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功夫圣医 > 第1433章 绝望的薛广坤

第1433章 绝望的薛广坤

    海风吹过,咸湿气息扑面而来,莫问与金老鬼静静地站在大海上,此时剑帝岛已经彻底消失,只剩下海水从四面八方围过来,化为一处海域。

    “国主,那剑帝宗如何处理,不如统统杀了,省的麻烦。”

    金老鬼眼中闪过一抹凶戾,他可不是善男信女,那江濡山如此欺人太甚,把剑帝宗所有人全部杀掉他都不会手软。

    莫问淡淡摇头,轻声道:“修行者切勿多造无端杀孽,有伤天和,阻碍日后在法则道理上的修炼。”

    “剑帝宗有罪者只是那几个被贪念蒙蔽的魁首,其他人不过是听命行事而已。何况,剑帝宗背后的剑帝,却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剑帝功参造化,距离天道圣人只有半步之遥,与当年风华绝代的武神相比怕也不差多少。而且,剑帝并不是一个人,他掌控着剑帝联盟,剑帝宗或许不算什么,但剑帝联盟,涉及仙云海无数大势力,即使他也不得不重视一下。

    “那国主的意思是,只诛首恶,其他人放过?”金老鬼道。

    “自然不能那么便宜的放过他们,我相信剑帝会回来的。”

    莫问笑而不语,一旦被他拘禁到掌中神国内,那生死便由他掌控,即使剑帝回来也无用。手中掌握着如此庞大一个筹码,他岂会轻易放掉。

    空间微微扭曲,一个光门悄然出现在莫问的身前,他一步踏出,便进入到光门中。

    无尽虚空之上,一个庞大的岛屿静静地悬浮在天空,正是剑帝岛。

    此时,岛上所有修士脸上都挂着惊恐,惊慌失措的到处乱窜,希望能冲出岛屿,整个剑帝城彻底乱了,所有修士都发了疯的往外逃。

    然而,天地间有着一道道神奇的法则力量,像是锁链一般将整个岛屿囚禁,任何人都无法从剑帝岛上出来。甚至,那上古护教大阵,此时也彻底沉寂,再也无法运转起来。不管剑帝宗的人如何努力都没有任何反应。

    薛府,所有高层都聚集在祖祠中,静静地等待着。

    整个剑帝城,怕也只有薛府最沉得住气,因为他们相信,莫问绝对不会对他们不利,否则他也不会千里迢迢的来到薛府,找上薛茹月报答当年的恩情。

    薛茹月望着一众族中长辈,一个个将他捧在中间,心情无比复杂。她虽然是薛府的二小姐,但与这些族中长辈相比,地位却相差了太远,放在平时,她怕是连踏入祖祠的资格都没有。

    而现在,她被一群长辈请入祖祠,还让她坐在族长爷爷的身边。

    与薛茹月相比,另外一人却有些凄惨,不是别人,正是薛广坤。

    事到如今,薛广坤终于意识到自己到底错的多离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老祖宗啊,求您救救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薛广坤跪在地上,涕泪四流,凄惨的望着薛家老祖,与之前的得意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剑帝岛被拘禁,整个剑帝宗都自身难保,自然不会再有人管他的死活。

    他知道,只有薛家出面为他求情,他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孽畜,你做的好事,现在还有脸求饶。”

    薛万盛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本来家中增添一名大道境修士,本是一件大喜事,光耀门楣,巩固家族之盛业。

    岂料,薛广坤乃是如此一个孽障,犯下此等滔天大错。

    薛家其他人,亦是一个个目光冰冷,薛广坤的背叛与狼子野心,让薛家众人很是愤怒。

    薛家老祖不发一言,沉默的坐在首位上,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老祖宗,我毕竟是薛家子弟,为薛家付出的也不少,修到大道境实为不易,怎能就此白白逝去。老祖宗,我再也不敢了,您若能保我一命,我将倾尽生命所有奉献给家族。”

    薛广坤满脸绝望的望着薛家老祖,他不想死,不甘心死,他刚刚修炼到大道境,还没有体会到称霸一方的滋味,怎能就此死去。

    大道境存在,仙云海多少年才能出一个,任何一个都弥足珍贵。在一个家族中更是如此。

    薛家众人轻叹,薛广坤若不背叛家族,他在家族中的地位绝对不比任何一个太上长老差,甚至更高,毕竟他乃是一个年轻的大道境,而他们,则垂垂老矣。

    “你的生死,并不掌握在我手中,你求我也无用。”薛家老祖面无表情的道。

    “老祖!”

    薛广坤悲呼,如果薛家不管他,他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有些错,一旦犯下,便不可能回头,世间没有后悔药。”薛家老祖淡淡的道。

    薛家众人默然,他们求情,莫问就会放过薛广坤吗,他们薛家怕也没有那个份量吧。毕竟,薛广坤的所做所为,太过招人恨。

    “你们薛家要保下他,也并非不可以,只要薛二小姐开口,我自会放过他一次。”

    一道淡淡的声音蓦然在大厅中响起,与此同时,一道青年身影悄然出现在大厅内,无声无息,像是一阵风吹过,薛家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便已经出现在了那里。

    “莫问!”

    “莫问大人!”

    ……

    薛家众人一阵大惊,放在此前,他们面对莫问还能平等对待,但现在,却再也没有那个胆子。毕竟,此人可是横压剑帝宗,甚至将整个剑帝岛都收走的绝世凶人啊。

    薛家的一些太上长老,腰杆子都微微下弯,表示尊敬。薛家老祖,亦是下意识的站了起来,至于薛家其他人,更是一个个低眉顺耳,大气都不敢喘。

    薛广坤跪伏在地,望着莫问,心情无比的复杂,本欲开口哀求,但看到他那冰冷的眼神,吓得把话又咽了回去。

    “茹月……茹月侄女,救救我啊,求你救救你族叔吧。”

    薛广坤转头望向薛茹月,不断的磕头,眼中满是哀求,同时也有着一丝期冀。

    刚才莫问可说了,只要薛茹月为他求情,他就放了他。

    “茹月,不可。”

    薛万盛脸色大变,连忙出言阻止,生怕薛茹月真的出言为薛广坤求情。

    “你个孽障,怎如此没有骨气,我薛家子弟的风骨呢,就是你这样,可悲可叹。”

    薛嵘一脸鄙夷的望着薛广坤,这个后辈实在太让他失望了。

    薛家众人岂会不明白,薛茹月若真的为薛广坤求情,那么当初的恩情也会因此随风而散,莫问的一个恩情换薛广坤一条狗命,薛家众人怎么看都不值。

    其实,莫问并不在意薛广坤的死活,以他如今的层次,薛广坤在他眼中就是一个跳梁小丑,他死与他活着,并没有什么大碍。

    他来到薛府的目的,便是还为了还当年的恩情,毕竟他被鹏天雷追杀,若不是薛家二小姐收留,他也不会那么安稳的养好伤。

    他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此间事了,他便会离去。

    如果薛茹月要他放过薛广坤,那他也会同意,只为还当年之情而已。

    薛茹月望着跪在地上的薛广坤,又望了望出言阻止,满是焦急的诸位长辈,一时间很是犹豫,她自然知道,一旦她出口求情,便会错过一个天大的机缘。

    “茹月,族叔求你了……”

    薛广坤满是哀求,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努力回忆与薛茹月有没有什么温馨的过往,然而不管他如何绞尽脑汁,都没有想到与薛茹月之间有什么温馨的画面。

    他虽然为她的族叔,但薛家太大,家族大了,人口自然也多,亲疏之间差别也大。

    这么多年,他见到薛茹月的次数都不足五次,更别说两人之间有着什么温馨的叔侄之情。

    “茹月,薛广坤不值得你如此,薛家也不希望你如此,你切莫感情用事。而且,薛广坤死有余辜,他已经背叛了家族,从此之后,他不再是薛家之人。”

    薛家老祖也坐不住,忍不住出言道,

    莫问的一个恩情,放到现在有多重,他心中很是清楚。别说薛广坤犯下如此大错,等同于叛族,哪怕一个没有犯错的薛家大道境,他也不会让薛茹月去交换。

    “老祖。”

    薛广坤面色苍白,悲痛大呼,眼中满是愤恨。他如此失魂落魄的跪地求饶,而家族却是如此的冷漠。

    薛茹月深吸口气,咬着嘴唇轻声道:“广坤族叔,对不起,茹月也有私心。”

    此话一出,薛广坤直接僵硬在原地,像是一个雕塑。片刻后,猛地哈哈大笑了起来,无比癫狂,眼中不断有泪水掉下。他风华正茂,踏入大道境,本是前途无量,却不想最终落到如此下场。

    莫问抬了抬眼眸,面无表情的望着薛广坤,淡淡地道:“既然如此,你便是死罪,死吧。”

    一挥手,一道无形的法则力量从虚无中降落而下,轰击在薛广坤身上,顷刻间便将他化为虚无,什么都没有留下。

    薛家众人一个个见此,一个个噤若寒蝉,满是敬畏的望着莫问。

    一个大道境的修士,居然被这样举手投足间杀死,比杀死一只蚂蚁都简单。

    在掌中神国内,莫问有着绝对的掌控权,别说杀一个大道境,即使对上天道圣人他都有一战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