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执魔 > 第1231章:王质

第1231章:王质

    随着第二**比正式开始,四角棋界里的棋兵,明显开始多了起来。

    由于身在棋界,宁凡也不知道外界的第二**比是个什么样的盛况,想来再过不久,棋界内的厮杀就会开始了。

    遗世宫三宫弟子,不论修为高低,皆有资格参加第二轮的棋战。每个人需要申报最低六名、最高三十六名棋兵棋将。

    这就导致了一种情况:参加大比的三宫弟子,足有上万人之多;进入四角棋界的棋兵棋将,总数超过二十万人!

    四角棋界虽有一股力量压制神念,但却阻拦不了宁凡的雨术感知,谁叫宁凡修出了雨掌位,吞了一丝雨封号呢?想要知悉参战棋兵的人数,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据他感知,仅西军兵营内,此刻就聚集了超过五万名棋兵、棋将,随着时间推移,人数还在持续增多。

    于是,原本略显空荡的兵营,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

    有不少修士摆起了摊位,设起了坊市,开始交易彼此所需的法宝、丹药,以备接下来的大战。

    以宁凡的修为眼界,对于低阶修士之间的物品交易,没有任何兴趣,自是毫不关注,只一心一意巩固着自身魔血等级。

    某一日,正在洞府内修行的宁凡,身前忽然光华一闪,传送来一本仙册。

    随着第二轮开始,所有参战棋兵棋将,都收到了一本仙册,用于收录棋界符。

    仙册最多可存放一万张棋界符,刚入手时,所有人的仙册内,都会随机赠送三张基础符箓。

    这种只能在棋界内使用的符箓,被世人称作棋界符,随便一张符纸,都有巨大威能。

    宁凡所获得的三张符纸,分别是【焚仙符】、【涨魔符】、【天象更改符】。

    宁凡看着三张符纸,一阵头疼。

    他记不得这三张符纸的效果,也不知用了以后是何功效。

    没办法,只能亲口问问了。

    “告诉我,你们的作用。”

    很快,宁凡就问出了三张符纸的用途。

    焚仙符使用后,可释放出舍空中期一击的火术伤敌,若是针对【棋仙】身份的敌人使用,威力翻倍。

    涨魔符只有【棋魔】身份的修士可以使用,使用后,可令渡真修士短时间内,暴涨一个小境界的修为;使用者修为越高,此符效果越弱。

    天象更改符使用后,可随机更改一种适合自身兵种作战的天象。

    “这三张符对我而言,似乎没什么用。我倒是对此符只在此界奏效的原理很感兴趣…”

    为了试验棋界符的原理,尚未开战,宁凡就把棋界符用掉了。

    焚仙符祭出后,释放出了滚滚烈焰,好似绚烂烟火,一飞冲天,而后消失于长空。

    涨魔符祭出后,宁凡约莫提升了一劫法力,几无效果;且这提升,只持续了二十息不到。

    天象更改符祭出后,西军兵营的万里晴空,忽而变作魔云当空的环境,魔云当空的天象持续了四十息后,终于还是消散了。

    在魔云当空的环境下,宁凡一身古魔精气居然暴涨了百劫不止!这天象更改符竟还能派上些许用场,可惜用掉了…

    “出售棋界符的商铺似乎已经开门了,不知道能否再买些棋界符用用…”

    偌大的兵营出现异象,自然瞒不过其他棋兵。

    不少棋战老手暗暗猜测,是不是有哪个新人傻瓜刚获得棋界符,就通通用掉了…

    “不知犯下这等蠢事的人,是哪家的棋兵…”

    “老夫刚刚走出洞府散步,恰好看到了一些,似乎是四小姐家的首发棋魔干的…”

    “四小姐真是可怜,居然请来了这等白痴作帮手,没了棋界符,之后棋战厮杀,此人毫无自保之力…”

    “看,那人走过来了…”

    宁凡朝商店走去,周围的老手们顿时朝着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由于四角棋界内自带一股隔绝之力,普通人只能朦胧认出宁凡的轮廓,看不清具体面容,故而只能凭宁凡腰上悬挂的棋魔令牌来识人。

    不时有多次参加棋战的老鸟,嘲笑宁凡的愚蠢。

    一见宁凡朝商店走去,几名好事者实在看不下去了,出言提醒道,“喂!小家伙!现在棋战尚未开始,你没有战功,即便进了兵营商铺,也买不到东西。”

    宁凡法力堪比准圣,却被几个渡真修士,叫成了小家伙。

    “多谢提醒。”宁凡哭笑不得,但也没有太过在意这种称呼小事,还是进了兵营内其中一间商铺。

    在这商铺内,陈列着二十二种基础符箓,可供修士购买,售价从500战功到2000战功不等。

    商铺掌柜同样是一个元婴石兵傀儡,见宁凡进店,也不招待,态度极为冷淡。

    “我没有战功,可以用道晶来购买这些符纸吗?”宁凡问道。

    “不行。”元婴傀儡淡淡答道。

    “可以用其他东西物物交换么…”宁凡又问道。

    “不行。”元婴傀儡没有任何不耐,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引发它的情绪波动。

    “只能用战功购买符纸么,我懂了…”

    宁凡走出了这间商铺,又进了第二间商铺。

    第二间商铺,陈列了十四种基础符纸,种类和第一间商铺不同。

    宁凡又看了其他商铺,此地商铺每一间,都只出售一二十种符纸。

    “不是说棋界符共有三千种么,此地所有商铺加在一起,似乎也只出售了一百多种符箓,这是为何?”宁凡向某一间商铺掌柜问道。

    “兵营商铺只出售初级符箓,中级符箓需要通过合成、奇遇来获得,高级符箓只能通过合成获得。”某石兵傀儡回答道。

    “呃,需要合成?这么说来,我好像是听小蛮提过合成的具体规则…”

    宁凡努力搜索着脑海记忆:

    【小凡凡,现在开始,我要教你棋界符的合成规则了,一张小仙速符、两张妖念符、一张大魔体符,可以合成出中级符箓中仙速符;两张焚仙符、四张回血符,可合成出吸血符,此符可以使用三次哦,这一点千万不能忘了;还有…】

    小蛮确实讲过一大堆合成规则。

    但由于这些规则太过繁琐,宁凡根本懒得去记,当时的他在干什么呢?哦,对了,他欣赏着北小蛮认真解说的小脸,只觉得这小丫头认真的样子十分可爱…

    “果然还是好麻烦…”

    原本宁凡还对棋界符的形成原理有一丝兴趣,此刻却是兴致全无了。

    规则什么的太麻烦了。

    总之击败所有敌人就对了吧…

    …

    同一时间,东军兵营。

    六名似兽非兽、似人非人的修士,出现在了东军兵营之中。

    周围的东军棋兵们一见这几个人,皆是大吃一惊,议论纷纷。

    “是界兽一族的人!界兽一族不是对第二轮棋战不感兴趣么,怎么也来了此地!”

    “还用问?定是我们大长老请来的!也只有我们大长老,能和性情怪癖的界兽一族来往,真不知他是如何获得界兽一族好感的。”

    “那几名界兽老怪好像是万古仙尊修为吧,太强了!大长老只是舍空修为,为何能请来万古仙尊?此事似乎另有内情…”

    “嘶!不可能!那几名界兽仙尊想干什么!此刻棋战尚未开始,他们竟想提前离开兵营!”

    由于棋界厮杀尚未开始,东军兵营外,有一重淡金色光幕阻挡,便是等闲仙帝,都无法顶着光幕离开兵营。

    可这几名界兽仙尊,只神通一转,竟直接跨越空间,出现在了光幕内侧、兵营之外!

    又几个晃身后,这几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茫茫山海之间,不知所踪了。

    “咳咳咳,老夫可能眼花了,看错了…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提前离开兵营…”某东军棋兵强行解释道。

    “是极是极…”

    “这定是棋界蜃影的一种!”

    “四角棋界每逢开启,都会出现不少怪事,不足为奇!”

    …

    宁凡本打算回到洞府休息。

    可忽然间,雨术传来了模糊感应,似乎是用几个东军阵营的棋兵,提前离开了兵营。

    宁凡虽然能顶着棋界的干扰释放雨术,但到底是要受些影响的,太远的地方,感知也会模糊。

    “有趣,竟有人能提前离开兵营,那几人的气息好眼熟,似乎都是界兽…”

    宁凡对界兽一族没有任何好感。

    于是他紧随其后,离开了兵营,想要看看那几名界兽在图谋些什么,对方想图谋的东西,便是他破坏的东西,反正他也无所事事,倒不如找些事做。

    以宁凡的修为,他若要离开兵营,甚至不是普通人能够洞察的。

    只有少数几个西军棋兵,听到了一声轰响,抬头去看,发现兵营光幕不知为何,破了一个大洞,但那大洞旋即就愈合了。

    “怪事年年有。”

    “今年特别多。”

    “喝酒喝酒,定是我等看花了眼。”

    …

    棋界战场,地形千变万化,你以为你是在直线前进,但可能,你只是在原地绕圈。

    此刻,那几名界兽仙尊就遇到了这种鬼打墙一般的情况。

    他们已经第四次走回某座迷雾大山了。

    “哼!这四角棋界果然非比寻常,以我等修为,竟完全辨不清方位!”六人之中,名为奔雷界的雷袍仙尊,面沉道。

    “那就使用秘术来感知!”名为东临界的老者仙尊,命令道。

    “我来吧!界念之术!”名为火山界的红脸仙尊,忽得神念释放,诡异地与此界天地融为一体。

    这是界兽一族的秘术,可将神念融入位界,从而感知到整个位界的情况。

    但这一回,这一无往不利的秘术竟然失败了!

    那红脸仙尊忽得狂喷鲜血,融入四角棋界的神念全部粉碎。

    “怎么回事!”众仙尊骇然问道。

    “失败了,此位界中藏有一缕仙国神识,不容侵犯。”那施术仙尊恨声道。

    “有没有种下界念坐标,锁定南军兵营的方位?”

    “神念破碎的瞬间,约略种下了一些…”

    “好!就按界念坐标的指引,朝南军兵营前进!”

    这几名界兽仙尊的目光,竟是荒废了无数年的南军兵营。

    众仙尊替那受伤仙尊压住伤势,便继续赶路了。

    许久此后,此处无人之地,忽得光华一闪,现出宁凡的身影。

    “南军?”

    身影一晃,宁凡消失于原地,再度跟了上去。

    …

    遗世宫本有四宫,可因为某些原因,南宫一脉彻底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

    当那些界兽仙尊来到南军兵营,所看到的景象,便是处处残垣断壁的景象。

    “老祖宗派我们来,究竟是要找些什么?此地应该早就被人搜刮过无数次,不可能有宝贝剩下的。”红脸仙尊不解问道。

    “不找宝贝,找人!”老者仙尊答道。

    “找人?南宫早已覆灭,南军兵营没有任何棋兵参战,我等来此找谁?”雷袍仙尊问道。

    “王质!”老者仙尊语出惊人。

    众人闻言,皆是大惊失色。

    “那王质不是传说中的人物么!”

    “难道石室山烂柯人的上古传说,竟是真事!”

    “真有王质此人?”

    “倘若真有此人,遗世宫不可能不知道的!”

    “都给老夫安静!”老者仙尊不悦喝道。

    见众人安静下来,他才继续解释,“你们应该听说过,老祖宗四百万年前,曾潜入此地,而后身受重伤…”

    “那不是已经证实是谣言了么?”其他人不解道。

    “谣言?呵呵,那不过是掩人耳目的说法!老祖宗确实受了伤,伤他之人,便是一个自称王质的怪人!”

    “嘶!老祖宗可是二阶准圣,此人连老祖宗都能重创,难道竟是某个不世出的远古大修?”众人惊道。

    “十不离九!”

    “这、这可如何是好!那人连老祖宗都能重创,我等来找他,岂非自寻死路?”

    “别怕!老祖宗说了,那人性格古怪,但并非嗜杀之辈,否则老祖宗当年就不只是重伤那么简单了,起码要被打得修为跌落。据老祖宗所言,他当年就是在南军兵营附近,遇到那名怪人的,时过境迁,也不知那人是否还在此地,若是还在,则我等需找到此人,如此这般…”

    老者仙尊话未说完,忽然听到半空中传来一声岁月沧桑的叹息,好似天意镇压,有不世之威。

    在这叹息响起的瞬间,方圆万里的树木,全部拦腰而断,似被这叹息的主人道念所斩。

    此人道念简直就像是无形的斧头,可砍尽天下树木。

    众界兽仙尊顿时惊疑不定起来,四下寻找叹息的来源,却怎么也找不到。

    猛地转过身,众人才发现身后竟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樵夫打扮的白发老者。

    “你们在找东西?”老樵夫愁眉苦脸道。

    “嘶!此人莫非就是那怪人王质!”众界兽仙尊皆是大惊。

    “哦,老夫知道了,你们定是和老夫一样,丢了心爱的斧头。你们丢的是这把金斧头,还是这把银斧头?”

    老樵夫双手一招,两只手上分别多出一金一银两把斧头。

    金斧头也好,银斧头也好,居然全都是先天中品法宝!

    众界兽仙尊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凝滞了,尤其是为首的老者仙尊,更是紧张地冒出了汗。

    就是这个问题!

    当年老祖宗遇到这怪人时,也曾被问过这个问题!

    当时老祖宗不知这怪人厉害,见对方竟持有两件先天中品法宝,想要试着抢夺,却被这怪人击败。

    这金银二斧端得是厉害无比,老祖宗被二斧斩伤,已经过去四百多万年,伤口竟仍旧无法愈合,至今还在流血!

    此斧砍出的金银创伤,太难治了!

    众界兽仙尊之所以前来此地,看的当然不是东宫大长老的面子,而是为了替老祖宗求药治伤。

    倘若是这金银二斧的主人,或许有办法解决此斧造成的伤势。

    “前辈容禀!晚辈等人来此,是想向前辈求个方法,治一治金银二斧的伤势。当年之事,是我家老祖宗行事莽撞了,还请前辈不计前嫌,救治一二,只要前辈开恩,我界兽一族愿献上仙尊道果十枚,道晶十万亿…”

    老者仙尊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又取出诸多礼物,试图讨好那老樵夫。

    老樵夫却只是愁眉苦脸,自怨自艾,半句废话都懒得多听,半眼都不屑于多看身前堆积成山的礼物。

    “什么啊,你们不是来找斧头的?真是无趣。”

    “哎,要是当年不痴迷于那一局仙人棋就好了,为什么就是管不住自己的眼呢…”

    老樵夫将斧头收了起来,忽然抬头,朝天空某处无人处问道,“小友何不现身一见?”

    宁凡闻言,现出身来,望向老樵夫的眼神极为凝重。

    这老樵夫赫然竟是一名远古大修!

    宁凡怎么也想不到,此地竟会藏着一名远古大修,此人莫非是遗世宫的老祖级人物?

    更让宁凡忌惮的是,这老樵夫一身道念,对他木行力量压制极大,若当真交手,他的木行会吃大亏。

    “前辈是遗世宫的人?”宁凡降落于地,问道。

    众界兽仙尊既惊且怒!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宁凡暗中跟踪!

    “遗世宫?那是什么…”老樵夫满脸茫然。

    “敢问前辈是北天哪一宗修士?”宁凡微微一诧,又问道。

    “北天,又是什么…”老樵夫仍旧满脸茫然。

    宁凡更惊讶了。

    此人似乎不知遗世宫,亦不知北天的存在,孤陋寡闻的样子,完全不似伪装。

    “前辈是哪里人?”

    “信安郡,东平村。”

    “这些是真界的地名么?”

    “真界,是什么?”

    老樵夫满脸茫然,他好似一张修真白纸,对于修真一事一无所知。

    宁凡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似在思索老樵夫的来历。

    此人虽然修为通天,但却和宁凡以往遇到的任何人都不同。

    此人与修真界格格不入,此人完全不像是一名修士,更像是那种偶然获得无上修为的凡人。

    此人身上,更感觉不出任何对于外界的算计、敌意…

    “借问一下,小友有没有看到老夫的铁斧头,老夫的铁斧头丢了。”

    “没有…”宁凡答道。

    “哎,那算了,老夫这便去其他地方找斧头好了…”

    老樵夫更加失望,不再理会宁凡,身形一晃,消失无踪了。

    “且慢!前辈留步啊!”

    众界兽仙尊气疯了。

    他们好不容易找到老祖宗要求的王质,却被宁凡搅了好事,所有怒火顿时迁怒到了宁凡身上。

    “你是何人!为何尾随我等至此,莫非想与我界兽一族为敌么!”众界兽仙尊怒道。

    怪只怪宁凡的气息在云气的遮掩下太过内敛,这些人根本看不出宁凡的可怕。

    偏偏这些界兽仙尊又盲目相信自己的感知,既然感知不出宁凡可怕,便觉得宁凡定是那种擅长隐匿、修为却低微的蝼蚁小辈。

    再一看宁凡腰牌,发现宁凡只是北小蛮请来的棋魔,更不将宁凡放入眼中了。

    北小蛮是什么修为?遗世宫小辈也!此女能请来什么棋魔,不足为虑!

    “为敌,又如何?”宁凡淡漠道。

    “找死!”

    登时就有一名界兽仙尊勃然大怒,朝宁凡使出了界掌之术。

    界面之力所化掌印从天而落,朝宁凡拍了下来。

    那掌印是万古仙尊的盛怒一击,有毁天灭地的威能,可宁凡却躲都懒得躲。

    直接魔口一吞,吞掉了掌印。

    “怎、怎么可能!”众界兽仙尊皆是大惊,到了此时,哪还看不出宁凡厉害,转身就跑。

    可惜,跑不掉!

    宁凡魔掌一探,好似可以只手遮天,那几名界兽仙尊无论怎么逃,竟都还在宁凡掌心范围,被宁凡轻易一掌抓在了手中。

    “准、准圣!此人定是准圣!否则我等岂会毫无还手之力!”

    众界兽仙尊几乎吓傻了。

    不过他们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这是因为四角棋界当中,一般是杀不死人的,被杀之人受到四角棋界保护,可以直接重生于外界。

    宁凡自然也感知到了此事,在这四角棋界内,有一股无形力量,庇护着参战棋兵。

    可那又如何呢…

    宁凡魔掌一握,捏碎了众仙尊的肉身,又将众人元神丢入炼神鼎,一一炼死。

    普通手段杀人,或许会被四角棋界妨碍。

    但若是神灵手段杀人,便是四角棋界,也无法阻碍!

    灭杀几个界兽仙尊而已,宁凡压根不放在心上,他所在意的,是那个老樵夫。

    那个名为王质的大修,究竟是何许人也…

    击杀六名界兽仙尊,宁凡缴获了整整十八张初级棋界符,同时获得了6000点战功。

    不过此时他对棋界符和战功已经全然不感兴趣了。

    宁凡随口吞了界兽仙尊带来的十枚仙尊道果,卷走一应战利品回了洞府,却是忙着炼化仙尊道果去了。

    …

    早在数日前,岁月海上,一座沉没海中千年的仙山,忽得从海底浮了起来。

    今日,此山成了三宫弟子第二轮对决的战场!

    此山名为石室山,是北天所有棋士心目中的圣地,也是遗世宫第二**比的举办之地,每隔千年才会出水一次。

    此山之所以闻名于世,源于一个太古传说,说是在太古年间,有一个名为王质的凡人樵夫,误入石室山,机缘巧合之下,撞见几名仙人下棋。

    那王质在旁看棋,看得太过入迷,竟不知站在那里看了多久。

    等到棋局结束,他离开石室山,才发现外面的世界竟已过去了百年,凡尘当中,竟再无一个故人。

    一局仙人棋下了百年之久,对凡人而言,或许算得上轶闻;对仙修而言,其实算不上多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不过在后世棋士的心中,石室山仍然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毕竟此山乃是堂堂太古仙人的对弈之地!

    千年容易过,人事难再回。

    太古仙人早已离去,此山只剩一座空山,留给后人追思。

    无数北天棋士齐聚此地,只为瞻仰千年一出水的石室山。

    身为遗世宫宫主,元瑶忙得晕头转向,她要接待的贵客太多了;偶尔抽个空闲,瞥一眼四个女儿对弈的进展,显然对女儿们的第二轮成绩,还是很关心的。

    望女成凤的心情,再正常不过了,是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出类拔萃。

    第二**比,比的不是打斗,而是三宫弟子的棋艺。上万名棋士同时对弈,两两厮杀,那场面还是相当惊人的。

    随着大比正式开始,三宫弟子各自分配了对手,要和对手棋盘上分胜负。

    北小蛮的第一局对局也开始了,好巧不巧,她第一局的对手,竟然是东宫大长老的亲传弟子——余进!

    这余进天生一副冰山脸,好似世间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出现情绪波动。

    他望向北小蛮的目光,有种骨子里的居高临下,他的师父瞧不起遗世宫宫主元瑶,他同样瞧不起元瑶的四个女儿!

    “你,不是我的对手!听说你的棋艺还不错,可惜,在绝对的棋兵压制面前,你的棋艺无用!”余进傲然道。

    “可恶!我听说了,你师父走了门路,请来了界兽一族的万古仙尊当棋兵…”北小蛮气得咬牙切齿。

    三宫弟子下个棋而已,居然请万古仙尊来当棋兵,要不要这么犯规!

    且,三宫弟子共有万人之多,她第一局棋抽签抽对手,要有多低的几率,才能直接抽到大长老的亲传弟子!此事怎么看都不像是巧合,更像是大长老在故意为之!

    北小蛮有自知之明,她的棋艺是不错,但再不错,也很难用一手渡真、舍空棋兵,战胜一群仙尊棋兵的。

    难,太难了…

    但再难,这一局她也不能输!

    因为她的棋兵里面,有宁凡在!倘若宁凡被敌人所斩,纵然可以重生于外界,也必定会受些伤势…宁凡的脑子已经病糊涂了,岂能病上加伤!

    “呵呵,运气真好,是我的先手…”余进通过掷筹,获得了先手。

    北小蛮更气了,她对局无数,怎会看不出余进的铜筹做了手脚,故而才能获得先手。

    要不要这么卑鄙!

    要不要这么无耻!

    你都弄了一队仙尊棋兵了,竟然还出千,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那么我不客气了,仙五进十!”

    余进一开局,就想直接将棋子杀入北小蛮阵中,和北小蛮强行换子!

    谁叫他的棋兵厉害呢,换子这种下法,简直太适合他了。他吃对方子,有绝对把握;对方吃他的子,几乎毫无可能,此举稳赚不赔。

    然而意外发生了!

    余进还没来得及移动【仙】字棋子,棋子忽得粉碎了!

    同时粉碎的,还有棋盘上【神】【魔】【妖】【鬼】【灵】五枚棋子。

    普通棋子粉碎也就算了。

    若是灵将棋子都碎掉,则此局直接判负!

    “胜者,北小蛮!”

    开局刚二十息,北小蛮光速取胜,赢得莫名其妙,所有人都看不懂了!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输!师父给我请了那么多仙尊棋兵、棋将…”余进大受打击,怎么也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幕。

    “古怪!明明才刚开局,此子棋兵为何全部阵亡?且他的棋兵阵亡之后,为何没有重生于外界?”很多观众表示不解。

    “嘶!定是那怪人王质下了死手!”观众席上,几名知道内情的界兽族人大吃一惊,哪里不知自家几名仙尊已经横死。

    这笔账,直接算到了怪人王质的头上。

    “噗,我居然躺赢了第一局…”北小蛮笑出了猪叫声。

    她本来都对获胜不抱希望了,没想到居然会躺赢,运气真好!

    躺赢第一局的北小蛮,稍作休息后,开始了第二局对弈。

    第二局的对手,是北宫弟子范希平。

    这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虽说看起来十分苍老,其实只有十数万骨龄,命仙修为。

    此人修为虽然不高,但一生痴迷棋道,棋艺高绝,故而在北天棋士当中名声非小。

    一看第二局的对手竟是范希平,北小蛮不淡定了!

    此人棋艺起码可列入北天前五十好么!

    她的对手怎么全是厉害人物!果然,她抽签抽到的排位,被大长老动了手脚,盼着她快点输呢。

    “四小姐,你我棋兵相当,棋艺亦相当,今日对弈,应当可以尽兴了!”范希平棋逢对手,自是大喜。

    这是一个棋痴,他对宗门内的勾心斗角漠不关心,只为遇到北小蛮这等强劲对手而高兴。

    北小蛮却高兴不起来。

    若是遇到弱些的人,她自有办法在不使用棋魔的情况下取胜。

    可偏偏,她的对手是范希平这样的棋道高手,想要只用五子战胜对方六子,难度太大了。

    “不用掷筹了,就让四小姐先手好了。”那范希平倒是十分大度,让了先手。

    “多谢。”北小蛮难得礼貌了一回,将六枚首发棋子摆到了六博棋盘上。

    棋魔本是战斗主力,但却被北小蛮放在了阵中,而非阵前。

    “哦?这般列阵之法,还是第一次遇到…”范希平微微一诧,同样列了阵。

    他本以为北小蛮使用的是某种古老棋谱,故而阵法稀奇。

    可一交火,他就看穿了虚实。

    “古怪!四小姐从头到尾,都不曾移动过这个棋魔,这是为何?莫非此棋魔藏有神之一手,此时时机还未到,故而不能轻动…”范希平感到不解。

    人家下棋,都是拼命保护自己的灵将。

    北小蛮倒好,好几次关键手,居然都是宁可舍弃灵将,也要保护棋魔!

    范希平皱了眉头。

    他从未遇到过眼前这种情况!

    他半点都看不懂北小蛮的棋路!

    他越来越觉得北小蛮始终按兵不动的棋魔,充满了危险气息!

    不行,必须拔掉这个棋魔,防住四小姐的后手,否则此局变数太大!

    于是乎,更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北小蛮宁可舍弃灵将,也要保护棋魔。

    范希平宁可放弃攻击灵将的绝佳机会,也要调兵围攻北小蛮的棋魔。

    “这老头子疯了吗!我都主动认输,让出灵将给他吃了,他干嘛非得吃我小凡凡!”北小蛮气疯了。

    “妙啊,妙啊!四小姐的棋魔大有文章,此魔必定关乎胜负,故而才能引起二人死斗!”周围不断传出啧啧称叹之声,所有人都被这前所未有地棋路吸引了。

    “可恶可恶可恶!你既然要吃我小凡凡,我就让所有棋兵棋将一起保护小凡凡!”北小蛮决定孤注一掷!

    胜负什么的早就不重要了!

    谁敢吃她小凡凡,她就和谁玩命!

    …

    四角棋界。

    宁凡感到十分无聊。

    四角棋界的时间流速,是外界的一万倍,距离他击杀界兽仙尊,已经过去了二百多日。

    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按理说第二轮棋战已经开始了,可他还是没有等到所谓的棋战厮杀。

    因为北小蛮压根没有使用他,只将他放在一处魔山之上,借由魔气温养自身,守备于此。

    没有任何敌人传送至他的身边;他也没有得到北小蛮指令,传送到敌人面前,去击杀敌方棋兵。

    正无聊间,忽有一道流光朝他所在之地传送而来。

    那是范希平派来攻击他的人!

    那是敌方【鬼】字棋兵,渡真初期修为!

    “对手是一名棋魔么…”那名【鬼】字棋兵神色极为倨傲。

    他参加过四十多届棋战,有着丰富的棋界符斗法经验!

    一见敌人是宁凡这等棋魔,那名棋鬼极为老练地翻开仙册,祭出一道【弱魔符】。

    此符一开,敌军渡真魔头直接跌落两重境界!对方修为越高,此符效果越差。

    唰唰!

    这棋鬼又接连祭出两道符。

    【暴鬼符】!

    【鬼头刀符!】

    那暴鬼符可令他修为大增!

    那鬼头刀符乃是装备符纸,可召唤出后天十二涅的鬼头刀,用于一场战斗。

    眼见自己已经接连使用了三张符,宁凡还没拿出仙册,对方棋鬼哪里不知宁凡是个新手。

    “弱,太弱!此子连祭符都不会,怕是连我一击都接不下!”

    斩!

    那名棋鬼持鬼头刀从天斩落,一击之威,便是舍空棋魔也有信心战胜!

    这就是老手和新手的差距了,倘若宁凡只有舍空程度的修为,多半是打不过这名老手棋鬼的,对方明显还有一堆后手未用。

    可惜宁凡不是舍空。

    宁凡只随意抬起手指,发出一道劫闪红芒,就把那棋鬼劈成了灰烬。

    并没有对那名棋鬼赶尽杀绝,对方成功重生到了外界,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恐惧!

    “假、假的吧,那是什么修为,我一身符箓,竟毫无反抗之力!”

    …

    棋盘内的战斗,对于外界而言,不过是瞬息而已。

    范希平老谋深算,几番绕后,棋鬼忽得闪现到了北小蛮的军阵中心,朝北小蛮的棋魔发动了攻击。

    “这一手,范某不客气的拿下了!”范希平微笑道。

    可随即他便笑不出来了!

    他派去攻击棋魔的棋鬼,喀嚓一声,碎掉了!

    我晕!吃子失败,被反杀了!居然是反杀,他的棋鬼居然连祭符逃跑的时间都没有!

    “咦!”北小蛮大惑不解。

    她的小凡凡明明遭受了攻击,为何没有被吃子?难道说…对方的棋鬼,比她家小凡凡还要弱一千倍,一万倍?

    北小蛮微微松了一口气。

    可很快,她又失算了。

    她又中了范希平的计谋!

    范希平成功绕开了她的布局,再度朝宁凡代表的棋魔发动了攻击。

    这一次攻击宁凡的,是范希平的棋仙。

    然后…

    范希平的棋仙被反杀。

    再然后,范希平用棋妖攻击宁凡。

    而后,棋妖被反杀。

    连损三子的范希平,局面彻底落入下风。他大吃一惊,想要运用计谋,弥补颓势。

    可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双方明明没有任何棋子移动!

    可范希平剩下的三枚棋子,直接就炸裂了,炸得毫无征兆!

    “胜者,北小蛮!”又躺赢了。

    “怎、怎么会…”范希平吐血倒地,这一局他呕心沥血,算尽机关,却没有算到,己方灵将会无缘无故炸裂!

    “奇怪,我怎么又赢了,那老头的灵将,为何自己炸掉了…”北小蛮一脸懵逼。

    躺赢一次可以用幸运来解释。

    连续躺赢两把,就太奇怪了…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