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执魔 > 正文 第1221章 吃人葫芦

正文 第1221章 吃人葫芦

    真灵以难杀而著称,当然了,以宁凡如今法力,炼死一个普通真灵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uctxt.com

    真正难杀的,是异种真灵,这类真灵往往需要特殊手段才能消灭,难缠无比。

    宁凡就曾遇到过龙马族的异种真灵,当时十六名龙马太子兄弟连心,居然需要全部擒拿以后才能炼杀;而单一一个龙马真灵,竟连炼神鼎都无法消灭,着实惊人。

    为了对付龙马真灵,宁凡不得不从通天教买来一本《混鲲真灵全解》,从中找出对策,最终将十六太子炼成丹药服食,修为大进。

    异种真灵太少见了,宁凡修道至今,也不过见过一次而已,今日则是第二次见到。

    宁凡一开始就看破了真武老龟的底细,那真武老龟修的,正是异种真灵,故而真灵数量才会极多。

    子母真灵!

    据《混鲲真灵全解》记载,修此真灵之妖,先得修出一个强大母灵,再借由母灵,分生出成千上万的子灵。功成之日,子灵若不死绝,则母灵万劫不灭;母灵若是不灭,则子灵纵然陨落,也不会真正死亡,仍可回灵于本体,借由漫长岁月的修炼复活。

    真武老龟是分神前来,母灵未至,只随身携带了几千个子灵而已。以宁凡如今法力,炼死这几千个子灵,并不是不可能的事,但也绝不会轻松,起码也得炼个好几百年的时间,十分费事;又因为这些子灵不会真正死亡,便是全部炼死,也炼不出一颗万灵血。

    花几百年时间,却毫无收获,这种赔本买卖宁凡自然不会去做。倒不如放此龟一马,换点有用的东西更加实际。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宁凡当着巨龟的面,接连炼死北海、水淹的分神,不过是吓唬巨龟罢了,实则拿巨龟没有任何办法;可笑那巨龟并不知道炼神鼎的底细,一吓就怂,这一幕倒是让宁凡颇感有趣,对那巨龟的恶感不由得也减少了许多。

    “若是能将这老龟收为宠物就好了,正好和乌老八凑成一对。呵呵,还是算了,这老龟本尊太强,且本尊未至;便是其本尊前来,如今的我,也办不到此事…”宁凡心思飞转,看待巨龟的眼神有了少许笑意。

    巨龟没由来龟壳一冷,总觉得宁凡的笑容有些不怀好意,内心更是打定了主意:只要今日能侥幸逃脱,日后定要绕着这小贼走,此贼的木行简直太可怕了,非水修可以战胜…

    在巨龟付出了众多代价之后,宁凡终于还是打开木笼,将巨龟的分神放走了。

    看着巨龟撒腿就跑的笨拙样子,宁凡眼中笑意更多,同样浮现笑意的,还有八寒地狱佛。

    倘若宁凡连真武老龟也杀掉,他真要误会宁凡是一个魔头了。还好,宁凡终于还是良心发现,将老龟放走了,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个上仙似乎还能抢救一下?

    “此间事了,弟子也该告辞了…”巨龟前脚一走,八寒佛后脚便和宁凡辞行了,当然离去前,替宁凡看管的三件宝贝必须还给宁凡,他也是这么做的。

    宁凡哭笑不得,“道友这是何意?宁某事先说过的,除玉酒壶外,其他两件东西都归道友所有。”

    “今日之战,弟子出力甚少,已觉惭愧;若再收上仙赏赐,弟子怕是真没有脸回西天了。若上仙真觉得对弟子有所亏欠,不如改日造访西天,给弟子讲一讲混鲲圣宗的上等佛法吧。”

    八寒佛忽然话锋一转,提了一个请求。

    闻言,宁凡微微苦笑,“混鲲上等佛法?实不相瞒,佛法这种东西,我是丝毫不会的,更别说是混鲲上等佛法…”

    “呵呵,上仙真是谦虚。”

    八寒佛才不管宁凡是不是真的不懂佛法。

    宁凡不懂没关系,他懂啊!等下次宁凡履约前往西天,他定要好好抢救宁凡,以无上佛法,将宁凡感化回正道。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坐视一名混鲲上仙堕入魔道深渊!

    没有给宁凡拒绝的机会,八寒佛再次告退后,撕开虚空就走,离开了天图世界。

    “这…”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宁凡也是大感头疼,他宁可赠送八寒佛两件谢礼,也不想跑去西天讲什么佛法。

    他好端端一个魔修,讲什么佛法?别到时候佛法没讲完,反而损伤了魔心,那就真的亏大了。

    可偏偏,八寒佛连拒绝的机会也不给他,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左右都是八寒佛单方面的约定,宁凡又没有答应什么,倒也不是非这么做不可。

    “罢了,若有机会前往西天,寻些其他东西送与此人,了结今日因果好了。佛法什么的,不讲也罢…”

    宁凡叹了口气,而后,重新打量起天图世界。

    众人分神死的死,走的走,此界已经只剩下宁凡一个人了。

    三件宝贝也已到手,按理说,宁凡再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可他并没有急着离去,反而不紧不慢地盘膝于天地间,修炼了起来。

    数日后。

    宁凡右目之中,多了一个虚幻的星点,借由从水淹大帝那里吞噬而来的水掌位之力,宁凡正式开启了水阴阳的修炼。

    水阴阳,被归入到右目的魔阴阳里面。

    由于这不是常规的修炼之法,水阴阳的凝聚并不完整,还需要大量的烈元晶修炼,才能正式修成水阴阳。

    又数日。

    宁凡左目之中,再次多出一个虚幻星点,借由吞噬而来的少量真武封号,宁凡修出了真武阴阳,同样并不完整,需要事后大量修炼才能真正凝实。

    又十日过去。

    宁凡将吞噬得来的少许雨师封号力量彻底吸收,又将玉酒壶里的仙酒全部喝光。

    做完这一切,宁凡雨掌位的力量,几乎暴涨了五成不止,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修成雨掌位的人所拥有的力量!

    雨龙匍匐在宁凡身前,大气也不敢喘!宁凡的雨掌位太厉害了,从宁凡身上,雨龙头一回感受到了不亚于主人北海真君的压迫感!

    这条倒霉雨龙,正是宁凡抓来的那一条,为了真正收服雨龙,宁凡将此龙放了出来。(uc书盟最快更新)

    也因如此,身处宁凡身侧,雨龙能清晰感受到宁凡节节攀升的强大雨意!

    它本能地想要屈从于宁凡的力量,可骨子里对北海真君的忠诚,却不允许它这么做!

    “你,可愿随我?”

    忽一日,宁凡开口了,向那雨龙问道。

    雨龙发抖着,犹豫着,它知道,只要它点头,便可活命,可这个头,它无论如何都点不下去。

    活命?

    那种东西其实对它不重要啊,它本就不是活物,它只是北海真君神通的一部分啊,生死于它而言,从来都不重要。

    重要的只有主人,唯有…主人!

    吼!

    雨龙用行动回答了宁凡!

    它顶着雨之龙角,神通全开,一头撞向了宁凡!

    暴起偷袭!

    趁宁凡问话分神之时,它终究还是鼓起勇气,向宁凡发起了攻击,希望能将宁凡一击必杀。

    “这就是你的答案么…”

    宁凡眼中没有被偷袭的愤怒,只有惋惜、同情。

    最终,所有的惋惜与同情,通通化作了无情。

    他轻易便挡下了雨龙的偷袭,再度以神格之木束缚住了雨龙。

    这一次,他不再手下留情,而是发动神格力量,将雨龙彻底吞噬、灭杀。

    整个灭杀过程,足足持续了三日。三日后,宁凡摊开手掌,雨掌位一催,天地雨意顿时凝聚于掌心,幻化出一只虚幻雨龙来。

    这不是北海真君的那条雨龙,而是宁凡吞噬对方雨龙,所修出的自身雨龙。并非活物,而是神通。

    “可惜了…你,跟错了主人。”

    望着手中雨龙,宁凡微微叹息,此龙终究不是之前那条龙,那条龙的忠诚令他欣赏,可终究不能为他所用。

    掌心一合,雨龙化作雨水,从指间流走。

    又一拍储物袋,一龟一蛇两道虚影,忽得从储物袋飞出,盘绕在宁凡周身旋转。

    那龟蛇虚影继而摇身一变,变成两把散发着江海气息的骨牙飞剑!

    这两把骨牙剑,都是先天中品法宝中的绝强宝剑,双剑齐出,可与先天上品法宝一战,厉害无比!

    这正是从巨龟手中抢来的龟蛇双剑,不,叫龟蛇双剑其实不准确,这双剑其实是真武封号修士的封号之器!

    宁凡并不重视法宝,但若是达到先天上品威能的法宝,则例外。

    这种等级的法宝,能够大幅提高宁凡的战斗力,有了此宝,便是面对二阶准圣的本尊来临,宁凡都有了一丝底气!

    “好剑!就是性格怂了点,油滑了些,和你们前任主子太像,这一点不好,很不好…”宁凡称赞了真武残剑一句,又批评了一句。

    龟剑:

    蛇剑:

    龟剑:

    蛇剑:

    万物沟通一开,宁凡轻易就听到了真武残剑的阿谀之声,这双剑真是有趣,居然会拍主人的马屁,灵性还真是高啊…

    “从今天起,你们便是我的剑了。法宝易主乃是修真界寻常之事,跟了我,你们便忘掉从前的主人吧。”宁凡又道。

    龟剑:

    蛇剑:

    龟剑:

    蛇剑:

    龟剑:

    蛇剑:

    龟剑;

    蛇剑:

    叮叮叮,当当当!

    龟剑蛇剑为了争夺宁凡,竟然打起来了。

    “…”尴尬到无语的宁凡。

    他这是被两把雌性飞剑思慕了么,思慕到姐妹二剑争风吃醋、反目成仇的地步?

    咳咳咳…

    怎么没人告诉他,这两把剑都是雌剑,正常的双剑,不都是一雄一雌么…

    宁凡挥挥手,制止了双剑的打斗。之前他还觉得这两把剑灵性高些十分有趣,此刻却觉得有些头疼了。

    倘若日后对敌之时,这两把剑突然撇下敌人,自己打了起来,宁凡可就危险了。

    看来这两把剑还需要磨合一番,才堪大用…

    宁凡将双剑收起,又检索起其他两件天图赏赐。

    三件天图赏赐当中,玉酒壶的仙酒已被他喝光,还剩天道箱和图纸袋没有打开。

    宁凡首先打开了图纸袋。

    图纸袋里存放了一张兽皮图纸,纸张发黄,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但还有淡淡的墨香绕鼻。

    墨迹之间,有第三步的妖气传开,显然这张图纸,是某个不知名的妖族圣人所绘制。

    图纸上的文字宁凡认识,是古妖文字,那些文字描述下方,画着一个大鱼的骨架。鱼骨之上,熔铸了无数天材地宝,硬生生将软弱的鱼骨,炼制成了一件威力极强的法宝,每一根鱼刺都好似成了先天宝剑。

    “原来是飞刺族的骨剑打造图,此族鱼妖喜欢将自己的鱼骨打造为先天飞剑,对敌之时,骨剑尽出,端得是厉害。可惜,你不是鱼妖,此打造图对你而言毫无用处。”一见宁凡开了个没用的东西,蚁主顿时乐得不行。

    “…”宁凡无语,一个疏忽,忘了屏蔽掉蚁主的嘈杂声,这货便又开始叫嚣了,真是讨厌。

    见图纸无用,宁凡便随手将图纸收了起来,又将天道箱打开了。方一开启,箱子里闪耀的福泽光芒就晃得他睁不开眼。

    许久,那福泽光芒散去了一些,宁凡才看清箱子里放的,是一块刻满天道纹路的紫色矿石,矿石的造型宛如一个盘膝打坐的婴儿。

    “这是什么矿石?”宁凡问了问蚁主,谁叫蚁主是圣人,见识广博呢?

    “居然是!你这小蝼蚁运气不错啊。”蚁主不甘心地咬了咬银牙,口气要多酸有多酸。宁凡幸运了一回,她就不开心了。

    “太初融合石?”

    宁凡眉头一挑,但没有询问蚁主此物是何物。(最快更新)

    他和蚁主心神相连,蚁主心中一想起此物,他便从蚁主内心之中看到了此物所有情报。

    太初融合石!真界太初矿石当中,排名第三十九位的异种矿石!是合成先天上品法宝的关键材料!

    在真界,想要炼制一件先天上品法宝,难如登天,即便是那些第三步炼器师,炼器成功率也不到千分之一。

    换言之,先天上品法宝需要炼制一千次以上才能侥幸成功一次,这还是顶级炼器宗师的成功率!

    炼制一次先天上品法宝,需要耗费无数仙料、无穷岁月,当这些消耗扩大至一千倍,便是圣人也不愿轻易尝试了。

    这正是先天上品法宝稀少的原因。

    通过炼制一途,太难得到先天上品法宝了,于是乎,真界修士另辟蹊径,找到了其他办法获得此物。

    那就是合成!

    借由特殊的合成阵法,辅以太初融合石等诸多仙料,真界修士可以将数件先天中品法宝,合成为一件先天上品法宝当然,合成这种事情,伴随着不低的失败率!

    同理,若持有多件先天上品法宝,也可以尝试合成极品先天法宝,只是失败率更恐怖就是了,需要耗费的太初融合石也更多。

    “这石头能帮我合成出极品先天法宝?”宁凡十分意动,若持有一件极品先天法宝,他甚至敢直接挑战远古大修!

    “白日做梦!你只有一块融合石,合不了极品先天好吗!一块融合石只够合成上品先天。”蚁主讽道。

    “合出先天上品法宝也不错啊,我已经有了堪比先天上品的真武残剑,再合一件,便是两件。对敌之时,两件先天上品齐出,便是对上雨师本尊,胜算都极大的!”宁凡倒是十分乐观。

    “不是本宫打击你,你将合成之事想的太简单了点。且不说合成失败率极高,天时、地利、气运、人力缺一不可,只说那你就不可能得到,那可是真界远古圣宗的不传秘阵!便是远古圣宗之中,也不是人人都有资格获知此阵的。你连合成阵法都不知道,居然也想合成法宝,真是痴心妄想!”

    “我是不知道阵法,可你知道,这不就行了。你身为鸿钧圣宗的圣人,想必是知道此阵的。”宁凡笑道。

    “本宫自是知道,可本宫凭什么告诉…可恶!”蚁主气得咬牙,她真是恨死了这种心神相连。

    她告不告诉宁凡阵法有什么关系?

    她心中的一切,宁凡直接就能知道,又何须她主动告知!

    “很好,阵法我已经记下了。”只十余个呼吸而已,宁凡便将繁复的先天合成阵铭记在心,丝毫不错。

    这让蚁主大吃了一惊,如此复杂的阵法,当初她花了整整一天时间才记下,宁凡记得是不是太快了点!

    “就算你知道阵法,也凑不齐合成材料。虽说你幸运的得到了合成的主材料太初融合石,可还缺其他几种辅料,那些辅料无不是珍稀之物,唯有真界才有…”蚁主犹不甘心,挖苦道。

    “没有,可以买。”

    “跟谁!”

    “跟通天教。”

    “可恶!若是三师兄知道我被你欺凌,定不会卖你任何东西!”蚁主气结。通天教的教主,可不就是她的三师兄么…

    “呵呵,那就不让他知道好了。”

    宁凡不再和蚁主废话,径自在天图世界摆起了古国交易阵。

    这一回,他想买的东西有点多,除了合成先天上品法宝需要的材料,还有巨龟提到的几件东西…

    想起巨龟道出的那些隐秘,宁凡不由得抬头,望了一眼天图世界。

    这一眼,完全不似在看世界本身,而似在看什么珍馐美食一般。

    和宁凡心神相连的蚁主,顿时开始不安,她和宁凡心神相连,自然知道宁凡想干什么。

    宁凡分明是听了巨龟的胡言乱语,对这天图世界生了食欲…

    “喂!宁小蝼蚁!你千万不要信那只龟妖!本宫堂堂圣人,都没听说过天图世界能吃,那只龟妖的话焉能相信!你若执迷不悟,小心把自己玩死了,反而连累本宫的散魂和你一起死…”

    “呵呵,你没听说过,却不代表不存在。你也看到了,那只老龟可是亲口吃下了大片天图世界,他的话,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宁凡自然不会听从蚁主劝阻,他有自己的判断。

    开启交易阵以后,宁凡没有第一时间去买东西,而是心念一动,给小山界的灵小姐发了几个联络讯号。

    可惜,对方此刻并没有开启古国交易阵,故而没有收到宁凡的联络请求。

    宁凡笑着摇摇头,想用古国交易阵联络对方,需要彼此双方恰好同时开启古国交易阵。

    这几率太低了,故而宁凡也只是随手一试,对于联络失败早有心理准备。

    “不知她之前损失的元气,补回来了没有…”

    宁凡摇摇头,将心中杂念扫去,将古国交易阵连接到通天教,很快买齐了需要的东西。

    不得不说宁凡很幸运,合成先天法宝的辅料里面,就数太初融合石最为珍贵,也唯有此物,被通天教列入禁售列表,倘若宁凡缺的是太初融合石,那是无论如何都买不来的。

    材料已经备齐,宁凡却没有立刻着手合成先天上品法宝。

    首先,合成先天上品法宝,需要准备多件先天中品法宝,这些中品法宝有主有次,最终合出什么类型的上品法宝,和作为主材料的中品法宝息息相关。

    宁凡还没想好用什么法宝作为主材料,且合成法宝之事,成功率太低,唯有天时、地理、气运、人力全部完美,才能达到最高成功率。

    此刻显然不是合成的最佳地点,天时也不对,还需要好好推演一番,算个吉时。

    于是乎,宁凡将合成法宝一事放在了一边,而是将巨龟提到的几件仙料、丹药一一取出。

    脑海中,则逐句回想着巨龟之前的话语,生怕漏掉什么。

    宁凡压根不关心真武老龟的梦想是什么。

    他只关心真武老龟说的方法是否真实。

    虽说真武老龟赌咒发誓,他的方法绝对有效,可宁凡又没有试过,心里到底是有些打鼓的。

    一只有梦想的乌龟么…

    一只想要回家的乌龟么…

    恍惚间,宁凡对那真武老龟,竟有了莫名的熟悉感,熟悉之后,却又是陌生。

    总觉得此次天图大战,有什么地方分外眼熟,似曾相识。

    是了,是了…

    似曾相识的地方确实有呢,那倒霉的水淹大帝,先后被乌龟欺负了两次。

    早在乌老八第一次修水淹**时,就杀过一道水淹分神。

    这一回,真武老龟又喷出水牢,囚了一次水淹分神。

    这水淹大帝还真是和乌龟命格犯冲啊…

    宁凡忽得目光一凝,继而松开,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又好似只是在胡思乱想。

    “是巧合么…又或者,不是…倘若真是如此,则我对这老龟的一丝心软,便有了解释…否则纵然杀他分神费事,我也多少会算计他一番,以作教训…若一切真是如此,则这老龟的故乡,是在我的未来,还是在我的…过去…”

    宁凡自言自语,他的话,似乎有些莫名其妙了。

    不多时,宁凡杂念一收,却是借用真武老龟传授的方法,以诸多灵药煮起火锅来。

    那铁锅,是以特殊仙矿临时炼制的。

    那灵药,那汤汁,热气腾腾,奇香异常。

    当汤汁煮沸,宁凡小心翼翼剥离一片天图世界的碎片,丢到锅里。

    说也奇怪。

    那世界碎片一丢到锅里,顿时化作了血块,并一点点被汤汁煮熟。

    如此烹饪,破坏了血块里的大道之血成分,损害了血块的营养。

    但这也没有办法,不经过特殊处理,宁凡又不是气血怪物,吃这大道之血直接就会暴体而亡的。

    强如真武老龟,一开始也是这么小心翼翼服食的。

    虽说营养成分被严重破坏,这么一口血块入腹,宁凡还是感到五内欲焚!

    好在这种反噬还在宁凡的控制之内,没多久,他就消化掉了这块血块,气血有了不少精进!

    “掌位天居然真的能吃!”蚁主惊得合不拢嘴,此事和她的阅历完全不符,难道她从前了解到的都是错的?

    “嗯?这是…”

    一口血块入腹,宁凡周身忽得冒出滚滚黑气!

    那黑气不是旁物,赫然竟是黑运!

    吃掌位天图,炼化大道之血,此事逆天太甚,理所当然会引来无穷黑运加身。

    不用问,吃了那么多年天图的真武老龟,肯定也是一直黑运乌龟。

    那么问题来了,宁凡此刻同样吃了天图,他会不会变成黑运修士呢…

    呵呵,他不早就是黑运修士了么,只是他黑得不明显,黑到深处,反而像是一个正常气运之人。

    但其实不是。

    他是扶离,是气运最为污秽的一族!

    无论他的气运大伞增加多几彩,其本质,仍然是极致的黑。

    那么问题来了。

    黑运增加对宁凡这等扶离妖祖而言,可怕么?

    可什么怕啊!黑运越多,气运越强,求之不得啊!

    原本宁凡就是仙运第七彩,此刻气运大增,那第八彩渐渐有了露头的苗头,但也仅仅是一个苗头而已,想要完全凝聚仙运第八彩,仍旧遥遥无期。

    不够,还不够…

    想要突破仙运第八彩,需要的气运数量太过庞大,这等黑运增加,根本只是九牛一毛…

    “不知吃光了这处天图世界,我的气运能否增加到仙运第八彩…若真能如此,倒是一个意外收获。”

    “只是有一点,我不敢苟同。那老龟口口声声说这天图世界多好吃,可吃到嘴里,味道其实也就和凡界的涮鸭血没什么区别…很一般。”

    当然,和粪便口味的蚁种汤一比,这涮血块绝对算得上美味佳肴。

    宁凡连蚁种汤都能大碗去喝,吃个涮鸭血难道还能为难?

    不存在的。

    便在宁凡的蚕食之中,天图世界终于迎来了崩溃…

    北天,北溟星域。

    北溟星域有一条星海贯穿星空,因蕴含了无边光阴之力,故而被北天修士称作岁月海。

    遗世宫,就建在岁月海深处。

    更有一座座建有遗世塔的仙岛,漂浮于岁月海之上。

    随着遗世宫的第二比一天天临近,来到岁月海的修士越来越多。这一日,忽有一个白衣青年,乘一条雨水凝聚的小龙,悄然而至。

    那雨龙太小了,只有三丈长,看起来平平无奇。

    那青年,似乎是一个雨修,可一身雨意看起来同样平平无奇,似乎并不是什么高手。

    青年的身上有云气若隐若现,或许正是因为那些云气遮掩,才使得青年看起来平平无奇吧。

    青年坐在雨龙之上,贴着岁月海的海面飞行。他翻看着一本破旧古书,看得极为认真,似被其中的内容深深吸引了。

    “道则,掌位,道法源流,道统…原来我的神格,竟比道统还要高级,难怪轻易就能碾压那些水修…天生五灵,神魔妖鬼仙;神为五灵之初,仙灵次之,魔灵、妖灵、鬼灵又次之…”

    这青年正是宁凡,他所看的旧书,是软泥怪转交给他的那本假道经。

    虽说只是假道经,可其中的内容几乎涵盖了整个修真构架,是一本理论类的巨著。宁凡一路走来,修为提升速度太快,他的道修的太粗糙,很多时候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个小心。

    直到看了此书,宁凡才知道自己从前走了多少弯路。

    想当初,他的心魔是纸鹤,结丹时为了不斩情,甚至闹出过生离死别的一幕…

    咳咳咳…

    思及少年时的肉麻情话,宁凡忽得老脸一红,尴尬咳嗽起来。

    原来我当年也这么中二过…

    要知道,这本假道经里,可是记载了一千多种方法,可以保留心魔、轻松结丹。

    当年uc书盟,我哪里需要闹出那么多逆天之举,三五下就结丹了好吗…

    尴尬完,宁凡忽又摇头笑了笑。

    其实没必要尴尬的。

    人不荒唐枉少年,此刻看着觉得荒唐,当年却真的动了情,决了意。既如此,又怎能以老成的眼光否定少年的决心呢…

    宁凡将杂念扫去,将假道经收起,又取出另外一个古旧玉简,神念透入其中,认真阅读。

    这是他离开地渊时,全知老人交给他的东西,玉简之中,记载的全是两仪宗的绝学神通…

    全知老人一开始是想帮助宁凡修炼这些绝学的,可谁叫宁凡有事离开地渊呢,全知老人索性撂了挑子,让宁凡自行摸索修炼好了。

    正看得专心,远方的海面,忽有一道火光破浪而来。

    那火光不是旁物,赫然是一件后天五涅的火葫芦。

    世人皆知,宁凡对葫芦法宝十分上心,一见此宝是葫芦法宝,便也多看了一眼。

    旋即又收回了目光。

    此宝并不是他苦苦寻找的气血葫芦…

    说也有趣,那火葫芦一见宁凡瞅它,登时感到不爽,竟拐了个弯,朝宁凡打了过来,似要给宁凡一个教训。

    原来这是一个有器灵的火葫芦,且器灵的脾气相当不好,最恨别人拿斜眼看它。

    在那火葫芦后面,还有一个气喘吁吁的书生修士,死命追赶着葫芦,却怎么也追不上。

    一见葫芦打向宁凡,那书生修士顿时大急,“葫芦爷爷,算我求求你,别再伤人了好吗!我已经赔不起药钱了!”

    “哼!”葫芦十分倨傲的冷哼了一声,完全将书生的话当耳旁风。

    而后,葫芦燃着熊熊烈火,牛气轰轰砸向宁凡。

    再然后…

    它被宁凡轻飘飘地抓在手中,一瞬间所有火焰熄灭。

    “嘶!好强!”书生面色一变,似乎被宁凡骇人修为惊到了。

    要知道这个火葫芦可不是普通法宝,便是舍空初期老怪,也不敢空手硬接葫芦一击的,更不可能随手熄灭葫芦的仙火。

    宁凡能做到此事,只有一个理由,他比舍空初期更强,至少也得是舍空后期!

    “嗯?这葫芦…”宁凡忽一皱眉,按理说,区区一件后天五涅法宝,根本不值得他在意。

    可偏偏这葫芦里面,竟有一丝气息,令他不喜,令他万分熟悉!

    居然是掌运大帝的气息,这气息,宁凡怎么也不可能忘掉的!

    宁凡深深看了一眼手中葫芦,又扫了一眼飞至近前的书生一眼,明白了。

    原来这书生竟被掌运大帝算计了,故而体内才会有微不可查的掌运气息…

    四天之中,掌运大帝算人无数,北天会有人被算计,并不奇怪。

    宁凡并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也没有好心到去救一个萍水相逢的书生摆脱算计。他好奇的是,被掌运大帝算计的人,出现在遗世宫大比之上,仅仅是一个巧合吗?

    还是说,远在南天的掌运大帝,其实对遗世宫的大比有所关注,甚至有所布局?

    “晚辈孙良,见过前辈。不怕前辈笑话,晚辈的葫芦有些不听话,总喜欢乱跑伤人。万幸前辈没事,否则晚辈真要无地自容了。得罪之处,还望前辈海涵。”书生诚惶诚恐道,他只是渡真初期修为,面对宁凡这等‘舍空老祖’,本就需要小心翼翼,更何况刚刚险些伤了宁凡,唯恐宁凡找他算账。

    “不听话的葫芦?呵呵,有趣,既如此,下次记得看好自己的法宝,以免再度‘误伤’他人。”

    宁凡似笑非笑地看着书生,误伤二字加重了语气,似乎意有所指。

    此言一出,书生顿时面色大变,正欲辩解,宁凡却忽得神经病一般,对葫芦自言自语起来,自言自语以后,又将葫芦丢回到书生手上。

    “孙良是么,好自为之。”

    在书生阴沉的目光中,宁凡轻飘飘地警告了一声,驾龙而去。

    “是我多心了么,倘若此人识破了我的算计,应该不会放我离去,更不可能将葫芦归还…”

    书生内心暗暗打鼓,忽然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确定宁凡走远以后,才对葫芦斥道,“你早知此人厉害,对不对!我明明说过,只准你攻击渡真以下的过路修士,可你偏偏攻击此人,险些给我惹祸!我应该告诉过你,不要急,要忍耐食欲的!”

    “哼!”葫芦似乎只会冷哼,脾气极大,理都不理书生。

    见状,书生也是大感头疼,又对葫芦好言相劝道,“葫芦爷爷,我知道你饿了,想吃一些厉害修士,可你得忍耐,忍耐明白吗?若你不听话,我也无法帮你恢复到更高级别的。你难道想永远当一个后天法宝吗?你难道不想变回当初叱咤南天的吗!听我的,先吃一些低阶修士,无声无息地吃,等恢复些等级,再吃那些舍空、碎念老怪,一步一步来,切不可着急。”

    “…好。”葫芦沉默许久,终于还是嗯了一声,似乎是被书生说服了。

    见说服了葫芦,书生松了一口气,又带着葫芦寻找下一个落单猎物了…

    “吃人葫芦么…原来那葫芦并非是想攻击我,而是想吃我,呵呵,胆子倒是不小。”

    远去的雨龙上,宁凡目光微不可查地一寒,转瞬又将寒意收回。

    倘若不是对掌运大帝的气息有些在意,还想看看后续发展,他说不得要抬手毙掉孙良的。

    当然,就算他不出手,那孙良也活不了多久了。

    以宁凡的卜道造诣,看破一个渡真修士的命数并不困难,他一眼便看出,孙良面带死相,一月之内必定暴毙。

    孙良这是要被掌运大帝算计而死的节奏啊…

    只不知,掌运大帝能从此事当中,获得什么好处;此事是否会和遗世宫大比扯上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