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执魔 > 第1233章 两世之威,星空永裂!

第1233章 两世之威,星空永裂!

    两仪四象的修炼,并非一朝一夕之功,以宁凡如今的四象道行,尚无法做到与魔灵少年心意相通。

    每一次睁开双眼,他都无法记起身为魔灵少年的那一世轮中,都经历了哪些事情。

    他与那魔灵少年之间,始终存在着一层隔膜,以宁凡如今的修为,远远不足以打开这层隔膜。

    那层隔膜,名为轮。

    两仪四象的修炼困难重重,好在宁凡每次从魔灵之身苏醒,都会从两纪轮的转换中,提炼出少量的阴阳二气。

    数百日的修炼,约莫可以提炼出一道阴阳二气。

    想要发动太极生灭境,至少需要百万道以上的阴阳二气。

    两仪四象的修炼无法一蹴而就,宁凡也并不指望能在短时间内修成这种大神通。

    他没有忘了自己来到四角棋界的主要任务,并非是为了修炼,而是为了替北小蛮下好每一局棋。

    四角棋界内,宁凡一次次动身,将敌军棋兵团灭;现实世界里,北小蛮一次又一次击败对手,胜场排名越来越高。

    13胜0负!

    转眼间,北小蛮就连赢了13局,且每一盘都是碾压性的胜利,往往刚一开局,对方便满盘皆输了。

    东宫席位上,大长老气得暴跳如雷,他明明已经通过暗中操作,给北小蛮安排了一大堆六博国手,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终结北小蛮的连胜。

    黄龙世、施襄下、徐兴友、刘中甫一个又一个北天国手,败在北小蛮手下,且还败得毫无脾气。

    渐渐地,北小蛮的战绩来到了35胜0负。

    厉害的国手都已被北小蛮击败,余子显然更加不可能撼动北小蛮的连胜。

    于是大长老急了!

    不急不行啊,石室山棋战采用的是50盘制,每个人都只会下50盘。

    50盘之后,按胜负场的成绩列出排名。

    倘若有相同胜负场的人,则这些人彼此再战,定出优劣。

    按照眼下这个节奏,北小蛮再过一会儿,就能以全胜成绩下完50盘了,妥妥的第一啊!

    虽说第二**比无足轻重,可大长老怎么也不愿西宫的人如此出彩,尤其不愿出彩的人是元瑶的女儿。

    正焦急间,忽有一名负责联络的东宫弟子前来奏报,“喜事,喜事!棋尊者同意了我们的请求,正朝此地赶来!只是约定的价码,必须提高一倍!”

    “什么!棋尊者愿意来帮助我们了?他还要多久才能赶到?”大长老大喜过望,只要棋尊者一至,定能终结北小蛮的连胜。

    “棋尊者传音说,他就在不远星空,五局之内,定然能够赶到!”东宫弟子禀报道。

    “好好好!只要棋尊者愿意来,莫说价码翻一倍了,便是翻十倍,我东宫也认!这一,定要杀杀西宫的气焰!”

    大长老阴冷一笑,他倒要看看,棋尊者来了以后,北小蛮还能不能一路幸运下去。

    36胜0负。

    37胜0负。

    38胜0负。

    北小蛮的胜场越来越多,到最后,她对自己轻易就能躺赢一事,已经彻底麻木了。

    “是小凡凡吗,是他在帮助我一路获胜吗”北小蛮内心暗暗欢喜。

    她就算再笨,此刻也隐隐意识到这一切是谁的功劳。

    无论对手是谁!

    无论对手的棋兵棋将有多强!

    她都能在第一时间将对手的棋子全盘消灭!

    这一切,只因为她有一个实力强到变态的棋魔宁凡!

    被自家面首保护的感觉,别提有多甜蜜了,北小蛮的心里就跟抹了蜜似得。

    躺赢的感觉虽然很爽,可问题是,她家小凡凡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她对宁凡的印象,还保留在当年。数百年前,宁凡还只是雨界无尽海的小小魔头;数百年后,他已经可以打得北天大能棋兵满地找牙了?

    “小凡凡之前告诉我,他其实是一个逆天仙王,难道这句话,并不是说笑?天呐,他竟成了仙王,一个只花了数百年,且还是从雨界走出的仙王!可我居然一直当他是炼虚”

    一想到这儿,北小蛮又有点欢喜不起来了,而是羞臊地捂住了脸。

    丢人,太丢人了!

    她之前居然还傻乎乎地把宁凡当成是炼虚小辈,她是得有多蠢,才会把一个仙王当成炼虚

    她是有多蠢,才会心大到把一个仙王老怪物当成面首来养。

    “小蛮在干嘛,那种捂脸姿势,是在庆祝三十八场连胜么”大姐北诗、三姐北璃默默关注着北小蛮。

    “可可可可,根据我对小蛮的了解,这丫头每次被自己蠢哭,都会像败犬一样捂脸。我猜这一次,她可能是又遇到了什么事情,被自己的猪脑子蠢哭了。”二姐北清寒小扇遮面,阴阳怪气笑道。

    “话说,小蛮究竟请到了什么修为的棋兵,莫非竟是哪个巅峰仙王?否则仙帝不出,谁能在四角棋界大杀四方,斩获三十八连胜?”北诗、北璃近来没有关注北小蛮,所以并不知道北小蛮身边,有宁凡这尊大神。

    “可可可可,小蛮的确请到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是不是巅峰仙王我不知道,窃玉偷香的本领倒是足以冠绝北天。”废话,能把小蛮、娘通通收纳的人,玩女人的水平能不高?北清寒不无恶意地脑补着宁凡和小蛮、娘不可描述的画面,越想越刺激。

    “窃玉偷香?小蛮请来的厉害棋兵,莫非竟是个邪道老祖?”北诗、北璃顿时担心无比。

    她们担心小蛮吃亏!担心小蛮为了一时的胜利,付出过于沉重的代价!老祖级的邪道高手是那么容易请动的么?要么,你得付出沉重代价;要么,人家对你别有算计

    “可可可可,是不是邪道中人我不清楚,不过那人睡过小蛮,是可以肯定的。”北清寒故意不说宁凡的真实身份,而是以言语误导两个姐妹,她喜欢看姐妹们着急的样子。

    闻言,北诗、北璃皆是一急,她们无法想象,小蛮为了请某个邪道中人出手,竟献出了自己的身子那个傻丫头,为何要如此牺牲自己,只是为了在第二**杀四方吗?

    “不,她是为了娘!她定是想要在第二轮独占鳌头,从而替娘亲在整个北天面前争一口气!可这样一来,与小蛮有婚约的水宗岂能善罢甘休?一旦事情曝光,水宗顾忌脸面,岂会放过小蛮!”

    北诗北璃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关节,既感动于北小蛮舍身饲魔的纯孝,又担心北小蛮将来的处境。

    二女在对弈的空当,找到了元瑶,想要和娘亲好好谈谈小蛮的事情,商量出一个保护小蛮的方法。

    可这时的元瑶,竟然目光出神,连两个女儿和自己说话都没有注意到,怎么喊都不答应。

    不得已,二女只得先去准备下一局对弈,打算等第二轮结束后再和娘商量此事

    元瑶太专注了!

    她专注得散开神念,观看着北小蛮每一局对弈,看得也不是对弈本身,而是那棋盘上的某个棋子。

    她记得,宁凡好像是当了北小蛮的棋魔。

    那个小家伙,会是帮助北小蛮取得三十八连胜的功臣吗?

    那个小家伙,究竟是何修为

    39胜0负!

    40胜0负!

    眼见北小蛮又赢了五局,约好要到的棋尊者还没有到来,大长老此刻已是心急如焚。

    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打算接受西宫弟子获得棋战第一的事实了。

    可就在这时,石室山的上空,传来了仙乐、诵经之声,有八名少女抬着一顶花轿,乘风而来。

    花轿之上没有设置隔绝禁制,所以此地修士只需神念一扫,就能看清轿子里坐着的,是一名满身肥肉的胖老者。

    那胖老者相貌丑陋,却穿着一袭纤尘不染的织云白袍,头上还别着一枝花。

    一见来人竟是此人,群修顿时议论纷纷。

    “竟是棋尊者,这老家伙怎么来了!他不是忙着教导家中新收的女弟子么”

    “你可真是孤陋寡闻,早在数月前,此人新收的女弟子便暴毙了”

    “真惨啊,这是第几个了”

    “听说上一次被他整死的女弟子,尸体部位抠出了好几个棋子,也不知这一次会是什么死法”

    “古怪,此人名声太差,遗世宫应该不会邀请此人参加棋战才对,此人为何会至?难道是来当看客的?”

    原来这个胖老者,竟是北天臭名昭彰的棋尊者。

    棋尊者名为尊者,其实是一名五劫仙王,且是那种半步就要踏入仙帝境界的巅峰仙王。

    此人一身手段更是诡谲、厉害,据说他曾因为女色,惹上了某个北天大帝,最终竟还战胜了那名北天大帝。

    能以仙王之身战胜仙帝,此人实力之强可见一斑。

    更麻烦的是,此人还有师承!他的师父,乃是一名准圣,号为福泽真君,同样在整个北天臭名昭彰!

    若非师徒名声都臭到了极点,似棋尊者这样的厉害人物,走到哪里都要饱受追捧的,而不是眼下这种遭人冷眼的境遇。

    “古怪,此人怎得来了?”元瑶蹙了蹙眉,第二轮的宾客都是提前发出邀请的,她十分确定,这个棋尊者不在邀请之列。

    正迟疑是否要迎接此人,东宫的几名长老居然已经先一步迎了上去。

    “尊老终于来了,真是让晚辈好等!”大长老恭敬一礼。

    “少废话!报酬何在!没有报酬,老夫可是不会出手的!”棋尊者走下花轿,倨傲道。

    “呵呵,尊老大可放心,只要您老人家代表我东宫一脉出战,约定好的双倍报酬自会拱手奉上!”

    “哈哈哈!甚好甚好,既如此,等棋战一结束,老夫就去你东宫挑二十个女弟子收用了”

    言罢,棋尊者竟直接朝着棋战场地走去,竟是打算以东宫棋士的身份,临时参加棋战!

    嘶!

    在场中人无不大吃一惊!

    谁都没有料到,棋尊者竟是来直接参加棋战的,而不是当一个看客!

    且棋尊者居然还是遗世宫大长老付出报酬请来的,付出的报酬,更是得牺牲二十名东宫女弟子

    “且慢!此举不合规矩!”元瑶必须出面了。

    不以规矩,不成方圆。遗世宫大比这种重要的事,自然有其规矩,不可随便更改。

    首先,棋尊者是一个外来棋士,不是遗世宫弟子、客卿,就算参加第二轮,也只能作为棋兵棋将参加,而不能作为棋士参加。

    其次,棋尊者来得太迟,大比都已经开始了很久,按照规定,半路加入棋战是不被允许的。

    更重要的是,遗世宫堂堂大宗,岂能为了巴结一个邪道中人,献女结交!

    棋尊者修为虽高,元瑶却还是决定据理力争,将自己的道理说了出来,希望棋尊者可以谅解,不要强行参赛,更不要祸害遗世宫女弟子。

    棋尊者很生气!

    他又不是自己愿意来参加棋战的!若不是遗世宫大长老谦卑请求,并奉上双倍酬劳,他才懒得来这处破山,下什么破棋!是,他棋艺很高,可那又如何,他对下棋并不感兴趣,他对玩女人更感兴趣!

    见有人出言阻止自己参赛,棋尊者当场就想发作,可当他看清,阻止自己的居然是元瑶这个大美人时,他的怒火便陡然一转,变成了邪火。

    冷笑也一下子变作了邪笑,“有趣,有趣!不过是舍空境女娃娃,居然敢对老夫不敬,再敢放肆,莫怪老夫棋战之后,夜入你的香闺一探了!哈哈哈哈!”

    狂妄,何其狂妄!

    元瑶再不济,也是遗世宫名义上的宗主,此人张口便是调戏,简直不把遗世宫放在眼里,直听得不少遗世宫弟子心中大怒,却是敢怒不敢言。

    谁叫棋尊者背景深厚呢,他的背后站着准圣老祖福泽真君,普通人自是得罪不起棋尊者,便是遗世宫的几名仙帝老祖,也通通得罪不起此人!

    “前辈慎言!我宗宗主身份何其高贵,她的清誉,不是你可以毁的!”不待元瑶发怒,几名西宫长老居然先一步护住了元瑶,惹得众人目瞪口呆。

    看不懂,看不懂啊!

    不是说元瑶这个宫主,在遗世宫很不受待见么?

    不是说就连西宫同脉长老,都对元瑶极为不敬么?

    那么,谁来解释一下,这几个西宫长老究竟吃错了什么药,才会如此忠心护主,公然顶撞棋尊者?

    “什么!”

    棋尊者也是一愣,他名声再臭,到底也是一名可战仙帝的巅峰仙王,身后更站着一名准圣师父,什么时候连几个真仙修为的遗世宫小辈都敢顶撞自己了?

    难道这个世道变了,不再是强者为尊了?

    “好,好得狠呐,看来老夫就不出世,已经让太多人忘记老夫的凶名了。”棋尊者微微冷笑。

    的确,北天上我一个讲究法治的地方,任何事情都要遵守四溟宗制定的天条律令。

    可这并不代表,他不能稍稍惩戒几个真仙小辈!

    棋尊者一面冷笑,一面伸出肥厚的手掌,随着掌心法力一吐,一颗颗似虚似幻的棋子顿时呈现于掌中。

    “这、这是棋之道则!”

    “不好!这老家伙打算以大欺小,对我们使用灭智魔棋!”

    世间传言,棋尊者修有棋之道则,更在此道则基础上创出了一系列厉害神通,其中就有一种,名叫灭智魔棋。

    被灭智魔棋打中的人,灵智、道悟皆会有所降低,被降低的部分,则按照比例,反馈给棋尊者本人,使得棋尊者一身才智、道悟远超常人。

    这几名西宫长老只是仗着宁凡的威名,才敢顶撞棋尊者,此刻一见棋尊者要下狠手,顿时怂了。

    正欲低声下气给棋尊者赔礼道歉,忽然听到石室山外传来一声怒喝。

    “谁敢在石室山撒野!谁敢对元瑶宫主不敬!”

    这一声怒喝带着仙帝威势,蓦然而至,带着堂堂仙帝威势,更是锁定棋尊者而来。

    猝不及防下,棋尊者被那怒喝击中心神,不由得法力一滞,原本酝酿在手中的灭智魔棋也随机消散。

    “是哪位仙帝朋友在此高呼,还请一见!”棋尊者丢了脸,内心暗恨,心道肯定是遗世宫的仙帝眼见自家弟子受了欺负,出了手。

    他却是猜错了。

    实际上,最近这段时间,遗世宫几名仙帝老祖正在闭关,帮助四溟宗炼制一方法宝,来对付北界河的异族。

    因为这个原因,几名闭关老祖对外界之事不闻不问,根本不知道自家门徒在石室山受了欺负,更不可能出手的。

    果然,出手的不是遗世宫仙帝,而是海沙宗的海沙大帝!

    “怎会是他!他为何要管遗世宫的闲事!”

    棋尊者有些不明所以。

    此地绝大多数的修士,也都想不明白其中缘由,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海沙大帝为何出手!

    当然是为了远古大修赵简的恩惠!

    宁凡在西宫岛搞风搞雨,又没有藏头露尾,有点本事的人都能打探到宁凡的近期所为。

    海沙大帝微不可查地瞥了一眼元瑶,他之所以出手,是为了替这个女人出头。

    因为这个女人身份不一般!

    因为这个女人是赵简前辈看上的人!

    若是平时,他定然不愿和棋尊者这种危险人物交恶。

    可千不该,万不该,棋尊者不该出言亵渎元瑶,亵渎赵前辈的女人!

    他受了赵前辈天大的恩惠,本该死于天劫,却被赵前辈拯救。

    他欠了赵前辈一条命!

    欠命,当以命还!

    “海沙道友,你这是何意!老夫与遗世宫小辈们为难,又没有招惹你海沙宗弟子,你这是出的哪门子头!莫不是觉得老夫软弱可欺吗!还是说,你觉得我师软弱可欺呢?听说你才刚刚渡劫成功,侥幸又能苟延残喘一次大天劫之期,还是不要过于逞强得好!”棋尊者生怕自己的威名吓不住老辈仙帝海沙大帝,于是又搬出了自己的师父。

    若是其他人,可能就要被棋尊者的准圣师父吓到了。

    可海沙帝是谁!他是道德真君的信徒,今生今世只尊赵前辈一人!

    莫说你师只是一名一阶准圣,纵然你师和赵前辈一样,也是一名远古大修,本帝也容不得你欺凌前辈家眷!

    “棋娄!你在遗世宫做任何事情,本帝都可以不问,但若你再敢对元瑶宫主言语不敬,本帝便是今日血洒北天,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海沙帝愤怒的眼神,带着一丝疯狂,那是信徒的疯狂!

    棋尊者被海沙帝言语里的疯狂吓了一跳,心道这厮是渡了一次大天劫,渡傻了么,怎么动不动就要和人玩命?

    元瑶也有些弄不清楚状况,她和海沙宗毫无交情,便是有,以她的微末修为,也没有资格令堂堂仙帝强势维护。

    事情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哼!别人怕你海沙,我可不怕!”棋尊者心中忌惮海沙帝的气势,嘴上却没有任何示弱。

    岂料他话音刚落,石室山外,居然又传来一道仙帝声音。

    “一个海沙道友不够,那再加上老夫如何!”

    居然又来了一名仙帝,站在海沙帝一边。

    “是桃李真人!他今日不是忙于讲道,没时间观看第二轮么,怎得突然跑来了!”

    越来越多的人惊讶的,谁都没有想到不过是看个石室山棋战而已,居然能看到数名北天老祖对峙的一幕。

    来人是桃李真人,是一名六劫大帝。他之所以前来石室山,当然不是对此次棋战感兴趣,而是感知到有人胆大包天,对元瑶不敬!

    和海沙大帝一样,桃李真人同样是远古大修赵简的忠实信徒!

    棋尊者欺负其他人,他可以不问,但若是敢对元瑶轻薄无礼,则他便是拼了性命,也要让棋尊者付出代价!

    “开什么玩笑,这老货为何也要替遗世宫出头?”棋尊者面色有些凝重了。

    一个海沙帝都够呛,若再加上一个桃李真人,他今日只得收敛一二了,否则真的要吃大亏的。

    “哼!老夫不过是想下个棋罢了,怎得你们这些老家伙一个个都要阻我!”棋尊者的口气明显有些软了。

    可桃李真人的口气却还是很强硬,指头直接指着棋尊者的鼻梁,训弟子一样直接斥道,“下棋?你有什么资格参加石室山棋战,人家元瑶宫主同意了么!”

    “桃、桃李前辈,此事并不需要宗主本人同意,石室山棋战,是由晚辈全权负责的我说棋尊者前辈可以参赛,他便可以”大长老弱弱出言,想要辩驳一二,面对仙帝大能,这已经是他鼓起最大的勇气在反驳了。

    “哼!你敢反驳老夫!”桃李真人性格强势,最不喜小辈反驳自己,当即狠狠瞪了遗世宫大长老一眼。

    大长老哪里承受的住仙帝一个眼神,登时被那庞大威压震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了。

    此事到底是遗世宫的内务,桃李真人和海沙大帝纵然想管,也不好出手,顶多也只能维护一下元瑶了。

    见元瑶微微叹息,却不反驳大长老,桃李真人和海沙大帝哪里不知大长老所言为真。

    能够决定棋尊者是否参赛的人,并不是元瑶,而是遗世宫大长老。

    “也罢,你们遗世宫的内务,老夫身为外派之人,不宜插手,否则会败坏道德的名声。你们自便吧,只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们,若再有人敢对元瑶宫主言语不敬,休怪老夫长剑不利!”桃李真人。

    最终,棋尊者还是在大长老的维护下,破例加入了石室山棋战,且第一轮对局,就对上了北小蛮。

    到了这时,就算傻子都看得出来,大长老请来棋尊者,是想要扼杀北小蛮的连胜了。

    大长老并不惧怕旁人知晓他的算计,因为他背后有东宫祖师撑腰。要知道在遗世宫,东宫祖师可是诸位仙帝当中修为最高的一个!

    唯一可恨的是,他明明请来了棋尊者这等大能助阵,棋尊者却被海沙大帝、桃李真人狠狠落了面子,连带着他都有些丢脸。也不知道那两个仙帝老怪抽了什么风,为何要为西宫的人撑腰

    棋尊者很生气!

    他不过是调戏了元瑶一句,就接连被人顶撞。

    先是西宫的几名真仙长老胆大包天顶撞自己。

    而后,海沙大帝和桃李真人也不知哪根弦搭错了,竟联手来替元瑶撑腰。

    真真可恨!

    也罢,棋局外的面子被人落了,那就在棋盘上找来吧!

    他事先听东宫的人说了,自己今天要对付的棋士,不是旁人,正是元瑶的小女儿。

    “哼!你娘累我受辱,我便你在身上找场子!”棋尊者沉着脸坐定,抬头打量起棋盘对面的北小蛮。

    这一看不打紧,他一下子就被北小蛮的娇小身段吸引住了!

    这要是按在榻上塞入棋子,该是何等的快活!

    也好,先通过棋局中的棋子变幻,对她种下幻术好了,等棋战后,此女还不是任他摆布!

    按照规矩,对弈前,二人需要先通姓名。

    “老夫东宫棋士,棋娄!”棋尊者眼神锋利如刀,好似看猎物一般,死死盯着北小蛮的小脸蛋。

    北小蛮被棋尊者盯得有些发寒,她听说过棋尊者的恶名,所以有些害怕。说到底,她只是一个小辈,对面坐着一个堪比仙帝的老魔头,且还是对女子极为残忍的那种,自然做不到毫无惧色。

    “西宫棋士,北小蛮”北小蛮有些失了底气,这还是她连胜40局以来,第一次感觉自己会输。

    “嗯?她就是北小蛮?”棋尊者皱了皱眉头。

    北小蛮对于北天而言极为特别,他当然听说过这个名字,只是头一看到真人罢了。

    听说这小丫头被水宗捷足先登,定下亲事了。不过那又如何?水宗要的只是她对于石兵八阵的价值,而他棋娄要的,则是北小蛮的身体,只要不玩死,雨师看在他师父的面子上,多半不会追究此事。

    北小蛮害怕自己输给棋尊者。

    倒不是担心输赢本身,而是担心棋尊者实力太强,会伤到四角棋界的宁凡。

    理论上,四角棋界不能杀人,但对于真正的大能而言,四角棋界纵不可杀人,也可将人重创吧。

    出于私心,她不愿和棋尊者较量。

    于是她尚未开局,便主动认输了。

    因为这个原因,她的战绩变成了40胜1负,有了一丝不完美。

    “小蛮那般争强好胜的性格,居然也会主动认输?”北清寒好似头一认识北小蛮一般,吃惊不已,连可可可可都忘了说。

    “我已经认输了一局,根据棋战规则,50盘对局中,一般是不会出现相同的对手的,这样一来,就能避开与棋尊者的交锋了。”北小蛮暗暗松了一口气。

    可令她意想不到的是,下一局的对手,居然还是棋尊者!

    又是大长老在搞鬼!

    “呵呵,小丫头,只是逃的话,是逃不出老夫手掌的!”棋尊者一语双关道。

    眼见实在避不开棋尊者,北小蛮微微咬牙,没有继续弃权。

    她也是有火气的好不好!

    你既然非得下棋,那本姑娘就再躺赢一次好了,天灵灵,地灵灵,小凡凡快显灵,干掉这个讨厌的棋尊者!

    “小丫头,对于我等棋士而言,祷祝可是毫无用处的,你的结局已经注定了”棋尊者一面冷笑,一面在棋盘上布下棋子。

    他没有使用棋兵,而是直接分出元神之力,打入到了棋盘之内。

    霎时间,他的几道分神直接传送至四角棋界,成了棋兵!

    竟是以分神作为棋兵,此人好大的手笔!要知道他的分神联手之下,足以一战巅峰仙王了!

    这一次对局,一下子就变得毫无悬念了,绝大多数的人都认定北小蛮会输,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真相,没有任何担心。

    赵前辈会输给棋尊者的分神?不存在的。

    宁凡很奇怪。

    明明到时间替北小蛮下第41局棋了,可第41局棋,北小蛮竟不知为何直接弃权认输。

    这让宁凡哭笑不得,“呵呵,看来小蛮遇到厉害棋士了,所以才做出了这种决定。”

    在棋局对弈中,放弃有时候也是明智之举,放弃一子,争得一先;放弃一局,争得棋兵不损。这在六博对弈里,算是十分常见的事情了。

    反而是不懂得放弃的人,永远无法达到棋艺顶峰。

    宁凡十分怀疑,自己之所以下棋下不过北小蛮,就是因为自己不愿意弃子,棋路和蛮牛一样一目了然。

    算了,放弃一局而已,不算什么大事,下一局再帮她赢来便是。

    四角棋界时光飞逝,数百日后,宁凡等来了第42局对决。

    正打算一个合干掉对方所有棋兵棋将,忽然间,宁凡面色一变,有了愠怒。

    他感受到了一股道则力量!

    那是对方棋士注入四角棋界的道则力量!

    那是棋之道则!

    有一个领悟了棋之道则的人,试图以棋之道则凝聚幻术,借由棋局对弈,直接攻击北小蛮的识海!

    宁凡好歹也是幻术宗师,只一眼就看出,这种幻术是一种类似奴禁的幻术,一旦种下,北小蛮就会沦为对方棋奴!

    他更可万物沟通,可听清幻术深处,棋尊者的龌龊想法。

    “”

    宁凡陡然变得沉默不语。

    那是极致愤怒,才会引发的沉默。

    不想言语,只想杀人!

    他眼中杀机一起,四角棋界的温度竟开始骤降,好似一瞬间进入到了太古冰川时代!

    外界,棋尊者正在暗中布置幻术,想要一招制服北小蛮。

    蓦然间,棋尊者咳出一口鲜血,气息大损!

    同一时间,他棋盘上的棋子,全毁!

    这意味着他投入四角棋界的分神,被人全灭了!

    不,不仅是全灭而已!

    他的分神被杀后,没有一个从四角棋界逃出,全部陨落在了四角棋界!

    是谁!

    是谁无视四角棋界的界面规则,杀了自己的分神,更毁了自己种在棋盘中的幻术!

    轰!

    棋盘毫无征兆的炸裂!

    雨水从棋盘碎裂位置冲天而起,凝聚成一个目光无情的白衣青年。

    他看向棋尊者的眼神,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亦不打算和棋尊者多说半句废话。

    只一个眼神,却好似携了阴阳两世之威,只一个眼神而已,棋尊者竟无法承受,被震得吐血倒飞而出!

    棋尊者冷汗直冒,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将死之感!

    他不知眼前的白衣青年是谁!

    却可轻易读出此人想要杀他的意志!

    此人的威压太过可怕!

    此人的修为简直看不到尽头,仿佛有两层大圆彼此重叠,将一切都遮掩,远非他可以看穿!

    虽然看不穿此人修为,但棋尊者就算再傻,也看得出此人是一个准圣级人物,绝不弱于自己的师尊福泽真君!

    “前、前辈息怒,晚辈是福泽真君弟子!前辈不可,不可晚辈知错,晚辈知错了”是棋尊者求饶的声音。

    “道友且慢,此子我还有用,不可杀!有话好说啊!”是某个隐藏在暗处的准圣声音。

    宁凡既不理会棋尊者,也不理会那个躲在暗处的准圣。

    他只出了一剑!

    天地雨水,化作大剑,一剑劈死了棋尊者,更将石室山上方的虚无星空永久劈成了两半,无法愈合!

    整个石室山死一般的寂静!

    谁都没有料到,棋尊者才刚刚摆好棋子,就直接落败;若只是落败也就算了,棋尊者本人更是被人一剑诛杀,剑气余波更是劈开了虚无星空。

    那劈开的星空,好似洪荒凶兽张开的血盆大口,怎么也无法愈合!

    好似在这一剑之下,直接被分割成了阴阳二世两片星空!

    那么问题来了!

    这个一剑斩棋尊者、永裂星空的白衣青年,是谁!

    “晚辈海沙(桃李),见过前辈!”

    不待旁人想明白这个原因,海沙帝和桃李真人已经先一步冲上前去,朝着宁凡拜了下去!

    轰!

    无数人内心剧震,这才后知后觉白衣青年是谁!

    道德真君,远古大修赵简!

    普天之下,能令堂堂仙帝顶礼膜拜之人,只有那一位赵真君!

    何其有幸!

    他们不过是来看一场石室山棋战罢了,竟看到了北天一等一的传说人物!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