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快穿炮灰女配 > 正文 第2106章 明歌和她的男人们的二三事3(番外)

正文 第2106章 明歌和她的男人们的二三事3(番外)

    明歌在朝堂上一直都是兢兢业业,可是今天她实在太困太困了,就在她困的实在不行想要喊着“退朝”的时候,听到一旁太监唱出的奏折,令她心底一突。。: 。

    却是邻国的小皇帝写了国书要和她结两姓之好。

    这也就罢了,可如今人已经自带彩礼到了城外。

    这小皇帝虽然长得好,却因为有个强势的太后,明歌一直都是对他能避则避。

    每次他的来信,她都不会去瞧,更别提去勾搭他了。

    没想到她都躲成了这般这人竟然主动上‘门’。

    大臣们立时商议着需要她亲自去迎接方显诚意。

    人都到城‘门’口了,就等着她去迎接呢,哪里能不去?

    明歌叹了口气。

    小皇帝幼时丧父,小小年纪就坐上了皇帝之位,初时明歌与他是同属谢家那位大家教导,两个人也算是有点同窗之谊。

    礼仪就绪,到了城外,有被百姓朝臣们参拜完毕后,明歌这才下了肩舆。

    小皇帝快走几步到了她面前,“师姐,朕给你写的那么多信,你怎么一份都没回?”

    不等她回答,他已经拉着她上了她的肩舆,“走走走,朕累了,和你一起回宫,咱们去你的寝殿里聊。”

    说是在寝殿里聊,可一上肩舆,她就被他抱在怀中,他的大手‘揉’进她衣服中,一脸怒气的他恶狠狠的瞪着她,“你竟然敢躲我,你竟然敢躲我!”

    她怒:“快住手,不然朕把你踹出去。”

    他大约是发觉她生气了,立时委屈,“师姐,你好狠的心,你撩完了朕就跑,你怎么能如此对朕。”

    他口中虽然如此说,却已经‘摸’索到了她的腰带解了开。

    这是笃定她在这种地方不敢大叫着反抗他。

    见他眼泪汪汪的如此控诉,她一时竟无从辩驳,当年年少无知,她好奇男‘性’长个什么样,哄骗这个每日里跟在她身后的小尾巴脱了衣服供她研究,这一脱,两个人相互研究着便上了‘床’,后来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相互参谋着那些小黄本子各种啪!

    无知犯下的错,如今就是抹不去的黑历史。

    肩舆四周是一层层的明黄‘色’的垂幔外面跪拜的众人看不到肩舆内部的状况,可明歌却能将外面那些人影看得清楚。

    这光天化日之下,她堂堂明君,岂能做下如此之事。

    然由不得她,这男人总是装可怜柔弱,可动作简直如饿狼一般,在这狭小之地,她一退再退的无从反抗。

    一路云里雾里,明歌被这男人如此强势的啪啪啪,等回到了皇宫自己寝殿时候,她已经软的没法动了,强装镇定着让周围的人全部退下,她被小皇帝抱进自己的寝殿又是一番折腾。

    下午的时候她身体不适,恰好帝师谢‘玉’云游归来,便与御医一同去了她寝殿帮她诊脉。

    明歌睁眼的时候,就看到了眼前的谢‘玉’。

    “太傅”

    她呐呐唤了一声,想到自己的状况许会被谢‘玉’得知,心底一时有些尴尬。

    “怎么如此不爱惜身体?”谢‘玉’手指沿着她的手腕缓缓触‘摸’往上,他浅浅叹了口气,“陛下,也该好好珍重才是。”

    他指尖压在她眼角,将那湿润拭去,低头,在她额间亲了亲,“陛下,日后不可如此了。”

    明歌见他眼中难掩疼惜,想到这男人对自己的好,又想到他一个人可以潇洒的四处远游,而她却要被禁锢在这个皇宫里,心底悲伤之余又极为愤愤,她伸手勾住他脖子‘吻’了上去。

    又是一番天雷勾地火。

    明歌的身体越来越差劲了,大概是得知了小皇帝要与她结两姓之好的事情,苗疆尸王长笙也来了京城,大半夜的直接爬上她的‘床’,无比委屈的抱着她啪啪啪。

    一边啪,一边控诉她的无情无义。

    长笙是她曾在边关与敌军打仗时候认识的,这男人救过她的命,她的天龙之血解开了他封印,所以他待她与别人不同,他的心里眼里只有她。

    尸王身体更寒,明歌身体内虚厉害,又被尸王百般折腾,还是皇后觉得她身体不对,建议她去寺庙里上柱香。

    明歌听到龙诀寺这两三字,愣怔了半点才缓缓点头。

    她的青梅竹马小和尚,就是在龙觉寺里出家。

    当年她不过是京中人人不看好的皇‘女’,他家人心怀不轨借他害她,好在她没事。

    但他心中羞愤,等她平安坐上皇位,他便出嫁在了龙觉寺,从此青灯苦伴。

    她去求见过他很多次,他却一直避而不见。

    皇后是知晓她心意的,所以才为她找了这么个机会,她心中感‘激’皇后的体贴,晚上自然是歇在了皇后这里,本来是想好好休息一番,耐不住看到皇后憋得厉害实在心软,便于皇后又是一番颠鸾倒凤。

    去了龙觉寺的时候,照例不曾见到小和尚。

    小和尚不见她,她站在‘门’外,‘摸’着那窗格,口中喃喃,“阿若,阿若!”

    明歌心中悲恸,恍恍惚惚的回到宫内,晚上是为了迎接小皇帝的到来而开办的宴会。

    她看着戏台上的男‘女’唱来唱去。

    见那戏子长得极像小和尚的眉眼。

    她当晚,便与那戏子睡在了一处。

    第二日醒来想到自己的作为,心中又是自嘲又是自悲。

    不等她起‘床’,安贵妃推‘门’而入,目光哀哀的望着她:“陛下,你好些日子不曾见我,师父已经忘了我?”

    明歌没有说话,她依靠在‘床’旁边定定望着安贵妃。

    那戏子已经在半夜就被送,安贵妃几步走到她‘床’边跪坐下,头伏爬在她的‘腿’上仰头一脸悲戚的瞧她,“陛下,您不喜欢我了吗?陛下,您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她伸手触在他犹有泪痕的脸面,手指缓缓的抚过他的‘唇’,她拉他起身,拥在怀中。

    亲‘吻’着他面上泪痕,她闭眼将他紧紧拥住,双双倒在‘床’上。

    夜晚小皇帝刚偷腥完毕,‘床’底的尸王就爬出来扑上了明歌的‘床’。

    ********,夜夜笙歌。

    后宫三千佳丽,个个都是独一无二。

    坐拥后宫,坐拥天下,这大概是人人都羡慕的日子了罢。

    不到月余,明歌暴毙。

    却是肾下虚干,‘精’尽而亡!