这个灰衣老者的身,将他的全身下,打的鲜血淋漓。

    龙和林笑也参与了进来。

    四人轮番大战,这个老者,几乎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迦的攻击,实在是太诡异了。

    任何攻击……都需要时间,哪怕是再快,千倍,万倍的光速……都需要时间来完成。

    但是迦的攻击,却是不需要任何时间去完成。

    她可以同时爆发出千道,万道的攻击。

    甚至她可以同时出现在任何一个时间点之,让人防不胜防。

    “除了极那样的家伙之外,没人可以制伏她了。”

    龙觉得自己的喉咙发干。

    极乃是五行至尊神灵之首,也是原始世界,除了嬌和曦两个动静之神,最强大的存在了。

    而极的力量,又恰好能够克制迦。

    但饶是如此……迦依旧和极同归于尽!

    ……

    “桀桀桀桀……”

    在这个时候,灰衣老者,原本那黑色的眼睛,骤然间变成了白色。

    他的身,竟然散发出了一股子腐臭的气味。

    “迦,当初千辛万苦的才将你除掉,没想到你竟然又复活了。”

    灰衣老者的身,开始逐步的腐烂,他那原本黑色的长发,也变成了乱糟糟的灰色。

    浓浓的尸臭,瞬间将这一片虚空充斥。

    “他……用自己的思维,夺舍了一个死灵的身躯!”

    蓦然间,迦的脸色大变。

    她一把抓过林笑,随后,两人同时消失在这一片虚空当。

    “快走!!”

    龙和玄灵也反应过来。

    打来打去……眼前这个家伙,依旧不是那灰衣老者的本体。

    而是一个强大到极点的死灵!

    当即,龙和玄灵转身逃。

    玄灵的世界锁,直接轰碎了这苍穹之城的世界壁障,两人同时逃到了苍穹山之外。

    “再逃——”

    龙大声的吼道。

    轰——

    ……

    整个世界山,都爆开了。

    恐怖的死气,浓郁的尸气,瞬间将这一座大山笼罩,覆盖。

    刹那间,苍穹山之的一切,全部都化作了死物。

    苍穹之城的生灵,更是首当其冲,在一瞬间,便化作了死灵!

    ……

    “那是……”

    逃到苍穹山一角的穹,正打算随时回到苍穹之城……猛然间见到无边无际的死气冲了过来,他甚至连反应的机会,便化作了一个死灵。

    他那原本晶亮的眼睛,也变得浑浊一片。

    “龙……”

    “龙……”

    “龙……”

    “你背叛了我。”

    “我要杀了你。”

    一个如同呢喃的声音,从穹的口发出。

    一滴一滴粘稠的,黄色的尸水,从他……它的口,缓缓的滴落下来。

    “孩儿们……随我……杀!”

    ……

    “那个老头,究竟是什么人?”

    不知道逃了多远,四人才重新汇合。

    林笑开口问道。

    “不知道,突然间冒出来的一个人。”

    回答林笑的是玄灵。

    “原本看去,好像是一个好人,后来又变坏了。”

    迦接口道。

    “不是鸿蒙诞生出来的第一批生灵?”

    林笑再度问道。

    “鸿蒙,诞生的第一批生灵,一共有三百六十五个。”

    龙叹了一口气,“也是当初,鸿蒙三百六十五尊巨头,统治鸿蒙……但是三百六十五人,并没有那个人的存在。”

    “不过他的名字……蒙。和当初的苍,灵两人一样,虽然是后天生灵,但是却凭借着能力,生生的杀出了这样的名字。”

    玄灵点了点头,“我和苍玄是后天生灵不假,不是先天至圣……但是,那个蒙的跟脚,他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不清楚了。”

    鸿蒙当,诞生的第一批生灵,一共有三百六十五个……暗合大诸天之数。

    也是这三百六十五个生灵,才定义了天与地的说法,让鸿蒙,产生了天地的规律。

    而三百六十五个之后所诞生的生灵,又被称为后天生灵。

    生在天之后的生灵。

    ……

    “蒙!”

    林笑牢牢的记住了这个名字。

    “盘呢?”

    蓦然间,林笑开口问道:“鸿蒙,诞生的第一个生灵,盘呢?他去了哪里?作为第一人,天地承认的道体,他应该没那么容易死吧。”

    迦和龙面面相觑,同时摇了摇头。

    盘……在鸿蒙,算是大哥级的人物,对他们这些后来诞生的生灵十分的照顾。

    但是……在鸿蒙,那具尸体出现之前,盘神秘的消失了。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盘并没有死。

    盘依旧还活着。

    “你真的想见盘吗?”

    沉默了良久,玄灵开口了。

    “你知道盘在哪里?”

    林笑一怔。

    “嗯。”

    玄灵点了点头。

    “再处理完一件事情之后,我们便回混沌吧。”

    “什么事情?”

    林笑好的问道。

    “去救一个人。”

    “谁?”

    “羽落的父亲。”

    “……”

    “羽落的父亲?”

    林笑的眼睛瞪大了。

    “羽落,不是法艾尔,一个势力的公主吗?她的父亲,在鸿蒙生之界?”

    原本,那个东罗称呼羽落为公主,林笑认为羽落是法艾尔,一个族群的公主。

    但是现在看来,羽落的来头,更大。

    “嗯。”

    玄灵轻轻的点了点头。

    玄灵依旧是玄灵……虽然她找回了自己,但依旧是那条迷你小龙,在到后来,那个天真的少女。

    唯一不同的,便是记忆,多出了许多东西,许多经验。

    她自然还记得羽落。

    “羽落是玄的女儿……玄是鸿蒙第十八个生灵,本身代表着一种玄妙的东西。”

    “在鸿蒙和混沌,有一种说法……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那众妙之门,在混沌,又是术炼师的大门。其实那座众妙之门本身,便是玄的神器。”

    玄灵解释道。

    “穹要将苍穹之城化作一个如同鸿蒙一般的大千世界……单凭他的力量还做不到,所以他找到了玄,将玄的女儿连同那众妙之门,送到混沌当去,而后,将玄封印,不断的汲取着他的力量。”

    “穹在先天至圣排行末尾,他会是玄的对手?”

    迦诧异的说道。

    “咳……”

    龙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那个,还有我……我也对玄出手了。”

    三人齐齐的翻了一个白眼。

    原本,玄灵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但是她的世界锁之,却是记载了这件事情……世界锁是一种妙的东西。

    传闻,只要以世界之匙,开启世界锁,那么可以开启一个全新的世界。

    但是世界之匙和世界锁分别在苍玄和玄灵的身,两人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开启世界锁。

    只是将其当成了两件强大的法宝而已。

    玄……

    不仅仅是羽落的父亲,更是两人的恩人。

    苍和灵陨落之后,在混沌当几经浮沉,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一元破灭之后,最终转生到了盘古世界。

    这并不是巧合,因为羽落,也阴差阳错的进入了盘古世界。

    而苍和灵的真灵,都是鸿蒙的巨头,混沌的一元也无法将其同化,同样一元毁灭,也无法将他们两人毁掉。

    ……

    此刻的苍穹山,已经化作了一片死地。

    无穷无尽的死灵,在这里游荡,并且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在苍穹山的央,是一头巨大的死灵,静静的站立着,纹丝不动。

    恐怖的尸气和死亡之气,是从他的身散发出来的。

    这具死灵,正是之前那灰衣老者控制的死灵。

    “若是我没看错……那是宇的尸体。”

    龙看着下方那具高大的死灵,喃喃的说道。

    宇……鸿蒙,诞生的第十个生灵。

    鸿蒙,那具巨大的尸体落下之后,绝大多数的先天至圣,都因此陨落……

    那宇也是其之一。

    也唯有宇这个级别的强者所化作的死灵,才能够将整个苍穹山污染。

    不过现在,宇所化作的死灵,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死灵之所以可以四处游荡,甚至有目标的进行攻击,完全是因为死灵当,封印着生魂。

    不过那灰衣老者蒙,为了控制这具死灵,已经将其的生魂抹杀了。

    “我怀疑……”

    这个时候,迦突然间开口了,“之前在鸿蒙生之界,将整个鸿蒙生之界弄的乱七八糟的,便是那个蒙,借着迦的身体搞出来的。”

    所有人都沉默了。

    蒙……甚至鸿蒙生之界的人,连他的本体都没见过,便被他耍的团团转。

    ……

    “嘎嘎嘎——”

    “龙!!!”

    “去死!!!”

    在这个时候,断断续续的吼叫声,猛然间在龙的身后传来。

    紧接着,一股浓烈的尸臭气息,传入了龙的口鼻当。

    “穹!!”

    龙的口,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穹……是他的朋友!

    算是他从穹那里抢夺世界锁……算是他知道了,曾经的穹背叛了他曾经的好友苍和灵,但是龙依旧没有对 穹下杀手。

    他只是将他击退而已。

    却没想到……

    现在的穹,竟然化作了死灵!

    龙的心,也如同刀割一样的难受。

    轰——

    一股庞然大力,从虚空当降下,将穹化作的死灵击落。

    玄灵出手了。

    “他已经死了,变成了怪物。让他去死,也是一种解脱。”

    玄灵皱眉说道。

    “哎……”

    龙叹了一口气,他的口,喷出了一道青色的火焰。

    穹的口,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随后,灰飞烟灭。

    “这些东西,不应该存在于世,统统毁了吧。”

    林笑开口说道。

    他对穹的死,到没什么感觉。

    穹这个人,表面看去光明正大,实则是一个阴险小人。

    苍和灵,曾经救过他……但是依旧被他背叛。

    苍和灵守护鸿蒙的生灵,遁入鸿蒙生之界……本是天大的功德,但是在他的口,这对兄妹,却依旧是杀人无算的恶魔。

    甚至不愿意将世界锁还给玄灵。

    死了,也死了。

    当即,林笑一出手,诸生之城的力量,在轮回与鸿蒙之力的调动之下,轰然间爆发出来,整个苍穹山,连同无尽的死灵,都灰飞烟灭。

    苍穹山破开之后,一个巨大的窟窿,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一个形容枯槁男子,躺在一座巨大的阵图央……四根巨大的铁钉,钉在他的手脚之,将他钉在那个阵图当。

    此刻,阵图正在缓缓的运转,不断的汲取着这个男子的力量。

    玄。

    ……

    这里是一片紫蒙蒙的世界。

    到处都被紫色的气流所充斥。

    一道道的法则清晰,规则明朗……甚至主宰万物的规律,都有迹可循。

    这里本应该是修炼者的天堂,是一切生灵的乐土。

    但是这里,却是有一头一头的死灵,在不断的游荡着,口时不时的发出一些低低的嘶吼声。

    任何胆敢进入这里的生者,都将被这些死灵,撕成碎片吞噬掉。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

    一个身穿灰色布衫的青年,一步一步的行走在这里,那些死灵在那个青年靠近的时候,都下意识的躲开了。

    似乎这个青年,是一个让那些死灵,产生恐惧的禁忌。

    “我在那个空间弄出来的身份,最终还是毁了。”

    青年……也是蒙,独自走在鸿蒙……鸿蒙死之界,也是真正的鸿蒙当。

    他一边行走,一边自语着。

    远处,一座漆黑的大山耸立着。

    这座大山,延绵不绝,将整个鸿蒙都覆盖在其。

    大山之,一条一条血红色的虫子,进进出出,不断的吞噬着大山之,那已经腐烂的削弱。

    那座大山,正是曾经跌落在鸿蒙当的那具尸体……将整个鸿蒙,从天堂,化作地狱的罪魁祸首。

    此刻,整个鸿蒙,都被恐怖的尸气所布满。

    任何一个生灵,胆敢进入鸿蒙,都要被这些尸气同化,化作死灵。

    但是,这个青年男子,蒙,依旧除外。

    ……

    依稀可以看到,是一个巨大的头颅。

    头颅之的血肉,早已经腐烂,眼眶,那腐烂的眼珠子,也掉出了眼眶。

    而在这颗不知道有多大的头颅旁边,一座血红色的祭坛,静静的陈列着。

    祭坛之,一道一道的生魂在咆哮,在恐惧,在发出不甘的吼叫声。

    祭坛的四个角,是四盏引魂灯,魂灯的灯芯,赫然是四尊先天至圣的神魂!

    以天地为祭坛。

    以圣人为祭品!

    十二个大字,赫然刻在祭坛之。

    一道道血色的符,在祭坛之扭曲,盘旋,又化作一道道古怪的力量,不断的传入那庞大的尸体当。

    蒙来到祭坛的面前,他扑通一声跪在地,恭恭敬敬的朝着尸体磕了三个头。

    然后他一屁股坐在尸体的旁边,拿出了一壶……从混沌的凡人世界取来的酒,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

    “爹,我又来看你了。”

    “那粉碎的轮回,已经修复……正在成长。”

    “要不了多久,那崩坏的轮回,会回来。”

    “祭品也足够了……只要我将混沌的这一个一元的生灵,连同下面那个空间里的生灵,统统的献祭,再以轮回的力量,便可以让爹重聚神魂,让你复活。”

    “对了,还有一个原始世界,将原始世界献祭,足够让父亲恢复往日的实力了。”

    “爹……”

    “要不了多久,我们可以重逢了。”

    “孩儿好想你。”

    “爹……”

    蒙的脸,已经浮现出了一抹醉意。

    酒不醉人,人自醉。

    ……

    将玄从那个阵法当救出之后,林笑等人便直接开辟出了一条通道,回到下界。

    盘古世界,已经彻底的被包围了。

    密密麻麻的混沌世界,想要将盘古世界困死。

    混沌大世界的成长,需要汲取混沌当的力量……但是现在,这里被密密麻麻的世界环绕,几乎封死了盘古世界汲取混沌之力的一切途径。

    若是再不汲取混沌之力的话,怕是盘古世界会枯萎,最终死亡。

    官邪情和羽落两人,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将周围的世界抹去……

    反正,现在以她们的级别,毁掉几个混沌世界,又不伤及盘古世界,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

    那些混沌世界当,已经住进了无数的生灵……没有任何修炼至者,仅仅是普通的生灵。

    若是世界毁灭,那那些普通的生灵,也定然会灰飞烟灭。

    这个因果,实在是太大了……恐怕混沌劫要直接降临了……

    盘古大世界的一些强者,自然不怕混沌劫,但是盘古大世界,却是要被彻底的毁灭。

    而且,直接斩杀那几百个世界的生灵……盘古世界当的一众强者,还没有谁有那种残忍的心境。

    可不是人人都是写烙,能够狠得下心肠,摧毁一百零八个混沌大世界。

    ……

    两个龙见面的场景,倒是十分的有喜感。

    两人本是一人,但是却是不同的思维,不同的想法……一个现在的自己,一个未来的自己。

    龙看着龙,总觉得有些别扭。

    “这两个龙,该怎么区分?”

    官邪情眨巴了一下眼睛。

    “要不,叫龙一,或者龙二吧?”

    林然有些迟疑的说道。

    “那未来的龙叫龙一,现在的龙叫龙二吧。”

    然后两个龙,同时仰面朝天,倒在了地。

    ……

    羽落和她的父亲见面了。

    玄是一个温润的男子,不过羽落却并不知道她是谁……

    她在混沌当,浮沉的太久,真灵深处的记忆,早已经磨灭。

    现在的羽落,可以说是一个新生,并不是谁的转世。

    玄看着羽落,叹了一口气,也没有想过要将他的女儿恢复的想法……

    现在的羽落很好,这足够了。

    “现在该怎么办?”

    官邪情有些苦恼的说道。

    “要不这样吧,我去给那些世界的人发一个通告,让他们将那些混沌世界搬走。”

    挪移一个混沌大世界,唯有开辟这个世界的主人,也是所谓的法则奴隶才能办到。

    龙……龙二开口说道。

    龙二好歹也是鸿蒙生之界的巨头之一,那些混沌大世界背后,定然是鸿蒙的生灵指使。

    以龙二在鸿蒙生之界的威望,命令一些蝼蚁,自然是轻而易举。

    “未来的你现在的你有见识的多。”

    迦看着龙二,撇了撇嘴:“难道你没看出,那些混沌世界的主人,早被人干掉了吗?”

    “这……”

    龙二呆了呆。

    “其实,这是一个大礼。”

    一直没有说话的林笑,笑了:“其实很简单,模仿法艾尔,将这里的几百个大世界,连成一体,组成一个世界群好。”

    “至于盘古世界,便为这个世界的主世界……原本这些,我还做不到,但是现在却是轻而易举。”

    “有老前辈了。”

    林笑看着玄,开口说道。

    “举手之劳。”

    玄乐呵呵的说道。

    ……

    创造一个如同法艾尔那样的世界群,对于混沌……哪怕是超脱混沌的存在,都是异常的苦难。

    那法艾尔,还是穹借用玄的力量弄出来的。

    现在,玄本人来了……自然不在话下。

    那些混沌大世界的人,都没有想到……他们千辛万苦弄出来的必死之局,竟然成了盘古大世界。

    现在的盘古大世界,彻底的成为了如同法艾尔那般的存在。

    盒子也苏醒了……

    玄一出手,便将盒子从那黑色的封印解救出来。

    玄认认真真,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盒子,随后才说道:“还好,还好这小丫头没被鸿蒙生之界的那群人得到……还好,还好之前蒙将这个小丫头保护了起来。”

    “嗯?”

    所有人都呆住了。

    “盒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林笑下意识的问道。

    盒子的眼睛一瞪:“你才是东西,你全家都是东西!”

    “呃……不是不是,盒子你不是东西……”

    林笑急忙改口。

    然后,所有人都哄笑起来。

    “鸿蒙灵体。”

    玄的口,吐出了这四个字。

    “鸿蒙,一种天生的灵体。也是所谓的三百六十五个先天至圣后,最强的灵体。”

    “你的修炼速度很快?学习能力很强?”

    玄看着盒子,开口问道。

    盒子微微的点了点头。

    “其实,那些所谓的知识,最初……便是从你的身流出来的。”

    玄语不惊死人不休。

    所有人都愣住了。

    “鸿蒙,三百六十五个生灵诞生之后,合了大诸天之数,于是鸿蒙,出现了天地规律……”

    “但是在这期间,所有人都浑浑噩噩,凭借着本能,吞吐鸿蒙之气,吞吐各种法则,并不懂修炼之道。”

    “而后,鸿蒙灵体出现了。”

    “鸿蒙灵体乃是天地之师,万物之导,从鸿蒙灵体之,流传出了各种修炼之道,融入到天地当……于是乎,以鸿蒙灵体之流传出来的修炼之道为蓝本,鸿蒙当的生灵,才开始修炼。”

    “虽然现在各种各样的功法,武道,还是仙术,巫术之类,层出不穷……但全部都是以当初鸿蒙灵体之流传出来的修炼之道为最基本的修炼方式。”

    “林笑,你是一个武祖吧?”

    忽然间,玄看着林笑,开口说道。

    “啊,是啊。”

    听到玄突然间问自己,林笑下意识的说道。

    “武祖以天地为师……天地,以灵体为师父……嗯,这小丫头是你的师祖。”

    林笑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盒子踹了林笑一脚:“快,叫声师祖来听听!”

    “师祖?”

    这个时候,官邪情突然小声嘀咕起来,同时,她伸出了白嫩的手指,开始盘算起来:“嗯,这个盒子是一元当第一术炼师,长得又好看,给小小当一宫妃子不错,把师祖收入房,想想刺激……”

    众人:“……”

    林笑没有建立后宫的心思……倒是他的原配官邪情,却一直在操心着这件事。

    “不好!!”

    在这个时候,林笑猛然间站了起来。

    “怎么了?”

    其他几人看向林笑这般表现,都紧张起来。

    “极带着嬌和曦回来了……现在他们已经进入了原始世界。”

    林笑的眉头微皱。

    “极带着嬌和曦回来了?”

    龙一站起身来:“现在我们这么多人,还会怕他们三个?”

    龙一已经恢复了最强的实力。

    因为他从未来来……甚至他的实力,龙二还要强一些。

    再加苍玄,玄灵,迦和玄,他们根本没有必要怕极。

    “看来未来的龙,也是一样的蠢才。”

    迦看着龙一,忍不住冷笑道:“你知道现在极带着嬌和曦回来,意味着什么吗?”

    龙的脸色一变。

    “嬌和曦,已经被完全控制住了。”

    迦叹了一口气。

    鸿蒙,最先诞生的五个圣灵关系也是最好的……虽然迦一直欺负龙,将他的心里都欺负出阴影了。

    但是在迦的心,龙依旧是弟弟。

    而嬌和曦,则是姐姐和哥哥。

    “极是被那人的傀儡之道控制了……在鸿蒙生之界,和鸿蒙当,我无能为力,但是现在,若是能将他们三人擒住,那么我便可以解了那傀儡知道。”

    玄站起身来,开口说道。

    “当真?”

    林笑的眼睛一亮。

    “前提是,你们将他们三个捉回来。”

    玄轻轻的一笑。

    随后,他一招手……那扇象征着术炼之道的众妙之门,落到了他的手。

    “怪,这众妙之门,怎么多了一种……更加玄妙的东西?”

    蓦地,玄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