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摄政大明 > 第九百一十八章.转变.

第九百一十八章.转变.

    ……

    ……

    看着贺礼名单上名列首位的太子朱和堉,方茹与张玉儿一时间皆是陷入了沉思。

    “这已经是太子他第二次向老爷示好了!”方茹的表情颇为严肃,缓缓说道:“记得前些日子老爷与崔倩雪大婚之际,太子就送来了一份贺礼,但只是一柄不值钱的金玉如意以及一本劝人向善的古籍罢了,那时候陛下亲自为老爷赐婚,太子他送来一份贺礼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否则就是故意与陛下难堪,并不能说明太多,最多也只是表示太子对老爷的敌意稍有降低罢了,但这一次……”

    说话之际,方茹的一双杏眼紧紧盯着贺礼名单里的内容。

    礼单上面,清楚写着太子朱和堉这次的贺礼内容——“上品玉雕一具,高一尺、重八斤二两,浮刻三公鸡展翼;大小相同上品明珠十颗;另有贺银一千两;”

    方茹这些年来一向是负责管理赵府的库房与账目,对于这些金银玉器的价值也最是清楚,一具高达一尺、重达八斤的上品玉雕,至少是价值三千两银子,若是由名匠出手雕刻的话价值还会更高几层;十颗同样大小的上品明珠,价值同样是超过了一千两银子,再加上贺银一千两……这些贺礼加在一起至少也是价值五千两银子。

    太子朱和堉自然是不缺银子,不仅是每个月都有太子俸禄,还时常会收到德庆皇帝的赏赐,但他毕竟还要养活东宫里一大摊子人,平日里的开销也同样很多,再加上太子朱和堉从未有过以权谋私、贪污受贿之举动,闲银只怕也是有限,如今一口气拿出这般贵重的贺礼,却也算得上是下了血本了。

    下血本的贺礼,往往就是意味着示好,也往往就是意味着诚意。

    所以,见到朱和堉的这般贺礼之后,也难怪方茹会面现震惊了。

    另一边,张玉儿出身于勋贵之家,在这方面要比方茹更有见识一些,却是轻声补充道:“这些贺礼,可谓是大有讲究啊……姐姐你看这具玉雕,说是浮刻着三只公鸡展翅,这是暗示着‘三公’之意啊,三公乃是太傅、太师、太保之位,可谓是百官最高荣衔,如今也只有周尚景拥有这般殊荣,太子这是期望老爷更进一步啊……还有这十颗明珠,古人有云‘明珠暗投’,却是把明珠暗喻为惜才之意……”

    这段时间以来,方茹也发现了自己的能力见识较之张玉儿有明显不如,两人见到同样一件事情,但张玉儿就是能看出更多的东西。

    此时,听到张玉儿的提醒之后,方茹的眼神中有些怅然若失,只觉得自己对于赵俊臣的作用降低了许多,但转瞬间就已经恢复了常态,没有让这一丝情绪干扰判断,只是点头道:“这样看来,太子的示好之意已是非常明显了……呵呵,眼看到储君之位不保,终于是放下了架子与矜持,愿意与老爷合作了吗?只怕是有些晚了!”

    张玉儿曾经还是陈芷容的时候,就暗中为七皇子朱和坚办事多年,她的思维方式也与朱和坚有些相似,说道:“却不知道老爷会是如何想法,但我并不看好太子能与老爷顺利合作下去,双方毕竟不是一路人,老爷的许多手段都是太子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就算是暂时合作一时,也迟早会再次决裂。”

    方茹点了点头,似乎是认同了张玉儿的说法,但也没有任何表态,只是说道:“今天晚上就把这件事情写到书信上传去花马池营,老爷他心中的想法并非是你我能猜测到的,也许会另有决定也说不定……老爷他说过,从来都没有永远的敌人,随着立场与情况的不同,化敌为友也是寻常之事。”

    张玉儿见识了赵俊臣的诸般计划之后,也知道赵俊臣常有化腐朽为神奇、另辟蹊径的手段,于是点头道:“姐姐说得有理,这般事情正应该尽快交由老爷决定。”

    接下来,二女也不再关注太子朱和堉的贺礼,而是认真研究礼单,借此来探究着各派势力的态度变化。

    事实上,随着赵俊臣立下了赫赫战功、正式入阁辅政之后,像是太子朱和堉这般态度大变、改弦易辙的人并不是少数,贺礼名单之中有许多人原本是对赵俊臣敬而远之,但这一次却纷纷是送上了贵重礼物表示诚意。

    很显然,若是没有意外情况的话,赵俊臣的权势必然会迎来一段时间的迅速膨胀。

    但方茹与张玉儿也皆是心中清楚,所谓“意外情况”一定会发生的,不论德庆皇帝还是各位权臣都不会任由赵俊臣的权势扩张太快,如今随着“赵党”二号人物左兰山的离京,只怕是庙堂里马上就会出现异变了。

    对此,赵俊臣也是早有预料,方茹与张玉儿二女这段时间更是暗中准备着。

    这一天,随着赵俊臣的入阁与封爵,赵府必定是热闹非凡,也必然是会发生许多意料之外的变故。

    就在方茹与张玉儿二女认真研究着礼单之际,又有一位赵府仆从匆匆进入房间,却是轻声禀报道:“启禀如意夫人……崔府的老夫人来府里了。”

    听到禀报之后,方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问道:“崔府老夫人?是哪个崔府?”

    但很快,方茹已经明白了“崔府老夫人”所代表的含义,表情间满是复杂,道:“你是说崔倩雪的祖母?前阁老崔勉的正妻夫人?”

    崔倩雪乃是赵府里的正牌女主人,方茹私下里自呼其名倒是没什么,但赵府仆从却是不敢无礼,低头道:“正是崔夫人的祖母、崔阁老府里的老夫人!”

    听到这般禀报之后,方茹的表情稍稍呆滞了片刻,然后点头道:“看来,如今不仅是太子朱和堉与各派系纷纷转变了态度,就连前阁老崔勉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这倒是一件好事!”

    崔勉乃是清流领袖之一,当初因为崔倩雪定要嫁给赵俊臣的缘故,他为了保护自身声誉,却是狠心把崔倩雪赶出了崔家,甚至就连崔倩雪的父亲也被族谱除名,等到崔倩雪正式嫁入赵府之后,崔勉与崔倩雪的关系倒是稍稍缓和了一些,也一直在暗中利用自己的人脉为赵俊臣改善声誉,但他在明面上依旧是与崔倩雪再无联系。

    如今,随着赵俊臣的入阁辅政,朝野声誉也是大为改善,崔府老太太亲自赶来赵府表示恭贺,却是表示着崔勉已经不再排斥崔倩雪嫁给赵俊臣的事情,不仅是崔倩雪很快就可以回归崔家,赵俊臣与崔勉的合作也很快就会从幕后转向台前了。

    正如方茹所说,这是一件好事。

    然而,方茹表态之际,脸上依旧是不见太多喜色,眼神里满是复杂思绪。

    随着崔勉表态重认崔倩雪回归崔家,崔倩雪今后也就有了娘家撑腰之后,在赵府中的正妻地位也就会愈加稳固,方茹也就愈加不可能与她相争了。

    如此一来,方茹自然是有些失落。

    在崔倩雪、张玉儿二女陆续进入赵府的时候,方茹就曾多次在心中告诫自己一定要大度一些,绝不能轻易表现出嫉妒与失态,否则就只会让赵俊臣感到为难。

    但如今,随着张玉儿不断展现出更强的眼光手段,随着崔倩雪在赵府的地位越来越高,方茹才发现这件事情要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困难许多。

    嘴角闪过了一丝苦笑之后,方茹轻声吩咐道:“崔家老夫人亲自来到赵府,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吩咐下去一定要认真招待,绝不能有任何失礼……我的身份低贱,却是不能现身招待,招待崔老夫人的时候一切事情听凭崔夫人做主就是,不必再来过问我的意思。”

    见到方茹的心情不佳,这名赵府仆从不敢多呆,连忙答应一声就离开了。

    然后,方茹就与张玉儿继续研究贺礼名单,只是多了一些神思不属。

    与此同时,张玉儿却是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异常表现,只是见到方茹的神思不属之后,妙目中满是意味深长的笑意。

    *

    却说,就在方茹与张玉儿二女在后宅忙着处理诸事的时候,崔倩雪也在前宅忙着迎接各方宾客之事。

    因为赵俊臣不在府中的缘故,宾客们大都是官员勋贵们的妻女家眷,却是想要通过“夫人外交”的手段与赵俊臣拉近关系。

    崔倩雪这些日子固然是成长了一些,但本性上依旧是天真烂漫、不经世事,让她同时间招待这么多性格不同、来历不同的宾客,想要面面俱到也实在是有些为难。

    幸好这些宾客们大都是知趣之辈,来访赵府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讨好崔倩雪,说话之际只是一味顺着崔倩雪,就算是崔倩雪偶有失礼不周之处也只当是没有看到,所以崔倩雪倒是勉强应付了过来,只是颇有些手忙脚乱。

    而就在崔倩雪被一群官员女眷围着应接不暇之际,却是突然收到禀报,说是她的祖母来到了赵府。

    崔倩雪当初还在崔府的时候,崔府老夫人就向来是最为宠爱崔倩雪,可谓是百依百顺,也正是因为这位崔府老夫人的宠爱,崔倩雪才会养成这般天真浪漫的性子,只是崔府老夫人向来是谨守妇道、嫁夫从夫的作派,当初崔勉要赶走崔倩雪的时候也不敢多劝,等到崔倩雪离开了崔府之后更是再也没有与崔倩雪联络过了。

    听到消息之后,崔倩雪顿时是不敢置信。

    然后,崔倩雪顾不得身旁的众位宾客,连忙是向着赵府大门奔去。

    当崔倩雪奔到赵府前庭的时候,正好是看到一位满头银发、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被人搀扶着走了过来。

    这位老太太正是前阁老崔勉的正妻、崔府的老夫人霍氏。

    此时,霍氏看着崔倩雪的眼神满是宠爱与愧疚,眼眶隐隐有些发红。

    “祖母!”

    一声轻呼之后,崔倩雪扑到了霍氏的怀里,眸子里已经是忍不住蓄满了泪水,这段时间被赶出崔家的委屈与无措在这一刻却是尽数释放了出来。

    “好孩子,这段日子实在是委屈你了……祖母无用,当时没能劝阻住你祖父……是祖母对不起你!”

    说话间,霍氏也同样是老泪纵横。

    然后,霍氏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轻轻拍了拍崔倩雪的娇背,又说道:“别哭了,如今赵府有这么多客人,你是赵府的女主人,可不能太过失态,否则就要让人小看了!”

    扶起崔倩雪之后,霍氏仔细打量着崔倩雪的面容变化,见崔倩雪并未明显消瘦之后,却又欣慰笑道:“不过,你前些日子虽然是因为婚嫁之事被赶出了崔府,但终究是没有嫁错相公,你家相公实在是争气,在陕甘三边立下了赫赫战功,如今朝野官民都是在争相称颂,一举就扭转了此前的名声……你祖父他收到消息之后,如今已经转变了心意……我今天来到赵府,一是因为赵府客人太多,怕你应付不过来想要为你帮一把手,二也是你祖父他让我告诉你一声,让你与你父亲这几日抽空返回崔府一趟。”

    听到霍氏的说法,崔倩雪不由是娇躯一震,满脸惊喜道:“祖母你是说……祖父他愿意让我回崔家了?”

    霍氏笑着点头,说道:“所以说,你家相公实在是争气,他如今已经是内阁阁老、新成伯爵了,而你如今也是内阁阁老、当朝伯爵的正妻,若是我崔家还不让你回去,那就是崔家失礼、让人耻笑了!……唉,你也别怪你祖父心狠,他在那个位置上,许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

    崔倩雪愣了片刻后,终于是破涕而笑,郑重点头道:“我这几日处理了赵府的事情之后,就一定会尽快与父亲反悔崔家拜见祖父他老人家!”

    其实,崔倩雪也明白崔勉的迫不得已,更还清楚赵俊臣最终愿意娶她入门也是因为崔勉暗中极力促使的缘故,自从崔倩雪正式嫁入赵府之后,赵府与崔府之间的暗中联络也很频繁。

    然而,崔倩雪表面上终究只是一个被赶出家族的弃女,再也不能正大光明的与娘家联络,还要承受需要闲言闲语,这般痛苦绝非常人能够想象。

    如今,崔倩雪能够正大光明的回归崔家,对她而言实在是意味着太多太多。

    正如霍氏所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嫁了一个好相公。

    崔倩雪从未后悔自己当初嫁给赵俊臣的决定,但这一刻,崔倩雪更加为自己赵俊臣妻子的身份而感到自豪了。

    *

    而就在京城里风云变化的同时,这一天的陕甘三边,赵俊臣也同样是率领大军返回了花马池营。

    随着赵俊臣抵达花马池营,陕甘三边的局势也就正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

    明后两天虫子有闲暇时间,会双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