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道门生 > 第895章 遁走和拖延

第895章 遁走和拖延

    片刻间炼尸宗修士就收回了目光,转而看向了半空两具融合的神魂。()

    “只要将你神魂拘住,关于古凶之地的秘密想来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嘿嘿嘿!”只听此人冷笑道。

    话语落下后,他将手中黄铜铃铛抬起,就要用力一摇。

    “嗯?”

    然而就在这时,此人神色一动。接着他有所感应的转身,看向了石室的某个角落。

    这时他就看到之前倒地不起的东方墨,此刻单手扶着墙壁,缓缓的站了起来。空余的另一只手,还顺势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咦,这样都不死!”炼尸宗修士极为惊讶。

    东方墨以神游境修为,居然硬生生的承受了归一境夜灵族修士肉身的一击。虽然他施展的尸祭术,只能发挥出这具肉身两三成的实力,可即使如此,也不该是东方墨能够接下的。

    “叮铃铃!”

    念及此处,此人毫不犹豫将手中铃铛再次一晃。

    “唰!”

    刹那间那具夜灵族修士的肉身从原地消失。

    然而这一次东方墨早有准备,而且没有了囚笼的束缚他岂会坐以待毙。

    其体内法力爆发,这一刻将隐虚步还有阳极锻体术同时运转起来。

    “唰!”

    他的身形同样从原地消失。

    “噗!”

    随着一声轻响,下一息一杆长矛就像切入豆腐一般,深深的刺入墙壁当中。

    东方墨的身形此时从丈许之外出现,回头看到这一幕,脸色变得阴沉如水,若是慢一拍,恐怕被洞穿的就是自己的身躯。

    而他还来不及动作,这时夜灵族修士的肉身握着长矛,手臂向前一轮。

    “哗!”

    黑色的长矛将墙壁撕开一条长长的缝隙,毫无阻碍的向着他胸膛斩来。

    东方墨凭空一抓,掌心便多出了一柄拂尘,一扫之下银白色拂丝拧成一股,亦是向着长矛抽去。

    “嘭!”

    二者交击之下,银白色的拂丝陡然炸开,巨力灌注之下,东方墨整条手臂几乎都瘫软了下来。

    而那杆长矛只是微微一顿,便再度向着他斩来,眨眼就距离他三尺不到。uctxt.com

    东方墨脸色大变,足下一点,身形向后滑了出去。

    见状,夜灵族修士的肉身脚步迈动,化作了虚幻的残影,向着东方墨紧逼而来。

    接下来,就能看到此人在石室中贴着东方墨追逐,手中长矛或刺或劈,将东方墨逼得节节败退。

    东方墨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压力,这具肉身虽然无法运转法力,或者施展术法,可仅仅是那种巨力,就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念及此处,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将拂尘一收,接着陡然张口。

    “咻咻咻……”

    随着三道破风声,三颗浑圆的石珠连成一串激射了出来,向着前方夜灵族修士的肉身迸射而去。不止如此,尚在半空,三颗石珠迎风大涨成丈许大小的石球。

    夜灵族修士肉身的目光毫无波动,此人只是举起了长矛轻飘飘的一斩。

    “轰!”

    当长矛斩在第一颗石球上,发出了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

    “咚!”

    一击之下,夜灵族修士的肉身脚步竟然向后退了半步,这一幕让不远处的炼尸宗修士瞪大了眼睛。

    但这一斩的力量同样不小,石球向后倒射了出去,“轰隆”一声砸入了墙壁中,一时间整座洞府都在摇晃。

    不过谁也没有精力在意这一点,因为此时第二颗石球已经接踵而至。

    夜灵族修士的肉身没有丝毫犹豫,举起长矛再度一斩。

    “轰!”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第二颗石球同样被斩的倒射回去,没入了墙壁中。此刻石室摇晃的更加剧烈。

    让炼尸宗修士脸上骇然更甚的是,这一击夜灵族修士的肉身又一次后退了半步。东方墨施展的这两击,几乎不在寻常破道镜修士一击的威力之下了。

    关键时刻,第三颗石球轰然而至。

    夜灵族修士的肉身举起长矛,怒斩而下。

    “轰!”

    不出所料,又是一声巨响。

    好在连续三颗石球,全都被此人击飞,尽数没入了墙壁。

    “轰隆隆!”

    这一刻洞府摇晃得好似要坍塌一般。(最快更新)

    东方墨神色抽了抽,他手指掐诀,便听到三道厚重的破风声传来。没入了墙壁的三颗石球,在他的操控下,从三个方向向着夜灵族修士的肉身轰去。

    而炼尸宗修士唯有操控夜灵族修士的肉身,举起长矛连劈带斩。

    这时,就听石室中轰隆之声不绝于耳,东方墨仗着这三颗石球,居然跟此人硬撼起来,而且丝毫不落下风。

    “这是什么法器!”

    炼尸宗修士眼中惊疑异常,在他看来东方墨能够以神游境施展出这种实力,必然跟那三颗古怪的石球密不可分。

    “叮铃铃!”

    短暂的惊讶之后,此人猛地摇晃手中的铃铛,一阵刺耳的铃声顿时传来。

    听闻此声,夜灵族修士肉身上黑芒一闪,随着此人手起刀落。

    “轰!”

    长矛一斩之下的威力,比之刚才强悍了三分有余。连绵不断轰向此人的一颗石球被狠狠劈飞数十丈远,砸在了出入石室的那扇石门上。

    “轰隆!”

    遭此一击,石门陡然坍塌,露出了一条长长的石阶入口。

    见此炼尸宗修士面露讥讽,而东方墨脸色则越发沉重。

    “嗖!”

    忽然间,让二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就发生了。

    谁也没有料到,此刻石室半空正相互融合的两具神魂,翻滚着猛地向着那石阶入口激射而去,一闪便消失无踪。

    “想走!”

    炼尸宗修士一声低吼,此人心神一动之下,夜灵族修士的肉身手持长矛,就要要向着前方追去。

    “呼!”

    然而就在这时,一颗巨石陡然膨胀到了两丈大小,从天而降向她砸来。

    “嗡!”

    紧接着,一股重力凭空爆发,使得此人的身形为之一顿。

    此女下意识抬起头来,就看到一片巨大的阴影罩下。

    “轰隆!”

    下一刻,两丈大小的巨石就将其淹没,并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

    “叮铃铃!”

    关键时刻,刺耳的铃声再度传来。

    “砰!”

    大坑中的巨石仿佛遭到了重击,冲天而起。接着一道黑影一闪而出,站在了炼尸宗修士的身旁,仔细一看,正是之前夜灵族修士的肉身。

    而今此人身上的铠甲遍布灰尘,但仔细一看,其身上并未留下任何伤势。

    见状东方墨眼皮下意识的跳了跳,此人肉身之强远超他的预料,遭到了本命石结结实实一击,居然毫发无损。在他看来,这不仅仅是此人当初修为是归一境的原因,而是这些年来,这具肉身几乎快完全转化成了天煞阕尸的结果。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实力,看来是圭某小觑你了。”炼尸宗修士看向东方墨终于正视起来。

    话语落下,此人又道:“不过我劝你别坏圭某的好事,现在圭某愿意放你一条生路,滚吧!”

    闻言,东方墨阴冷一笑,此人而今说出这种话来,不外乎是为了不让自己对其纠缠,他好趁机去追杀那那具融合的神魂而已。可自己身上的尸煞血毒,还需要那夜灵族修士来解,他怎么可能如此人的愿。

    在他看来,他只要死死拖住眼前这具夜灵族修士的肉身,那么待得那二人的神魂融合之后,自然会来寻来的,那时候就算他不出手,眼前这炼尸宗修士也只有死路一条。

    “小道若是说不呢!”于是东方墨看向此人道。

    “既然你存心找死,那圭某就只有成全你了。”炼尸宗修士语气杀机毕露。

    东方墨深深的吸了口气。

    “轰隆隆!”

    然而正在他准备开口时,忽然间二人所在残破的石室猛烈晃动起来。并且这一次,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头从头顶坠下。

    “不好!”

    炼尸宗修士抬头一看,随即就明白恐怕此地即将坍塌。

    东方墨神色一变,自然也想到了这一幕。

    而二人只是刚刚反应过来,下一刻一声巨响下,整座石室陡然塌陷,上方的壁顶向着二人镇压了下来。

    关键时刻,东方墨只来得及右手伸出,向着不远处的南宫雨柔一摄,一股吸力爆发下,将此女刹那收进了镇魔图中。

    在他做完这一切的瞬间,这时若是在石室之外,就会看到石室所在的整片山崖都坍塌了,方圆数十里都能感受到地面的晃动。

    不止如此,山崖坍塌之后,在原地还留下了一个百余丈大小,黑漆漆的巨大洞口。

    “呜呜呜!”

    一股股精纯到极致的灰色煞气犹如岩浆一般,滔滔不绝地喷涌了出来,发出呜呜的诡异风声。

    与此同时,整个古凶之地的灰白色煞气纷纷一顿,而只是刹那间,就开始比之刚才更加欢快的涌动起来。如此诡异的一幕,谁都没有发现。

    直到十余个呼吸之后,“嗖”的一声,一个身着紫色道袍的人影,灰头土脸的从洞口下方激射而出,站在了半空,此人正是东方墨。

    方一出现,他感受到四周充斥的精纯煞气,脸色勃然一变。他没有任何迟疑,法力鼓动之下,化作了一道残影,一闪从原地消失。只因此地的煞气顷刻间将他的身躯侵蚀,已经浓郁到了他恐惧的地步了。

    当他再度出现时,已经在千丈之外,远远的离开了那巨大的不断喷涌出煞气的洞口。

    看着冲天而起的那股汹涌煞气,东方墨脸色惊疑异常。而心中念头稍稍一转,他立刻就像是想到了什么,喃喃道:“难怪那具天煞阕尸会选择留在此地,原来这地方就是古凶之地最深处的煞气源头,此人要转化成天煞阕尸,必须借助这里的精纯煞气。”

    “嗖嗖!”

    正在他如此想到时,又是两道破空声传来。东方墨扭头一看,就发现那具夜灵族修士的肉身,以及浑身被一层土黄色罡气罩住的炼尸宗修士,亦是从喷涌煞气的洞口冲出。

    此人同样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他没想到石室之下,还有这么一个会喷涌出精纯煞气的洞口。

    但紧接着,他就转身看向了东方墨。

    见此东方墨邪魅一笑。

    “正好之前施展不开手脚,现在就让小道来领教一下,你能操控这具尸身发挥几分实力。”

    话音刚落,他忽然盘膝坐在了半空。下一刻,他大手一招,三颗石球从下方的洞口激射而出,悬浮在了他的头顶,徐徐转动起来。

    让炼尸宗修士讶然的是,这三颗石球竟然再度膨胀,眨眼就全部化作了二十余丈大小,犹如三座沉甸甸的巨山漂浮在东方墨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