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执魔 > 第1235章 不周伞!

第1235章 不周伞!

    准圣之死,非同小可,何况是福泽真君这等大福之人。

    此战,宁凡斩灭了福泽真君一世苦修的无量福气,大战之后,浩荡福气散落天地,无主可依,不得不化作漫天金光四处游离。

    可惜的是,这些福气与准圣陨落的煞气交融在一起,金光点点当中,偏有血光环绕。如此一来,等闲之辈哪敢去吸纳、炼化这些福气,索性不去理会。

    无数修士奔石室山,高呼着“道德真君无敌”“赵前辈万胜”之类的话语,对宁凡击杀福泽真君师徒的行为极尽追捧。

    那些狂热呼声,宁凡通通懒得理会,比起美名远扬,他倒是对这漫天福气更感兴趣。

    以他的魔道道行,何惧些许准圣煞气,与其放任这些福气彻底散尽,倒不如吞了这些福气,为他所用。

    何谓福气?

    福气的概念,看似和气运十分接近,其实大为不同。

    气运好的人,可以频频获得大机缘,譬如某人走在路上,忽然捡到百亿道晶,这便是气运;过头就遇到修匪,被人杀人夺宝,这便是福薄,无福消受这些横财。

    福气好的人则不同,气运好的人可以有福,气运不好的人同样可以有福。气运的好坏,足以影响得失,而福气这种东西,很多时候却与得失无关,古语有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便是此理。

    气运可以为你铺平一路坎坷,福气却可以让你在路的尽头得到善终,二者其实是互补的关系,合在一起,却又恰好是个完整的圆。

    此圆名为,善始善终。

    当然了,并不是说你修了一身福气,就一定能获得善终,只是比常人多了更多机会走向善终而已。倘若自恃福泽无量,偏要招惹不该惹的因果,损了福气,则该怎么死还是会怎么死。正因如此,古往今来越是有福之人,越是喜欢趋吉避凶、与人为善;似福泽真君这等身在福中、偏爱惹祸之人,却是极少数的异类,死有余辜。

    “气运如伞,可以挡风雨,却未必能挡尽风雨,若我偏要行于雨中,逆天而行,多少还是要湿衣的;福气则不同,福气是火,是烘干身上湿气的火,纵我不小心沾了雨水,只要这火足够温暖,终究还是能将雨水烘干”

    宁凡自言自语着,眼见漫天福气无人收敛,他索性盘膝于天地间,旁若无人地吸收起漫天福气。

    当然,混在福气里的准圣煞气也一丝不留全部吸走了。眼见宁凡吞噬准圣煞气面不红气不喘,此地北天修士再次震惊了!

    既震惊于宁凡的高深修为,亦震惊于宁凡的高尚情操!

    “北天之地,能杀福泽真君的人或许还有其他,但敢像赵前辈这样直接吞噬准圣煞气的人,恐怕再难找出第二个了。煞气损人道心,污人气运福泽,便是那些二阶准圣侥幸杀死了福泽真君,怕也要上千年的苦修,才能将身上沾染的煞气小心翼翼抹去。即便是那些倚仗煞气而修的封魔巅古之大魔,怕也不敢如此直面煞气的。赵前辈能做到此事,赞一句手段通天当真不为过啊!”这是稍微理智一些的修士得出的结论。

    “准圣陨落之地,煞气至少要留存千年,倘若无人收纳漫天煞气,岁月海的天地元力怕是要污浊个上千年了,期间遗世宫修士如何还敢吐纳修炼?为了还岁月海万里晴空,赵前辈不惜沾染红尘,舍身养煞,吸纳漫天煞气,这是何等高尚的情怀!太耀眼了,前辈的人格光辉真是太耀眼了!”这是被洗脑的赵简信徒在犯二。

    你们,够了

    宁凡实在懒得去听四周的阿谀之声了,索性屏蔽了绝大多数的外界杂音,闭神守识。

    修士的神念,要么存之于内,要么寄之于外。此刻宁凡将散布在外界的神念通通收,有好处亦有坏处,好处是成功屏蔽了外界的阿谀杂音,坏处是内心深处蚁主的声音,音量一瞬间开大了无数倍,大到无法再被宁凡无视了。

    是的,宁凡绝大多数时候,都在屏蔽内识,以免听到蚁主和小灰尘阴姬的吵闹。

    可这一,比起听那些阿谀奉承,他宁可听两个女人的无聊争吵。

    蚁主:“我第一万零七百五十二次郑重提醒你们,我主鸿钧祖师才是古往今来第一修士!”

    小灰尘阴姬:“我第一万零七百五十三次否定你的看法,点化我的眼泪哥哥才是世间最强修士!”

    小猫儿黑魔:“我第五百六十六次否定你们两个的观点,我是不认识什么鸿钧、眼泪哥哥,在我心中,我主宁凡才是世间最强!”

    “呃,怎么多了一个声音在我识海之中争吵居然是小猫儿的声音”

    宁凡无语了。

    由于他绝大多数时候都在屏蔽内识,所以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黑魔也加入了蚁主、阴姬之间的无聊争吵。

    黑魔人虽然在玄阴界待着,但却可以透过心神联系,在宁凡识海之中直接和宁凡对话。玄阴界本就在宁凡体内,与宁凡存在联系,故而黑魔做到此事并不困难,且这本就是宁凡默许的事情。

    从前宁凡实力尚弱时,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遇到大敌,需要黑魔相助,故而和黑魔保持一定程度的心神联系十分必要。

    却不料有朝一日,黑魔会擅作主张,通过这些心神联系和宁凡识海里的蚁主、阴姬聊天。

    宁凡好端端的识海,居然成了三个女人的聊天室,想想还真是可笑

    “都安静一会儿!我正在吸纳天地福气,你们声音太吵,影响我修炼了!”宁凡不悦道。

    “对不起,主人!黑魔惊扰了主人修炼,罪该万死,请主人降罪”黑魔自责不已,一本正经请罪道。

    “降罪倒是不必,你安静一会儿便是”宁凡一叹,小猫儿什么都好,就是太死板,太有尊卑观念了。

    “主人有令,黑魔无所不从!”第一个女人乖乖安静了。

    “对不起,主人,阴姬这便闭嘴,等主人修炼完,再和那臭蚂蚁争吵。”虽然在阴姬心中,一滴泪点化她的无脸巨人才是最重要的人,可她毕竟和黑魔一样,奉了宁凡为主,故而对宁凡的命令还是十分遵从的。

    于是第二个女人也乖乖安静了。

    “哼!本宫堂堂圣人,凭什么听你命令,你让本宫安静本宫便安静,本宫岂不是和那灰渣子、九狸猫一样,成了你的奴仆!当然,你若真想安静一会儿,本宫倒也可以大发慈悲,赐你片刻安静的。但这绝非本宫怕了你,仅仅是本宫可怜你身为蝼蚁修行不易,故而不愿打扰”

    蚁主傲娇一哼,她是真的有些敬畏宁凡的神魔威压,故而刻意说了一长串话,试图掩饰内心的敬畏。可惜,她与宁凡心意相通,她那点小心思,如何瞒得过宁凡。

    “堂堂圣人,居然会对我心存敬畏”宁凡大感错愕,他之前修成魔灵时,就隐隐感觉蚁主对他的态度变得恭顺了不少,这一他是真的确信蚁主对他心存敬畏了。

    “等等,宁小蝼蚁,你刚刚是不是说,你正在吸收天地福气?”蚁主忽然问道,她对宁凡吸收的天地福气有些在意。

    “你与我心意相通,我是否在吸收天地福气,你岂能不知,又何必多此一问。”宁凡道。

    “本宫刚刚不是在忙着吵架吗,对你有所忽略行不行,好吧,让本宫翻翻你的记忆,看看你刚刚都做了些什么嘁!你居然又杀了一名准圣,且杀的居然还是一名大福之人。可惜了,透过你的模糊记忆,本宫无法判断对方散落天地的福气品质,不过想也知道,幻梦界的福泽修士,能修出什么级别的福气?最多是些末流福气吧。此等福气,不值一提,否则本宫倒是可以教你凝聚功德伞的方法”

    “功德伞?”

    宁凡和蚁主心意相通,只翻了翻蚁主此刻想法,便了解了功德伞为何物。

    所谓的功德伞,其实就是气运大伞的最终形态。仙运九彩,凝而成伞,九为数之极,九彩之后并无十彩,而是要将气运大伞进阶成为功德大伞。

    功德大伞一般只有圣人才能修出,但也有一些人能在第二步之时修出功德大伞,并仗着功德大伞抵挡无量劫成圣。

    身为一个功德圣人,蚁主当然懂得提前凝聚功德伞的方法。

    功德伞连成圣的无量劫都能抵挡,防御之强可见一斑,宁凡还是第一次听说此物,若能修出此物,倒也是一桩美事。

    问题是,他和蚁主的关系并不好,蚁主纵然对他心存敬畏,也不可能主动示好,助他凝聚功德伞。

    蚁主必定有其目的,要么是此举存了加害之心,要么就是此举对她同样有利可图。

    “你我心意相通,本宫也不瞒你,帮你凝聚功德伞,确实对本宫大有好处。我辈功德圣人若是帮助他人成就功德,可以抽取对方一定数量的功德之力化为己有。若你能在本宫的帮助下凝聚功德伞,本宫起码能分走你伞上三分之一的功德之力,注入本宫自己的伞里。此乃合则两利之事,本宫当然不介意帮你一把,只可惜,本宫所知的凝伞秘术,首要前提就是必须拥有较高质量、数量的福气。听你言及吸纳天地福气,本宫这才想到了功德伞这事,只可惜”

    蚁主大感可惜,她倒是想帮助宁凡凝聚功德伞,从而从中抽成,只可惜,宁凡所处的世界乃是一处幻梦界,哪有那么容易找到中等以上的福气凝聚功德伞。

    她虽然敬畏宁凡,到底还是和宁凡相看生厌。若能抽成宁凡伞上的功德之力,等同于占了宁凡便宜。她无法打杀宁凡,不敢辱骂宁凡,如今也只能找机会占占宁凡便宜,来安慰自己了。

    “原来如此。”

    宁凡倒是不介意被蚁主占些便宜,若蚁主真能帮他凝聚功德伞,纵然会被蚁主从中抽成,赚得最多的其实还是他。

    他与蚁主心意相同,故而看得到蚁主心中所想的凝伞之法。

    这是鸿钧圣宗代代相传的凝伞秘法,传闻初代鸿钧化形为人以前,曾在洪荒世界被人重伤,遭人撞断山脊根基;事后更是遭遇了灭世星流的重创,因得恩人相赠骨伞,故而避过一劫。等到初代鸿钧化形为人,再想寻那恩人女子,却是九天十地无法再遇。感伤之余,初代鸿钧创出赠伞秘术,既是为了帮助门徒后人减少功德成圣的难度,也是希望门徒后人撑伞行走在无尽轮时,可以再次遇到那位恩人,以伞明志。

    在鸿钧圣宗,已经成圣的功德圣人们,可以通过秘术,将自身功德伞的功德之力“借贷”给第二步修士。倘若对方真能在自己的帮助下凝聚出功德伞,则对方功德伞的三分之一力量,会强行“偿还”给自己。

    当然,若是对方资质太差,或是材料不足,最终导致凝伞失败,则借贷功德之力的人血本无归,只能白白损失伞上功德之力。

    在混鲲圣宗,持逆海剑者便可列为上等弟子。

    在鸿钧圣宗,持昆仑剑者同样可列为上等弟子。

    混鲲主海,鸿钧主山。历代混鲲都是由海入道,相对应的,历代鸿钧则是由山入道。

    昆仑剑是二代鸿钧传下来的道兵,传说中,二代鸿钧正是吞了昆仑山方才得道。

    但其实,在鸿钧圣宗内部,还有一种武器可以作为身份象征,且所代表的身份比昆仑剑更高,那便是初代鸿钧传下的特殊功德大伞不周伞。

    持不周伞者,可入鸿钧祖师身前十步听课,地位等同于宗内一代弟子,与元始圣人、通天圣人等人同级!要知道,当第四步逆圣开坛**时,坐得越近,获得的好处越大,十步听课一次,甚至足以令那些困于瓶颈的圣人们当场突破修为,晋入下一纪轮之境!

    至于鸿钧一代弟子的身份,更是名头巨大,比一般的圣人高贵太多了。

    “不周伞么,这不周二字,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是巧合么”宁凡微微沉吟。

    第一次听说不周,是听到不周雷皇红衣的名号。

    第二次听说不周,是打造逆海剑时,从乌老八那里得到了一大堆古图道兵的图纸,其中就有一种,提到了不周。

    蛮兵山海斧,此斧可入圣宗六十六品之列,然天料缺道蛮古星。缺古国风晶,地料缺不周山脊,缺地巨之齿穷毕生心血未能炼出,憾矣。

    第三次听说不周,是宁凡机缘巧合下,获得了一块小石头,对话后方知,原来这块小石头的材料名称就是不周山脊,是一种极为高级的炼器材料。

    结果,宁凡将这一小块不周山脊融入到了道兵逆海剑之中,使得逆海剑的构造彻底偏离原定图纸,品阶提升了不少。

    第四次听说不周,是在那首诡异的童谣里。

    你拍三,我拍三,共工撞倒不周山。

    冥冥中,宁凡身上似有极大的因果,与那不周二字相吻合。

    当他弱小时,未能察觉到其中因果,可现在,他越是修为高深,便越能感受到其中因果之巨。

    “不周伞”再度念出这个伞名,宁凡竟不知为何,感到了一丝怅然之痛,与陌生。

    那种陌生感,是错误轮时空所引发的不适。

    那种怅然之痛,好似无根之水,凭空而来,没由来地,宁凡的思绪竟由不周伞出发,想到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语。

    那是他之前在剑祖腐朽的道统青莲跟前,听不清的一句呢喃。

    可现在,他居然听清了,并忆起了那一句!

    我有没有在你心里下一场雨呢可惜这一次,我不能再给你撑伞了

    “她,曾在我的某一世轮中,给我撑过伞么倘若这撑伞经历不在过去,则在未来”

    宁凡好似明白了什么,却又好似仍旧恍然未觉。

    没由来地,他竟有了几分迫切的情绪,想要赶快凝聚出名为不周伞的特制功德大伞。

    没由来的,他竟忽得对蚁主和鸿钧的故事感兴趣了,他想要问问,为何这个面目可憎的蚁主,会对她家主子如此忠心。那种磐石不改的忠诚,是蚁主身上为数不多的人性闪光点。

    “你是如何与你鸿钧主子相遇的。”

    听宁凡问及自家主子,蚁主竟难得地羞红了脸,没好气道,“我和我家主子如何相遇,凭什么告诉你!那是我的秘密!”

    头一次,她没有自称本宫

    她虽没有告诉宁凡她和此代鸿钧相识的过往,可宁凡还是通过心意相通的优势,从蚁主内心之中直接获知了一切。

    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时的蚁主还不是蚁主,只是某座仙山上的普通蚂蚁。

    那一日,这座仙山忽然遭遇无量劫,天降无量血雨,有灭世之威。

    蚂蚁本以为自己必死,但就在这时,天地间忽然走出了一个撑着骨伞的红衣男子,那个男子看不清面容,蚁主只记得那个男子身上,凝聚着无法化解的悲哀,一手撑伞,行走在无量血雨之中,另一只手,却提着一个古国神灵的头颅。

    “你撞我山脊,此仇我可以遗忘,但你伤她火躯雷骨,纵有古国神王替你求情,我也饶你不得!”

    “可她,如今在哪里”

    “她,又是谁”

    “九百世轮,遍寻不得,再寻亦是茫然,蓦然首,方知是在镜里寻花”

    “再有百世,便满千世。若我找了你千世轮,你仍旧没有出现,我便自灭于此世,去下一处天道第四环找你”

    蚂蚁本不可能听懂人言,可诡异的是,她竟能听到这个人的言语!

    蚁主永生也忘不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那个撑着骨伞的人,忽得朝她走了过来,就好似全世界都在朝她接近,就好似这世间所有山海都在随着此人的行动而移动,以配合此人的步伐节奏!那个人或许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只是撑着伞,静静等待雨停,而她就在伞下躲着,躲着,躲过了那一场本该命绝的无量血雨。

    雨停后,那人随即离去。

    蚁主却在内心深处默默起誓,若有一日,她能化形为人,踏入修真路,定要找到那个替她撑伞的男子,以毕生性命报恩!

    就算那人根本不曾记得救下过她这只小小蚂蚁,她也一定要爬入他的生命,为他粉身碎骨。

    立誓今生,只尊一人!

    “想不到,你竟是如此重情重恩的蚂蚁,只为旁人无心相救,便愿意舍弃一切生死相随,从前倒是小瞧你了。只可惜,你我是敌人,否则我倒是很喜欢你这样的个性,卿本佳人,奈何从贼”宁凡感叹道。

    “可恶!你竟敢偷看我和主子初次相遇的记忆!偷看记忆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敢骂我主子是贼!我要杀了你!”蚁主抓狂了,气得咬牙切齿。

    “你想杀我?可惜了,现在的你与我识海绑定,无法发挥任何修为,却是杀我不得。好了,我也不和你废话了,我得去看看此间天地福气是否足以修炼功德伞。”

    宁凡抽离心神,散开神念,无视石室山上下的阿谀奉承,再度探查起散落天地的福气。

    根据从蚁主记忆里获得的知识,在真界,一世而斩的福气是末等福气;传承一世、不足三世者,为下等福气;传承三世、不足十世者,为中等福气;传承十世、不足百世者,为上等福气;百世不绝者,为开天福泽。

    “我记得那福泽真君临死之前,似乎提到了五世而斩,莫非他的福气是传承五世的中等级别?倘若真是如此,此福气倒是足以拿来凝聚功德伞了。”

    宁凡尝试了几次,无奈的发现,自己的神念等级远远不足以鉴定福气的等级。

    既然神念感知不出来,他便索性直接和那漫天福气对话了。

    “告诉我,你们的福泽级别。”宁凡淡然道。

    “沟通自然!这是沟通自然!赵前辈居然在和天地本身沟通,这是何等的神通非凡!”更多阿谀之声响起了。

    “又是这样!他之前就在楚家和花花草草聊天,现在居然又在和漫天福气聊天”北诗俏脸一红,她之前在楚家时,就看过宁凡和花花草草对话,一度以为宁凡是犯了疯病;如今才知宁凡是拥有无上修为的远古大修,既是远古大修,又怎么可能是疯子,她竟误会了宁凡,她真是太蠢了。

    五世,五世这是漫天福气的答,只有宁凡可以听到。

    “果然,此地福气足以用来修炼功德伞。既如此”

    宁凡略作迟疑,忽得一抬手,以无上法力生出狂风,将石室山周遭所有人都吹出了此地范围。

    包括元瑶母女,包括海沙大帝等人,他不想让任何人留在石室山范围,只因凝聚功德伞的过程充斥着巨大声势,一旦有所波及,连仙帝都足以重创。

    修为不足的人留在此地观看,等同于是送死。

    “以不周伞的手法凝聚功德伞,需要准备三件材料最低达到仙运第七彩的气运伞、中等品质以上的大量福气、充当实体伞躯的先天等级伞类法宝。我的气运伞虽未突破第八彩,倒是勉强够格修炼功德伞了;此地福气同样充足;至于充当实体伞躯的东西,我的手上恰好也有一件”

    宁凡一拍储物袋,从中取出了先天中品等级的斗天玉伞。

    这是水宗寻找了多年的传承至宝,是雨师封号之器,传闻一旦修成了雨师封号,便可借由此伞催动某种厉害神通。

    只不过,再厉害的封号神通,难道还能有功德伞厉害么?

    功德伞用作防御,足以抵挡成圣大劫无量劫!这是可以助人功德成圣的至宝,一旦修成,第二步修为之中,基本没有人能凭攻击伤到宁凡了!

    二阶准圣不行,远古大修同样不够,除非是乱古大地那种层次的远古大修,否则休想破开宁凡的功德大伞防御!

    周天功德加身,那防御可不是说说而已,非圣人级攻击不可击破!

    “斗天玉伞,你可愿成为宁某功德伞之伞躯,承载我毕生气运与功德?”宁凡居然和斗天玉伞聊了起来。

    聊天,当然是担心斗天玉伞不愿成为伞躯,倘若此法宝排斥此事,则凝聚功德伞的成功率会下降不少,宁凡便只能再寻其他伞类法宝充当伞躯了。

    愿意,愿意斗天玉伞的口气十分欢快,它似乎也意识到成为宁凡的功德伞躯会是巨大机缘,对于此事没有任何不愿,反而十分期待。

    因为此事并非等同于毁灭,而是一种存在上的升华。

    它将一跃成为超越第二步的至宝!

    “既如此以我宁凡之令,天地福泽,化入我伞!周天气运,皆入我伞!”

    在宁凡着手炼伞的瞬间,四天之内,有两个人若有所感,面色剧变!

    其中一个人是水宗之主北海真君,他正在北天名山大川访友,想要寻找帮手对付宁凡,夺斗天玉伞,忽得面色剧变!

    “疯了!疯了!你竟想在我找你复仇以前毁掉斗天玉伞!你想毁了我水宗至宝!你找死!找死!”

    北海真君勃然大怒,他无法容忍宁凡毁坏斗天玉伞的行为,他要立刻出手,阻止宁凡,不惜一切代价!

    南天,掌运大帝正闭关苦修,吸纳周天气运入体。

    他隐隐感觉,自己已经临近突破道法源流与道统最后的隔膜,所欠缺的,只是时间的堆积。

    “只要天地间散逸的气运总量不出现大幅下降,我便有信心在百年之内彻底踏入气运一脉的道统境界!道统可战圣人,若我修得如此境界,紫斗幻梦界九大紫山、四大斗海、四方妖魔海之间,还有何人是我对手!乱古复活又如何?冢中枯骨,残存不了几年了,岂能和我道统匹敌!封魔巅大魔又能如何?杀之,如杀鸡!界河祖王们又能如何?吾食粮尔!牛满山、不死残目、妖域三仙、天命玄鸟、祸斗、戮圣天荒、暗元辰、释尊三尸、古图画灵诸如此类,皆可杀之!此界我唯一需要忌惮的,只有紫斗仙皇遗留于此的五大变数,不将逆鹤、斧痴、钟鬼、河伯、魔虫全部消灭,便无法真正将紫山斗海毁去!当年掌情大尊都无法终结的这最后一处紫斗阴轮,便是因为此事。也罢,等真正对上了那五变,我便向掌情求援好了,想必他十分乐意再入紫山斗海一次,一雪前耻!”

    掌运大帝几乎想要仰天长啸,以纾解蛰伏多年的压抑情绪。

    便在此时,掌运大帝忽然面色狂变。

    却是他骇然的发现,四天九界散逸的周天气运总量,正以惊人的速度削减,似被什么东西生生夺去了。

    若不阻止此事,一旦四天九界周天气运严重丧失,莫说是百年修成道统了,便是给他再多的时间也无法修成了,除非天地气运总量恢复!

    “是谁!是谁坏我大计!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