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零二章 陈天肥

第四千零二章 陈天肥

    “星辰被逼着跪在那里?”胖子闻言脸上闪过一丝阴鸷之色。

    若只是被人打了,那不过是技不如人,可被逼着跪在那,那就是彻彻底底的羞辱了。赵星辰不管怎么说也是赤星的小统领,更是他的人,被如此对待,岂不是在打他的脸?身为赤星五当家,这如何能忍。

    妇人见状,忙又将自己听闻的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胖子冷哼一声:“你且留在这里,我去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

    言罢,背负双手朝外行去,妇人在后面高呼道:“老爷,你可一定要把星辰带回来啊,星辰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也不活了。”

    “知道了知道了。”胖子不耐地挥挥手。

    点齐人手,胖子出了府邸,一路径直朝客栈所在行去。

    前后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已到了地方。

    来到门口往内一瞧,只见自家的小舅子赵星辰脸青鼻子肿,果然直挺挺地跪在那,另有三男一女立在一旁,还有一男一女坐在椅子上,那坐在椅子上的青年男子老神在在地斟酒自饮。

    其他人也就罢了,见到那个坐着的女子,胖子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月荷以前多次进出过这个星市,身为一位五品开天,自然不是什么默默无闻之人,赤星的高层纵然没与她打过交道,也都认识她。

    若是在外界,一个五品开天当面,胖子也不敢随意招惹,毕竟他也不过四品而已,彼此虽只相差一品,可真正的战斗力却是天差地远。

    但这里毕竟是太墟境,太墟迷雾封镇乾坤,不管是几品开天,在这太墟境特殊的环境下,一身实力都要大打折扣。

    胖子走进来的时候,整个客栈都随着他步伐的落下震动起来。

    杨开扭头望去,只见门口处一个圆滚滚的肉球漫步而来,每一步落下,地板都颤上一颤,忍不住缩了缩眼帘。

    长这么大,他还真没见过这么胖的胖子。此人身高与宽度几乎一致,乍一眼看过去,当真就是一个滚动的肉球一般,那脸庞上的五官都因为挤在一起的肥肉而模糊不清。

    这家伙谁啊!杨开一脸惊奇。

    月荷知道他一直在闭关炼丹,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当即悄悄传音道:“这就是赤星的五当家,陈天飞,好似修炼了一种特殊的功法,人家都叫他陈天肥!”

    跪在地上的赵星辰也见到了陈天肥,顿时大喜过望,口中呼道:“姐夫,姐夫救我!”

    说话间,挣扎着就要爬起来。

    “我让你起来了?”杨开冷哼,屈指一弹,一道劲气打出去,赵星辰惨叫一声,又跌跪在地上,大腿上鲜血潺潺流出,这下是怎么也爬不起来了。

    陈天肥步伐不停,脸上的肥肉微微抖了一下,狭长的双目中隐隐有寒光绽放。

    很快,陈天肥便来到了桌子前,好似一座肉山站在那里,遮挡住了所有光明,给人无声的压力。

    孟宏等人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人物,看的惊奇不已,同时又暗暗为杨开感到担心。

    “姐夫……”赵星辰惨兮兮地抬头仰望,一脸哀求的神色,满脸的屈辱表情。

    “废物!”陈天肥冷哼一声,一挥手,从空间戒中取出一把椅子放在身后,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

    他那椅子显然也是特别定制着,宽大结实无比,否则一般的椅子根本承受不住他这样的体型。

    落座之后,陈天肥靠在椅背上,眯眼望着月荷道:“月荷姑娘,久违了。”

    “陈当家。”月荷抿嘴一笑。

    陈天肥道:“月荷姑娘这次做的是不是有些过分?杀人不过头点地,我家这小舅子若真做错了什么,打一顿骂一顿也就罢了,了不起你把他杀了,让他跪在这里不太像话吧?”

    月荷大眼睛眨眨,抿嘴笑道:“陈当家,你找错人了,这次的事与我无关,是我家少爷所为,你想说事,不妨与我家少爷说道说道。”

    “少爷?”陈天肥愕然,这才正眼朝杨开望去。

    他见月荷在此,先入为主还以为此地是月荷主事,谁知又突然冒出来个少爷。

    一眼看过去,这青年也没甚特别的,真不知有何能耐竟让一个五品开天称为少爷。

    沉吟了一下,陈天肥道:“小哥怎么称呼?”

    杨开冲他咧嘴一笑,自报家门:“杨开!”

    陈天肥微微颔首:“原来你就是那杨开!”

    之前他那妾室嚷嚷不断,说是什么杨开打了他的小舅子,这会才知道打人者就在眼前。

    “杨小哥是有什么事要与本座说吗?”陈天肥问道。

    杨开瞧了他一眼,挑眉道:“此话怎讲?”

    陈天肥脸上的肥肉抖动,看似是在微笑:“你伤了人却不跑,反而特意坐在这里等本座,难道不是有事要与本座说?”语气一冷道:“还是说小哥没把我赤星放在眼中,自觉这星市你进出自如,若你是这么想的,你怕是打错算盘了。”

    杨开微微颔首道:“陈当家快人快语,那我也就不饶弯子了。”神色一肃道:“我要加入赤星!”

    月荷闻言扭头瞧了他一眼,这事杨开可没跟她说过,就连孟宏等人都一脸讶异之色。

    陈天肥闻言呵呵一笑:“加入赤星?你伤了我赤星的人,还没给本座一个满意的交代,如今又想加入赤星?在小哥眼中,赤星是什么?”

    “陈当家想要交代,我这就给你一个交代!”杨开说着话,抬起一手轻轻地朝陈天肥摁了过去。

    陈天肥脸色一凝,同样抬起一只肉呼呼的大掌迎了上来。

    双掌相交,无声无息,好似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

    杨开收掌,捻起桌上的酒杯把玩着。

    陈天肥却是肥硕的身躯陡然一震,一身肥肉荡起波浪,屁股下的椅子轰然破碎开来,化作漫天碎片。

    放眼望去,陈天肥的脸色更是变得涨红无比,好似煮熟了一般,头顶上更是冒着腾腾的热气。

    一身怒喝,陈天肥双脚在地面上一跺,客栈的地板瞬间分崩离析,与此同时,一股澎湃的热力顺着陈天肥的浑身毛孔宣泄而出,一起宣泄出来的,还是大量的汗水。

    刹那间,陈天肥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浑身上下湿透,不但如此,那肥硕如圆球的身子似乎都缩了一圈,原本贴身的衣服变得宽松起来。

    一脸惊恐地望着杨开,陈天肥脸上的肥肉不断跳动。

    “这个交代,陈当家的觉得够吗?”杨开头也不抬地问道。

    陈天肥深深地凝视杨开,又扭头瞧了一眼一直跪在那里的赵星辰,在他绝望的注视下颔首道:“够了。”

    “姐夫!”赵星辰顷刻间面如死灰,本还指望着自家姐夫过来替自己出头,报仇雪恨,谁知局势竟是如此发展,这一声够了喊出来,他哪还能报的了什么仇?今日之耻只怕一辈子也洗刷不清了。

    “闭嘴!”陈天肥冷哼一声,一抬手,又从空间戒里取出来一把椅子放在屁股下面,望着月荷道:“月荷姑娘,你家少爷前途无量!”

    月荷笑的得意洋洋:“这还用你说?”

    陈天肥转头望着杨开:“杨小哥留在这里等我,就是想要加入赤星?”

    “不错!”

    陈天肥道:“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吗?以杨小哥的本事,在这太墟境中必定大有作为,为何独独选了我赤星?”

    杨开咧嘴笑道:“适逢其会罢了,没有什么特意之说。至于为什么要加入,我想找点东西,赤星人多势众,找起来方便。”如今他已凝聚了木火土三种力量,而且土行之力还是在这太墟境中寻得,自然是想寻觅更多的力量,赤星人多势众,消息也灵通。

    “仅仅如此?”陈天肥还有些不敢置信。

    “仅仅如此!”

    陈天肥认真地望着他,好一会才颔首道:“杨小哥的意思我明白了,赤星也非常欢迎你这样的人才,本座便做主将你收入赤星,至于职位,便与星辰一样,做个小统领如何?”

    赵星辰在一旁都听呆了。

    这打了自己,逼自己跪下的人不但被自家姐夫收进了赤星,居然还被赐予一个小统领的职位,与自己平起平坐了?

    这还怎么报仇?

    “小统领?”杨开似笑非笑地望着陈天肥。

    陈天肥奇道:“你不满意?杨小哥虽实力不俗,可毕竟才刚加入赤星,未立什么功劳,一个小统领的职务已是本座能提拔之极限,往上的大统领是万万不可能的。”话锋一转道:“若是月荷姑娘愿意加入赤星,大统领虚位以待!”

    月荷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赤星几位当家人,实力最强的也不过与她比肩,五品开天而已,她同为五品开天,又怎么可能去屈居一个大统领的职位,听人号令?

    “小统领就不必了,大统领我也看不上。”

    陈天肥愕然道:“杨小哥此言何意?”

    杨开目光灼灼地望着他:“我要做赤星的当家人!”

    一言出,满场皆惊!就连月荷都傻傻地望着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